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为我解除了与旧势力的签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三十日】前段时间,我遇到一位同修,我们大约近两年没见面了,倍感亲切。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告诉她,师父又一次救了我,没有师父,我已经不在人世了。同修听了我神奇的经历,鼓励我把这事写出来,见证师父的洪大慈悲与巨大威德。

我得法十几年来,深感大法的美好与超常,在修炼中也希望自己能一直坚定的跟随师父走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圆满功成。

但是,修炼是极其严肃的。师父在《精進要旨》〈真修〉中告诫弟子说:“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1]近年来,由于自己人心放不下,长期执著家庭,执著于亲情,忙于给做生意的女儿买菜、做家务、带小孩,不但三件事都没做好,就连基本的学法炼功都没时间保障。几年下来,对修炼都没重视起来,放松了自己的修炼。

师父一直没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经常通过这位有缘的同修与我在买菜时相遇,来点化我。每次这位同修看到我的修炼状态后,都认真的提醒我,一定要珍惜修炼的机缘,要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特别是要讲真相救人,时间很紧啊!对同修的提醒,我表面上赞同,心里却时不时的抵触,心想:我家里就有那么多的事,不做能行吗?由于人心太重,根本没意识到同修的提醒是师父在点化我,事后我仍然我行我素,其实已经早就处于魔难危险的边缘了,旧势力已经要伺机对我下手了。

师父说:“其实呢,你们有的生命在历史上都是经过了生生世世的转生的,在人类社会中、在无明的迷中,很可能和旧势力签下过什么约定:在正法哪一天我要怎么样做、怎么样走。在当时的旧法理中看是绝对的对,所以你们个别的学员有签过这样约的,所以就在我们大法弟子中,不时的会出现一些事情。这些问题出现的目地,是旧势力觉的有的学员认为修了大法了就什么都不怕了,我只要是大法弟子了,什么危险都没有了。所以它们看到了:这不行,这不等于上了保险了吗?学了大法就不怕了,这本身这颗心还不够大吗?所以它就要在大法中制造麻烦。”[2]

二零一二年三月份,我突然出现严重的病业状态,我在打坐时,另外空间的生命打入我脑中一念:“你的大限已到。”我坚决否定它说:“师父在管我,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后来病业状态越来越重,我简直起不了床,头晕,眼花,不能吃东西,连坐都坐不起来,只能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就像要死的人一样,连续几天都这样,我心里非常难过。周围的同修都很着急,帮我发正念,解体旧势力邪恶生命对我的肉身的迫害。危难关头,我主意识非常强,我是大法弟子,决不能承认旧势力设的生死关,我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离开人世,那样会给大法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我决不能做有损大法的事,有师在,有法在,我一定能够闯过魔难。

这时我想起明慧网同修的交流文章中,有个同修在病业中,起不了床时,就靠坚定的信师信法,在床上躺着炼功,最后正念闯过了魔难。于是我请师父加持我,我也一定会闯过这一关的。我躺在床上,心里默念师父的炼功口诀,自己开始用主意识炼功,在师父加持下,我炼功刚一结束,神迹出现了,不知不觉的我整个人就从床上站起来了,简直太神奇了,我知道是我的师父为我承受了巨大的魔难,又一次救了我,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师父对弟子的救度之恩,师父啊,谢谢您啊!

二零一二年八月中旬的一天,我再次受到另外空间的严重干扰。刚发完夜间十二点正念,脑中突然显现出几个道家师父,有男的,有女的,团团把我围住,问我究竟还传不传道家功?这时,师父的法身也显现在旁边,表情严肃的看着我。我告诉那些围着我的人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不会去传道家功的。他们大声呵斥我,七嘴八舌,指着我说:“你答应过传道家功,该你传的你不传,功法失传,我们要你肉身死亡。两种死法你自己选一种:一种是在打坐中死,一种是大货车压死。”我感到来自于另外空间对我巨大的压力。这时,师父给我脑中打来一念:“你,大法授记在先,道家师父要你传功在后。”我泪水直流,双手合十,谢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然后,我转过身来对那几个道家师父说:原来,我不明真相,错误的答应了你们,现在我什么都明白了。我师父传宇宙大法,救度宇宙众生,不管你是哪一界、哪一层次的,都在正法中,只有认同大法才有美好的未来。希望你们转变思想,修炼法轮功。道家师父还是扭住我不放,我继续给他们讲真相,最后他们离开了我空间场。就像师父讲的那样:“哪怕在历史上签过什么约,你今天正念很足,不承认它,你就不要那个,你就能够否定它。”[2]“我这个当师父的也不承认。当然了,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说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说说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鼓掌)因为我们绝对不能承认它的。”[2]

过了几天,在梦中,师父点化我,我的这一巨难,师父已经帮我消了。师父的浩荡佛恩弟子无以报答!每当我想起师父的慈悲救度,师父巨大无比的威德,常常使我泪流满面,感恩之心无以言表。

魔难过后,我向内找,找出自己最大的执着就是放不下常人的名、利、情,没有严肃的对待修炼,也就是一手抓住人不放,一手抓住神不放,修炼中产生了巨大的漏,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找到了被迫害的理由,也就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与挽救,我早已没有人身了。

我一定牢记这次严峻而深刻的教训,急起直追,更加珍惜修炼的机缘,学好法,时刻牢记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在修炼中,修去常人的各种执着、各种欲望,真正的精進实修,用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世人来报答师父的救度之恩,走正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圆满随师返家院。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