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们确实被编了号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五日】按:本文作者回忆了迫害之初,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遭受的迫害。当时很多法轮功学员拒绝透露个人信息,被中共警察编号。鉴于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这些拒绝透露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后来的情况令人忧虑。

我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去北京上访,后被天安门警察劫持到北京派出所,被送到派出所里面的风场上。那时风场上已经站了很多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用北京警察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叫“人满为患”,因为北京各个派出所、各个看守所、劳教所、甚至离北京市较近的城市的看守所都被塞满了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派出所的警察千方百计想套出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信息,说出地址的和被各地驻京办邪党人员认走的法轮功学员,就被接到自己当地的驻京办关押,等待当地派出所来接走。而我们这些不报姓名的就先关在一起,晚上都被关在铁笼子里。第二天又有许多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劫持进来,这样第一天和第二天不报姓名的加起来至少有七、八十人,男女老、中、青都有,老年法轮功女学员相对多一些。这时派出所的风场上已经装不下了。因为还有不断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这里来,我们这些人就被用两辆黄海大客车拉到北京怀柔看守所。

到怀柔看守所后,警察用记号笔在我们每个人的衣服上写上编号,编到我的时候已经排到三百多号了,我后面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按顺序往后编号。可见怀柔看守所在劫持我们这些人进来之前,已经劫持、转走了很多没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了。

五个连续编号的法轮功学员是一组,被几个警察承包强制问姓名、住址,因为赶上邪党“十一”放长假,警察为了问出姓名,完成上面强派的任务,能早点回去休息,什么手段都使出来了,打骂、侮辱、吊铐、人身攻击等等,看守所这边配合逼问姓名,看守所警察唆使刑事犯人更是变本加厉的不断加重迫害,对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长时间体罚、电棍电、毒打、侮辱、谩骂、灌食、戴脚镣、戴手铐等等。

当时的怀柔看守所有两个女警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一个是唐玉文(女,五十岁左右),她是安全局的,但她自己谎称以前是当教师的。另一个是二十多岁年轻的女警察,长的细高,脸上一直化着妆,经常对被劫持进来的法轮功学员叫骂。看守所男队长有赵队长、两个马队长(一个是年轻的,一个是中年)。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初,我们这些人中很多经过各种高压迫害后,被逼问出姓名,被各地驻京办接走。那些始终没报姓名的,后来情况如何,除了当时参与迫害的人,没有人能知道。就在我要被接走的前一天晚上,我亲眼见到看守所又劫持进来了一批上访没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