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报天惩看河南(上)

河南省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案例概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综合报道)

目录:
前言
各级党政官员遭报案例
警察系统遭报案例
政法委、“六一零”系统遭报案例
监狱劳教系统遭报案例
法院、检察院系统遭报案例
其他遭报案例
自己作恶殃及家人案例
天灾人祸
结语

前言

善恶有报是万古不变的天理,也是维系人类稳定的核心法则。古往今来,各民族、各种族、各种文明文化中,善恶有报都是人类信仰的基石之一。《易经》有云:“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古人常说,“福祸无门,唯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确实如此,无论是在历史典籍里,还是在现实生活中,善恶有报的例证浩如烟海。

可是西来幽灵共产党侵入中华大地后,尤其是篡政以来,为了其不可告人的险恶用心,拼命破坏中华传统文化,仗恃暴力和欺骗,大力灌输无神论、进化论、唯物论和斗争哲学,妄图将五千年灿烂文明毁于一旦。其恶果之一,就是造成道德全面崩溃,社会秩序混乱不堪,信仰无存,人人为敌。善恶有报的古老信条被很多中国人视为了迷信和愚昧。没有了信仰、没有了对天地神佛的敬畏、没有了善恶有报的观念,那人不是什么都敢干啦?

但是,天理就是天理,是永远不会以人的相信不相信而改变的,是永远制约人的。我们在这里整理汇总河南十多年来因迫害法轮佛法而遭报的部份案例,不是幸灾乐祸,而是让人们理性的认识到身边发生的事,明白“善恶有报”是恒定的天理。同时提醒大家,为珍惜自己和家人的未来要“诸恶莫为,多行善事”。

自古迫害正信的都没有成功过,反而都遭到了严厉的天惩(报应)。古罗马帝国何等强大,因迫害基督徒而在四次大瘟疫中被解体。三武一宗灭佛哪一次都气势汹汹,可最后都在很短时间内失败,且自身均遭到惨报。而近些年迫害法轮佛法的恶徒们,遭到报应的,仅报道出来的已达一万多例,这显然只是实际发生的冰山一角。单河南省而言,明慧网报道出来的遭报案例已有四百多起,其中遭报死亡二百多人(一半以上属于横死、暴死、猝死,六十岁以上的不到百分之五)、遭报得重病者九十多人、遭报被判刑者三十多人、其它情况五十多人。有的几乎遭灭家之祸,比如原郑州大学哲学系教授吕鸿儒。我们整理汇总并发表出来,希望能够给人以警示,唤醒人们尚存的理性良知,让人们清醒的生活、理智的选择,在恶报来临之前悬崖勒马痛改前非,为自己拥有美好的现在和未来,创造神佛认可的理由。

一、各级中共党政官员遭报案例

一、陈新庄,淮阳县委书记。陈新庄在任淮阳县委书记期间,特别是二零零三年七月以来,和省六一零办公室相互勾结,狼狈为奸,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公开在电视上叫嚣:“这是××党的天下,抓住炼法轮功的就不能放人”等等。两个多月来,使近百名法轮功学员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人的恶行遭到了应有的报应,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六日早八点上班时,被人发现已猝死于住室。

二、孟伟忠,项城市长。二零零三年夏天,孟伟忠乘坐小车从北京返回。行至中途,京珠高速公路塞车,孟提出自己下车看看咋回事。司机力劝,孟不听,执意下车。刚下去片刻,即被右侧从后面驶来的汽车撞得脑浆迸流。孟曾多次亲自部署指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绑架,亲自持枪率众闯入民宅非法劫持法轮功学员,也曾到县看守所亲自授意如何加大力度洗脑“转化”。孟伟忠死后不久,其妻悬梁自尽,经及时发现抢救才幸免一死。其子因多次与黑社会同伙抢劫钱财正面临牢狱。

三、陈清毅,项城市宣传部长。陈清毅是非不辨,积极追随邪恶,与大法为敌,以求升迁。他多次动员、策划项城新闻媒体对法轮大法的恶毒诬陷和诽谤,指挥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洗脑。因其迫害大法“有功”,得到恶党组织的赏识,正准备委以“重任”,孰不知陈的死期已到。二零零四年中秋节前夕,孟与项城市委书记李明方的老婆去北京办私事返回项城,小轿车正在京珠高速右车道由北向南行驶,左车道上逆向飞速驶来的一辆大货车跑掉一只轮胎,这只轮胎飞过隔离带,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陈清毅座位的上方,砸扁了车棚,当场砸死了车棚下的恶人陈清毅。

四、祁梦常,周口地委秘书长。祁梦常的儿子和儿媳因婚姻不和离婚,祁梦常怕女方分财产,恶意告女方母亲炼法轮功,使得女方的母亲在新乡女子劳教所被迫害一年。祁梦常心生恶念,陷害法轮功修炼人,二零一一年七月得重病,成了植物人。

五、黄兴维 ,原南阳市委书记、一九五三年出生,近日遭报毙命。黄兴维任中共邪党南阳市委书记其间,疯狂迫害南阳的法轮功学员,特别是邪党奥运前后他在部署工作时,强调对法轮功的迫害,而且指使其爪牙部门长期用宣传车在闹市区反复广播,用瓷砖粘贴的诽谤法轮大法的宣传漫画布满各个社区,以毒害广大民众。零八年,南阳几十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并导致范艳丽被迫害致死,他负有首要责任。据不完全统计,黄兴维任邪党市委书记期间,南阳各县、市、区被绑架、勒索、关押、拘留、实施酷刑及害死的法轮功学员多达近百人次。

六、郭学军 ,男、四十岁左右,济源市纪检副书记,原任济源市轵城镇武装部长,任职期间恶毒迫害法轮功学员,把多名法轮功学员送进济源市洗脑班,因迫害积极,后被提升为市纪检副书记。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份,郭学军与情妇钻进自家地下车库内鬼混,因缺氧双双毙命,四天后才被人发现。死时两人都一丝不挂,双方家属都不愿收尸。丑闻传开后,人人唾骂,但济源市党政还厚颜无耻的为其召开追悼大会,说什么意外“事故”。

七、穆为民,八、和学民,南阳市长和副市长。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九日傍晚,二人乘坐的小汽车下南阳高速时钻入货车下面,穆为民肠子撞断流出,和学民头部被撞伤,惨不忍睹。南阳市长穆为民与副市长和学民,自任职以来,积极追随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政策,特别是今年“农运会”在南阳召开之前,他们再次在油田技校非法私设监狱(邪恶的洗脑班),大肆绑架南阳市、唐河和油田的法轮功学员,油田法轮功学员胡宝会绝食反迫害八天,生命奄奄一息。南阳市法轮功学员范金萍、梁玉芝、胡国云、韩国珍,河南油田法轮功学员贺尚云,唐河法轮功学员罗久合、史秀芝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崇高信仰,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就在“全国农运会”结束后的今天,他们还在授意南阳十五县、市、区的警察、国安、各基层派出所、“六一零”、居委会、村委会,大肆非法骚扰法轮功学员的正常生活与工作。

九、尹明堂,济源市市委原副书记,主管迫害法轮功,当地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二年就有 一百余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毒打、判刑劳教、罚款、开除公职等等。二零零一年尹明堂开始遭恶报,先后得了颈部增生、喉部障碍、肝囊肿、类风湿等多种疾病,险些丧命。到二零零二年得喉癌,离职前一直是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之一。

十、赵和平,周口市交通局副局长一直充当迫害法轮功的打手,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对单位法轮功学员采取举报、监视、限制言论自由、强迫写保证、降职使用、停发工资等手段进行迫害。于二零零五年农历新年(大年初一)突发心肌梗死亡。

十一、王留喜,周口市交通局副局长一直充当迫害法轮功的打手,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对单位法轮功学员采取举报、监视、限制言论自由、强迫写保证、降职使用、停发工资等手段进行迫害。于二零零五年突发心肌梗死而亡。

十二、霍小东,巩义市夹津口书记,对本乡法轮功学员实行包夹政策,让包夹人对法轮功学员时刻监视,搞得许多法轮功学员生意做不成。夹津口乡是巩义市迫害法轮功最邪恶的乡镇。霍小东已经遭报应得肝癌死亡。

十三、石祥,巩义市西村镇副书记,主管对法轮功的迫害,过年过节都要把西村镇的法轮功学员关进派出所,逼迫法轮功学员骂大法师父。平时也不断指使邪恶之徒到法轮功学员家中干扰。二零零三年十月得肝癌死亡。

十四、王金忠,漯河市南街村村委会二把手,四十五岁左右,于二零零三年七月份突发心肌梗塞死亡。死后被人打开其专用的保险柜,首饰、钱物、存折、现金数目之大令人咋舌。此人生前担任南街村二把手,利用职权谋私利。在对待法轮功学员的态度上十分恶劣,将南街村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罚款,据说竟将人赶进猪圈。因作恶太多遭到此等报应,虽有钱、权却无福享受,财产又被没收,最后人财两空。

十五、王怀坡,社旗县下洼乡原党委书记,在任郝寨乡长时,多次派恶人监视法轮功学员,带恶警抓人、罚款。二零零四年元月二十八日(正月初七),王与另外三人从郑州返回,行至方城境内出车祸,坐在中排四十二岁的王怀坡当场撞死,而前排两人后排一人均无大碍。

十六、李超安,四十三岁,死前任原阳县福宁集乡书记,在二千—二零零一年靳堂乡任党委书记期间,卖力迫害本乡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数名被关进监狱),李带领全乡大小队干部几十名,出动十多部车辆抄家。在原阳县是第一个带头抄家的。并罚款数万元,逢敏感日把全乡炼功人软禁在乡派出所,冬天,中午也不让回家吃饭。此人道德败坏,一次在县白云度假村嫖娼,与一人争一妓女,让人骂得狗血喷头。善恶有报是天理,二零零二年春,李超安得肝癌,在北京住院,两次手术都失败。二十九日在原阳县医院死亡,剩下年仅六岁的儿子。

十七、刘炳旺,洛阳人, 六十多岁,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任漯河市委书记,在此之前任该市市长、副书记,二零零八年五月在郑州家中被省纪委和省安全厅双规,二零零九年十二月被河南省高级法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等,判处有期徒刑十七年。刘是漯河市迫害法轮功的第一责任人,在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七年其任邪党漯河市委书记的八年期间,刘炳旺一伙用尽极为残酷的手段迫害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指使手下的宣传工具恶意造谣诽谤法轮大法,大肆抓捕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累计上千人次,关进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有的甚至被抓六次之多,还有上百人次被关进外地拘留所酷刑折磨,多人被关进外地监狱残酷迫害。漯河艺术师范优秀教师姚三中和舞阳县退伍军人赵国安被送往许昌劳教所迫害致死。他曾多次亲自到迫害法轮功的郾城县邪党校洗脑班,鼓动该市“六一零”头目杨国贞等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放弃信仰,该洗脑班用欺骗、恫吓、拷打、恶意灌食、强迫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强迫写悔过书和揭批材料,不写不放人、延长迫害时间、不放弃信仰就劳教等流氓手段摧残法轮功学员。

十八、孙银,偃师市缑氏镇孙坡村原村支书,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下午五点多钟,孙银站在自家平房上,在没有任何病状的情况下,鼻口窜血,没抬出家门就毙命了。在他任职期间,积极配合邪恶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本村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他的威胁迫害下,无奈放弃了修炼。他还对一名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抄家、恐吓,并勒索现金五千元,至今未给。善恶有报是天理,这就是他追随邪恶应得的下场。

十九、史保卿,偃师市府店镇西管茅村村长,史保卿上任以来,在六一零组织的唆使下,私立公堂,对法轮功上访学员实行吊打、扇耳光、打嘴巴、捆绑在汽车上游街、罚款、谩骂等,并叫嚣“打死法轮功人不犯法!”史保卿恶贯满盈,因贪污公款等恶事引起民愤被告发,省成立专案组在村里调查近半个月,史保卿依仗权势在事实面前死不认帐。被市公安局传去,三个小时左右,坠楼死亡。

二十、李保哲,焦作市温县温泉镇小南张村大队书记,他本是流氓成性的家伙,经常调戏妇女,打击报复他人。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善恶不明,迫害本村法轮功学员,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劳教、判刑。现已遭报,暴病身亡。

二十一、王国良,平顶山舞钢市市委副书记,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作恶多端,于二零零四年五月份死于癌症。

二十二、孙善武,曾任洛阳市委书记和河南省政协副主席,他是洛阳地区迫害法轮功的第一责任人。因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遭了报应。其子与他一同受审,自己作恶殃及子孙。 二十三、杜宝乾,西部山区卢氏县县委书记。在任期间迫害正信,卖官鬻爵,大肆受贿,利用公检法系统打击报复揭发者,尤其恶劣的是,为打击报复他人(卢氏县文峪乡香子坪村支书张文秀),竟然借口陷害法轮功,谎称张文秀是法轮功人员,到北京搞爆炸,以“重大刑事犯罪”、“法轮功人员到北京搞爆炸”的名义追捕张文秀。后经检察机关仔细审查和侦查,认为张文秀根本不是法轮功人员,他的行为也不构成非法储存爆炸物品罪,才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无罪释放。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昔日“风光一时”的杜保乾一审被判有期徒刑十四年。

二十四、李来安,西华县县委副书记,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几年来追随江氏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本县法轮功学员,外地到西华散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也多次被绑架、定劳教。二零零五年元旦刚过,李来安因经济问题被抓捕。

二十五、王国华,原临颍县委书记,四十多岁,一九九九~二零零二年任临颍县委书记,之前任该县县长,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八年任许昌市副市长,邪党市委组织部长。二零零八年涉嫌违规违纪被调查,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被开封市法院以受贿一千二百五十九万元判有期徒刑十五年。王国华在任临颍县委书记的一九九九~二零零二年这三年中,是临颍县最黑暗的时期,全县众多法轮功学员被频繁骚扰,逾上百人次被县公安局和“六一零”随意抓捕、关押,各级邪党机构、政府各机关都被要求看诬陷法轮功的电视片,要人人表态,哄骗学生看构陷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假案,诱骗并煽动人们仇恨大法,让纯真的孩子也要签字表态揭批。王国华手下的政法委、“六一零”、警察政保更是丧心病狂,十多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随意劳教关进郑州和许昌劳教所酷刑折磨。昔日王国华替邪党迫害法轮功,今日被邪党搁进监狱受徒刑。

二十六、毛明新,光山县副县长,因在大会上诋毁法轮大法遭报,于二零零七年涉嫌贪污受贿罪被双规后撤销县长职务。

二十七、仝孟蛟,渑池县原县委书记。仝孟蛟在担任县委书记期间,多次召开秘密会议,部署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八年七月,在中共的奥运邪火传到河南的前一天,当地的“六一零”与警察秘密配合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杨青怡和杨勇姐弟俩人。绑架的当晚,仝孟蛟召开紧急县委常委会议,讨论对杨青怡和杨勇姐弟俩人的迫害事宜,采取了先定罪、后取证的典型文革做法。杨青怡和杨勇姐弟俩人在非法超期关押一年半后,被渑池县法院分别非法判刑六年和两年。杨青怡正在新乡市女子监狱里遭受着迫害。作恶多端必有报。二零零九年,仝孟蛟因贪污受贿被双规,查处贪污数额达到了几个亿,被列为全国处级干部巨贪的典型,在已经查处的贪污犯中位列全国第八名。目前遭恶报被判无期徒刑。

二十八、栾卫东,西华县委书记。几年来,栾卫东为坐稳官位,亲自指挥了对西华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迫害,搞得凡炼过法轮功的群众都家无宁日。栾私生活更是极其糜烂,甚至无耻到把自己与其妻娘家弟媳淫乱的过程拍摄下来,刻录成光盘“欣赏”。因贪污、受贿八百万以上,栾已锒铛入狱。

二十九、任连军,原淮阳县委书记,于二零一二年夏被提拔为周口市政协副主席,可是好梦不长,很快即传出他因动用县财政数百万巨款跑官而被“双规”,接着,又传被查出更多严重犯罪事实,将面临重刑。二零零二年至二零一二年,任连军在淮阳做了五年县长、五年县委书记。在此期间,他泯灭良知,诬蔑诋毁教人向善的法轮大法,指使县六一零、公检法邪党机构,残酷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制造了一桩桩人间惨案。二零零八年、二零零九年两年中,淮阳县恶徒对大法学员疯狂抄家,大肆绑架,酷刑折磨,敲诈勒索,并对相当数量的大法学员进行非法判刑。二零一二年四月六日上午,在淮阳举行了全省第一部诬蔑法轮大法毒害众生的邪恶宣传片的开机仪式,任连军出席。该邪片由县政法委书记宋志军编写,由县政府投资拍摄。此片的编写与拍摄投资,都经任连军拍板。直到任连军被双规前半个月,他在会议上讲话,还恶毒扬言要与法轮功做坚决斗争。此外,任连军在淮阳大肆敛财,贪赃枉法,生活糜烂,把淮阳弄得乌烟瘴气。任连军早已被千夫所指,群众骂他为“大蛀虫”、“硕鼠”、“淫棍”。民众通过向上级部门举报,在网上曝光等各种方式揭发他的种种犯罪事实。任连军东窗事发以后,淮阳民众在纷纷议论:因迫害大法行恶事,淮阳几任县委书记几乎都遭了报应。

三十、赵安虎,原信阳市平桥区邪党常委、副区长,二零零九年主管区“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大法学员踩、坐师父的法像、骂师父,并声称他根本不相信有什么报应,更不怕遭到报应。然而,在不到两年时间内,他家连遭横祸。二零一一年四月,他的儿子在平桥被人用刀捅成重伤,留下后遗症;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四日,他家遭火灾,他的老母亲被烧成重伤,医治无效而死亡,赵安虎本人被烧成了植物人:鼻梁骨变形,双耳萎缩,双眼睑紧缩而不能合,即使睡觉也是如此,双腿大筋变短,不能正常站立,只能脚趾着地,脚后跟抬起站立,十指只留一指,其状惨烈,生不如死。

三十一、刘庆聚,男,曾任濮阳市委邪党党校副校长、濮阳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教育局局长、政协副主席等职务,二零一零年八月因贪污受贿被查处,十二月九日被判十四年。刘庆聚的妻子王相玲二零零二年二月至二零零八年八月任濮阳市财政局局长、副市长,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被以受贿罪判处十一年。刘庆聚身为教育局局长,积极配合濮阳市“六一零”威逼濮阳市五县一区各教育局、各中小学,迫害教育系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抄家、绑架进洗脑班、非法关押、劳教、判刑。刘庆聚在任职期间,濮阳市各中小学校的政治课本均有诬蔑法轮功的内容,各学校还举办所谓的“崇尚科学 反对×教”活动,利用孩子的善良、纯真和对老师的绝对信任,把无数的孩子卷入政治的漩涡,毒害孩子。

三十二、孙智学,中原油田第五中学校长。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一日凌晨二点钟左右脑血管破裂、心脏病猝死。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孙智学积极配合邪党,给本校老师、学生强行灌输诬蔑法轮功与法轮功创始人的中共造假宣传,毒害了十二届天真、善良的孩子。此外,孙智学还以金钱诱骗本校师生,凡是“举报”(诬告)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的都给重奖。孙智学品行恶劣,经常去嫖娼,他的妻子甘少丽被他传染上性病,痛苦不堪。其妻子因长期的郁闷,精神失常,在新乡精神病医院住了半年。

三十三、陈留栓,男,六十六岁,曾任濮阳市中原大化集团公司总董事长兼书记。为了自己的官职,不惜一切手段紧随邪党迫害本单位五、六位法轮功学员,以开除要挟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积极向警察构陷法轮功学员,以致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劳教,妻离子散。在二零零零年职工代表大会上,逼迫全公司职工代表举手表决非法开除刚刚哺乳期一个多月的幼儿园法轮功学员张玉玲。陈留栓于二零零八年三月下旬因经济问题被双规,五月逮捕。

三十四、刘同胜,男,四十多岁,曾任濮阳市中原大化集团公司副董事长兼副书记(二零零八年底调至河南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任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任职期间紧跟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多年来他的身体状况一直很差,经常去石家庄中医院看病,自己对外称说是胃病,体重下降二十多斤,最长住院时间长达半年。

三十五、高明俊,原许昌师专党委书记,六十多岁。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后,高明俊主动为许昌“六一零办公室”提供该校数十名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并积极对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抄家。特别对法轮功原许昌辅导站站长王维珍(该校职工)百般威逼。高明俊后来调往新乡市师范,二零零三年去郑州开会时遇车祸遭报死亡。

三十六、李荣堂,原新乡医学院院长,二零零九年六月上旬因受贿罪被捕入狱。李荣堂在任新乡医学院院长期间,积极追随邪党迫害大法修炼者,曾非法劳教三名修炼法轮功的职工,办洗脑班逼迫修炼大法大学生放弃信仰,并将他们开除,导致一名女大学生被非法劳教,一名教授被非法判刑、开除,多名修炼大法的职工被非法停职和扣发工资。

三十七、娄大为,死前曾任安阳市政府法制办主任、开发区一把手,由于听信恶党的谎言,仇视大法,曾为向恶党表忠心公开诋毁大法,对法轮功学员的劝告拒而不听,于二零零五年患绝症身亡。

三十八、吕祥伟(音),原安阳市文峰区东大街办事处主任,任职期间积极参与迫害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诱骗、非法拘押、骚扰、非法监视等,在辖区大小街道悬挂涂写诋毁大法的墙报标语,于二零零四年癌症而死。死前其贪占的房产被曝光收缴,人财两空留恶名。

三十九、李文枝,周口卫生学校校长,本来家底颇厚的学校,经他几年折腾下来,欠下巨额外债,一度发工资都困难。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为掩饰自己的罪行,李文枝积极逢迎,迫害本校法轮功学员。零二年底,李在一次驾车回家的路上,撞到一辆大货车上,当场死亡。

四十、李松山,项城一高副校长,长期受邪恶的党文化熏染,正邪不分,贬佛谤法,毒害学生。零四年春,他组织全校师生员工开展诬蔑法轮功的签名等活动,将无辜的师生拉到与神佛为敌的险境。同年十月十八日清晨,其在卫生间刷牙时,突然倒地暴死。

四十一、李永来,洛阳玻璃厂老干部处处长,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九日遭恶报暴死。头一天腊月二十八办完年货,第二天早上其妻叫他起床不吭声,一看已暴病身亡,身体都已僵硬。

四十二、刘天生,洛阳玻璃厂老干部处书记,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出车祸住医院数月,现调离老干部处到分厂去了。

四十三、荆小水,武陟县大虹桥乡第一中学校长,大肆悬挂张贴骂大法的恶毒语言和标语,两次车祸报应警告,他依然不信善恶有报的天理。第三次在张贴骂大法的标语以后,没过几天,于二零零五年冬季,被一辆机动三轮车撞死。

四十四、杨永德,原河南日报报业集团董事长、社长,在位期间追随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在报纸上疯狂造谣诬陷大法。在其掌控的多家报纸上,大量刊载辱骂法轮功的内容,散布谎言,毒害民众。其间,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反复打电话劝善,遗憾的是,杨永德始终执迷不悟,一步步走向绝境。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杨永德在越南芒街附近海面乘游船旅行,步出舱外接电话时,游船与一艘运煤船相撞,将杨抛向大海。在游船紧急抛锚停航时,沉重的铁锚恰巧击中杨永德的头部,结束了他六十四岁的生命。

四十五、程国旗,原南阳油田石蜡精细工厂厂长,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国务院信访办公室上访,他看了电视后跟别人说:中央领导太软弱,如果是我,我用机枪扫射,看看他们谁还敢去。一个多月后遭恶报车祸死亡。

四十六、石少春,鹤壁市食品一厂原厂长。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初,江氏集团下达指令,各单位的一、二把手要严加看管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不让他们进京,不让他们炼功。在一次分配任务时,石少春给其他人员安排好任务后,别人问石他看管谁,他说我看老景,并且还继续说:“老景就是死了,到阴间,也不能给我炼法轮功。”之后,没出半个月,石少春突然暴病身亡。

四十七、郑永军,周口市中心医院党委副书记,负责主抓医院迫害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郑永军追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配合当地邪恶的六一零,诬陷谩骂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干了不少坏事。二零零四年六月十日前后的一天中午,五十多岁的郑永军与一年轻女子在中心医院隔壁的市粮局车队家属院鬼混,当场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四天后死亡。郑永军曾历任沈丘县委组织部长、西华县常务副县长、项城市人大副主任等职。郑永军极不光彩的暴死,令其妻儿老小羞恨交加,抬不起头来。追悼会只有本单位的科室负责人参加。尽管悼词中竭力粉饰其生平“业绩”,与会者无不窃笑,嗤之以鼻。

四十八、吕里,郑州邮电部设计院行保处副处长,他在单位和居民区悬挂恶毒攻击大法的图片标语。安装电子监控,让全院职工填表不准修炼法轮功。在两年内先后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两名被绑架拘留。吕里自己先后患肺癌、肝癌、糖尿病,于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三日死亡,年仅五十一岁。

四十九、史海顺,平顶山市金泰利股份有限公司保卫科科长,迫害法轮功学员,经他手非法劳教四人,罚每人二千元钱。二零零四年元旦前后史海顺遭恶报酒后死亡。

五十、李建聚,唐河县桐寨铺镇半站店村原村主任,多次举报法轮功弟子。二零零三年他与邻村人打架吃官司,因怕坐监外逃。家中女人骑摩托车撞伤一老太太,赔了三万多元,既丢官又破财。

五十一、蒋某某,中储粮平顶山分公司保卫科科长,仇视法轮功,常年在其单位办公楼前厅摆放诬蔑诽谤的警示展板。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突发大面积心肌梗塞,紧急住院抢救,每天花费几万元。可能已死亡。

五十二、赵微,安阳市政协主席。赵微原是省统战部一名司机,因善于钻营,大约于一九九八年至二零零六年期间,任邪党安阳市委副书记,分管政法、统战、组织、宣传等,在任期间,正是邪党疯狂迫害高峰,赵微亲自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逢年过节的非法搜查、大规模搜捕、办洗脑班等,赵微是当时的主要责任人,多次亲自到场讲话督阵,很多非法抓捕、绑架的黑名单都是赵微伙同“六一零”头目刘跃胜、黄赢章等恶人共同制定的。赵微还亲自与一些邪悟的犹大建立私人关系,直接参与邪恶的洗脑“转化”,派遣支持犹大到其它市地作恶。赵微大约从二零零六年起升任安阳市政协主席。二零一二年八月十日,因在轰动全国的非法集资案中受贿而事发,被双规。据说赵微已咬出不少官员,引发安阳官场地震。

五十三、杨国辉,临颍县林业局原局长。杨国辉紧跟邪党卖力迫害法轮功,林业局有一职工家属修炼法轮功,杨国辉五次不让该职工上班,并派人监视其家属法轮功学员。现在杨国辉遭恶报得病,拄着双拐,生活不能自理。

五十四、翟文耀,原南阳市南杭浆粕丝绸厂厂长、书记,积极追随中共邪党迫害该厂法轮功学员。翟文耀受名利之心驱使,不顾自己修炼法轮功的亲戚劝阻,一意孤行,先后收缴了法轮功学员的书籍,派专人与南阳宛城区国保大队勾结,使得该厂法轮功修炼者、高级工程师王青阁遭非法判刑三年;对不肯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安排专人监视,并规定责任到人,如有进京上访,责任人撤职、下岗;该厂法轮功学员苏平因进京上访被关进看守所,翟文耀与工会主席翟新建擅自以旷工的名义开除苏平的工职,至今没得到恢复。因翟文耀迫害法轮功,虽一度被提升至该企业的主管部门任副处级。可好景不长,后因受贿、贪污等原因又被撤职。六十多岁的翟文耀去年儿子死亡,现在他本人又得了贲门癌。见到他的人说:一米八几的大胖子现今奇瘦。据该厂知情人说,追随翟文耀迫害法轮功的原工会主席翟新建、保卫科长陈胜义也都在前几年罹患乙肝。

五十五、任桂同,南阳油田地质研究院党委书记,男,五十三岁。在原任油田采油一厂、采油二厂党委书记期间,积极迎合邪党迫害法轮功,对本单位修炼法轮功者,恐吓,威胁,非法关押,办洗脑班等多种流氓手段进行迫害,谩骂、诽谤法轮功创始人,并将采油二厂法轮功学员张雅丽送入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时,他说:我骂了这么多法轮功,怎么就没有见到报应。二零一零年任桂同得肺癌,于二零一一年六月遭报应死亡。

五十六、孙健,周口运输总公司保卫处副处长。他甘当中共流氓集团的爪牙,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年初,孙健向警察举报本单位法轮功学员靳秀芬、韩士珍、曹凤英,致使三人被绑架关押。数月,孙健得重病,急发肝腹水,救治无效死亡。而且还殃及了家人,他的母亲、弟弟在这一年相继病死。

五十七、富根,漯河烟厂厂长、党委书记,积极追随江氏迫害政策,一九九九年冬非法开除两名大法学员,三天后,富根出车祸骨折,至今未愈。

五十八、周德玉,郑州矿务局政保科科长。周德玉曾经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途中遭遇车祸,小车被大车撞个底朝天,可其还不醒悟,变本加厉,让法轮功学员骂师父,他扬言:“我骂你们师父,如果有报应,就叫我遭报”。结果在二零零二年死于肺癌,年仅四十八岁。

五十九、王春明,荥阳市高村乡油坊村村主任,多次撕毁法轮功学员贴的真相资料,在法轮功学员多次的善意劝说下,仍一意孤行。二零零八年,王春明选上村主任后,上房绑大广播时坠下身亡,年龄五十多岁。

六十、吕清海,曾任周口市副市长和神马集团董事长,调任漯河市长仅四十九天就被双规。他是周口市和神马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六十一、常兴哲,新乡医学院图书馆正馆长、信息管理系主任,因经常恶毒诬蔑大法,约于二零零七年以受贿罪被拘捕、判刑。

六十二、乔心平,济源市五龙口镇恶党支书。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四日,乔心平在一丈多高的平房上摔落下来,造成左腿膝盖粉碎性骨折,当时就送进了市医院。在此之前,法轮功学员出于善心往他家放的真相资料,他不信不看,并多次收走各家门前的真相资料,造成本村很多村民看不到真相资料,失去了解真相的机缘。

六十三、周双庆,郑州市上街区峡窝乡南峡窝西街村党委副书记。周双庆多次带领乡派出所恶警进村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其中有一次,在两个生产队共抓捕十人,两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两年,还把家中的钱和存折全部抢走。周双庆逼迫法轮功学员家人交钱,家中没钱借钱也得交,不交不放人,二千元、四千元不等。二零零二年至今,周双庆家中亲人死亡三人、瘫痪一人。又因其贪污被告到乡里、区上。周双庆建起一座新楼却三年不敢搬家,见人不敢说话,很多人当面骂他。现在他白天不敢露面,到后半夜才敢回家。

六十四、岳喜乐,邓州原卫生局长。二零零五年五点一前,岳喜乐妻子的熟人(法轮功学员),听说岳妻有病,前去讲真相,告诉其妻大法的神奇,希望对她有帮助。哪知,岳喜乐不但不知感谢,反而举报了该法轮功学员。以至五月中旬,邓州市六一零将该法轮功学员从家中绑架。六月下旬,岳喜乐的长子突然脑血管崩裂,经医院全力抢救,至今仍昏迷不醒。

六十五、周以忠,开封市长,在南阳和开封任职期间,积极迫害法轮功。在准备提拔之际突然被双规,遭了报应。

六十六、李志亮,开封市东郊某村支书。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他充当江氏流氓集团的爪牙,配合市区政府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使法轮功学员多次被非法劳教、拘留。二零零四年入夏以来,李志亮得病住院(检查不出病因),在二零零四年十月份遭报死亡,死时四十多岁。

六十七、贺××,焦作市博爱县一村主任。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参与迫害大法,将法轮功学员抓到一起,骂大法创始人,当即,贺××牙关紧咬,不省人事,后成了植物人。

六十八、皇阳文,荥阳县高村乡某村书记。任职期间作恶多端,多次参与迫害本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七月中旬的一天,他与乡派出所的警察到本村的三名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搜查,在其中一家搜出有大法书,把这位法轮功学员送进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第二天早上,他在村高音喇叭上喊叫交公粮。群众都不理他,并自发骑着三轮车到乡政府上访,要求彻查他的问题。在群众的强烈要求下,他的书记职务被罢免。

六十九、黄德强,南召县云阳钢铁厂保卫处长,仇视大法。二零零二年父子二人在南召火车站见一位法轮功学员正在贴真相传单,就非法抓捕。事后三个月,黄德强在洗衣时,被洗衣机漏电当场打死。其母面部肌肉萎缩,不似人样,难以治疗。

七十、郭德安,漯河市干河陈乡工会主席,迫害法轮功,非法罚款等,遭恶报身亡。

七十一、漯河市翟庄乡党委书记,因迫害法轮功,升迁源汇区办公室主任,因贪污挪用三百万被判无期徒刑。

七十二、马立波,男,原新乡医学院教授、图书馆副馆长、计算机专家。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利用邪恶中共发动全面迫害法轮功,马立波主动做了一个网站,配合邪共恶毒诬蔑法轮大法,助纣为虐,蒙蔽欺骗了多少不明真相的人,危害众生。二零零六年下半年,马立波在朋友宴会喝酒时,一根鱼刺卡在喉咙,引发哮喘持续发作,呼吸衰竭死亡,年仅四十四岁,便做了中共的陪葬品。

七十三、王国顺,周口市交通局纪检书记,一直充当迫害法轮功的打手,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对单位法轮功学员采取举报、监视、限制言论自由、强迫写保证、降职使用、停发工资等手段进行迫害。二零零四年发生车祸,胸部肋骨撞断两根。

七十四、徐光春,男,一九四四年生,浙江绍兴人,一九九三年四月任《光明日报》社总编辑,一九九五年任中宣部副部长,二零零零年六月任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局长,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任河南省委书记,二零零五年一月兼任河南省人大主任。徐光春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和元凶之一,一九九六年就利用《光明日报》大肆诬蔑攻击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全面迫害开始后,他担任中宣部副部长和中国广播电视电影总局局长期间,要对疯狂诬陷法轮功和为迫害法轮功制造舆论负责。在他担任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局长期间,出台了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案”,炮制自焚事件,并栽赃给法轮功,煽动仇恨思想,这场已经被证实造假的“天安门自焚案”作为中共诬蔑法轮功的主要迫害事例,徐光春罪责难逃。任职河南以后,他积极推动迫害,迫害加剧,导致九十多人死亡。他是“追查国际”重点追查的罪犯之一。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徐光春在美国访问期间,遭到世界人权组织刑事控告,仓皇逃离。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率团访台期间,遭到台湾法轮大法学会以“残害人群罪条例”向台湾高等法院递状控告。徐光春罪恶深重,必遭世间律法和天理严惩。

七十五、李新民,曾任鹤壁市市委书记,二零零二年起任河南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李新民为了向上邀功,积极迎合江氏集团迫害指令,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是河南省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罪恶累累。他已被“追查国际”列为重要罪犯追查对象。

二、政法委和“六一零”系统遭恶报案例

一、邬银春,原淮滨县政法委副书记,二零零二年主管县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先后办两期洗脑班,绑架该县大法学员到洗脑班强制洗脑,强迫大法学员踩、坐大法师父的法像、骂师父,并声称他不怕遭到报应。二零零三年邬被调任该县市场发展服务中心主任,可是他家连遭横祸:二零零四年他的儿子被人用刀捅成重伤,二零零五年三月八日,他家遭火灾,他的老母亲被烧成重伤,医治无效而死亡,邬本人被烧成了植物人:鼻梁骨变形,双耳萎缩,双眼睑紧缩而不能合,即使睡觉也是如此,双腿大筋变短,不能正常站立,只能脚趾着地,脚后跟抬起站立,十指只留一指,其状惨烈,生不如死。

二、于运成,原在周口市委统战部上班,后任郸城县政法委书记,他一直敌视大法,诽谤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到郸城赴任之初,他就表态“与法轮功作斗争”,部署对大法的诬陷和迫害。于运成在郸城任职时间不长,即遭报应。二零零四年三月的一天,自己开车上路,在由郸城去沈丘途中,被飞驰的小车从车门里甩出来,受伤严重,不治而亡。

三、刘志云,女,辉县市原政法委副书记,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一年春在拘留所强制法轮功学员写不炼的保证书。白天伪善“转化”,晚上派手持警棒的武警严密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任意搜查学员的私人物品。退休后曾得过一种怪病不会走路,头发几乎掉光,连上厕所都得家人抱着去。

四、刘树引,原任河南安阳汤阴县委政法委书记。在任职期间疯狂恶毒迫害法轮功学员,纵容指使恶警非法抓捕、绑架、抄家、严刑拷打逼供,勒索高额罚金、保金。刘树引现遭恶报,身患肺癌,在北京手术治疗。

五、杨宏伟,洛阳市老城区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在位期间多次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指使办事处的不法人员去法轮功学员家中抓人,将法轮功学员家的前后门把守数日,并逼其家属交罚金。后又到邙山农村抓走修炼法轮功的父子俩。他于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五在医院死亡。直到死在医院也没查出病因。

六、李金水,长葛市六一零头目。七二零后积极做江氏流氓集团的帮凶,残酷迫害大法及法轮功学员,后遭恶报,患脑出血,生命危在旦夕,在北京住院抢救。二零零七年又因向陈连生行贿两万元被曝光。

七、曹冠军,陕县政法委书记,参与迫害法轮功,二零一三年四月七日与该县政协主席、城建局长、旅游局长等六人车祸丧生。据媒体报道: 四月七日,陕县政协主席李会斌,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曹冠军,副县长伍春生,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张中平,旅游局局长杨秀琴,司机潘伟峰等六人在河南新密市密州大道与嵩山大道交叉路口西五百米处发生车祸,被一辆大货车撞上,五个中共官员死亡。同行的县国土资源局纪检组长水铁军受伤,正在当地医院接受治疗。据明慧网报道,政法委书记曹冠军参与指使利用平顶山邪恶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更多的迫害事实还有待于收集。

八、王原生,安阳六一零”办公室科长、洗脑班首恶,长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从制定迫害名单,到指挥抓捕绑架、劳教判刑、强制洗脑等所有罪恶都有其黑手,被其直接或间接迫害者数以百千计,可以说安阳市所有上了邪恶黑名单的法轮功学员都受过王原生的迫害。王原生的恶行遭恶报,几年来患多种病痛,背地里常大把吃药,面黄肌瘦,其身边的其他人都害怕被其传染。

九、黄泽,男,安阳市文峰区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头目,经常赤膊上阵督促威逼恶人恶警非法抓捕绑架法轮功学员。黄泽因作恶太多累及家人,他的妻子二零零二年被抢劫犯大白天活活拖死在老城南道口,面露白骨,死状极惨,成为轰动安阳的奇案。后来黄泽又交一个女友,还没谈成,女方母亲又亡故。周围的人都说黄泽罪恶太大,谁挨上谁倒霉。

十、张国升,男,博爱县原政法委副书记,任职期间对本县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和迫害,他的儿子张磊,大约三十岁,在博爱县武装部工作,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九日晚发生车祸,当场死亡。真是一人作恶,累及家人。

十一、何群治,男,三十二岁,临颍县繁城镇综合治理办主任,紧跟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监视、搜书、抄家。二零零二年新年他带人到郑州抓捕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七月中旬,他和同事骑摩托车一同上班,途中被一条黑狗扑吓,一头栽到地上,绝命身亡。

十二、童军(音),开封市政法委办公室主任,在二零零六年农历新年前后暴死,时年四十二岁,邪恶对外宣称死因是酒后引起的心脏骤停。

十三、周翠玲,新郑市辛店镇邪党原政法委书记,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积极跟随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多人遭受迫害。二零零二年调到新郑市老干部局工作,于二零零三年春天得子宫癌死亡,死时四十一岁。

十四、王未贤,偃师市原首阳镇“六一零”主任。二零零二年三月,偃师市首阳山镇八位法轮功学员讲真相被恶人举报后,二位走脱,四位被劳教一年,一位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另一位被判刑二年。因为此事,王未贤被撤了职,他因而恼羞成怒,把怒气都发在法轮功学员身上,一直去省里告状,说判的太轻,导致二位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一位加刑一年半,另一位又加判两年半。二零零三年,王未贤遭恶报,患癌症,二零一一年死亡。

十五、张德印,郑州市上街区原政法委书记,积极执行江氏政策,迫害法轮大法学员,办洗脑班,报批劳教,致使多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多名大法学员苦苦相劝,他都置若罔闻,一意孤行。一次洗脑班临近结束时,其父亲突然死亡,自己腰部也长了一个肿瘤,到上海花了十几万元割除,且政府改选,区长、区委书记都与他无缘,十分沮丧。

十六、十七、赵某、郑某,开封市某地“六一零”主任、“六一零”人员,在二零零一年,开封市某地邪党“六一零”强行绑架法轮功学员,办邪恶的洗脑班。在班上,该“六一零”姓郑的恶人受邪党诬蔑宣传的毒害,污言秽语,大肆谩骂大法和老师,法轮功学员立即站出来,厉声制止其恶行,劝他住口,否则迟早要遭恶报。郑某不听劝阻并扬言不怕遭报。随后郑某与该地邪党“六一零”的主任赵某,骑一辆摩托车离开。刚出院门,撞上一辆疾驰而来的面包车,两人均负重伤,郑某腿骨被撞断,赵某内脏出血。他们事后明白真遭了报应,现都离开了邪恶的“六一零”,不敢再干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坏事了。

十八、秦强淑,濮阳市南乐县原政法委书记,二零零二年七月指使恶人殴打折磨法轮功学员,曾发出狂言:打死几个法轮功学员白打没事。结果秦骑摩托车外出遭车祸,腿内部流脓,躲在濮阳市医院治疗。

十九、韩青,中原油田勘探局女工会部长,邪恶六一零办负责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直接经她的手被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多人,积极主办洗脑班多次,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单位及亲人,导致有至少十三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妻离子散,有的孩子由于母亲被劳教成了流浪儿。韩青曾在洗脑班打羽毛球时腿部骨折,其人不相信这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报,仍不思悔改,她现在是大把大把的吃药,想减轻全身的病痛。

二十、杨红军,新密市第一任“六一零”头目,后任公安局长,因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一月遭恶报,被“双规”,后来妻子无名死亡,儿子因为倒卖护照被抓。

二十一、张万胜,男,五十多岁,家住焦作市温县南张村,曾任温县政法委书记。在任期间,积极跟随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村里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有些放弃了修炼。作为乡里乡亲,本应保护法轮功学员,他却不但没有保护,为了向上爬,当大官,反而加大力度迫害。二零零八年上半年,张万胜去北京看病,其妻子突然死在北京,二零零八年下半年,调温县土地局当局长,因贪污被抓了起来,他母亲听说后,也被气死。

二十二、常和平,商丘市民权县六一零 头目,在任职期间经常骚扰法轮功学员,带领恶警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非法搜查抄家,非法罚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有的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常和平甚至非法关押几名不修炼的家属一到两个月,还是绑架了两名正上中学的学生陶葳、李苏萌(两名孩子均不满十七岁),把孩子的学习机甚至指甲剪都拿走。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强行把两个孩子送到许昌劳教所非法劳教。善恶有报,二零零八年四月上旬,常和平因贪污被停职审查。

二十三、张立新,淇县高村镇六一零头子,曾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一年召开的一次迫害大法的会议上,张立新突感不适,口吐鲜血,栽倒在地,抢救无效,死于恶报。

二十四、边金和,宝丰县公安局前国保大队队长兼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对宝丰县迫害法轮功学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二零零七年,在去井冈山旅游期间暴毙。

二十五、马建军,辉县市原政法委书记,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四日下令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约三百名,劫持到常村乡办洗脑班迫害,在他的恶毒指挥下,几乎每人都被罚款五百~一千元不等,还得写不炼功的保证,才允许回家,其中二十三名被五花大绑送进看守所迫害一个月,还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进拘留所迫害。二零零零年的冬天,马建军把去北京上访的四五十位法轮功学员非法送进看守所,过年也不让回家(非法关押三个多月)。有学员的亲人临终,家人给他磕头求情要求回家见亲人一面,他都灭绝人性地不让见,把十几名学员非法劳教判刑。二零零三年马建军升迁到新乡市,一天和他妻子在大街上行走,被突然坠落的广告牌活活砸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