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时时刻刻都在呵护着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三十日】我和老伴、儿子同时在九七年正月初五得法,修炼十六年多了,时时沐浴在师尊洪大的慈悲中,把自己在修炼中的一些经历和体会写出来,以此见证师父时时刻刻都在身边看护着我们。

零一年底的一天傍晚,一同修到我家要了真相资料去复印,后给了她宿舍区的门卫,被门卫构陷后把我俩说出来。警察带着我校两个同事和老伴单位保卫处的两个人到我家非法抄家,在抄家过程中,我一直在和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讲善恶有报的天理,他们就是听不進去,分局恶警政保科长还恶狠狠的说:我先把你抓起来看谁先遭报;另一个恶警说:把你的退休金停发,再把你送到西北去喝西北风去。我的心一点也不动,我说你们是执法犯法,滥用职权。他们还是听不進去,最后他们抄到了几十份真相传单,就逼着我说传单是谁给的。我给他俩讲真相。最后他们把抄到的几十份传单带走。过了几天的一个傍晚,一个恶警跑来了,想要進我家,我没开门,不让他進来,他在门外说:你以后不要到外乱跑。我大声说:腿长在我身上,我想到哪里就到哪里去,不是讲人身自由吗?他没做声,没趣走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来找我们的麻烦。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一开始,我就开始一直面对面讲真相,发放资料,贴不干胶;零五年后也开始劝三退,但主要是在熟人中劝三退,因而退的人数不多。一直到三年半前,我和老伴才真正认识到师父讲的 “抓紧救度快讲”[1]的深刻内涵,走出去面对面向陌生人讲真相。我和老伴配合,无论是刮风下雨严寒酷暑,我俩几乎是天天出去讲真相,劝三退两个钟头左右。老伴发正念,我面对面讲,有时下雨雪,老伴没出去在家发正念,我自己一个人出去讲真相,在三年半的讲真相中劝退的有五千多人,各行业都有,有许多人劝退后还说谢谢,有的双手合十,有的成了老熟人,见到面老远就打招呼,或者站着和我讲些话。

在讲真相中也遇到过谩骂,有的跟踪我,有的拽着我的手要我跟他到派出所去,有报警的,但由于我心中一直记住师尊的法:“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2] “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3]碰到麻烦事时,我心一点也不动,根本就没有怕的感觉,还是用慈悲祥和的心态告诉他们真相和善恶有报的天理,希望他们不要这样做对他们不好,他们明白了我是真正为他们好后,也就放弃了行恶,每次都能在师父的呵护下安全返回家中。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四日上午我一个人来到公园,正在和人讲真相,公园一保安人员来到我身边对我大声的斥责。我和他讲真相,他还是不听,还说要打电话报警。我一急大声对他讲:“你打不出去”。他不但打出去了,还告诉警察:“她就在动物园旁边”。那警察也跟他讲:“马上就到。”我听到以后一也没有害怕,赶快向内找,是自己做事的心态被邪恶钻了空子,没有用祥和慈悲的心态和他讲,而是用一种争斗心和他争谁赢谁输,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调整了心态,用平和的语气祥和的心态还跟他讲真相,他还是不信真相,但脸上已经没有凶相,还有了笑容。我知道他明白的一面已经知道我是真心为他好的。我俩边讲边走,走到公园办公室前时,警察的车已经停在公园办公室前,我和他就停在警车前,右边的两个车门同时打开,坐在副驾驶位的警察就问他:“有没有散东西?”他说:“没有东西,她在做反动宣传,叫人退党。”我说:“怎么是反动宣传?天要灭中共是天意,顺天者昌,逆天者亡,我是按天意叫人退党保命,我说共产党不好,你说共产党好,你讲讲好在哪里?言论自由吗?怎么不让人讲呢?”在讲的过程中,副驾驶位后面的警察对我眨眼睛,意思叫我不要讲,我没理他仍在讲真相。警车上的人一直没再做声,后来几个人下车走到公园办公室前讲话,其中有一个人在打手机。我又讲了一会儿真相,我想我该回家了,我就大声和警察打了一声招呼:“我走了,你们还站在那边讲吧!”我就径直的朝公园门口走去,那个保安还讲:“老奶奶走了。”但警察也没人做声,保安就算了。我就堂堂正正回到家中。

一一年六月份一天的上午,我拎着菜站在路口等红绿灯过路口的时候,有个中年男子也站到我身边等过路口,我就对他讲真相,他不听却把我手臂拽住,要我跟他到派出所去。当时由于我人心上来,我说:我有事,我不去。他的手就是不放,非要我跟他走,我马上意识到我当时讲的话是用人心去讲,心态不对,所以他的手不放,意识到后,我马上用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告诉他真相和善恶有报的天理,希望他不要这样,对他不好,他就马上把手放下,我安全返回家中。

由于种种原因,旧势力从零九年起就对我老伴的肉体進行几次严重的迫害,最后在去年十月底老伴八十二岁时被夺走了生命。我知道我不能因亲人被旧势力夺走生命而陷在痛苦之中不能自拔而消沉下去。老伴在世时,我俩都是在一起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老伴离世后,我想要能找个学法小组去学法交流就好了,师父知道我的想法后,就安排一个同修带我去参加她们的学法小组一起学法。在学法小组里,我看到同修的闪光点。同修有不足别的同修看到后给指出来,都能向内找,找出自己做的不够好的心,有的同修能自我暴露出自己和另一个同修在某件事上的差距。这些都值得我学习提高的,有的时候儿子(同修)给我指出我做的不足的地方,我不但不接受还找理由解释,更没有向内找,甚至有的时候还和他争起来,我以后一定要多学法,用法来归正自己,向内找,修去不能说的心、争斗心,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多救人,圆满随师还。

在这里我要感谢伟大的师尊对我的慈悲苦度和时时刻刻的看护,同时感谢同修对我的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快讲〉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