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人格”换取利益的中共人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三日】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五日曝光了黑龙江省林口县林业局职工医院护士法轮功学员王桂玲女士遭绑架的案例,看后让人感慨。

三月十二日中午,派出所警察处理公务时到王桂玲所住的楼房。王桂玲一开门,被一个警察看见了,他就说:“哎呀,你在这儿住啊!”他俩以前认识,见面也打招呼。那警察显得亲热地说:“王桂玲,到你门口了,也不让到屋坐坐?”话说到这份儿上,也只好让他进来了。可是该警察进屋后就四处乱瞅,一下看到大法师父的法像,还有三本大法书,这个警察把书拿起来说:“唉!你还炼呀?”王桂玲说:这法好啊,你回去好好看看吧。并告诉他别把书弄坏了。那个警察小声说:“我看看、我看看。”就这样把书拿走了。

这个警察哪里是想看书,他是想找绑架王桂玲的借口。当天下午,有人敲王桂玲的门:王姨在家吗?王桂玲从门里已看到还有男警察,从窗户看到楼下还有警车,就一直没开门。半夜,王桂玲见情形不太好,被迫离家。

上述这一男一女两个警察真令人不齿。表面说得挺好的,可是心里却包藏着祸心。更让人恶心的人还在后面。

第二天,王桂玲打电话给单位领导要请假。结果院长在电话里说:“你就是派出所到处找的那个王桂玲吗?”王桂玲说就是我。院长在电话里用兄妹相称,并告诉王桂玲他用他的“人格”担保,保王桂玲没事。院长说:明天上班,到我办公室,这个事,我不跟别人说,咱们谈完,上边我去给你说,我保你没事。

王桂玲相信了他。三月十四日,王桂玲在医院就被警察绑架了。显然,院长用人格进行的所谓担保全是谎言,目的就是为了稳住王桂玲,好绑架她。

通常情况下,人们都把自己的人格看的很重,没有人愿意主动毁坏自己的人格,因为人格没有了,就没有人把这个人当人看待了。可是在王桂玲被绑架这个案例中,何止是这个医院的院长自我放弃了他的人格,那一男一女两个警察,哪个不是在自我放弃他们的人格呢?

其实何止是这三个人在放弃自己的人格,所有迫害法轮功的人,哪个不是在放弃自己的人格呢?我们通过明慧网这一天的报道就可以看出来。

《从沈松坤夫妇的遭遇看中共践踏法律》里说,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六日上午,威海市法轮功学员沈松坤为被绑架的妻子到公安局讨还公道,可是警察却以他“妨碍公务”为由将他绑架到皇冠派出所。在派出所恶警于金超、冯磊捏造了一份笔录,不听沈松坤辩解,也没经他签字,就以所谓“扰乱办公场所秩序”的罪名,将沈松坤非法拘留十天。并扬言:我们就是颠倒黑白了,有本事你到检察院去告我们。

《黑龙江水稻专家遭冤狱迫害并被扣发工资》中讲,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绥化农业科研所研究员、正高级农艺师于良斌老人,于二零零七年六月末被劫持到呼兰监狱。在那里,近七旬的水稻专家曾遭四个恶犯轮番毒打,被逼罚站十多天,还被剥夺睡眠,恶徒叫嚣着:“叫你生不如死!”

《湖北省咸宁市通城县国保大队长黎成刚在家里暴打雷胜利妹妹》中讲,国保大队长黎成刚一年前利用其和法轮功学员雷胜利是亲戚的身份,将雷胜利骗出家门绑架。今年三月二十一日下午五点左右,雷胜利的妹妹去他家要人,刚进黎成刚的家,还没等说明来意,黎成刚快速将门关上,就将雷胜利的妹妹暴打一顿。黎成刚还恶人先告状,他打电话给“610办公室”说:法轮功在他家里闹事。

这三个案例也很典型,警察可以用亲戚关系将法轮功学员绑架,却不容人家也以亲戚的身份来要回自己的亲人;派出所的警察颠倒黑白竟大言不惭;犯人在监狱暴打老年法轮功学员时却敢叫嚣“叫你生不如死”。请问,这些人哪个不是在放弃自己做人的标准,他们的人格又在哪里?

这么多年来,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多少恶人不是在罪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最后连做人的底线都失去了,所以才能做出如此歹毒的事情,从而使我们这个社会也越来越偏离正常。一个迫害真、善、忍的政权,使多少人失去做人的底线,丧失了宝贵的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