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为我排毒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三十日】元宵节过后,一天,我早晨起来炼功时,炼了一、二套功法人就感觉不太舒服,站不住了。我就炼第五套打坐,坐了50分钟人也坐不住了。我就躺下了,到了发正念时间,我发正念时我的双手直颤抖,我怎么了?但我还是坚持把正念发完了。

人就开始难受了,全身无力,冷飕飕的,心里凉得呕,一阵一阵的呕。我想,是不是前天到同修那里去淋了一阵大雨。后来想:不对、不对,这是人的观念。向内找一定是有原因的。找呀找,也没找到。

人就是那么难受,一阵一阵的呕吐,我的头部、颈部、脸面都大量的出汗,口干(渴)得不得了,喝水就呕吐,我叫先生买个小西瓜,实在是口干,吃了一口就不想吃了,一会儿又吐了。我默念师父讲的一段法:“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扰我证实法的,我也都可以给你们一个合理的安排,成为未来的生命;想善解的就离开我,到我的周围的环境中去等着;如果你真的无能力离开我的,也不要发挥任何作用干扰我,将来我能够圆满,我会善解你们;那些个完全不好的,还在干扰我的,按照标准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1]

背着背着我又处于似睡非睡的状态,一阵呕吐又上来了。又出了一头的汗,还经常解小便。一天两天这样过去了。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我此时分不清是师父的安排还是邪恶迫害。请师父为我作主,如果我做的不对的地方,我会在大法中归正自己,也不准黑手、烂鬼害我。我有师父管着我。我不能把时间浪费在床上。我不停的呼唤师父!师父!师父……!先生见我这样难受说是要送我去医院,我摇摇头。晚上同修来看我时,先生对同修说:要我到医院去。同修说:她不会去医院的,她会好起来的,同修什么时候走的我也不知道了。

当我似睡非睡时,一句共产毛邪灵的名字叫我说,我立即想起师父的发正念口诀: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灭毛邪灵、灭共产邪灵,灭灭灭……。我一下惊醒了。人难受时睡觉也不安神。我又似睡非睡的状态,我识破共产邪党宣扬的一个假模范人物,我说:你是邪党宣传的一个假模范人物。铲除你、铲除你。后来它就渐渐消失了。还有一次梦里,同修叫我刻碟子,说是2013年的“新版”神韵碟子。我说:明慧网没有新的通知。我不能刻、我不能做。在梦里我很清楚,我没有刻。醒来后我回想前些天,有位同修有了一盘2013年“新版”神韵碟子的事情。我对该同修说:明慧网没有通知。我们千万不能随便做。同修也认同我的想法,这件事就搁下了。今天在梦里又梦到这件事,我想;我有责任问清楚是怎么回事。(一星期后我的身体完全恢复好了,我找到该同修问“新版”的神韵碟子是怎么回事。同修说我问了一下:是某某某同修从网上重新下载的,清晰度好。我说:你怎么说是“新版”的呢?清晰度好和“新版”是两个意思。我问明白后心里也踏实了。)

我身体难受呕了三天,我还是向内找,是不是上个星期我的婆婆刚刚去世。我的先生把他母亲所有帐单和存折拿回家时,就和大法的书放一个抽屉里,我悟到这样不妥,对大法不敬。我从床上爬起来,把大法的书都转出来,用包包装好放到大衣柜的最上面。我又向内找、找、找到自己特别是过年前忙于做“对联”时。学法少了,虽然自己总是提醒自己,一定牢记师父的教诲,再忙也要学法、学法。我想等这阵子忙完了,一定静下心来多学法,可是总有做不完的事。师父在梦里也点化我。我在对着镜子梳头时,看见我的后脑勺的头发掉了一圈,就象婴儿缺营养(钙)样,头发掉了一圈。醒来后我知道师父在点化我,法学少了。我心已定,一定静心把师父所有的讲法一本一本的看一遍,一点不能含糊。

三天后我不呕吐了,身体恢复的也很快,我便抓紧学法。当然也不能耽误做三件事。在学法的过程中,一个念头在脑子想:排毒!排什么毒?我悟呀悟。排什么毒呢?我忽然悟到,师父为我排毒啊。

这是过年前的事情,我想起了同修家安了锅,同修和她的丈夫(常人)在过年前夕收看新唐人电台播音员讲:(大意)用金色粉写对联,毒性很大,对人的大脑脑细胞都有很大的伤害等等。同修的丈夫都知道我们在用金色液喷对联,已经喷做了两个月了。他很关心我们。说做了这么长时间怕有毒的金色液对我们的大脑有伤害,想我们停下来。当同修把这个消息告诉我时。我想:我们是修炼人,不怕这些有毒的气体,但我们是在十几个平方左右的房间里做事,一扇小窗户,房间里不透风,完全是封闭似的,很呛人有同修呛得流眼泪,我们只感觉有很浓的怪气味。当太阳光射进房间时,我们喷出来的金色字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我身体周围空气中散发全是金色分子。我回家洗脸时,我的鼻孔和吐出的痰都带有这种金色液。今天同修既然把新唐人电台讲的话告诉了我,也不是偶然的。我不能人为的呼吸这种有毒的气体。停下来不做?既浪费了材料,又浪费了钱,就剩下七、八十瓶了。同修们都订了数量指望着我们。我有个特点;做什么事情有始有终,做就把事情做好,做的更完善。想到这里,我便买了两个口罩,同修一个我一个,同修说:我不要,你是直接喷字的,你换着用吧。冬天戴着口罩眼镜有雾气。我还是不能经常用。我和同修配合默契,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全部做完。过程中每次喷完一遍字,我们都要刮喷余留在样板上的金色液末,还要修理修理每个字每个字堆积在笔画的金色液末。再喷出来的字就特别干净、醒目、能量场强。每次都这样做好,下次再用就又象新的样板了。我们都是下载明慧网上的“春联”。(喷大的“对联”1米8长,小的“对联”1米2长。共喷做了一千五百对左右)

师父为我净化身体金色的毒素从头部、颈部汗水中排出,还从小便中排出,(解小便时的滋味难受的咬紧牙)仅仅三天的难受使我脱像了。

来得猛,好的快。难受时自己主意识强,信师信法,向内找,把握好自己的心性。我细心体察到:师父为了净化我的身体(排毒)安排的事情非常微妙、有序。

师父珍惜弟子的生命时时刻刻看护着我们。我更明白“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一层法的涵义。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