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恩浩荡 恩威同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四日】我的一位同事不理解,有一次跟我说,你在一九九九年说你师父给了你第二次生命我不能理解,明明是你妈妈生下了你的嘛,你怎么说是你师父给你的呢?你师父又不在你跟前。其实这么多年在大法中修炼,我所能真真切切感受的远不能用“给我第二次生命”来表达的,其实,何止是我的身体健康了,师父所给予我的智慧、精神力量等等是远远不能用语言形容的。那种从体内透出的善的力量、那种一正压百邪抵制迫害的勇气、那种能善意理解别人、宽容大度的心怀、那种正的力量、那种神的威严,从世间上的任何教科书都学不到,从我的父母那儿学不到,也得不到,我的父母在大自然面前也是无能为力的,我所得到的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

我深深的知道,师父所给予我们的是我们无法用语言来感激的,是用多少钱财买不到,是我怎么也还不尽的恩情。我们的师父没有收我一分钱,我却在修炼中,身体受益,思想净化,这是多少钱能买来的呢?拿什么可以感激师父的呢?

我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大法弟子,得法修炼已经十四个年头,在这十四年的风风雨雨中,深深的体会到佛法的神奇和威严,这里我也讲一讲我个人的一点经历,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一、姐妹有缘相继得法

其实我得法的时候并不完全相信神佛,小时候听大人们讲的神佛故事很多,农村听说书和唱戏的故事很多,但是我并没有亲眼看到神也没见到佛,加上从小学起一直接受无神论的教育,直到毕业分配工作,我都认为既然教科书这样讲的那就是对的呗,小时候听的那只不过是传说而已吧。所以姐姐当初给我看《转法轮》这本书的时候我都不屑一顾,认为这都过时的东西,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还信这个。

《转法轮》这本书一出来,姐姐就有缘得到了,看了之后很相信,就经常看,但是不炼功,觉得年纪轻轻的炼什么功,那都是老太太炼的玩意,锻炼锻炼身体,所以只看书,但是常常惹我生气,也不守心性。后来,姐姐单位的一位学员告诉姐姐,只学法不炼功,不能算炼功人的道理,于是姐姐才开始到炼功点炼功,姐夫看到姐姐身上的变化,不久姐夫也加入修炼的行业,夫妻俩早上双双到炼功点炼功,不久抽烟有隐的姐夫神奇的把烟戒掉了,就象师父说的抽的不是味了,就不抽了,之前姐夫的烟瘾想戒,却怎么戒也戒不了。

姐姐觉得大法很好,先介绍给妈妈,想要妈妈脱离苦海,有个健康的身体,但是妈妈只是听了两遍师父的讲法录音,只是觉得讲的有道理,不想学。

一九九七年姐姐给我书看,我不屑一顾。一九九八年的时候,姐姐又让我看书,但是这次很郑重的,而且我也认为姐姐人变好了,另外姐姐在我的印象中,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都是那种人见人爱聪明伶俐的女孩,学业一直都是很优秀的,字写的很好,很潇洒,有的男孩子都不如,人长的也很漂亮,文化层次高不说,人世间的事懂的很多,古书很多东西都能说出一二,姐姐姐夫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八十年代的大本生,没病没痛的都学这个,一定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出于好奇,我将书带回单位,一气看完,看完后觉的书中说的都是教人做个好人的道理就跟着学了,而且当时也想早上起早锻炼锻炼身体也好,于是很快就在单位附近找到炼功点,那时法轮功的炼功点在全国各大城市的大小公园几乎都有,只要想找,很容易的就能找到。这一学就没放下过这本书了。

二、祛病健身有奇效

学功前我很在乎自己的身体,身体稍有不舒服的我就到医务室看病检查。医务室的同事跟我关系很好,国营单位还能报销药费,反正单位出钱,所以有事没事的我经常往那儿跑,虽说是年轻人没什么大病,感冒发烧的事还是经常有的,每逢回家过年的时候我就要在医务室呆上两天吊大瓶,但是炼功后,我也不去想这个病、那个病的,我却什么病都没有,十几年来,我再也没吃一分钱的药,大病小病都远离我了,我人也变的热情了,凡事总是让着别人,不与人计较,还主动帮助别人,奖金多少也不与人争了,脸上总挂着笑容,同事常问我碰到什么喜事了,觉得我人变和善了许多,领导也特别尊重我。

现在跟我同龄的同事坐一起的时候就谈论这个身上长个什么瘤子,那个有什么什么毛病,为是良性瘤子的还是恶性瘤子的担心得不行,有钱没钱的都担心这个病那个病的,每年都要到医院检查检查身体,就我整天乐呵呵的,什么都不担心,身体一身轻。

三、师父保护我,大法显威严

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的时候,被恶警非法关押到北京周边一个看守所。当时很多来自全国各地上访的学员被分到北京周边的看守所关押。在这里,我看到很多的学员被打的鼻青脸肿,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当时因为我的大法书被抢被撕,为了保护书,我就大喊,他们就将我当死人犯的上大铐:一张大木板上四处链,手脚各分一处撑开锁住,七天七夜不让吃喝拉撒,就平躺在男犯人放风的过道的地上。绑我的第二天半夜,一个警察跑过来,用脚踩住我的下半身说,我到处找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因为進看守所的时候登记审问了我的),你不说姓名我就把你衣服扒光丢到隔壁男犯人室里去,现在打死法轮功的算自杀,扔到郊外谁都不知道,大声大嚷的说了一大堆就走了。他走后,整个看守所一片寂静。

第二天,半夜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的就听到两个犯人说话的声音,原来在过道上有两个男犯人居然不在监室,站在过道上我的旁边,听他们说:这个女的是特意留下来给我们的,我们把她办了吧。

看守所一般晚上过道上都有警察值班,犯人是要在监室里面睡觉,监室的门是要锁的,但是那天过道很静,没有任何人值班,这两个犯人居然能在监室外自由的走没人管。我当时想,我有师父,就不怕你们这些人作恶,只要你们敢,我就喊,我不怕,我故意闭着眼不理会他们。一会那两个人就说开始吧,一个男的过来踢我一脚说,喂!我马上睁开眼睛正视这两个个子很高的犯人,我想:你们哪个敢!结果那两人看我一眼,一下子象没事一样离开了。

过了几天,我无条件释放回家了。后来跟朋友谈到此事,我都觉得神奇,如果不是修大法,如果不是师父的保护,当时的后果不堪设想,后来曝光的马三家劳教所就出现过把十八个女法轮功学员关进男牢房的事。最近两年我看神韵晚会,看到舞台上表演的学员被恶警迫害的时候另外空间的佛道神都在旁边帮忙保护大法弟子,威严的制止邪恶行恶,邪恶吓得不敢靠近大法弟子。我体会师父所讲的是真真实实的存在啊,虽然我什么也看不到,但是我坚信我那时的情形跟舞台上的情形是一样的,是师父保护了我,吓退了那两个犯人,从而制止了坏人行恶,那天晚上那两个犯人是恶警故意放出来的,而我一个弱女子被绑在地上,四肢不能动弹,深更半夜的,我能做什么呢?但是,佛法是有威严的,人间不是恶人行凶的乐园。

学功前我最怕一个人走夜路,现在我经常一个人很晚回家,什么都不怕,胆子也大了,因为我是个修炼人,有师父保护,跟常人是不一样的。

四、车窗破裂,肇事车辆被撞倒退,我却没事

二零零四年在外地,有一次去一个单位面试,当时面试单位是个小面包车,载着我和另外一个小女孩,我俩坐在车的最后一排,我们俩正聊着话,突然感觉到脑袋嗡了一下,之后没什么别的感觉,这时才发现,车停下来了,前面是大马路的斑马线,一个人拉开我们的车门问,下来看看吧。我们都搞不清怎么回事,等我们回头看的时候,我俩傻眼了:我们坐的后车窗整个一个大洞,玻璃全没了,怎么没的我们不知道,后面一辆大东风被倒退三、四米远,原来一辆大东风卡车撞了我们小面包车的尾部,我们的后窗玻璃都撞碎了,而玻璃窗就在我们的肩膀旁边,脑袋后面,我们却全然不知。那位司机执意要我们上医院,我说没事,我们的司机不放心,一个劲的说去医院检查看看,因为大家相互都不怎么认识,我对女孩说,我们真的没事也不讹人家,我们走吧。就这样我们离开了。

五、五颜六色的法轮在中南海的上空纷纷飘下

姐姐在一九九九年参加了四二五大上访,姐姐给我讲,大家都很守秩序,只是静静的站在马路边上,地上连烟头都没有,中午的时候,她看到天空飘下来很多的法轮,跟师父讲的一样。街上的常人没感觉,但是法轮就在他们周围飞舞,有的修炼人也没看到,也有很多学员看到了,姐姐看的很真切,颜色很漂亮。我们修炼大法的人都知道这法轮的珍贵,得到这法轮都是无比的幸运的。姐姐讲给我听的时候,我完全相信,觉得姐姐看到太幸运了。姐姐不会对我撒谎的,而且姐姐是一个文化层次高的年轻人,不会随便说玄话的。虽然我们从教科书中解释不了这些,但是我们修大法的人真真切切的看到,不由你不相信。

所以在十多年的修炼中,无论迫害怎么样升级,面对失去工作,生活曾经变的一无所有,家人的不理解,甚至面对生与死的选择,我和姐姐都一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绝不放弃。妈妈过去也不理解,怎么好不容易把你们养大,读了那么高的书,你们却对这个深信不疑,然而这几年妈妈看到我们的所作所为,现在妈妈没什么说的,知道我们是正的,是好的,妈妈现在也能理解一人得道全家受益的道理。

博大的中华文化、各种神话传说以各种民族戏剧、历史书籍、民间各种文艺形式、民间口耳相传等等形式代代相传,几千年经久不衰,那一定是在告诉人、启迪人什么。

大法弟子对世人苦苦的讲真相,以我们的多年修炼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也希望世人有个健康的身体,有个美好的未来,珍惜大法,我们说的都是真的,珍惜这万古的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