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近三年遭受的迫害(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四日】

目录

写在前面的话

一、2009年末至2012年锦州地区被迫害法轮功学员概况
二、锦州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
三、锦州地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与监狱受迫害的案例
四、近三年锦州地区严重迫害事件曝光
五、参与迫害的主要相关单位及责任人与恶人恶行录
六、积极行恶者的可悲下场
结语与十三年迫害的归集
附录一
附录二
附录三

写在前面的话

2010年10月2日,明慧网发表了《辽宁锦州地区法轮功学员十年遭受的迫害》一文,介绍了从1999年7月至2009的10月十年间锦州地区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基本情况,本文主要将此后的三年来锦州地区法轮功学员继续遭受迫害的情况进行简要综合,也随之对十三年来的迫害数据做一归结,文中内容主要来自明慧网曝光的消息。

从2009的11月初至2012年12月末,锦州地区法轮大法修炼者被迫害致死为4人,被非法判刑为17 人次,被非法劳教为50人次,被非法抓捕人数超过228人次,被非法拘留超过163人次,被勒索现金、财物等超过500万元,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单位137个、责任人334 人。然而善恶有报是天理,多行不义必自毙,三年来锦州地区恶人恶报(仅在明慧网曝光的)就有10例,涉及20人,其中5人死亡。

鉴于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迫害长达十三年之久,鉴于某些官员还在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为制止迫害、让更多的人得救,我们决定补充近三年来锦州地区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各类迫害,并接续记录了三年间的重大事件和相关责任单位及责任人,这将成为中共当局和其追随者在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中的罪证,也为后人了解这段历史留下备案。

一、2009年末至2012年锦州地区被迫害法轮功学员概况

以下是锦州地区近三年被警察、国安、司法、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迫害的大法弟子名单(括弧中的内容是报道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被勒索现金数额或属地)

1、被派出所与国保、国安等绑架及勒索的法轮功学员(未到拘留所、看守所的)有:赵成杰、姚素秋(8千元)、李忠云(8千元)、马玉莲(8千元)、李桂如(8千元)、王金生(8千元)、陈亚霞(7千元)、王淑芬、薛润秋(义县,1万5千元)、王志娟、刘春华、李梅、高凤琴(2万元)、靖淑明、谢良峰、徐红(义县)、韩玉霞(义县)、吴福云(1千5百元)、卢秀珍、黄淑女、孙伟,共计21名法轮功学员。

2、被锦州市拘留所(含锦州辖区内各县拘留所)非法拘留的法轮功学员有:周文成、彭英、战志刚(黑山)、张玉林(黑山)、郭仲民(黑山)、李淑贤(黑山)、路玉符(北镇)、李素银、徐桂兰(葫芦岛)、阮庆焕(葫芦岛)、刘会丽(义县)、邢亚莉、温玉茹、刘春纹和其儿媳、韩春龙(黑山)、高英(黑山)、刘春文(葫芦岛)、刘娜(葫芦岛)、金鑫(凌海)、孙丽英(凌海)、刘静、金梦兰、刘丽君、王淑琴、宋秀芬、冯玉琴(葫芦岛)、曹云龙(凌海)、石宝东(凌海)、王艳红、尹敏慧(北镇)、尹艳慧(北镇)、孟亚尼(北镇)、刘雅芝(凌海)、邢桂玲(凌海)、王月桂(黑山)、付春华(凌海)、彭旭(凌海)、王林、关丽琴、沙凤芝、沈小丹、许凤贤(凌海)、柏素敏(盘锦)、张玉权(盘锦),共计45名法轮功学员。

3、被锦州市看守所(含锦州辖区内各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含经济勒索)的法轮功学员有:曹建新、李忠臣、姜大伟、周志宝、崔玉兰、梁丽、马兰、金晓梅、李新、夏明霞、杨玉华、艾霞、唐吉文、李庚武哥俩、徐秀云、段慧敏、杨素华、李明、张素芬、刘丽娟、孙烨、张玲夫妻、佟守贵、静素平、姜海霞、张殿国(义县, 5千元)、曹玉环、王淑芬、王玉凤(黑山)、张立新(义县)、江景华(义县)、张燕(凌海)、穆淑兰(凌海)、沈艳霞(凌海)、张桂杰(凌海)、牛姓学员(凌海)、周岗(凌海)、项丽(义县)、林杰、李峰(凌海)、赵桂萍(义县)、岳春秀、杨凤英、姜凤贤、金凤茹、石峰(义县,5万元)、吴桂云(义县,5万元)、赵桂萍(义县)、常贺凤、小红(三屯村)、王玉杰、赵桂华(义县,5万元)、王金芝、尹淑萍(义县,2万5千元)、王艳秋、李光、杨志平、张志中、崔井永(义县)、徐会平(至少10万元)、李忠馥(义县)、吕凤海、冯宪堂(黑山)、刘玉清(黑山)、王英杰、刘金富、王仕琦、程捍祥(葫芦岛建昌)、魏景龙(黑山)、李德生(黑山)、冯云刚、戴中文、单智佳、李世军夫妻(义县)、董文祥(义县)、朱莉(黑山)、洪文全(黑山)、胡秋霞、戴鹏飞、白晓明、赵成杰、郑桂云(北镇)、高洪海(北镇)、张金平、吴宝贵、刘丽、卢素平(凌海)、江楠(凌海)、李亚杰(凌海)、卢素英(凌海)、王红丽(凌海)、王少兵,共计95名法轮功学员。

4、被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有:张德国(凌海)、李锦秋(凌海)、赵晓春(凌海)、何桂香(凌海)、陈国亮(黑山)、刘广海(黑山)、郭一夫(黑山)、张鹏云(黑山)、郭仲林(黑山)、陈素兰(黑山)、李淑贤(黑山)、李俊红(黑山)、杨玉范、李国刚(凌海)、于景华、曲伟、王云萍、徐亚娟、孔繁荣、刘洋、付艳、华玉茹(吉林)、刘占山、马子富(吉林?)、龚玉博、贾经文、董英、刘春梅(凌海)、王英华、李敏芝、陈素兰(黑山)、李淑贤(黑山)、王志兰(黑山)、李影(凌海)、齐晓红、曹艳华(凌海)、王海辉(黑山)、姜立庆、马力光(黑山)、高鸿英(黑山)、王克宇、吴乃环、谷丽娟、袁志红、李秀莲、张国海(凌海)、宋德春,共计47名法轮功学员。

5、被辽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监禁的法轮功学员有:刘凤梅、崔亚宁、邓桂丽、胡玉媛、景翠珍、李凤云、于静、吴艳秋、刘素梅、王素华、李世荣、刘丽娟、王丽阁、宋亚平、孙仲红、李清华、胡秋霞、魏秀英(凌海)、刘玉荣(凌海)、左立志(义县)、李淑银(凌海)、朱宝娟(凌海)、张若冰(凌海)、姜艳玲(义县)、曹玉英、姜海岚(黑山)、曹春艳(凌海)、牛继秋(凌海)、 沈艳霞(凌海)、穆淑兰(凌海),共计30名。

6、被锦州南山监狱非法关押、监禁的法轮功学员有:王洪庭、王世贵(凌海);马清元、张忠仁(阜新);吕开利、侯云飞(盘锦);陈鑫、许志斌(大连);陈海、吴建国(朝阳);张亮、张 桂 生、徐守福(本溪);王洪滨(黑龙江);徐兆滨(辽阳);薛兴隆(抚顺);王春波(鞍山);乔 某(北票);赵亮、韩柏利(葫芦岛);张慧宇(沈阳);李富春、李崇荣、徐少福、李某(地区不详);共计25名。

7、被锦州精神病院非法监禁法轮功学员有:宋连成(内蒙古喀左)

8、被外地迫害的锦州地区法轮功学员有:杨靓、鲁秀英、张月荣:上海松江女子监狱;齐广发、赵庭武(凌海):盘锦监狱;张雷、金博文(凌海),马海超、赵云鹏:大连市监狱;项英、李景军(黑山):大连南关岭监狱;王贵令:沈阳康家山监狱;李少臣(凌海):沈阳第一监狱;张海燕: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杨晓平(凌海):天津市北辰区双口镇双口劳教所; 陆丹: 天津市大港区女子劳教所;葛春玲:山西省太原看守所;曹玉英:葫芦岛看守所;华玉茹(吉林):长春女子监狱;马子富(吉林)吉林公主岭监狱;王淑敏:关押地点不详;共计21人。

二、锦州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

2010~2012年锦州地区共有五名法轮功学员(含一名外地)被迫害致死案例:

1、魏书文

义县城关乡关帝庙村65岁的法轮功学员魏书文被中共当局两次劳教迫害,含冤离世。

2001年9月22日,大法弟子魏书文与小儿子,为法轮功北京上访,被前门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劳教。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魏书文遭到虐待及洗脑“转化”,出现昏迷症状,被送医院抢救40多天。2003年3月1日,身体虚弱的魏书文和小儿子被放回家。

2003年7月12日,义县义州镇派出所恶警又闯入崔景庸(魏书文丈夫)家中,将二位老人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崔景庸被锦州市劳教所监外执行劳教一年,魏书文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马三家劳教所,魏书文受到残酷的迫害,除包夹围攻,罚站,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外,还被强迫做殡葬用的工艺品。由于恶劣的工作条件和被迫使用的有毒胶,老人身体出现严重的病症,生命垂危之际教养院怕担责任,将被魏书文送回家。

魏书文老人回到家中不但没得到休养,反而遭到义县公安局的不断骚扰、威胁、恐吓,最终于2010年5月15日含冤离世。

2、吴凤艳

义县城关乡五里屯村法轮功学员吴凤艳,在中共邪党长期的不停地骚扰、恐吓、非法关押中,于2010年5月20日离开人世,终年只有51岁。

吴凤艳于1997年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体的多种疾病都好了,生活不再需要别人照顾。1999年、2001年吴凤艳两次为法轮功进京上访,被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长达八个多月,被勒索3千多元钱。

2002年10月与2005年,又先后两次被城关乡派出所警察陈乃莲等绑架到义县看守所关押两个多月,勒索人民币5千8百元钱。 2009年1月,吴凤艳丈夫(修炼人)因讲真相,被义县国保大队勒索1万2千元钱。

吴凤艳夫妻,由于长期受邪党的骚扰、绑架、非法关押等迫害,身心俱疲,经济上被多次勒索巨款后,吴家竟达到分文没有的地步。亲友们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看到后,经常给予资助,才勉强度日。2008年吴凤艳出现了脑血栓病状,于2010年5月17日她突发脑出血,不省人事,四天后离世。

3、黄成

锦州法轮功学员黄成被盘锦监狱、锦州公安局太和公安分局恶警用十指插针等酷刑折磨致性命垂危,2011年2月24日在极度痛苦中离世,年仅56岁。

黄成,原锦州女儿河纺织厂职工,曾身患重病多年,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病症不翼而飞,身心受益。1999年“七二零”恶党迫害法轮功后,黄成多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看守所、戒毒所、洗脑班、太和公安分局、教养院、监狱,累计达十五次之多,期间他还被非法勒索钱财、骚扰、抄家,被关押期间更是多次受到了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黄成于2008年8月被非法判刑六年,同年12月16日黄成被劫持到盘锦监狱时已经是伤势严重,狱方开始拒收,负责押送的太和公安分局的恶警戴勇说:“死都不怪你,死了找我。”

黄成受迫害前照片
黄成受迫害前照片
黄成受迫害后照片
黄成受迫害后照片

黄成指甲盖内留下的疤痕
黄成指甲盖内留下的疤痕
酷刑演示:在指尖插针
酷刑演示:在指尖插针

2009年3月末,盘锦监狱开始强行“转化”,管教科的杨冠军、管教科科长胡小东、李峰(科长)、于×(中队长)、犯人孟祥林、王硕(毒犯)等几人用八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黄成,把他的浑身上下电得没有好地方。大队长管风春又把黄成衣服扒光,铐在铁椅子上,用电棍一会一电,并指使孟祥林等犯人将黄成双手铐在墙上,将他每个手指尖插进一根医用的大针头,整整插了十根!针是从指甲与肉之间扎进去的,血从另一端流出,有的针从指甲缝扎进去又从另一指节背穿出,血就从针头流出,有的针扎进针尖被堵塞拔出后出血。直到黄成离世时,他的指甲盖内仍留有疤痕……

黄成被迫害的出现脑血栓症状,浑身浮肿,半身不遂、偏瘫、生活不能自理。为了推卸责任,盘锦监狱2010年8月19日以所谓“保外就医”的名义将处于生命垂危的黄成放回家。但女儿河派出所片警张忠信、黄波、街道冷杰等还多次到他家骚扰。黄成是在极度痛苦和恶警不断骚扰中去世的。他的死,源于盘锦监狱的暴行,源于中共恶党的惨无人道的迫害。

4、胡凤奎

锦州大法弟子胡凤奎老人,二次被劳教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2011年7月7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八岁。离世时双眼不闭,死不瞑目。

1996年胡凤奎苦于疾病久治不愈,修炼法轮大法后,糖尿病(四个加号)、低血钾、皮癣等所有顽疾很快痊愈。1999年7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锦州市榴花街道、铁建居委会、榴花派出所的人经常到他家骚扰。胡凤奎老人被非法抓三次,拘留三次,劳教两次,共四年之久。

因胡凤奎老人坚持修炼法轮功,在锦州教养院受尽折磨。恶警韩利华、冯子宾、张春风、李松涛、张加彬、杨庭伦、穆锦生等恶徒,把老人家用手铐铐在暖气管上,使他站不起来,蹲不下去,不让他睡觉,轮番折磨。2003年3月,恶警闫国升曾恶狠狠地对他说:“院长开会说了,只要打不死,打伤、打残没关系。”老人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导致旧病复发行走困难,靠同屋大法弟子搀扶。还得了奇痒的皮肤病。2005年底老人被解除劳教回家后,只能拄着棍子行走。由于中共的迫害,老人一直很压抑,整日担惊受怕,直至离世。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5、曲成业(山东莱州市)

山东莱州市法轮功学员曲成业,于2012年3月20日被辽宁锦州监狱迫害致死。

曲成业
曲成业

2008年2月25日,锦州市公安局伙同山东莱州国保大队三十多个警察,将大法弟子曲成业从莱州市沙河镇家中绑架。后来曲成业被锦州太和法院非法判刑六年,非法关押在锦州监狱期间,关押期间受尽折磨与虐待,身体多次出现病危症状,脑梗塞,血压高达240,家人几次探视,要求回家休养,狱方都无理拒绝。2011年12月,曲成业的身体被迫害得已很严重,会见亲人时被人搀扶着出来,脑梗塞导致两腿连走动都已无力,嘴歪斜。家人强烈要求接回家,监狱六大队李大队长、狱警邱国华 (音)口口声声保证曲成业健康没问题,拒绝家人的合法要求。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2012年3月20一天之内,监狱二次通知家属,第一次称“病危”,第二次称“抢救无效”死亡。家属无奈火化了遗体,捧着骨灰回来。这是继法轮功学员张立田被迫害致死之后,锦州监狱迫害死的第二名莱州法轮功学员,也是被锦州监狱直接迫害致死的第四名法轮功学员。

三、锦州地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与监狱受迫害的案例

1、邪恶的马三家劳教所

2010~2012年间,锦州地区共有47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入辽宁马三家劳教所,马三家教养院及相关责任人因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在2004以来多次被“追查国际”通告追查。以下案例中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到了令人发指的酷刑迫害:

徐慧,锦州法轮功学员,近60岁,在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受到了种种令人发指的酷刑迫害,包括抻刑、吊铐、荡秋千、打嘴巴、用脚踢、灌芥末油、冷冻、憋尿、铐死人床、罚站、罚坐、熬鹰等。2008年6月,警察董彬把徐慧抻到死人床上,用粘条带把徐慧受伤的双手、胳膊缠在床上,再把双脚捆绑住。然后由卫生所护士陈兵用开口器撬开嘴撑至极限,再使劲往牙床上压,把开口器狠狠挤压进牙缝里,而后灌食。徐慧的一颗牙当场被撬歪,另一颗牙被撬断。

酷刑演示:灌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灌不明药物

李锦秋,被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三大队恶警劈胯致残。

李锦秋
李锦秋

锦州凌海法轮功学员李锦秋,59岁,于2009年9月被非法劫持到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由于坚持信仰,同年11月被调到东岗遭受各种刑罚折磨,开始有九个恶警问她转不“转化”,她说不转,她们就把她按倒在地上,把她的一只脚用绳子绑在暖气管上,几个人抻她的另一条腿,过程中李锦秋挣扎不配合,恶警认为这样不标准,就把她放下来,几个人同时拽着她的两条腿向两侧抻,一边抻一边问她“转化”不放弃信仰,签不签三书,她说不签,这时又来了几个恶警把她按倒在刑具边,把两条腿彻底劈成一字型,然后几个恶警用穿着皮鞋的脚踩在她的腿上,同时有人按住她的头、两只胳膊,使她一点儿都动弹不得,用她们话讲“这下够标准了”。致使她的两腿残废,长期的病痛和高强度奴役,她再也支持不住了,2010年8月中旬,她开始吃不下饭,她骨瘦如柴,两腿失去行走能力,右腿失去知觉,由别的学员背她回楼,整天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被带到马三家医院、大北监狱医院检查,说是腰脱、骨质增生,去趟医院花费5百多元(钱由李锦秋自负),她刚被绑架马三家劳教所时体重110斤,到2010年9月13日她非法劳教期满时,体重只剩80斤左右。

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酷刑演示:劈腿(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杨玉范,40左右,被吊铐、电击、暴打

2010年5月中旬,杨玉范被非法关押到马三家劳教所三大队,由于她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遭到三大队长张军、张环、张卓慧等人施行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如吊铐、电击、暴打。从同年7月9日早上7点一直吊刑到次日凌晨,恶警张环、张君、张卓慧、方叶红、王丹凤等人对杨玉范施行残忍的吊铐,为加重她的痛苦,同时用数根高压电棍电击杨玉范的前胸、四肢、手心、脚心等敏感处,还不断殴打。在长达十七个小时不间断地折磨过程中,杨玉范被吊、电、暴打等昏死过去三次,小便失禁。第二天,又被恶警张环等人关进小号“储藏室”折磨九个多小时,期间不让上厕所,不让说话。7月12日女恶警们继续用多根电棍电击杨玉范的胸部及手心、脚心等敏感处,其手段下流残忍。恶警张君还猛踢杨玉范的肚子,造成杨玉范肚子巨疼、下身流血近一个月。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打倒后电击

修炼前杨玉范曾经做过开胸大手术,因长时间吊铐折磨,杨玉范的胸部刀口抻肿疼痛难忍,手腕子被吊铐进肉里,肿起了大包。杨玉范长期被强制“转化”、酷刑迫害造成严重内伤,身体非常虚弱,即使这样杨玉范每天被强制进车间做重体力奴役。参与迫害杨玉范的恶警还有周小光、方叶红、王丹凤等。

王海辉,凌海市法轮功学员,四十岁左右,在马三家男所受尽了各种酷刑,抻刑,被烟熏,胳膊、腿多处受伤,惨不忍睹。

明慧网2012年7月7日和8日发表的《王海辉自述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非人迫害(一)》和《王海辉自述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非人迫害(二)》中详细叙述了迫害的经过。

酷刑演示:将两根烟同时点着插入法轮功学员的鼻孔,把嘴捂住。熏呛、窒息,极为痛苦
酷刑演示:将两根烟同时点着插入法轮功学员的鼻孔,把嘴捂住。熏呛、窒息,极为痛苦

李国刚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凌海市法轮功学员李国刚,被马三家劳教所男一所迫害致精神失常,整夜不睡觉,两眼呆滞,失掉记忆。李国刚被迫害前身体健康,脑子没任何问题。根据李国刚的表现,亲朋好友怀疑他在劳教所被恶人施用了针剂或在食物中加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所致。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李国刚,55岁,凌海市金城造纸厂下岗工人,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李国刚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 2010年7月18日,李国刚下夜班回家,骑自行车行至大凌河大桥上时,被开着警车迎面而来的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右卫派出所副所长田爽等人,劫持到凌海市公安局,后被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男一所三大队加重迫害。

遭劳教迫害一年后,2011年7月18日,李回到家中。到家的第五天凌晨,他开始出现不正常状态,整夜不睡觉,到处乱翻,两眼呆滞,失掉记忆,从前的事情没有逻辑的乱说状态反常。

董英,锦州法轮功学员,56岁,被送马三家劳教所东岗后,四五个警察喝令她蹲下,她不配合,几个警察抓住他的头发拳打脚踢,强制蹲下,蹲了两天,又采用流氓手段脱掉裤子,只剩一条内裤,坐在冰冷的地砖上,直至腿脚麻木抽筋。

拳打脚踢
拳打脚踢

贾经文,男,近60岁,与董英等同时被绑架,在锦州市凌河区正大派出所被毒打,脸部面目皆非,肋骨多处受伤。在绑架到马三家教养院途中一直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马三家男所受尽了各种酷刑,抻刑,被烟熏,胳膊、腿多处受伤,惨不忍睹。他的父亲在他被抓没几天就因过度悲伤而病故。

付艳,锦州法轮功学员,57岁被马三家劳教所恶警用各种酷刑折磨,如抻刑、吊铐等,身体伤害严重。

酷刑演示:抻铐
酷刑演示:吊床

2、罪恶的辽宁女子监狱

辽宁女子监狱从99年“7.20”以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近三年间,锦州地区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有30名,多数在刑期五年以上,该监狱实施的高强度奴工迫害,手段残忍。恶警以给犯人多加分、减刑为诱饵,利用犯人折磨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转化”,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施以酷刑。 下面是这三年来该监狱对锦州法轮功学员严重迫害的部份案例:

宋亚平,锦州法轮功学员,因锦州市太和区法院非法构陷枉判11年。在辽宁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宋亚萍在监狱一直坚持反迫害,尽管她得了严重的子宫瘤、肝病等,身体非常虚弱,特别瘦,肚子里的瘤子已经长得很大,时时都处于危险之中。但狱警不知同情,反而纵容、指使六名犯人给宋亚萍灌大粪,迫害、侮辱她。有一个外号叫小猴子的犯人魏孝凤,还用针扎宋亚萍,拿衣服挂打她,用矿泉水瓶装上水,往宋亚萍身上、脖子里哧水羞辱宋亚萍。宋亚萍受尽折磨,苦役,最终身体垮掉。

中共酷刑示意图:灌大粪
中共酷刑示意图:灌大粪

刘凤梅,锦州法轮功学员,47岁,被邪党锦州市太和区法院非法构陷枉判十三年,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着残酷迫害。2010年5月末,刘凤梅的丈夫去辽宁女子监狱看望刘凤梅,监狱方告知:刘凤梅正在被关小号(迫害)。2010年8月,刘凤梅的儿子去监狱看望刘凤梅,回来后痛苦地说:“我妈妈已骨瘦如柴,腰内的钢板若再不取出就要面临瘫痪了。”

刘凤梅
刘凤梅

左立志,义县大榆树堡镇中学教师,被锦州市中级法院、义县法院、市县“610”(江泽民设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以“莫须有”的罪名,枉判徒刑五年,秘密转移。左立志的亲人质问义县法院究竟把人送到哪里了?恶法警不敢吱声,不敢告诉家人。后来,左立志的家人得到确切消息:左立志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亲人前去看望,邪恶监狱以左立志不放弃信仰为名拒绝。亲戚托人后,说只让见十分钟。左立志母亲才见上女儿一面。左立志被迫害的身体状况极差,人非常消瘦。

朱宝娟,凌海法轮功学员,43岁。2008年7月1日,朱宝娟在家中被凌海市公安局警察绑架。凌海市法院因其信仰法轮功将她枉判五年徒刑。在锦州第二看守所期间,朱宝娟子宫长了两个大瘤子,造成她严重大出血。据悉,她曾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在被迫害中她曾昏死过去三次。2009年7月生命垂危的朱宝娟被投入沈阳女子监狱。朱宝娟被绑架到监狱后,因心脏病发作,住进女子监狱医院,在住院期间,狱医强行打针、挂点滴,不知用了什么药,不一会朱全身抽搐。狱医又强行灌三粒药后(说是救心丹),朱昏死过去。后朱宝娟被收监到女子监狱十一监区(老弱病残监区),警察每天强迫生命垂危、生活不能自理的朱宝娟做棉签等奴工。

魏秀英,凌海法轮功学员,65岁。2009年4月17日,锦州公安局及凌海国保大队多名警察非法闯入魏秀英家,将她一家四口绑架。魏秀英被非法关押在凌海市看守所期间,警察用开水浇魏秀英的头,踢她的心窝,用装有水的矿泉水瓶子打她的右耳朵,使右耳失聪,后来魏秀英不能行走,心脏衰竭。同年8月14日,魏秀英被凌海市法院非法判刑七年,绑架至辽宁大北监狱。魏秀英身体萎缩,体重由原来的160斤降到80斤,生活不能自理,不能行走,说话困难,生命危急。当时魏秀英原有残疾的腿已肿胀到正常腿的两倍粗,右侧牙齿全部脱落。但是监狱仍逼迫她干奴役劳动并唆使杀人犯毒打她,拒绝她保外就医。

魏秀英
魏秀英

鉴于法轮功学员魏秀英在中国被迫害严重,2009年8月13日,法轮功人权工作组将这两个紧急行动案件呈递联合国人权机制。

姜艳玲,义县城关乡法轮功学员,50多岁。被非法判刑13年,2010年9月11日左右,锦州市看守所第三次秘密把姜艳玲女士投入辽宁省女子监狱。之前姜艳玲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在锦州市看守所遭受迫害出现严重病状以致身体极度虚弱。

景翠珍,女儿河乡腰汤村法轮功学员,60多岁。景翠珍被锦州太和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大北监狱,受着非人的折磨,景翠珍连续多天遭到恶人用铁链子抽打、浇凉水,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等折磨。被犯人打手范旭用双脚猛烈踩踏前胸,导致瘦小的景翠珍大口吐血,至今不能干重体力活,不能过多劳累。

姜海岚,黑山法轮功学员,50多岁。被黑山县公安局迫害致严重残疾,于2009年9月14日在家中再次被黑山县公安局王娓静带领多名不法警察绑架。在勒索未遂后,将姜海岚强行送到锦州看守所非法关押。2010年3月4日黑山县法院在不通知任何家属的情况下,秘密开庭,非法判刑八年,并且百般阻挠姜海岚上诉,不让律师看卷宗。于2010年7月6日上午被送往监狱,监狱拒收。此后听说锦州看守所和有关医院已经给姜海岚做了相关证明及伤残鉴定,但黑山法院仍不放人,一意行恶,于2010年11月4日第二次把姜海岚送进辽宁省女子监狱。

3、辽宁省锦州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

锦州监狱
锦州监狱

锦州监狱已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以狱长王占所、王学为首,狱政处处长高宽、副处长吴铭锋、教育处副处长蔡立新,以及狱警崔元岐、刘洪伟等,都亲自参与了迫害。据明慧网2012年8月12日报道,至少有20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受了酷刑,处境艰难。

从2012年3月起,锦州监狱各个监区又在使用剥夺睡眠等迫害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狱长王占所、主管狱长王学,以提干、奖金、记三等功等手段怂恿新录用的年轻警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转化”。为了让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的信仰,他们对学员动用酷刑,包括:高压电棍电击、刑事犯围攻毒打、残酷体罚、腰带捆绑四肢、关押小号、抱凳、残酷性灌食、长时间剥夺睡眠、超负荷超强度劳役等法西斯暴行。目前已得知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是辛敏铎、崔志林、张立田、曲成业。

锦州监狱狱长及其部份狱警,日前已被国际人权组织“追查国际”列入追查对像。

下面是近三年来,明慧网曝光出来法轮功学员在锦州监狱受迫害的案例。

陈鑫,大连法轮功学员,44岁,2002年9月28日被中共法院诬判十三年,至今被非法关押近九年,而锦州监狱三年来一直不许家人见陈鑫。

陈鑫(十多年前的照片)
陈鑫(十多年前的照片)

据悉,陈鑫被关入严管大队,他家人非常担忧陈鑫的状况。和陈鑫一起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许志斌被迫害的身体虚弱;王洪斌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监狱说只能活两、三天了。恶警用酷刑老虎凳、不让睡觉等手段迫害大连法轮功学员陈鑫,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大法。

许志斌,大连法轮功学员,53岁,大连理工大学毕业。许志斌2002年9月29日被非法判刑14年,现被非法关在锦州监狱。锦州监狱不许许志斌家属接见已3年多。3年前见到他时,体质很弱,1.8米的个子体重只有100多斤,走路踉踉跄跄,腿脚麻木没有知觉。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监狱第七、八监区遭受迫害的大

法弟子许志斌、周汉春,因炼功被关押禁闭,并遭受“抱凳”迫害。“抱凳”是一种很残酷的酷刑,将人的四肢固定在一个很小的凳子上,腰不能直起,四肢不能活动,呼吸都很困难,一天二十四小时这样坐着,一般人很难挺过二、三天。

抱凳图
抱凳图

佘钺,大连法轮功学员,53岁,2001年10月被中共法院冤判九年,在大连瓦房店监狱遭受漫长的迫害。2007年12月19日,佘钺被转入锦州南山监狱非法关押。2009年4月,锦州监狱强行剥夺家人探视权一年多的时间,声称“不“转化”不让见面”。佘钺年近七旬的老母亲每次长途跋涉去探望儿子都遭到狱方的无理拒绝,直到2010年10月24日冤狱期满。

佘钺
佘钺

吕开利,盘锦法轮功学员,大连起重集团工程技术信息部工程师。在盘锦监狱被迫害致下肢瘫痪,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2012年5月8日,又被转押锦州监狱关押在锦州监狱狱内的犯人医院,被四个犯人包夹迫害。狱方无理拒绝家属见人,吕开利生死不明,家属找到副狱长王学,王说:“家属支持法轮功,会影响在押人员改造。”而拒绝家属会见。据悉,锦州监狱正在“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一个法轮功学员被四个犯人包夹迫害,不让睡觉,不让与家人见面。

吕开利
吕开利

乔忠进,朝阳法轮功学员,遭冤刑十年,被锦州监狱折磨致重病。 2004年5月乔忠进全身浮肿,身体多处出现病态,双塔区不法人员谭福俊等竟将乔忠进非法判重刑十年,送往锦州南山监狱,锦州南山监狱不顾乔忠进病重而强行接收。乔忠进在锦州南山监狱长期遭逼迫“转化”和肉体迫害,同时每天还要做长时间劳役为监狱创收,多重折磨使他出现严重的“胸部积水”,面浮肿,身体已经非常消瘦。可是监狱每天还专门派人监视乔忠进。最近乔忠进病情加重,走路都已经很吃力,如不及时改善环境,生命令人担忧。

曲成业,山东莱州市法轮功学员,于2012年3月20日被辽宁锦州监狱迫害致死。(在本文第二部份已详细介绍,这里不再重述。)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