在与同修交往中去掉执著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三日】我发现,自己与常人接触的时候比较容易守好心性。而在与同修交往当中,经常没有守住心性,而且还生出同修情以及其它的有求之心,我悟到是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一、在同修中有显示心

经常在学法的时候,我悟到某一层法理,我知道法指导我应该如何做。但是马上脑子中又冒出来一个念头,某某同修也有这方面的问题,我得告诉他。

表面上看这个思想是对的,实际上再一挖,是执著心在作怪。因为我在学法的时候,我悟到的法理,是师父在点化我,而不是师父在点化同修。法是万能的,同修有什么问题,他在学法的时候,师父就点化他了,而不是让我悟到的东西去告诉他。我想利用我悟到的东西去强加到别人的身上,是一种向外求的表现,而且还掺杂着显示心等等执著。

旧势力安排让我们执著于去修别人,我们就得从一思一念中归正自己,不能再老想着去修别人了。不光学法的时候,平时脑子中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接下来思想中也会跳出来一个想法,一会儿告诉某某同修我悟到什么什么道理了,也是一种修别人并且显示自己的执著心。

二、与同修中交往中掺入人情,管闲事

我们在学法中明白,常人中的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作为一个修炼人不能够随便去管,管了容易做错事,失德并且掉功。但是在与同修交往中,特别是在九九年迫害发生之后,面对这种被迫害的局面,不自觉的就对同修生出了人情与那种情派生出来的同情心。在情的带动下就开始管同修的闲事。同修之间有的时候也开始说起家长里短来,儿子工作啦,媳妇怎么样啦,孙子学习啦。

我现在悟到的是,与同修交往中就看与三件事,特别是与救人有没有关系,有关系就配合,没有关系就自己应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其实管同修的闲事与管常人的闲事是一样的,因为看不到因缘关系,弄不好也是做错事了。但是同修真有困难不帮还不行,这也不能躲,师父也讲过这方面的法,只要我们站在法上认识法,这些就容易分清了。

三、对某些同修生出有求之心与崇拜之心

比如同修甲,曾经指出我有怕心,告诉我如何去掉怕心。之后怕心的确少了很多,我就对同修甲生出了有求之心与崇拜心并且感激,觉的他悟的高,悟的好。以后再遇到什么矛盾或者想不开的事情,首先想到的就是找同修甲来问问。平时总想跟甲套近乎,用了人的那种办法,什么好东西也想往同修甲那里拎点。慢慢的甚至连看到甲的问题也不好意思说了,要说也是轻轻带过,甚至到后来在情的作用下,干脆看甲全是优点了,缺点都看不到了。

但是让我纳闷的是,我如果非要找同修甲去解决什么问题,效果反而不好。但是我的问题在我学法当中可能就解决了,或者又偶然碰到同修乙,同修乙无意中提起什么事情,正好就是我解不开的心结。然后我又觉的同修乙悟性好,又开始想跟同修乙多联系,用上了人的办法,主动去套近乎,但是过多联系之后,却发现同修乙说的东西却很多不在法上。

在学法中,师父点化我“无求而自得”[1]我明白了,修炼中是讲随其自然的,“有心炼功,无心得功。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修炼”[2]。我们在修炼中,每一步的提高都有师父在管,只要想着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行了。如果真的遇到什么问题想不通,学法的时候师父就点化我们了,或者师父安排某个人就告诉我们了,比如学法小组中某个同修的一句话,或者出门偶然间碰到某人,就给我们把问题解开了。如果我们非要强求,认为某某一定能够解决我们的问题,是一种有求之心,这时的效果反而不好。当然如果实在有问题解不开也可以这样,但是一般情况不是这样去解决的。而且如果某个同修帮我们解决了什么问题,我们一定要想到,是师父在做,师父安排的。尽量避免对同修感恩戴德,如果对同修生出人情来了,对自己对对方同修都不好。

个人体会,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