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中不迷茫——在洗脑班的日日夜夜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三十日】我是某大学的退休教师,已经走过人生的七十几个春秋。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

(一)坚定正念拒绝“转化”

二零一零年我被绑架到臭名昭著的某洗脑班(即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非法关押了一年零七个月。经受了邪恶对修炼人残酷的精神迫害,但我没有被邪恶所吓倒。开始一个月内,由包夹带我到会议室去见什么“国安”、“公安”这类的人。我遵照师尊的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我一直拒绝回答任何问题。结果,他们只有带着零口供走了。

在那一年零七个月的严酷的日子里,邪恶多次来做“转化”工作,想让我放弃信仰。几乎每次找我做“转化”,谈话都带有威吓的口气,什么拒绝“转化”,和政府作对,后果是严重的……。确实,在那严酷的现实中,每时每刻都在考验着修炼人的正义、良知。每次被叫去“转化”谈话的路上,我都发正念除恶,背师父的法“一个不动就制万动!”[2]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3]。那些邪恶的“转化”说辞,无非是诬蔑大法及明慧网,每次我都跟他们讲真相、辩论。由于我不配合他们,也不为他们的威胁所动,所以“转化”谈话都很费神劳心。有时進行到晚上十点过;有时谈的很僵,控制不了自己。这时邪恶马上说:下次要谈的问题都写在这个纸条上了,拿回去好好想一想。我不理她,也不拿什么条子。包夹把那个纸条拿回来后硬放在我的床上,我连看都没有看那条子上写的是什么问题,当她转身时,我就将纸条丢到纸篓里了。我不能看这充满业力的字条。

有一次恶人又找我谈话,威胁我说:拒绝“转化”,和政府作对,后果是严酷无情的,材料整齐了就封档等待处理吧!那阵式,似乎马上就要拉到山上去劳教了。但这不会使我动心的。我斩钉截铁的说:封档就好了,免得争论了。我不为其所动,坚决的态度,反而使恶人在以后的两个多月没找我的麻烦了。

过了一段时间,恶人头子带着几个人来找我“转化”谈话,当时四、五个恶人坐成一圈。那转化头子问我:自焚的碟子看了吧?!我说:那都是假的。例如,那上吊自杀的人,绳子套在脑后,头向后耷拉着,这种上吊姿势还闻所未闻。这时那个恶人头子马上站起来,笑嘻嘻的说:绳子勒住颈动脉就会吊死,边说边双手做个圆圈形状,想对着我的颈部做手势来解说。我立刻站起来,大声的叫他:住手!我又说:要做试验,你拿你自己或你身边的人做试验。这时,他一改平时伪善的面孔,气急败坏的用手拍着桌子说:“怎么有你这样不听教育的人啊?!”立即就叫人把我带回住处。带我回去的人,边走边说,还没有人敢这样顶撞我们领导的。我们从来不敢大声对他讲话。你这老太婆也真厉害!

还有一次,两个恶人企图“转化”我,一人说:“好啦!最近我们有些人已经出班回家了。你配合我们快快走过程序(即写保证书等),就回家了。”我一听就厉声的说:“不!”我不走程序!她俩对视一下,二话没说就带我回房间了。

我所在单位的社区来了两个女的,想“转化”我。我一边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她们背后的邪恶、一边问她们是哪个单位的?贵姓?没有五分钟她们转身就走了。半个月后,又是她们俩带了一个高个子小伙子,一个字未说就把我的被子抱走了。我问包夹,他们这是想干什么?包夹说:今夜你就没被子盖了。心想:我有过被非法关押在某县城黑屋子八天,其中有三天三夜在水泥地上坐着睡觉的经历,这点难算不了什么,休想动了我的心。

邪恶为了“转化”我、动摇我坚修的决心,什么办法都用上了。当有人写了“保证书”要走时,包夹在邪恶的授意下都急忙拉着我或叫我出去看那个走出洗脑班的人。并说:你看××才来几天,写了“保证书”就回家了。我说:××走与我有啥关系?!心中想,我要跟师父回到我真正的家。

洗脑班是真真正正的魔窟。有的大法学员,在劳教所几年都正念走出来了,但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里时,因受不了洗脑班里的精神折磨,违心的写了保证书。邪恶就让这类人单独与我谈话,做“转化”工作。美其名曰:与我“切磋”。有一天,一个邪悟的人来与我“切磋”,她对我说的都是一些歪理邪说。我不理她那一套,对她说:路是自己走的,万年不遇的大法失去了,太可惜、太可悲了!她还很生气,骂了两句就走了。象这类的“切磋”有过四次。

我深知修大法的机缘是万古不遇的,不能给自己留下遗憾的身影。我牢记师父的法“不要给你们证实法中走过的路、树立你威德的这段时期留下任何污点和遗憾,那是永远不可能抹掉的。”[4]“那些旧的势力认为,一个大法学员,由于执著,在这期间一旦写了书面保证不修大法就算他自己定下了自己的未来。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是在强迫中造成的,从新开始走入正法中来,那么就会加大魔难过关。师父虽然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但是你一旦走向了反面,后果是可怕的,千万年的等待将毁于一旦。”[5]

所以,我不向邪恶折腰、不向邪恶低头,我就向邪恶说“不!”,邪恶一改假善面孔,特别是总是一副笑脸的“转化班”的头子拍桌子打巴掌的大发其火,其邪恶的原形毕露。神奇的是每当这类事情发生之后,有时一个月,有时甚至两个多月,没人来找我的麻烦,也不来做“转化”了。我经常告诫自己,一定要走出人来。只有人才会执著人世间的一切,只有人才会在邪恶面前妥协、屈服。

(二)师父护佑

慈悲的师父时刻都在护佑着弟子,在洗脑班,师父多次点化我。刚進洗脑班半个多月,某天午睡刚醒来,在白墙的上面出现了两个胡豆大小的字,一个很清楚是个“陈”字,另一个不太清楚,好象是个“精”字,它们各自在圈内。“陈”不就是旧吗,旧就是旧势力。不就是因为自己有漏被旧势力抓到把柄,在搞迫害吗!我静下心来向内找,发现自己确实有许多漏。最大的漏是学法力度不够,一段时间内学法、背法走神,不入心;对同修慈悲心不够,总是看同修的不足和缺点;有时执着自我和同修因小事争论不休,从而造成了邪恶的迫害。但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我有漏,我有师父管,不准旧势力迫害。我向师父认错,把一切都交给师父安排。“精”字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不要懈怠,要精進。

有一次在梦中,天阴沉沉的,走呀走,不经意的抬头一看,前方到处都是一块块的—水洼地,无路可走了,心里很着急。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修炼的路是坎坷的,就是难走,一定要清醒,一定要走好、走正当前的路。

二零一一年夏天,又有一次十分清楚的梦。梦到要调房间了,当我掀开床的棕垫后,看到床下是一个方的大粪坑,干干的粪便几乎都要满了。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弟子,睡在粪坑上,要小心,别掉到粪坑里去了。恰好那段时间有些人写了保证书回家了。

我刚被绑架到洗脑班时,吃不進食物,每天胸痛难受,后来产生了绝食的念头。当天夜里师父点化不要绝食。我们这个身体,师父花了多少的心血呀!师尊把我们从地狱里捞上来,洗净、下气机、机制、法轮等上万而不止。我悟到我们弟子是师父身上的一个细胞,应该无比珍惜这个人身。还有很多众生等着我们大法弟子去救度呢!没有这个人身就修炼不了了,怎么能救度众生呢?怎么能完成史前大愿呢?第二天清晨,在左眼角引申出一条象锯齿状的由紫蓝红橙等色组成的立体的两米长的链条,它发着光,移动着,长达五分钟才消失。每当我悟到了什么或者做对了什么事都会出现的。是师父在鼓励弟子呢!

以上的这些点化,令弟子十分感动,使我在修炼路上更加坚定。

(三)迫害中不忘做三件事

1、学法

得法初期如饥似渴的学法,给自己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魔窟里看不到大法书,平时背法在那里就凸显重要。所以,学法只能靠平时牢记的法。在非法关押的那些日日夜夜我每天必背《论语》四十到四十八遍,每天陆续背诵《坚定》、《正念正行》、《无存》、《梅》、《怕啥》、《师徒恩》、《走向圆满》、《真修》、《弟子的伟大》、《别哀》、《路》的一部份、《转法轮》的部份内容,以及本文前面提到的那些经文。每当我背到《真修》的头一句:“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就会热泪盈眶,觉得师父就在身边呼唤弟子,不要糊涂,要真修,要从人中走出来。

2、炼功

在魔窟中邪恶是不让炼功的。但真修弟子怎么能不炼功呢!我经常偷着炼,每套功法只炼一遍,就这样还经常炼不到位,因为速度太快,没达到缓慢圆。有一次我看见一个包夹去守门了,另一个包夹去打饭去了,要十分钟才能回来,门半开着,我开始炼第三套功法,正炼得入神,包夹突然冲到我面前,抓住我前胸衣襟,把我推倒在床上并大骂一顿。静功在半夜炼,还不能保证每晚都能炼成。因为有两个包夹二十四小时看管着,也曾被她们发现过几次,每次都臭骂一通。因为在那里对包夹也搞连坐,据包夹说我们炼功被发现了就要扣他们的钱。

严冬的一个下午,天很冷。X姓包夹有气管炎怕冷,盖上被子坐在床上,对我说:“今天就让你这个偷着炼功、不听话的炼个够,你敢炼吗?”我立即笑着对她说:你说话算数吗?我马上在床上双盘腿炼静功,但腿没盘到位,拿下来重盘,冷不防她冲到我面前,双手揪住我的衣襟一下把我拽倒在地上,你就在地上炼!好,我就坐在水泥地上炼了大约半小时的静功。腿不争气,痛的很,我刚站起来,她又冲到我面前把我按在地上,让我接着炼,不许站起来。我说:还有动功没炼呢。她气呼呼的说:那你只能站着,今天你不能坐下。这是我炼功炼的最标准的一次,做到了缓慢圆。不象以前偷着炼的速度那么快。

后来又有三个晚上,一个包夹休假,一个包夹给别人作伴去了(听说有一个人疯了,晚上要人作伴),我自由的炼了功。

有一天,做“转化”的科长走進我住的房间,不瞅我,阴沉着个脸对包夹说:她要炼功,你不必管她,记下炼功的时间交上来,作为量刑的依据。我微笑着没吱声只要能炼功,管你记不记呢。

3、发正念

几乎每个整点我都发正念(她们整天开着电视,上面显时间),除明慧规定的发正念内容外,还特别强调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彻底清除旧势力对我的迫害,请师尊加持。但在那种环境下,没敢盘腿、立掌。究其原因自己还是有怕心,因包夹二十四小时监视。

4、讲真相

凡是与我接触过的人,包括看守我的“包夹”,我想都是缘份造成的。我都给她们讲“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讲了善恶有报是天理。如我被邪恶从开始被绑架到“××区洗脑班”后来又被转移到省市重点的“××洗脑班”,要离开时是晚上了,经过穿堂屋时靠墙相对的长椅上坐着七、八个男子,可能是打杂工的和包夹,我笑着对他们说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愿你们都能走过大劫难,有好的未来。只有一个人低着头嘴里嘟囔着什么,其余的人都微笑着看着我,还有一个人微笑着点着头。在那里讲真相三退的难度比较大,由于怕心,怕他们处在邪恶的环境中不接受三退的真相,还说些对大法不好的造业的话,对他们不好。所以,这方面做得不大好,只对两个人讲了三退之事,未果。

在这一年零七个多月的非法关押迫害中,我头脑都是清醒的,迫害中不迷茫。是因为我牢记了师父的很多法。如“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6];“巨难之中要坚定 精進之意不可转”[7];“法徒经魔难 重压志不移”[8];“勿迷世中执著事 坚定正念 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9];“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10]“作为大法弟子,坚定正念是绝不可动摇的,因为你们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11]……及上面提到过的师父的法。在非法关押中每天就反复背以上这些法并不断的用师父的这些法理敲击自己,洗净自己,让自己的思维始终在法上、使自己坚定大法。绝不给邪恶写任何“保证书”之类的东西。

想写的太多。我以一种感恩的心态回顾这一路走过的风雨兼程,以一种无法言表的心情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弟子一定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期盼,兑现好我们来时的誓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建议〉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7]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坚定〉
[8]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9]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梅 元曲〉
[10]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1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