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天堂的短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五日】每次看完明慧的交流文章,自己就很激动,下决心自己也要写,而且每次拿起笔就写,可是写一会就写不下去了,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反复不知道有多少次了,最后只好放弃了,认为我的使命不是写文章的。

今天看了几篇交流文章,很短,而且很简单,心想这些自己也都经历过呀,为什么写不出来哪?所以我今天还是试着写。我从一九九五年八月就开始修炼了,十八年了,经历了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疯狂的迫害,走到今天,体会也非常多,我今天就一段一段的写。

得法初期

我二十四岁时,病的快死了,每天一口一口的咳血,不能工作,也没钱治病,又远离家乡,举目无亲。

一九九五年八月下旬,就在我痛苦无望、知道自己要不久于人世、死亡很快要降临的时候,我遇到了万古难遇的法轮大法。记得那天晚上七点多,我在广场上坐着,旁边的人告诉我说:这群人是炼法轮功的,听说这个功法学了之后心情会非常开朗。我就说:“我想学。”就在我起身的时候,我感到一身轻,而且感到小腹有东西转动……我把借来的《法轮功(修订本)》,一口气通宵看完,看完书后,我觉得自己以前很坏,我从今起要做个好人,下决心一修到底。就是这样我开始了修炼,从来没有间断过,从此一粒药也没吃过,但是有不精進的时候,一路走到今天,很不容易,很艰难,真的是这样。

我对自己要求很严格,我不是为治病,

得法的初期我做了个梦,我穿越一条大河,身上好象什么也没穿,河水到我的脖子,前边有个人赶着驴车领着我走过了河,过到河岸边后,不见了赶车的人,我想往回走,这时河水突然掀起很高的大浪,我不能回去了……梦境中,我还看见自己从地狱中走出来。醒来后我悟到,自己走上了修炼的路,不能再回头了。修炼后,我身体好了,开始找工作,就到一家“一品店”里做服务员,也没挑它到底是干什么的,因为好久没工作了,所以找到了就干了。这个店白天有人来喝茶,三三俩俩的,年轻的男男女女……晚上也喝茶,但是到十二点就放特别刺耳的音乐,灰暗的灯光,一群男女就下去跳迪斯科,每个人都吸烟,屋里乌烟瘴气,我还闻着一股怪味,他们告诉我说那是“大麻”,后来知道它是一种毒品,这里还经常有人打架,空酒瓶在桌上磕碎一半,形成锋利的尖,照着对方的头就打下去,溅的到处是血;要不就将凳子举起来,照着头就砸去;有人象死人一般被拖出去了,乱哄哄的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一次一个小姑娘被一群妖艳的女孩子殴打,并且用烟头烫她,时不时她们还哄堂大笑……我看着好恐怖啊;还有男扮女装的,什么人都有,也有警察经常来调查什么;还有一个人经常出入这里,人们都怕他,这里的服务生见他点头哈腰,据说他把谁的肠子都给捅出来了,总之都是些很恐怖的人,一次夜间他所在的区由我负责服务,他气势汹汹的说他的包丢了,里面有三千多元钱。我刚得法,就是知道做好人,想帮他找包,谁知我的同事莫名的叫我上楼吃饭,很坚决、很紧急的样子。平时我很少和他们说话,因为他们都贪污钱,互相勾结,我不与他们同流合污,所以彼此都不愿多说话。等我下楼回来,那伙人走了。后来我明白是师父借同事叫我吃饭保护我。因为那些人很没人性,不知会对我做出什么恶事。

我就在这样的环境里修炼,每天严格要求自己,那时我就在想,每天这么多的人来来往往,就我一个人是修大法的,我真幸运!楼上楼下每天接待这么多人,好象围绕我一个人在转,我当时就是那样的感觉。慢慢的这个环境在变,不到两个月一些不好的人陆续不来了,后来晚上的迪斯科取消了,环境变了,再来的人好像是另一批人,我知道是因为我修炼大法的原因。就这样,每日沉浸在幸福中。

有一次,我思想中突然有个想法,只要一直修下去,自己就会越来越干净。后来我的大脑中出现一个景象,发了大水,被截在河那边的人过不来。我尽管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不敢放松了,直到迫害发生,我才明白。

進京证实法

我学了法轮大法以后,身心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迫害开始,突然不让学了,心里受不了,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有人出去炼功,我也出去了,结果被绑架到看守所,我在里边坚持炼功被上刑。后来他们怕我上北京,把我关進洗脑班,加一起一共四十多天。

从洗脑班出来后,得知同修们有的陆续去了北京,也有陆续回来的。有些同修来找我,我也参加了一些小组的交流,听了一些感人的体会。可我因为在法上没有悟道,所以不想盲目随从了,要走出自己的路来。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一篇文章启悟了我:“小鱼问大鱼:妈妈,什么是大海呀?大鱼说我们都生活在海洋里。”我悟到:我们都生存在法中,大法为我们开创了生命,可是今天大法遭到迫害,我应该告诉他们我修炼大法后的事实,这就是尽自己的责任。

于是我决定去北京。说走,但是决裂人的一步很难。在洗脑班时,曾有昔日的同修从马三家劳教所写来的“转化”信。看到那些信,我虽然没有被动摇,但是一丝恐惧压在心头,那些同修都是身边非常近的。

丈夫因为找我被绑架,那时他刚从看守所回来,心理压力很大,听说我要走,无奈的表情写在他的脸上,我拎着包走出门的时候,心情也很沉重。来到我非常要好的同修家,与她道别,可她说,不要打着护法的光环如何如何。我问自己:我是吗?回答:不是。从她家出来后,我的心情很沉重,没有人陪伴同行,天气也阴沉沉的,下着雪花,一个人走在寒风里,拎着包裹,迈着艰难的步伐,不知道结果是什么。

来到了车站,人山人海,九点多了还有这么多人排队买票,北京的票根本买不到了,无望中,一个人在我后边喊:“退票,退票,北京大客……”于是我有了车票。去北京还有警察盘查、阻截,我心里想哪里截哪里下吧。车正准备发车,警察上来盘问,我的身份证早被没收了,就把户籍证明给他,他看看我,没说什么,走了。

车启动了,这时我脑子里出现师父的法:“果然有缘能悟者,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识正邪,得真经,轻其身,丰其慧,充其心,乘法船悠悠。善哉!”[1]那一刻我的身体轻飘飘的,似乎坐在法船上,激动的泪水流了出来,因为自从迫害开始,我就一直苦苦的悟,到底什么是方向?师父在哪里?这一刻,我感受到了师父在身边。

到了北京顺利的来到信访办,他们接待了我,给我一张纸,叫我填写,我也很快写好了心声。题目《我为法轮大法而来》,递交给他们。他们很高兴。

回来后同修主动找我交流,听我的故事。我也感受到自己本质的变化,好像一个觉者醒来,家人对我态度也好了,我工作的老板对我更好了,工资还长了,她们还说我漂亮了。

对我来说,这仅仅是正法的开始,由于基点是正的,给我以后的道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也因为这次,真正有了自己的思想,不被任何人带动。

写到这里,我觉得我可以写下去了,我冲破了一层东西,我会用正念把以后的经历写完。不足的地方请同修帮助指正。

坚守心中一念

我没有做到像有的同修一样,彻底否定迫害,所以经历了漫长的艰难岁月。在我的境界中,我也认为证实了法,所以想把它写出来。由于经历太多,我简单写几段。

二零零二年末的时候,我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那时那里非法关押着将近千名法轮功学员。为了所谓“转化”率,省里所谓的“帮教团”来了二十多人,是锦州“六一零”的人,开始了疯狂的迫害,十多天的时间,很多同修都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三书”,最后听说只剩下三十多大法弟子没有屈服。

我记得把我带走的那个恐怖的夜晚,牢房里十五人,就剩我一个了,我的心非常紧张,心里只有师父的一句话:“什么叫悔过?什么叫转化?往哪转哪?大家在做好人,在做世界上最好的人,超越常人的好人,你想把他转化到哪去?什么叫转化?”[2]他们把我带到一个小楼里,首先是穿白大褂的人给我量血压,然后把我带到一个房间里,桌子横在一个墙角里,让我坐在墙角里,四个男警察每两小时换一个人,轮流审我,威胁我,并拿出一打纸,叫我签字,这回是“五书”,其中还有一条是不让信佛。我听见隔壁房间传来惨叫的声音,我知道是大法弟子在遭难,我的心绷的紧紧的。从晚上六点到第二天早晨六点,我心里象经历了几个世纪一样漫长,我知道师父在替我承受。他们叫嚣着“坐在这就没有不写的”我就守住一念:师父在身边。

最后他们头目進来,一看就是打手,他说:你不写三书,你写坚决修炼,跟随你师父。我拿笔就写了。就在我放下笔的一刻,压在我头上的东西瞬间解体,我也随着松口气。伴随恶警的叫骂声,又有人進来,恶警院长苏境领着人扛着摄像机,他们本来拿我去宣传,看完我写的纸条,骂我“反党反政府”,折腾完后才出去,一个恶警还对我说:“行,你去圆满吧,曙光就在你的前边……”这时早晨的阳光出来了,我身体疲惫不堪,走路要人搀扶,一个晚上我瘦了十斤。

这个所谓“攻坚战”進行了二十多天,从我这告终。一警察告诉我他们马上就走了,“你是最后一个”。

解体“困”

回到牢房后,对我的迫害没有结束。违心写了“三书”的同修劝我:写了吧,很难的。我不和她们说话。第二天,狱警把我单独关在教室里,整整六天不上我上床,不让我洗漱,不让我下楼吃饭,不许我合眼,两个人看守我,二十四小时轮流换岗。

最后我努力的克服这个困,它压的我睁不开眼,我想起师父的法:“不只你在修炼当中构成人的任何因素都不让你脱离人,构成人任何环境的东西都不让你离开,你什么都得突破,什么魔难都得过去。最大的表现是他们给你制造的痛苦。但是痛苦有不同形式,睡觉也是一种。”[3]我心想:这种困这不是我,是人的东西。第六天,它真的在我头上解体了,我接下来一个月不睡也不困了,体力也恢复了。但是我想我必须回去睡觉,让我的同修知道我走过来了。于是我自己回到床位,没人敢拦我。同时我也来了智慧,我跟恶警要笔纸写信,揭露他们,在明慧网上曝光,他们真的害怕,我也故意参加集体活动,叫那些昔日的同修知道我,也因此很多人看到了希望,写了严正声明要继续修炼。

狱中送信

后来,只要他们有点恶事,我就揭露他们。我证实法的路以写信为主,来了上头的人我就送信。

二零零七年八月份,我再次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这次他们把我和普通劳教人员关在一起。这些人里有上访的、吸毒的、盗窃的……他们从不理解我们法轮功学员,到理解、到三退,有的还得法了。他们都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说话,其中有几个上访者对恶警说:“你们给法轮功的上刑,(我们)出去就告你们。”还有吸毒的人得法了,到恶警那说:“法轮功真好!”还有一个盗窃惯犯,反复被这里关押十八年,以前一直包夹我们、骂我们。一次她不知因为什么事情被罚,站在前边,就听见她大声说:“法轮功怎么了,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我们的场改变了这里的众生。

一天,听说北京要来头目检查,气势很是不一般,提前几天开始除门口的草,房间开始打扫,当然除了打扫卫生外,也要检查他们的所谓安全措施,我们被挨个搜身。我当时手里留了一封以前写的讲真相、揭露迫害的信。我心里和师父说:“这是我的使命,我要完成,一定亲手递上去。”结果他们没搜查到。

第二天到了车间,又一遍搜身,我的信也没被发现。可是事情不是想的那样轻松,这时上访者被架走了两个,能容纳四百人的车间里布满了恶警,劳教所大小头头脑脑都跟在那人的后边,他可能就是北京的那个头儿,他所处的位置就在我的通道的对面二百米处,我犹豫着,知道是机会,可是感觉很恐怖,我的身体在发抖,另外空间布满了邪恶。这时,旁边的同修说:“我昨天晚上梦见你去美国了,站在飞机的舱口回头朝我微笑。”我知道是师父鼓励我,于是对她说:“我有封信要送。”她毫不犹豫的说:“上!”

就这样我上去了,走到那人面前,把信递给他,然后回来了。他在看,一会领着人走了。我还记的,信的题目是《呼唤善良》“相信你们不是相信你们手中的权力,是相信你们还有人性的基本善良,我们在这里被上刑……”基本就是讲真相揭露邪恶的内容。他们走后我的身体一直在发抖,这时姓潘的恶警过来揪起我的领子,朝我吼叫,说我把什么做错了。我知道她不敢直接说我送信的事,找茬要迫害我,我也大声喊:“错了就不能原谅,共产党迫害我你也迫害我。”她没话说,走了。我知道每次做了什么都得去抚平,才能在这个境界中稳下来,于是我找大队长,说:“我送了一封信,我在给你们赎罪。”她眼里含着泪说:“是上边叫我们干的,我也没办法。”

还记得一次省里要来人,他们好像知道我要送信,提前把我同修用大棒子打了,一瘸一瘸的,好象要恐吓我。他们特意不把省里的头目带到我在的区域来,我抓了个时机,就在他们要离开时,我从桌子下面钻了出去,跑过去喊:“领导,给你信……”这时,我看见那些恶警的脸由苍白恐怖,变得红红的,我知道他们身后的邪灵解体了。坐在我身边的同修说:“你跑出去的瞬间,我身上的怕解体了。”有同修说,看见我跑出去的瞬间,她流泪了,还有个同修是开着修的,她没看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说:“刚才发生了什么,我的世界在振动。”上访者也为此向我竖拇指。

这样的次数很多。梦境中我看到退党网上的人数在不断的翻,非常快,我知道救度众生的方式不同,境界的提高就在救人。

还有一次,同修们商量一起在中秋节那天喊“法轮大法好”。之前我很少这样做,但是同修做了不参与就会有间隔。于是我想用什么心态喊很重要,我把自己调整到最纯净的心态,那天就用最大的声音喊出来。带头的同修被带走了,我的身体在疼痛。事情没有结束,很多同修被打了,我经过一番努力正念清除,最后找到恶警,写上:“我们一直不许接见,不许打电话,不许这个不许那个……法轮大法万古奇冤,我们对着苍天去呐喊。”回来后没人敢动我,我又稳稳的坐在那里。

来自天堂的短讯

辗转我来到了美国,刚到我就幸运的参加了神韵的推广,因为不会英语,所以我在推神韵的过程只能挂门把手。陌生的环境,对我来说同样艰难,我每天坚持出去发,现在已经快七个月了,其中一次,我们司机会给每个人划分区域,然后留些资料,这次给我留的区域需要一箱半的资料,大概四百份左右,我发了三个小时,又累又饿,还渴,盼着司机来好充实一下,但是司机说有点事过不来,等会儿,我有点怨,无奈坐地上学法,打开电子书正好是师父在本地的讲法,感受到师父刚来这里传法时的艰辛,我泪水忍不住,也为刚才的抱怨后悔,这时我身体轻松,不累了,不渴了。同时我收到一条英文短讯。

司机来了,我只喝了一罐八宝粥就又接着发资料去了。大家都到齐,吃饭时间,我叫同修帮我看短讯的内容:“你在兑现着你的承诺,你在完成你的投递工作,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将来也不会,你不会有敌人……”大家都惊奇的看着、听着,问我认识谁吗?问我怎么回事!我也激动,发短讯的人为什么这么了解我,我说打回去看看,有同修说:“还是别打了,这种短讯往往来自天堂。”

我还在继续着我的挂门把手的工作,这期间我背会了《洪吟三》的部份诗词,坚持每天背一段《转法轮》,都是在行走中完成,走了多少路自己也不知道,脚开始打泡,后来指甲脱落,再后来,好了,无论走多少,只要发一会儿正念就缓解了,从开始每天两箱,到三箱,到后来晚上也出去发,心性提高,派发的数量在增加,每天还坚持和大家学法、炼功。

正法的路还在继续,希望我们不放松,走正以后,珍惜从前,感恩师父给我这次机会,谢谢同修对我的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