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大法弟子闯关解体病魔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四日】我今年七十九岁,坚修大法十六年了。在修炼过程中,坚定的信师信法,在师尊慈悲的呵护下,经过多次各种不同形式的心性关的考验,承受了各种身心的艰苦的魔炼。在长达近半年时间里,闯过了一场病业难关,其实是修心性,转化业力,长功的过程。

在二零零九年八月八日下午一点多钟,在我身上突然感觉全身不舒服,胸腹部疼痛难忍,持续一个多时辰,我没有告诉家里人。吃完晚饭提前上床休息。在夜间十一点左右,又开始激烈的疼痛起来,一夜都没睡着觉。

我是个真正修炼的人,怎么还有这种病的状态。师父在传法中说:“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1]今天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反应呢?是不是我在心上出现了什么漏洞,被魔钻空子,来迫害我身体了。仔细又一想,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么多年了,很多的恶劣环境我都过来了,也没遇到太大的关难,是不是师父叫我过心性关,提高心性的呢?师父说:“因为修炼的人是最珍贵的,他想修炼,所以,发出的这一念是最珍贵的。佛教中讲佛性,佛性一出,觉者们就可以帮他。”[1]我是大法真修弟子,是师父给我设的心性关叫我提高心性,帮助我消业呢。师父说:“把你今后人生道路中各种业力都要集中起来,把它消下去一部份,消去一半。剩下一半你也过不去,比山还高。怎么办呢?可能你得道的时候,将来有很多人都要受益的,这样一来,有很多人替你承担一份。当然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你自己还有许多演炼出来的生命体,而且你自己除了主元神、副元神,还有许多的你,都要替你承担一份。到你过劫难的时候,就所剩无几了。说是所剩无几,那还是相当的大,你还是过不去,那怎么办呢?”“就把它分成无数的若干份,摆在你修炼的各个层次之中,利用它来提高你的心性,转化你的业力,长你的功。”[1]当时我更加坚定了,修炼没有病的正念。

现在这种病业状态是师父考验我心性,是为我提高心性设的关。是帮助我消业提高心性的。绝不能动常人有病那颗心。我是炼功人,没有病。是消业消去黑色物质业力,转化成白色物质德长自己的功。

第二天没起来床,又折腾了半天,下午儿媳妇,看着我在床上躺着呢!问我:爸爸你怎么有病了?我说没事,她看我正在发烧摸我脑袋很烫手,忙拿体温计给我量体温,检查发现已发烧三十九度四,她忙说高烧这么严重还说没事呢?赶紧上医院吧!急忙给我儿子和她二姐打电话,叫她们赶紧回家来,爸爸有病了,发烧的很厉害。我制止她不要她们回来,可她们都回来了,让我马上去医院去看病。我说我没事。我没有病是消业,可二姑娘从医院准备好的打针消炎的药品都带来,就要给我打针服药。可我拒绝打针吃药,告诉她们我是炼功人,没有病。发烧一会就退下去,结果半小时后,体温降到三十七度接近正常了。他们感到太神奇了不可思议。

但是这场病业关仅仅是刚开始。以后的病态表现更为激烈,经常在不同时间内发生,各种假相接连不断发生着,不爱吃饭,饭量一天天减少,体重下降,由一百五十斤降到一百二十二斤,半个月内下降二十八斤,全身出现发黄症状。我悟到这是旧势力利用邪魔、烂鬼、乱神,制造假相干扰我心性,考验我到底认为是不是病。当时我坚决对师父说:修炼人没有病这一念,始终不承认是病,仍然坚持按时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打坐发正念。不断加强和提高自己的心性,去掉常人的执著,改变常人的观念。

尽管这样坚定自己是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没有病。可是从身体表面上看,病情表现越来越重。全家人都为我十分担心,一次儿子从医院派来救护车,强行送我去医院治疗。我坚决不住院,针也不打,药也不吃。我还是那句话,我是修炼人没有病,是修炼、是消业。老伴都为我掉下了眼泪。看到妻子,儿女对我这么关心。我又想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状态,不要走极端要讲顺其自然,但是正念要足,要守住心性,不能混同于常人观念。经过协商同意去医院做全面检查,只做病情检查,绝不住院打针吃药。无论检查出什么结果,你们大家明白就行了。儿子和二姑爷子都是医院大夫,他们对我说:爸呀,你得相信现代医学科学呀,别太无知太固执,太迷信了,我解释说,我相信医院是能治病的,现代医学科学技术是先進了,它只能给常人治病。它治不好修炼人的病(病业)那是业力,那是人生生世世自己造下的业力,造业自己欠下的债呀,欠债就得还。我相信超常科学,它能治好我的病。儿子还说,爸呀你要耽误下去你非死不可,我说:你们记住“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2]我是修佛的,我师父会帮我,我有老师保护死不了的!

后来,我随他们去了太平医院,阜新矿总院,做了身体全面检查,拍X光片,CT、B超彩超各种化验,手续费就花了近千元。检查结果是什么肝囊肿,肝细胞坏死,黄疸肝炎,胆结石,胆梗阻,肾功能如何等等,五、六种病。我悟到:这又是一次心性上的考验,看你到底害怕不害怕的生死考验。再一次考验,你一直坚持的:修炼没有病这个法理,看你到底动不动心,是心性的考验。真能做到“坚修大法心不动”[3],坚修就不是问题。就这样我一点都没动有病想住医院那颗心。还是没有住院打针吃药,在家学法,吃苦修炼发正念,转化业力,长自己的功。

后来住宅左右舍远方外地的亲戚朋友都知道我得了重病打电话询问,关心我病情发展,每次老伴接电话都哭着向他们介绍情况。

过半月后,一天全家人都集中在一起讨论叫我去沈阳中国医科大学和陆军总医院住院治疗问题,当时我还是坚持不住院不打针不吃药,不去沈阳。儿子、女儿、老伴都急了:如果你真的不去沈阳各大医院進一步会诊住院治疗,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和你断绝父子,儿女、妻子关系,以后我们也就不管你了。当时我就意识到,又考验我是否执著于情的问题了。想到师父讲过的:“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我说:那好哇!你们能放下这个情,我也能放下,我就解脱了。我告诉你们我们今天能组成这样的家庭关系在一起生活,是有因缘关系的,是缘份化来的,你们能这样关心照顾我,可是你们救不了我。只有师父李洪志才能救得了我。我是大法弟子,是我来救你们的。你们都在迷中赶快醒悟吧,明白真相才能得救。我是大法弟子,也是来救你们的。在常人中执迷不悟,不明真相,甚至反对大法,对大法师父不敬,你们自身都难保,谁也救不了你。我修炼大法全家都很受益的,如你们都解体无神论,相信“真善忍”好,我也一定能救得了你们的。

顺其自然,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状态。早上三点多钟坐上儿子雇用的专车,在儿子和二女儿的陪同护送下去了沈阳,中国医科大、和沈阳陆军总院做了進一步确诊。陆军总医院那位外科专家大夫仅仅瞅了我两眼,简单盲目不负责的做出了赶紧办理住院,做手术。命令式的叫我儿子快去办。当时不知道他给做什么手术。我告诉女儿到内科,再确诊一下。内科一位女专家大夫,看见了外科那专家大夫开的一大堆诊断处方,化验单等,那位内科专家大夫也说:按外科专家处理意见办,抓紧办住院去吧,别耽误时间,我又向那位内科大夫提出要求能否再请x光科专家会诊下,她说你找他吧!找到x光科专家大夫,还很客气,对我带去的总院、太平医院的初步诊断進行分析,仔細的检查了x光片等,他也得出了同意外科专家的处理意见,住院手术治疗。

趁我儿子和女儿不在场机会,我问专家大夫我得的是什么病啊?那位专家说:你老爷子害怕了吧?我说怕什么,死我都不怕,怕什么!他说:“你得的不是癌症,是肝胆管结石梗阻,很危险的不做手术不行。”同时我又问他得多少钱哪,他说:最少七、八万元,我是新矿务局退休职工享受医疗待遇,也没带多少钱,能行吗?他说那可不行,不拿现金住院是不可能的,我说请你为我儿子解释一下,我不住院手术。我得回去。从家出来到沈阳去的路上和等待专家大夫会诊的全过程我一直发正念,解体邪魔烂鬼对我干扰,绝不配合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去掉怕心,去掉常人有病的心,去掉怕花钱的心,去掉常人儿女情的心。晚上终于回到家了。回来后儿子还要送我到矿总院住院治疗。我还是坚决不答应,咱们说话要算数的,去是怎么定的就怎么办。在过这方面心性关的过程中。更加坚定一个真正修炼的人是没有病的正念,顺利的通过了对我过心性关的考验,提高了心性。

在整个提高心性,过心性关的时候,使我進一步悟到,有病难受就是吃苦消业还业债的法理。一天晚上从六点开始全身发冷,胸腹部又激烈疼痛起来,向内找也找不到,心性上又出了什么问题,打坐发正念也不好使,后来疼痛的使我晕睡过去了。在梦中突然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忽然在眼前出现了一个白胖白胖的人,脸蛋圆圆的在下颌上还长着两撇小黑胡子,我心中一愣这是谁呀?!偶然想起在一九六二年某月,因为妻子早产大流血不止,住院抢救。为了保住大人的生命安全,大夫说必须做刮产手术将婴儿刮下去,叫我签字同意,我同意签了字,把早产婴儿给刮产了,杀害了一条生命,这个孩子就是那个债主,向我讨债来了。这个宇宙中有个理,欠债要还的。虽然这个婴儿不是我亲手杀的,但却是在我同意下杀他的,这也是我欠下的一笔血债,血债要用血来还。一定得还。今天我得法修炼了,它够不着我了。但修炼要修出慈悲心的,我必须善解他,我告诉他你在那边等着吧,不要来干扰我修炼,待修成圆满时接你到我那世界去。醒来一看已经是第二天五点钟了,身体感觉特轻松愉快,哪也不痛了,浑身感觉有劲了,早上吃饭也多了。当日按时参加集体学法去了,在同修互相切磋时谈了这过关提高心性的事,大家都为我高兴。

我过病业关住院常人都知道了,有的关心我说:看你瘦的这样,全身都发黄啦,别硬挺呀!要相信科学,现在医学多先進啊,再说你还有方便条件,儿子、女儿都在医院工作,都是大夫、护士的。你怎么不住院治疗呢?还有的好心人,到处为我打听偏方,直接吃活泥鳅鱼能治全身发黄,我悟到:这不又是考验修炼人能不能杀生的问题吗!其实常人不明白,他们在帮我,如果我采用了,那就是他们帮助邪魔烂鬼往下拉我,不让我修炼,是帮倒忙。我是个修炼人是不杀生的,一定要守住心性,以法为师,指导自己修炼。相信超常科学,听师父的话才是真修。

在过病业关,不断提高心性的同时也要不断的去掉各种常人执著心。

自从我过病业关,坚持不吃药、不打针、不住院手术,不用常人观念行事,伤害了儿子的自尊心,他认为自己是个医院大夫,对患者看病都得听他的,而我偏偏不听他的,他那名利心、显示心、妒嫉心都起来了。当我向他讲真相洪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和在过病业关的神奇现象时,他都和我顶嘴发脾气。甚至一年多都不找我主动说话。我悟到:其实也不偶然,他的这些心的表现也是我提高心性的一面镜子,也是叫我去掉这些常人心的,修炼人是不计较人过往之过的,要用善心善念对待他人,要与人为善不伤害他人,他和我生气我不生他的气。

老伴也一样,常和我顶嘴吵架,在我身上挑肥拣瘦,有时故意制造矛盾,在我最不爱吃饭的时候,我不吃肉和油大的菜饭时,叫她给我到市场上买些我想吃的大白菜,白豆腐。每次上市场买菜回来,其它菜都买的很全,就是我想吃菜叫她买,都没买,几次都是这样做的。偶然是不存在的,必然是有原因的。

我想可能前世,我也这样对待人家不好过。我不能生她的气,要与人为善。我是个修炼人,不能用常人的理来衡量这件事,不能用常人的观念看待问题。我不能生她气,要善解,都是因果关系。她要不给我提供这样一个环境,我上哪去提高心性去,真得从心里好好的谢谢她呢。列举上述过病业关,提高心性,是我在修炼过程中亲身经历过的事情。还有许多过心性关,提高心性。去掉常人执著心事情还没有写出来。这仅是整个修炼过程中的一部份。

其实,所谓“闯病业关”就是我明明白白吃苦受罪,修炼心性。消去生生世世自己造下的业力,不断净化身体把黑色物质转化成白色物质德,提高修炼层次,长自己的功力的全过程。在经过半年多的艰苦修炼,不知遭受多少痛苦受了多少罪,提高了心性闯过了道道难关,终于在二零一零年元旦那天,身体完全恢复到过病业关前那种身体健康状态。身体上的“黄”全消失了,胸腹部位疼痛感觉没有了,吃饭正常了,身上逐渐肥胖了,皱纹减少了,头发渐渐发黑了,皮肤变得白里透红了,走路也有劲了,上楼上七层楼不成问题了。

在二零一零年元旦家庭宴席上,大家共同举杯共饮祝贺身体永远健康。我向全家人说:我是个真正修炼人没有病。我相信是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更加坚定信师信法,坚修大法紧随师,助师正法救度世人,继续做好三件事,功成圆满随师把家还。

以上是我在十六年修炼中过心性关的一点体会,很可能有的地方不符合法,请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3]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