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是修炼的根本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五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得而复失的珍贵机缘

一九九四年,我为了治病,参加了在长春举办的第七期师尊传功讲法班。但是我悟性极差,好象根本就没听懂怎么回事。因为我是在一个所谓体制内、而且还是极左的家庭长大的,不仅“修炼”在我的头脑里是一片空白,中国传统文化在我头脑里几乎都是一片空白,甚至都是反向的认识,认为都是封资修的一部份,对佛、道、神就更认为是迷信,那时对气功也是根本就不信,只是被别人拉去(现在知道是缘份),抱着撞大运学气功治病的想法進了班。结果师尊讲课中没提到怎么治病,而是谈到修炼,佛家、道家,又谈到宇宙、分子、原子,我当时脑袋简直就乱了套了,根本就搞不懂为什么来学气功又出来什么佛、道和宇宙,再加上还有什么返修、附体等等。所以迷迷糊糊跟着别人听课后,就是后来跟着大形势随大流炼动功。我当时就糊涂到那样一种地步,几乎就是下士闻道。

后来随着法轮功在全国蓬勃发展,炼的人越来越多,炼功点上出现好多高知学者,我想,这些人都认为好,那肯定这个功也不错。至于法轮功教人做好人这一点,我认为我一直就是在追求做好人啊,先進、优秀不离身,所以根本就没明白法轮功是教人遵循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炼的这个核心问题。而且那时正是事业上升阶段,在名利场里风头正劲,哪能静下心来修炼?尽管我悟性这么差,而且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炼着功,师尊还是管我了,缠了我二十多年的疾病渐渐好了。我是学西医的,由于我只是把法轮功当作一般的气功,也没真信,没断了吃药,我竟然认为是吃某某药好的。我就是这样一个顽固到食古不化的人。在五年多的时间里,我走近了大法,却没有走進大法,没有真正认识大法,这不能不说是我生命的一大悲哀。从根本上说,就是身为中国人却完全不知道什么是中国传统文化,在我人生的字典里,全部印记的就是“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等等,整个人的思想理念全部被中共邪党文化割裂、禁锢、洗脑。所以在遇到宇宙大法时,就象小学生進了博士班,全不知道老师在讲什么。

也正因为如此,在一九九九年中共抡起大棒迫害法轮功时,由于对邪党的宣传从不怀疑的惯性思维,使我对中共恶党给大法和师尊造下的欺世谎言却能半信半疑。只是觉得自己没做什么坏事,只为祛病健身,怎么就犯了政治错误了呢?根本不知道维护师尊、维护大法,只是在维护自己没做坏事这一点上不服输,在争强。单位让上交大法书,我没交,而是自己在家里把大法书给毁了。使我对这宇宙大法不仅得而复失,错失了万古不遇的宝贵修炼机缘,还对大法、对师尊犯下了无边大罪。

二、慈悲的师尊没有抛下我

与大法这一别竟时隔八年。这期间,也有同修一而再,再而三找我,可我却被邪党的邪灵紧紧控制着,走不出这魔障。在滚滚红尘里,追名逐利,但在生命的深处还在渴望着良知和善念。二零零七年信佛教的亲属拉我信佛教,我动了心,开始看那些资料。可我是与大法有大缘份的人,这么难度化师尊也没有抛下我,还在管着我。

就在我要踏入偏门时,突然得了一场急病。在病榻上,同修带来了MP3给我听师尊的讲法。不知为什么,这一回我居然一下就听懂了,我越听越觉得师尊说的都对呀,这句句都是真理呀。特别是在系统的敬读了师尊的其他经文后,我如梦方醒:原来宇宙真有真理,原来我们为之付出了大半生的竟然是歪理邪说,真正的宇宙真理是佛法,是法轮大法呀!我后悔我那些年怎么就能看不懂这本书呢?这么明白清晰的法理,我当年怎么会理解不了?怎么会随着邪党的魔杖走到今天呢?真是追悔莫及呀!此时,我只能怪我的悟性差,我只能怪我那曾经引以为豪的“红色家庭”带给我的智障教化。当然,后来我才更清楚了是邪恶的党文化、无神论把人害到如此之惨境。

可怜的中国人!可悲的中国人!记得文革后,我曾经问过父母:文革时我是个小孩,跟着红色潮流发疯,可你们是成年人啊!你们当年被整成那样,怎么还能“三忠于、四无限”,“早请示、晚汇报”,你们不知道那是愚昧状态吗?他们无语。可是自以为从愚昧年代走出来的我,没想到步入中年时,又一次跌入父辈们中年时的愚昧境地而不自知。

反思走过的弯路,我能从新认识大法,不是因为我阅历丰富了,变的聪明了,而是近十余年来,共产恶党在全世界范围内走向衰败,中共邪政几十年来对中国人思想的钳制开始土崩瓦解。当然,更主要的是师尊带领着众弟子在宇宙中正法,清除了宇宙烂鬼、恶党污邪,才使人的本性开始复苏,意识走向清醒。

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如何感激慈悲伟大的师尊,在铺天盖地的邪恶疯狂中,在中国人陷入迷魂阵而拒绝救度的情况下,承负着我们无法想象的巨难,锲而不舍的带领着大法弟子忍辱前行,救度着众生。这是从迷茫的愚昧中走出来的我最切身的感受。

我觉得太对不起师尊的救度,太有愧于那些为助师正法于生死不顾的同修们。如果不是我和象我一样的学员当年那么糊涂,能清醒的群起而助师正法,邪恶可能疯狂不起来,师尊和众法徒就不能遭受那么大的魔难,今天那些可贵的中国人也就不能被谎言欺骗的这么深,这么难救度。所以对我而言,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三、 知耻而后勇,溶入正法洪流

在伟大师尊的洪恩普照下,在宇宙大法法理的不断点悟中,我懂得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懂得了修炼的神圣和无价,明白了作为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和其他同修一样,汇入了助师正法的洪流。

由于我对大法的得而复失又失而复得的坎坷经历,让我在不幸的万幸中体会了一个生命得到宇宙真理的艰辛过程,看看那些和我原来一样还在迷蒙与混沌中的中国人哪,我真的是为他们惋惜,为他们难过,他们还生活在精神封闭状态中,我要紧跟师尊的正法要求,去唤醒他们。

我很快购置了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等设备,在同修的帮助下,建立了家庭资料点,边干边学。开始刻光盘、做资料,然后自己出去发放。记得在零八年奥运时,邪党黑色恐怖遍地,一个晚上出去发资料能碰到十一辆警车,可是邪恶再疯狂也挡不住我们证实法、救众生的脚步。

在这几年中,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做了不少。在这过程中还伴随着个人修炼带来的巨大心性魔难,以及对法的逐步理悟,不断的跌跟头,不断的学法修心归正自己,虽然开始走向成熟,可是和其他大法弟子相比,差距还是非常大的。

四、体悟修炼的神圣和严肃

由于我这次得法是明白了我遇到的是宇宙真理,真正从思想上清醒了,转变过来了,大法的神奇很快在我身上展现出来。得法不久的一天我开始发高烧,烧的稀里糊涂,一阵阵大汗淋漓,可我心里不急不躁,不医不药,非常安稳,因为我知道是师尊帮我清理身体里的污浊,反而呈现着出透了汗很舒服的感觉。过不久又开始拉肚子,稀里哗啦的一遍遍跑厕所,可是身心却都是很舒服的感觉,轻飘飘的。随着進一步学法炼功,有一段时间我躺在床上觉得自己身体象气球似的轻轻的向上飘,连盖的被子都要随着飘起来。这些师尊在讲法中谈到的现象我都体验到了。还有一段时间,耳边总听到炼功的音乐声,觉得不可能啊,心想:难道是我的邻居也在学法轮功吗?后来我才明白,这应该是师尊在讲法中讲的“天耳通”吧。

还有一段时间,我的右臂突然开始疼痛,而且越来越痛,痛的不敢动、不敢碰。我心里明白是师尊在给我消业,没害怕。我想起近两年右臂到腋窝时而总象有点肌肉变厚的感觉,并无大碍,也没去看。现在看来这个地方是真有隐患啊,师尊在帮我祛呢。可是忽然间我悟到,是师尊在帮我消去我曾经焚毁大法书的罪业,这弥天大罪就胳膊痛一痛就过去了?全是师尊为弟子在承担啊!如果我不能走回大法中来,如果不是师尊帮我消去这大业,这天大的罪恶天理都得把我销毁的无影无踪。

还有一次,我起了带状疱疹,按常人说法,要是不去治,长到围过人一圈就危险了。我心里想,不行啊,不能长一圈,真的是这么想完就不再长新水泡了。但是疱疹带来的神经根疼痛难忍难耐,有时痛的我掉下泪来。同修说:求求师父吧。我说:不行,我自己的罪业,该还的还是自己来承受吧。

当然,修炼中最较劲的是修心性。要想修去在常人中养成的那些不好的习性、各种执著心可不是个简单过程。修炼前我觉得自己在人中挺不错的,什么优秀、先進的,觉得自己不想贪不想占,比别人好多了。可是在大法修炼中才知道:“不管人类的道德标准怎么变化,可是这个宇宙的特性却不会变,他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那么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按照宇宙这个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你要返本归真,你要想修炼上来,你就得按照这个标准去做。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有的人可能说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说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1]那么用大法衡量,自己在人中的这个“好”如何呢?与大法要求的修炼人有没有区别呢?

在常人中不贪不占只是做人的一个起码底线,并不是什么高尚人的标准。而且为自己尽量守住这个底线沾沾自喜(事实上有些时候根本也守不住,随波逐流),有时还自我飘扬一番,其实那没要利,也是在要名了,也是顾忌这些年在人中的形像,并不等于自己没有对物质利益的奢求。得个什么优秀、先進不是也心里高兴着吗?更何况去争取那些优秀、先進接下来也是伴随着提拔、重用等更大的利益的诱惑,而且也都是在期盼着,不提拔重用心里能平衡吗?这不都是贪心吗?作为人,谁能无怨无悔又无求的付出呢?更不要说现在的人唯利是图,几乎无官不贪,早已都冲破做人最起码的底线了。跟现世的这些人比,那就是在跟不够人的境界的人比,那是什么标准啊?况且由于现世人对“名、利、情”的追求所派生出来的不止是贪心,还有妒嫉心、争斗心、显示心等等所有不好的心,以及随着社会上那些低俗的文艺产品登上大雅之堂后,生存环境的全面污浊,使世人谁都躲不过被污染、被浸泡、被潜移默化的改变着,还敢说自己是好人?

所以,不修炼的人是觉察不到自己究竟变成什么样了。直到得到宇宙大法,得到宇宙大法法理的净化、洗涤,才知道原来自己早都不够人的标准了,一思一念都体现着“私”和思想意识中很多不好的东西,还谈什么“好”人,已经是垃圾堆里的一部份了。修炼的过程就是洗去生命被污染的过程,要想洗到返本归真,达到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那真得是经过一个痛心彻骨的修炼过程,因为那是净化灵魂的过程,整个一个去掉“私”的过程,而这“私”却是旧宇宙机制的一部份,所以修炼就是要跳出这个旧宇宙,这是个何等严肃的事情,能不难吗?!好在我们有伟大的师尊在,有宇宙大法在,只要我们得了法,谨听师尊的话,严格按法归正,我们就有希望,我们就有未来。

抓紧学好法,成就师尊所要的

可是修炼的路并不平坦。近两年,随着法越学越熟悉,事越干越忙活,状态却越来越不好。无论是学法、炼功还是发正念,很少静下心来。脑子里总是想着这个资料怎么做、那个资料怎么发;这个真相怎么讲;那个材料怎么买;当然更有人与人心性上的摩擦和一些不好的观念往外翻。

师尊看到了我们存在的问题,及时的给我们讲法,严肃的告诫我们“作为你们来讲,大法弟子啊,越到最后越应该走好自己的路,抓紧时间修好自己。做了一大堆事,回过头来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却不是用正念,没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里头。那换句话讲,在神的眼里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炼,虽然做了。你说这不白做了吗?一定要学好法,那是你们归位的根本保障。”[2]

当初看到师尊《大法弟子必须学法》经文发表时,除了很兴奋,好象自己还心安,觉得自己没放松学法。可是看完全文,我才傻了眼。这几年同修虽然多次提醒我不能干事心太强,甚至有时说我是“常人干大法事”,我根本都听不進去。师尊的这篇讲法让我忽然惊醒,让我看到自己在修炼上存在着这么大的问题,突然意识到:学法修炼和救度众生是多么严肃的事情,原来忙忙活活做的事并没救了众生,结果竟是糊弄事。怪不得面对面讲真相效果总不好,总能看到被常人丢弃的真相材料。那是因为我没学好法,没修好自己,做的事没在法上,人做的事对常人没有慈悲,对邪恶没有威慑力。无形中,我又损失了这么多修炼自己与救度众生的宝贵时机。我真觉得自己配不上大法弟子的称号。

紧接着,师尊又发表了《什么是大法弟子》的经文,我的心很难过,几乎都不敢往下看这篇经文,因为到了师尊正法的最后,还得师尊来告诉我们“什么是大法弟子”,说明我们做的不够好,没达到师尊期望的真正大法弟子的状态。

不久前,中共恶棍王立军事件曝光后,我一上网就先看动态网上的新闻,看的心血沸腾,看够了才上明慧网干正事,结果打印下载资料时,机器就出毛病。向内找来找去,发现是自己的心不稳,被社会上的事牵动的厉害。其实师尊不止一次的告诫我们:“而且世间上不管怎么样,都是神在把握着的,都是有序的。乱也是神让它乱的,这也是无序中的有序。不信你们仔细的观察这一切。”[2]“不止这些,最根本上我把握着一切,包括从无到有,那都是不能用人的语言来举例子来说明的了,是用什么方式也无法说清楚的了,那力量最大,衬托着一切生命,衬托着从微观到洪观的一切,都在控制之中,不管是多高的神,都控制在那里。宇宙的形式、世间的形势,从高到低所有的一切,想出现什么状态就什么状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2]

是啊!当今世上的一切不都是师尊在掌控着吗?常人不知道,对社会上出现的事情大惊小怪,一惊一怵,可大法弟子应该明白,不能像个常人似的跟着看新奇,忘了自己的正事。在这历史的最关键时刻,大法弟子要抓紧一切时间学好法,修好自己,救度众生,这就是我们最应该做的。其它的事,全是师尊在把握,我怎么能这么糊涂呢?师尊告诫我们后走出来的学员更应该多学法,我怎么还能花费大量时间看别的呢?

过程中,我又忽然悟到:我们常慷慨激昂的说,我们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其实不都是师尊在做吗?以师尊的洪大威德,一个人就完全能正得了法,救得了众生。只不过我们与师尊同在,与宇宙正法时期同在,师尊珍惜这份缘,利用这宇宙正法和救度众生的难得机遇,锻造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成就我们在宇宙中的威德,要给我们无尽的荣耀。甚至为成就我们修的差的弟子,鼎力承负着巨关巨难,一再拖延正法结束时间。“天地难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拦”[3]。这么多年来,师尊不仅用《转法轮》来不断洗濯、归正我们的同时,又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给我们讲法,帮助我们理解法,可是弟子一直做不好,给师尊正法添了太多的麻烦,让师尊操了太多的心。我们常抱怨世人难救,但世人是在谎言的迷惑中,而我们是什么都知道的,可还得靠师尊耳提面命的往上拽着走,真是太不争气了。

现在,我们唯有抓紧最后的时间,多学法,学好法,修好自己,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不放松,让师尊尽量少操心,成就师尊所要的。

后记:我在完成此文第一稿后,请一位同修帮助修改。同修看完后严肃的指出:“文章基点不对,没有体现出证实法的内容,大法弟子得证实法呀!”按照同修的意见,我将此文从新進行了修改。结果在改稿的当天晚上,刚睡过去,就感觉一股强大的风力把我的被子掀开,紧接着身体腾空而起,还在床的上空迂回了一下,然后以类似火箭的速度乎乎的一直快速向上升,情形非常真切,这是过去从未有过的现象。我觉得是师尊在鼓励弟子,“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转法轮》),只要我们有一点点长進,师尊马上就让我们的生命升华,把我们推向更高层次。

在这里叩谢师尊!
层次有限,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三》〈麻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