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执法者 请你走出黑暗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三十日】近日看到关于河北邯郸地区武安市法轮功学员王爱英一案的报道,得知王爱英二审又被非法判三年,心情很沉重,一方面为王爱英的家人担忧,一方面为司法界的黑暗痛心。

说到司法界的黑暗,大家都心知肚明,当前中国的司法,不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除暴安良,维护正义,而是以权代法,执法犯法。99年7月以后,江泽民和中共绑架整个司法系统参与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江泽民亲自制定了所谓“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三大方针。由于迫害一开始就不得人心,除山东、辽宁等少数省外,许多省市对迫害不感兴趣,对迫害的指令置若罔闻,甚至暗中抵制。江泽民、罗干高压推行“连带责任制”和一波接一波的利诱威逼,将迫害法轮功与晋升和经济利益挂钩并实行一票否决制,迫使省市地方效仿中央,拨出巨款,收买和驱使“610办公室”等各类犯罪人员作为流氓打手为其卖命。一时间,权力的淫威高于一切,整个司法界处于“逼良为娼”的黑暗中。

残酷的迫害使众多的邯郸法轮功学员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12年底,有43人被迫害致死,其中邯山区5人,丛台区6人,复兴区3人,武安市4人,成安6人,魏县4人,鸡泽县2人,永年县1人,馆陶县2人,大名县1人,曲周县8人,邱县1人。近千人次被非法劳教、判刑。被非法抄家、拘禁、酷刑致伤、致残、致精神失常者无数。

对于以上统计数字,司法界的朋友或许会无动于衷?可当你呼吸着污染的空气,为有毒的食品担忧时,你是否想到,十多年来对真、善、忍的打压就是对假、恶、暴的纵容,这直接导致了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平急速下滑。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受害者。

历经魔难,法轮功没有倒下,“世界需要真善忍”已成为全世界人们的共识。十四年来法轮功弟子们以最平和的方式讲述着真相,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从江泽民制造的这个弥天大谎中走出来,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近年来,已经有一大批有正义感的律师勇敢的站出来,为身陷囹圄的法轮功弟子辩护、发声,可是象征着公平正义的司法界所表现出的冷漠让人心寒,石家庄长安区法院法官田殿英在律师警告不要干脏活时,当众说:“我不干这活,你给我开工资?”在近十四年对善良的法轮功弟子的迫害中,有些人的良知已经麻木,有些人或许已经习惯了在权力的淫威下苟且偷生,君不知,乌云终究遮不住太阳,邪恶只能逞凶一时,你离成为阶下囚的日子只有一步之遥了。

今年3月7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法学会党组书记陈冀平称,“中共总书记强调宪法的生命和权威在于实施。不少领导干部不顾也不想接受这个依法治国的原则,这是社会不稳定的根源,法制的根本是限制权力的滥用,广大民众运用法律方式维护自身权益、解决问题,监督党委、政府,是社会进步要保护”,“维稳对每一个国家、地区是毫无疑问的,但是维稳不能以践踏宪法的方式和手段,如果以践踏宪法的方式和手段来维稳,本就是给社会添乱、制造激化矛盾和广大民众对立。”如此看来,中共要维持专制统治,收买人心,有时也会把依法治国摆上台面,到时把你送上断头台也未可知。

熟悉中共历史的人都知道,每次运动之后,中共都要抛出一批替罪羊,以平民愤。那些“党叫干啥就干啥”,以“执行命令”、“执行公务”为由,帮助中共作恶的人,随时都面临着卸磨杀驴的危险。

文革期间,原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执行毛泽东的命令迫害老干部。1976年文革结束后,新上任的军委秘书长罗瑞卿等人要为惨死在北京公安局的冤魂们讨回公道。这时刘传新已不能再说是毛泽东叫干的,在追查开始前的1977年5月19日刘传新就自杀了。北京公检法系统抓了17名军管干部,“表现积极”的警察793人,共810人,对他们内部审讯后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的单子不了了之。

自从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您也可能收到了来自各级政法委、“610”“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和“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口头通知或会议强调,但是,恐怕没有人会给您任何书面的命令或要求。反而在《宪法》、《法官法》、《检察官法》中都规定了法官的独立审判权和检察官的独立检察权,甚至连《公务员法》第五十四条也规定了“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一直以来,世界各地诉讼迫害法轮功的恶人江泽民之流的浪潮风起云涌,到社会形势发生巨变时,您将如何为自己辩护呢?

善恶有报是天理。2013年初以来,政法委与公检司法高官恶报频频,被双规、逮捕人数高达453人。其中属于公安系统的392人,占总人数近九成;检察院系统19人,法院系统27人,司法厅(局)5人,非公检法司系统的有10人;另有12名政法高官自杀身亡;所有的案例都指向其背后的黑手—— 610及政法委。

“我们虽然不是纳粹,但是我们的所作所为比纳粹更恶劣,因为我们知道他们是谁,正在干什么,却仍然选择为虎作伥。”——这是电影《纽伦堡审判》中受审法官简宁最后的独白。纽伦堡审判,被押上被告席的德国法官共有16人,代表着纳粹德国期间数千名法官受审。正是他们以判决书的形式,剥夺了数十万犹太人、德国公民的自由、财产,甚至生命。

其实,拒绝助纣为虐、守住良知善念并不难。北京有一位警官,自从法轮功被迫害开始后,他只要知道要抓哪个法轮功学员,都提前通知,让他们安全转移。对收缴上来的大法资料他都妥善保管,然后转送给大法弟子。当非典在北京蔓延时,他身边参与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同事,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有的自己突然死亡,有的家人死亡。他感慨地说:幸亏我善待大法弟子,没对大法犯罪,才使我和全家人躲过了这一劫。

在司法界有许多明白了大法真相、目光远大的仁人志士已经在使用手中的权力或借工作之便向蒙受千古奇冤的法轮功学员伸出了援助之手。比如某地一位主管刑事审判的法院副院长说:我把所有法轮功的案件都弄成因病取保候审拖着;石家庄中院宋爱昌案二审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唐山市路北区法院开庭审判法轮功学员的案件前,主审法官拒绝出庭审理……此等义举十分值得司法界的朋友们借鉴。

在王爱英一案中,我们也欣喜地看到“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使得她的丈夫重获自由。我们期待更多的执法者向无辜的受害者伸出援手。我们期待王爱英在二次上诉中获得自由。让我们一起努力结束那个“逼良为娼”的黑暗时代。让执法者重新找回自我,用你们的法槌敲出我们这个社会的公平与正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