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小弟子 今日大法徒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五日】一直想写一下自己的修炼过程,但总是担心有显示心,一直没敢写。今天写出来,是希望和曾经的我一样,还徘徊在大法边缘的小弟子、犯过错的同修,能够从新回到大法修炼,师父一直都在我们身边守护着我们。

一九九五年我的父亲修炼法轮大法后,戒烟戒酒,脾气不再暴躁,性格也变好了。父亲的改变让我们一家都感到很震惊,也让很多人对大法好奇,究竟是怎样的一门功法可以这么彻底的改变一个人?仅仅就用一本书就可以让人发生这么大的转变?受父亲影响,许多人都来修炼大法。一九九七年的时候,家里有了新的宅基地,房子变大了,父亲组织了村里的人来家里集体炼功学法。从最开始一人、两人,到后来十几人,几十人。修炼大法的人越来越多,大法也显现了他的神奇,很多人病没了,脾气好了,家庭和睦了,大家学法更加精進了,风雨无阻。

我那时候也就十二、三岁,每天跑着玩。家里成立炼功点以后,被父亲逼着一起学法、听法、炼功。那时候很多人单盘都盘不上,可是我第一次就能双盘,也不疼,一直到现在,从来没有因为腿疼而不能双盘的。也因此,爸爸觉得我与大法很有缘,更加督促我学法炼功。说实话,那时候我并没有真心的想学,只想出去玩,但是碍于父亲的威势,不得不妥协。后来听师父讲法中讲到史前文明的事情,我很爱听,并且觉得很神奇,也就开始主动听法,每次都认认真真的听,每次都觉得很神奇,即使后来师父不讲史前文明了,我也仍然可以体会到法的神奇与玄奥,感觉很新奇。

师父讲到天目的时候,我前额也觉得总是往里钻,每次都一样,但是我天目却一直看不到,我是关着修的。在被父亲硬拉着学法大概一、两个月的时候,有一天做梦,梦到了法轮,在学校的操场上,很大很大,占满了整个天空,在不停的旋转。当时很开心,就往家里跑去告诉父亲,结果一進院子发现东边的天空上并排着四个小法轮,也在放着光芒,旋转着,可是中间的卍字符的位置却没有卍字,而是一个很美好的世界,鲜花开放,我很想進去。后来急着把父亲叫出来看,我回到屋子里看到了师父,师父站在莲花座上,出现在屋子的东南角,表情严肃的看着我,然后走了,我一着急,醒了。后来我告诉父亲我的梦,父亲很高兴,说:你看,你才炼了这么几天,师父就把法轮给你了,还来看你,你一定要好好修下去,不要辜负了师父才好。我一想,自己平时没有多么的精進,也很不情愿,可是师父还对我这么好,很惭愧。之后就开始随着父亲踏实的炼功学法。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后,家里开始出现警察抄家、抄书的情况,但是还没有很严重,大家也坚持学法炼功。可是七月二十日之后,邪恶铺天盖地的出现,很多弟子被抓、劳教,我们村子里的学员也一起到村子的广场洪法、炼功,可是后来都被邪恶迫害了。从那以后,大家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证实着法。当然,也有因害怕不炼的、在家自己偷偷炼的,也有走向反面的。

我父亲自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零年这一年中被绑架多次,家也被恶警每天的搜查、抄家、威胁、监控。二零零零年父亲被迫离家出走,我们家庭陷入了邪恶的迫害,长达八年。不知道什么时候,警察会突然闯入,即使深夜无人时。那几年,由于邪恶的迫害,学业、生活、生存等各方压力,造成我家与世隔绝,谁都不敢来,也不想来帮忙。我上了大学后,就一直在打工,满脑子想的都是钱,怎么得到钱,怎么活下去。那些年中,我年纪小,学法不深,迫于各方压力,就停滞了下来,每当自己觉得好久没学法的时候,就会偷偷的找个地方,偷偷的去看《转法轮》,现在想来,还是正念不足、怕心重造成的。

现在想来,那些年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我一直坚信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总有一天会回来的,会带我回家去。所以,无论打工、上学、做事,我都会自觉不自觉的按照大法要求自己,即使我已经很久没有学法了。

父亲离家八年后回家,之后被警察抓走非法判刑两年半。出狱后,父亲一直坚持修炼,可我当时已经没有真正修炼了,父亲也多次劝我,但是由于各种的理由,没有继续。也就是父亲回来的那年,我由于之前一直超负荷打工赚钱,常年营养不良,造成身体素质很差,差到不像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倒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风一吹就倒,不但外表看上去衰老,心态也被折磨的沧桑颓丧。那年冬天我感冒了,一直高烧不退,在家躺了一周多了,难受的晚上说胡话。

有一天晚上爸爸给我念《转法轮》,我难受的听着,后来睡着了,做了一个梦,师父给我展现了法正人间时的景象,非常清晰,非常震撼。我醒来后一直念叨: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父亲问我怎么了,我告诉了父亲我的梦,父亲说:师父一直没有放弃你,你这么多年都没有学法了,师父还在拉着你,这不就是告诉你时间不多了,你要赶紧学法吗?我听了以后如醍醐灌顶,后悔自己曾经错过了那么多时间没有学法炼功,并从新走入了修炼。

在一九九九年之前,像我一样得法的小弟子有很多很多,可是坚持到现在的不知道还有多少。我曾经也因为在常人社会中的种种,没有坚持学法,放下了很多年,后来虽然想继续,但是都被自己的工作忙啊,没时间啊,等等理由搁置了。偶尔也有拿起书来看的时候,可是看不了多少就会觉得自己被落下的太多了,是不是追不上了,是不是这一批不能跟师父回家了,那我还是等下一批再炼吧。现在想来,是怕心的干扰,怕跟不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怕被落下,心里还是很想修炼的。其实,师父一直都在等待我们,一直都在呼唤我们,一直没有放下我们。

前几天看到有弟子的文章提到,我很激动,因为我曾经就是一个小弟子啊,而我也感到很幸运,现在又接上了大法缘。

自从再次走入修炼后,我勇猛精進,進步很快,师父一直在我身边守护着,虽然看不到,但是我能感受到师父对我的宽容和慈悲。那段时间里,我的状态很好,学法悟到的法理很多,我自己能感觉到层次在突破,不是一个层次,是一下突破几个层次,十几个,几十个层次。例如,我学《转法轮》悟到其中一句话在我那一层的意思,就会感觉自己在向上飞,很明显的感觉自己在往上突破。我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总是能够想到其他人,是一种站在事外,真正去看到怎样为别人好的一种感觉,很神奇,很美好。所以那段时间里,我的正念非常足,即使睡梦中也都时时刻刻知道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而旧势力也对我進行了各种干扰考验,因为我天目没有开,所以大多数都是在睡梦中,出现过假师父要带我走,给我指定大菩萨教我功法,威胁我如果继续修炼就会越走越荒凉,越坚持越艰难。可我都坚定不移的没有动摇,我给师父上香的时候,就会对师父说说,告诉师父放心,我会坚持下去的。

这样的梦中干扰很多次,但是都不能动摇我。我又一次出现病业现象,当时是冬天,北京的冬天很冷,我家是平房,自己烧暖气,家里白天最高温度才八度,晚上基本就维持在五、六度,而我又发烧,躺在床上,妈妈给我盖了两床被子,我还觉得冷。这次很难受,头疼的都撞墙,妈妈劝我吃点药,我拒绝了,我说:师父讲法中说了,大法弟子的身体师父都给清理了,我这不是病,是干扰,他们就不想让我炼,我就一定要炼,我就不承认它们。爸爸说:发正念吧,好好发正念清理它们。

那天晚上,我还在发烧,我怕自己烧糊涂了,被其它邪恶的东西钻空子,在梦中答应他们什么,就一直对自己说:我是个大法弟子,我的师父会保护我,无论谁来干扰,我都不能承认。我是个大法弟子……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在我半梦半醒间,我看到我的头顶站了一个人,他的手往我的头顶一拍,那一瞬间,我站在了床下,看着我的身体躺在床上,而那只手往我头顶拍進去一个火球,那个火球顺势滑到我的腹部,然后炸开了。就炸开的那一瞬间,我看到我的身体通体雪白,泛着红光。之后我就回到了身体里醒了。醒来后,发现我的五脏六腑都在燃烧,烧的我都疼,我才知道我没有做梦,是真的有人给我一个火球,我的嗓子都烧的干疼干疼的,当时旁边的桌子上有一瓶饮料,很冰很冰,我拿过来几口就喝光了,嗓子舒服点,但还是觉得身体里在烧,烧的心肝脾肺肾都很烫很疼的那种热,我把被子踹了,就这么晾了一宿,身体一会出汗一会烧,一会做梦一会清醒。好不容易等到第二天,醒来后我告诉爸爸,说有人给我一个火球,会不会我被邪恶迫害了,但是我现在不发烧了,真奇怪。爸爸听了非常高兴的对我说:傻孩子,这不是师父说的灌顶嘛,这是师父给你灌顶呢。我一想师父的讲法,呀,真是,这不是给我灌顶了嘛。

写到这里,也才悟到,当初为何会被烧的那么难受,因为我们生生世世造的业力太多,每个细胞里都带着业力。而师父要帮我们灌顶清理身体,势必要从每个细胞,直至更微观中清除它们。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有些是能体会到它们分离出我们身体时的感觉的,就像被切掉身体的一部份一样,所以会觉得疼。

我最近开始進行面对面讲真相,用我的亲身经历去告诉别人法轮大法好、大法的慈悲、大法的博大精深。我身边的同学、同事也都明白大法好,愿意接受大法真相。但对于劝“三退”,目前我做的还不够好,他们明白大法好,也都知道中共邪党害人,也骂它,但是却对“三退”不理解,觉得到了年龄自己就退了,为什么还要走形式去“三退”?虽然我也讲解了邪党的来由,三退的真正意义,但是效果还是不太好。我想这一定是我学法不够,讲解的不深入,没有给他们讲透彻,而且也有一些执着心,怕心干扰。我还要继续修炼自己,发正念,解体这个怕心,排除一切干扰,才能做好救度众生的事。

我很感谢师父多年来对我的看护、包容、慈悲,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可以诉说的。我没有什么可以报答师父的,只有按照师父说的,努力做好三件事。

以上由于个人层次有限,有不对的地方,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