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结莲开沁心脾 幸修大法沐佛恩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四日】伟大的师尊为众弟子、为众生、无私的奉献无私的付出,其中的艰辛我们永远也不能了解,怀着无比感恩的心,我从心底大声呼喊“师父您辛苦了!”能做您的弟子我无比幸运!无比幸福!

初得大法沐浴佛恩

我是一九九七年七月走入大法的,那时我刚跨出校门正在实习,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午间休息室听到另一个实习生在讲法轮功。只听到他说出了法轮功的特点“真善忍”那时虽不明白其中的内涵,但一听到“真善忍”就感觉很熟悉。

随后他给我们演示“打坐”,当即就有人跟着学盘腿,有的疼的盘不上,有的哈哈大笑,有个同学叫我来试试,我拿了一张报纸铺在地上就跟着盘了起来,轻轻松松,还盘得四平八稳,有个同学说:“走我们明天就去学”!我一听来兴趣了,第二天我们相约来到了游乐园一处安静的地方,听到了那宁静祥和的炼功音乐:再一次看到了用黄布写成的法轮大法简介,还有鲜艳的法轮图。我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半年前我在一个星期天早晨到重庆枇杷山公园玩,就看到一群人在“抱轮”,旁边就有这个一模一样的简介。我正看得入神,一个六十出头的婆婆走过来热心地问我们“你们想学吗?我可以教你。”我们点点头就跟着学起来。就这样看似平常我就得法了。现在想起来,师父为了我得法早就一步一步安排好了。再次谢谢师父!

学法不到一个月时间我的鼻子不堵了,我从小就有鼻炎,一到晚上就堵,长期流脓鼻涕把我折腾得够呛。我把我的变化给同学讲了,他高兴的说他的心脏病也好了,长期吃药都不见好,这下轻松了!这功真神!我俩都暗下决心一定一修到底。

想起那段日子感觉真美好!早上五点起床到公园参加集体晨炼,炼完各自去上班,晚上七点到九点参加集体学法:一到周末就到各个乡镇去弘扬佛法。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在广场集体炼功,有好几百人齐刷刷的,引得过往民众驻足观看,当时电视台还报导了的。

那天阳光明媚,天清气朗,听着宁静祥和的炼功音乐我们炼着动功,两臂轻飘飘的,感觉有几个轮子在转呀转的舒服极了!炼完功后我与同伴交流,他也觉得神清气爽,其他同修都说集体炼功能量场太强了!感觉很好。那时的我沐浴在佛光中,身心在法中升华,就连走路都想唱歌,充满了活力,洋溢着幸福。就算是跋山涉水到偏远的山村洪法,就算是住到最简陋的旅馆,就算是我们一顿吃一碗豆花饭,那都是乐呵呵的!回想那些幸福的日子,点点滴滴皆珍贵。

大法法会气势洪

大法洪传这二十年来大法弟子在全世界各个国家,各个地区,不同的时期举办的大大小小的法会可以说是不计其数,法轮大法在人间的辉煌与威望,无不尽情展现!下面就我亲身经历的两次法会的盛况与大家分享。

我记得那是一九九八年,重庆大约有几千大法弟子在重庆江北区长安厂一体育场开了一次大型法会。那天虽然下着毛毛细雨却抵挡不了我们修炼的热情,几千人共同背诵《论语》那朗朗背诵的佛法回荡在体育场上空,响彻天宇,而后又分享了数十名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令人感到神奇的是我们淋着雨听法会,衣服和大法书都是干的,而除了我们的座位以外的地方都很湿很湿,大家都感悟师尊的慈悲呵护,法会后更加精進实修。

还有一次法会,是一九九九年五月,在重庆一中学的操场举办的。我记得那天骄阳似火,几千学员井然有序的坐满了偌大的操场,那么多人没有人交头接耳,没有人大声喧哗,更没有人撑伞来遮太阳;周围摆摊的人和看热闹的人都说法轮功的队伍真威风!还没看到过这么大的场面。一听说法轮功在开法会,当时公安局派了两个人来,见到这宏大而又安静的场面,无话可说,呆了一会就走了。

法轮功做事坦坦荡荡,正大光明,不怕它来看,大会该怎么進行就怎么進行。我有幸代表年轻大法弟子第一次把自己的修炼体会与同修分享。交流完毕我们又在一起集体炼功。虽然那天太阳很大,可是不怎么感觉热,时不时的还送来阵阵凉风,可舒服了!大法弟子们不管是年轻的还是年老的个个都是红扑扑的脸,笑眯眯的眼,真是羡煞旁人!我们最后离开时各自收好自己的随身物品,包括纸屑都捡走。事后守门的大爷说:“我看过不少活动,就你们法轮功最自觉,操场不用打扫都是干干净净的”。

助师正法救度世人

九九年七二零后大有天塌之势,一时间黑云滚滚。当时感觉无所适从,很快我冷静下来,拿出《转法轮》细细再读一遍得出的结论是法轮大法是佛法。说浅一点这是一本是教人修心向善做一个好人的书,说深一点是一本教人如何放下执着心,修炼到更高层次的经书,正得不得了!那我们的师父无条件的教人做好人,并让那么多的学员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何错之有?看到报纸、电视对师父的无端诽谤,我们坐不住了,两次走出家门到北京上访。在北京我们遇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虽是第一次见面,但同修一部大法倍感亲切,他们高境界的行为深深的感动着我。

我记得来自山东的一个大法弟子,她到北京路费就花了大部份钱,剩下的钱不够住旅馆,就在外面风餐露宿,一天一顿一个馍,吃这么大的苦,就为大法说声公道话。在驻京办公室就有一个学员这样回答警察的提问:我叫“法粒子”,我来这儿就是要告诉你们法轮功不是邪教,我们的师父没有错!这样的小故事很多,点点滴滴可以汇聚成江河大海,转眼就过去十四年了,想起那些大法弟子正法的壮举,历历在目。

从北京回来后,当地政府怕得很,怕的是上访的人多了乌纱帽不保,更深的怕是大法弟子在上访过程中表现出的“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1]故强迫我到洗脑班。在洗脑班里,邪恶想尽了各种怪招,还把我的亲人叫来给我施压,以开除工作,劳教作威胁,目地只有一个,叫我放弃修炼,并要我表态骂大法骂师父,以换得我的自由和利益。好在我以前学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知道了佛法修炼的严肃性,个人得失是小事,决不能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

我的妈妈不修炼,还有我的同事,他们都知道大法好,但见我因坚决不写保证书,要面临迫害,都急了,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写个假保证,回家照样炼;我说做人不能这样,大法好是不争的事实,我不能为了一己私欲做一个阳奉阴违的人。师父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还教我明白了那么多做人的道理,我不能背叛师父!再说了炼功人不能说谎。他们无言以对,只是叹息。“念一正 恶就垮”[2]结果洗脑班搞了一个月就垮了,我堂堂正正的回到了单位上班。我的同事都高兴的说:“你真幸运!”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化解了这个难。在那以后我悟到邪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的各种人心,在魔难中只要念正,时时想到我是大法弟子,该怎样做就用法来衡量,邪恶看似很凶猛却不堪一击。

在之后的几年里虽然磕磕碰碰,在和丈夫同修的共同鼓励,互相扶持下,始终不忘自己是大法弟子。再后来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要去讲真相,揭穿邪恶的谎言,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伪案”。

我是一名医生在上班的时候能接触到不同的病人,只要有时间有机会,我就跟她们讲。

记得有个小故事,一个小姑娘才十八岁,怀孕九个月了被迫来引产,我科的医生给她注射了引产药物,轮到我值班的时候就该分娩了,当时正值半夜,她产下的孩子不但没死,还很健康。我告诉她,本来中国的强制计划生育就不人道,胎儿成形了就是一个小生命,强行打掉就是害命,现在她意外的活下来了,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不能将你的孩子处死,那样的话罪业大了!随即告诉她及她的家人: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真正修大法的人是非常善良的,我们的师父教我们不能无故伤害生命,更不能自杀;就连鸡鸭鱼都不能杀,何况杀人。她听了非常赞同,我与她家属沟通后,她家属连夜将婴儿抱走,并一再表示感谢!事后叫我的领导知道了,他知道我修大法,也明白真相,就笑着说你的胆子真大,不怕遭处分吗?我说救人一命是做了大好事,你能处罚这样的好员工吗?他压低声音说不要声张,如果上面问起来我就说不知道。你是“宝”可要保护起来。

这样的小故事很多,病人与我接触多了看到了大法弟子的高境界的行为:如不收红包,不收礼,对待病人和蔼可亲,又能解决他们的病痛,他们都会背后说:“那个炼法轮功的医生真不错!找她看病放心。”

领导和同事与我处久了都知道大法好,炼法轮功的正直。当然也有做得不好的时候,有时碍于面子,错失了讲真相的机会,有些该得救的没救成,有的没讲到位,当面承认“三退”回家后听了不明真相的家人反对的又回来说不退的,还有我怎样讲都不退的,面对芸芸众生,看世人迷在邪党的谎言下无知而又可怜,深感地作为大法弟子责任重大,来找我看病的我都想法告诉他真相,并选择美好的未来。就这样离师尊的要求做得还不够,在往后这有限的时间里尽量多救人吧!

大法洪传二十年,我沐浴佛恩十五年,有苦有甜,风风雨雨走到了今天,我从一个刚出校门的学生成长为一位出色的医师,我在大法中修炼,有幸成为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能做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真好!能跟师父一步一步走在回家的路上,真好!再次感谢师尊,感谢大法!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