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安血泪(四)

伊春市金山屯区法轮功学员十三年被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六日】(接上文)九九年“七·二零”之前,金山屯有上千人修炼法轮功。这些法轮功学员,在生活中按”真、善、忍”的理念做好人,利用业余时间修炼法轮功五套功法和看法轮功的各种书籍。他们身体健康,道德高尚,遇事找自己,成为世风日下社会中的一股清流。这样的社会风气使这里民风纯朴,人们生活宁静、祥和。

七·二零之后这里众多的修炼人经过了十三年残酷迫害经历,凡是修炼的家庭及个人,几乎是家家有血泪,人人有悲伤。金山屯是伊春地区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重灾区。中共邪党对金山屯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使这里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冤情似海,罄竹难书。

一、修炼人家的血泪

汪志谦一家的被迫害经历

汪志谦一家都修炼法轮功,大法被迫害后,他们一家因为不放弃信仰,先后被抄家,拘留,劳教,判刑。如今老伴与儿子背井离乡,女儿汪子茹也曾被劳教一年。

迫害初期,九九年十月份,汪志谦和朱成新、秦月明、陆诚林与当地几十名大法弟子去政府信访办上访。要求无条件释放被绑架、关押的金山屯法轮功学员。一批警察拿着警棍对着这些法轮功学员没头没脸大打出手,当时就血流遍地。但是,汪志谦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迎着警棍放下生死一念直走进了信访办。信访办的人谎称要求他们派几个代表,汪志谦等四人作为代表进去,结果一进去就被抓了起来。他们四个在金山屯看守所被警察残酷毒打,但他们都没有屈服。

一天晚上金山屯公安局长领着一批恶狠狠的警察拿着警棍看着法轮功学员。这时,身高一米八十多的陆诚林说话了:“我讲两句吧。”凶恶的公安局长警棍一指,不许讲!陆诚林大声地说:“死,我也要炼法轮功!”当时,所有的人都震住了,最穷凶极恶的警察也震惊得张着嘴说不出话来。足足有半分钟,那些邪恶之徒才回过神来。后来汪志谦他们四人都被邪党劳教一年半到两年,送到伊春劳教所迫害。

邪恶的伊春劳教所就是一所人间地狱;这里面的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毒打,体罚,苦工,最残忍的是所谓的“扣大棚”,就是把大法弟子反铐在椅子上,用塑料袋把他们的头扣住,憋的人喘不过气来。几分钟人就能窒息。这是最残忍的一种迫害方式。即使这样,他们也不能使大法弟子屈服,邪恶之徒们简直要发疯了。二零零零年夏天的时候,伊春劳教所为了达到所谓“转化率”,越来越不择手段了。大法弟子被毒打成了家常便饭。经常是狱警领着一群犯人如一群恶狼般,对着一个大法弟子群殴,场面惨不忍睹。五十多岁的汪志谦也经常被犯人和狱警毒打、体罚。邪恶之徒想从汪志谦他那儿打开突破口。就把汪志谦带到三楼一个狱警玩台球的台球室,用手铐把他吊起来。狱警们在他身边打台球娱乐,恶警一边打着球一边跟汪志谦说;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放你。邪恶的狱警们一直吊了汪志谦八个小时,一连三天,每天八个多小时。汪志谦后来只是在头脑中反复地念真善忍,真善忍,奇迹出现了,痛苦的感觉完全没有了,好象身子轻飘飘的。有一个狱警看他闭上眼睛,推了他一下,汪志谦的身子悠荡了一下,睁开了眼睛。恶警问汪志谦你怎么了?汪志谦说,我昏过去了。狱警们有点害怕了,才把汪志谦放回集训队。

刚回集训队第二天,他们又把汪志谦关进了严管室。所谓严管,就是锁进铁笼子,人站不直,躺不直,每天只有两碗玉米粥的严管饭,本来就稀,而且他们故意做的更稀,跟水似的,能照出人影儿来。一直关了老汪十五天。伊春劳教所看汪志谦对大法的坚定,恶警害怕了,他们没有别的办法,就把汪志谦一直关在集训队里,而且每过一个月就给他加三个月。在劳教所里犯人们经常嘲笑汪志谦,而且经常用非常难听的话侮辱他,但汪志谦不管别人怎么骂他,他一直都是那么平静的神态,更没有丝毫的窘迫。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二日汪志谦又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十二年。汪志谦在伊春西林看守所期间,被刑警队折磨后强迫坐铁椅子迫害,致使全身长疥疮,痒的全身痛苦,疥疮是一种传染病,看守所犯人和警察怕传染就整天让汪志谦在被窝里不许出来,后汪志谦被关押到佳木斯监狱迫害。

陆诚林一家的被迫害经历

陆诚林是金山屯有口皆碑的好人。陆诚林有一个幸福的家,慈爱的老母,贤慧的妻子,可爱的儿子。只因坚修大法,于一九九九年十月被非法劳教。关押在伊春市北山劳教所。在劳教期间,陆诚林坚信大法,不向邪恶势力妥协。以两次绝食抗议政府对待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和无理关押。陆诚林从二零零一年大年初一开始绝食抗议,一连五天被恶人强行灌食。被迫害死的那天,陆诚林被七、八个恶人弄到卫生间强行灌食,用鞋刷子撬开陆诚林的嘴,牙被撬掉,满嘴是血,当场窒息而死。即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九日。陆诚林家属接到劳教所通知;说陆诚林是心脏病猝死。就这样年仅三十八岁的大法弟子陆诚林,被中共残暴虐杀。

陆诚林家还有姐妹四人,她们也都修炼,但两人被非法劳教,两人被迫流离失所在外。陆诚林妻子因怕被牵连,与其离婚。就剩下一位丧失独子的老母在家,孤苦伶仃,无人照顾。整天以泪洗面,痛不欲生。老母听到独子的噩耗如五雷轰顶,哭喊着:“我的儿啊!你死的冤呀!你是被人害死的,你从来没有什么心脏病啊!这让我老太太怎么活啊!这是什么世道,还有好人的活路吗?!”这撕心裂肺的哭声使在场人无不伤心落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人间惨剧,是邪党一手制造的。陆母因为精神打击太大,当晚心脏病突发,血压升高,被送到医院治疗。陆母年近八十,没有生活来源,找中共邪党政府办最低生活保障却被街长拒绝并恶言伤害。

秦月明一家的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多次报导;伊春市金山屯法轮功学员秦月明被佳木斯监狱迫害致死,以及妻女为其鸣冤被劳教,大女儿流离失所,这一家人悲惨遭遇,震惊海内外。

有人可能会想,秦月明一家为什么会遭到如此惨烈的迫害呢?理由很简单,那就是这一家人,是修炼真善忍的。因为邪党是假恶斗,所以邪党是害怕光明的,正的。所以这一家人才遭此惨烈的迫害。黑龙江省民众曾在一周之内一万五千人征签,对秦月明一家所遭受的迫害表示同情,支持正义的力量。

秦月明被迫害致死后,遗体存放已有两年,还没有火化。因为妻女还在劳教所里,剩下大女儿孤身一人。秦月明一家的冤情还没有昭雪,正义还没有彰显。秦月明一家的苦难还在中国大陆悲惨的上演着,这一切都是谁的罪。大家可能会明白,就是独裁专治邪党。 (秦月明一家的冤案明慧网有过多次报导,这里只作简述)

王新春一家的被迫害经历

王新春,一个三十几岁的年轻人,匍匐行走。(手脚并行)。谁看到都会难过。王新春家住金山屯一个小林场。二十几岁得了胰腺癌。家境不好,治不起病。修大法后,是大法给了王新春第二次生命,病症痊愈。从此一家人开始修炼法轮功。“七二零”后,王新春一家就象掉到苦井里一样,苦难开始了。十三年来王新春一家经历了抄家,拘留,劳教,罚款,恐吓,关押,骚扰。父亲在邪党的恐吓中去世,妈妈王桂香曾被劳教三年,妹妹远走他乡。王新春家的迫害案例明慧网也多次报导较多,这里只举一个迫害事例。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一个非常寒冷的冬天,王新春去丰沟林场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遭到邪警的非法追击。原金山屯公安局长崔玉中调动了几十名警察将山包围。王新春在冰天雪地的山里被追了三天两夜,王新春被追后不慎掉到河里,鞋与棉裤全湿透结冰。后被劫持到丰沟派出所。女邪警王薇指使姓边的邪警把火炉上正烧的热水倒入盆中,抓住王新春的双脚就往热水盆里按,王薇还讽刺地说,你看我们警察对你多好,还给你烫脚。邪警王薇说我家一个亲戚以前也冻僵过,回来后就把这个亲戚放在冷水缸里缓。也就是说王新春脚用凉水缓冰是可以保住的,不至于残废。王薇明知道王新春的脚被开水烫后,后果会不堪设想。这里不难看出王微之残暴是邪党助纣为虐的化身。王新春的双脚用开水烫过后便失去了知觉站不起来了。但是邪警们仍然不放人。侮辱谩骂,继续非法审讯。强迫拽着王新春的手按手印。晚上五点多钟邪警们看王新春双脚肿起大泡,为了推卸责任才把王新春押回家。

回家后王新春的双脚开始发炎流黄水腐烂,并散发着臭味,家里终日都能闻到王新春双脚腐烂发臭的味道。王新春难熬的痛苦每日里揪着一家人的心。经过十一个月非人想象痛苦的折磨,王新春的双脚一点一点的烂掉了。年仅二十六岁的小伙子就这样被邪党迫害失去了双脚,造成终生残疾,至今伤口还渗水没有愈合。

一天丰茂林场邪党书记陈重等人非法闯到王新春家,其中一男一女(省“六一零”的),进屋后不由分说就开始对王新春家进行录像。王新春制止说:“你们自己介绍一下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非法录像,目的是什么?是不是要造假?”
那女人站在录像机后面,假惺惺地问王新春,你有什么需要?王新春说:“停止迫害法轮功,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把非法勒索我家的钱还给我!”

这些邪党的造假人员们不正面回答问题,背台词似的说:“你有什么要求需要政府照顾你吗?有没有别的生活来源?”王新春说:“我母亲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三年,被迫害得双脚麻木,家里的生活只靠母亲捡点废品卖点钱维持生活。我们家的生活怎么样,你们不都知道吗?”这一伙人边问边录录像,王新春再一次制止:“别录了,我是修‘真善忍’的,在做好人,不是你们工作的对象。”

在二零零二年双脚刚被迫害致残后,金山屯“六一零”、公安局来一大堆人到王新春家,和这次一样进屋就开始非法录像,一个人拿着一袋过期的奶粉在录像机面前表演,一个人拿了一个冻桔子在录像机面前表演,并说上医院吧。中共暴政是多么的虚伪与狡诈,他们虚假丑态的表演只能令人作呕,不难让人识破。

付桂春一家遭迫害经历

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丰茂林场法轮功学员付桂春,遭强行打胎、判刑。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里非法关押近六年了,被迫害得出现糖尿病症状、生活不能自理。恶党监狱仍不放人,继续迫害。

付桂春曾有一个温馨的家,有一位慈祥的母亲,还有聪明可爱的孩子。夫妇二人朴实能干、在山林中繁殖黑木耳。自从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付桂春夫妇二人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多次被非法关押、非法抄家。二零零零年四月夫妇二人进京上访。丈夫王吉彬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伊春劳教所迫害。付桂春被非法关押在金山屯看守所三个多月。被不法官员勒索保金四千元。同年十二月付桂春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黑龙江省戒毒所迫害。当时付桂春已经有身孕数月,金山屯公安分局邪党不法官员们以极其卑鄙的手段威逼强行堕胎,致使胎儿被打掉。毫无人性的恶党官员不顾付桂春身体如何虚弱、捏造罪名判重刑八年,把她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在女监,诈骗犯于春玲用棉袄把付桂春捂昏。恶警视而不见。因付桂春不配合、不“转化”,恶警把她吊挂4天,后关进小号,期间想要上厕所,小号的恶警不准,还用方便袋把她头套上。拳打脚踢,变着花样的狠毒折磨,直到付桂春昏死过去。在付桂春遭受惨无人道迫害的时候;付桂春的丈夫王吉彬,在家里穿着拖鞋又一次被金山屯公安分局伙同丰沟派出所警察绑架。被恶党金山屯法院判刑五年半,关押在佳木斯莲江口监狱迫害。

包永胜一家的被迫害经历

二零零二年四月七日,政保科张新国等五人非法闯入包永胜家,没有任何手续,强行把他抬上车,拉到公安局政保科,遭到主管副局长齐友、内勤李某、黄某、罗某等人毒打。他们用五公分粗的木方子照他全身猛打,副局长照他的肝部猛击、头部右侧击打,致使包永胜当场昏迷,醒来后又接着打,对下身猛打,致使右腿至今行动不便。

晚上,恶警用胶带把他和另一学员的嘴封住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后包永胜被判刑四年。妻子邓凤香被毒打后,邪党在不开庭的情况下黑箱作业非法判邓凤香三年徒刑,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五到八月份是东北天气炎热的季节,邓凤香是穿着棉衣在看守所度过的。

夫妻俩个被迫害关押后,十二岁的女儿包丽清成了孤女,一个十二岁女孩到了晚上只有恐惧伴随着她,可怜的孩子经常抱着爸爸和妈妈的衣服哭到天亮。她曾毫无目标、毫无目的的在火车上坐来坐去,不知何方是家。后来轮流在亲戚家寄养,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

经过十二年的痛苦的经历,包丽清长大了。包永胜第二次被判刑后,她去佳木斯监狱看爸爸,她问爸爸在难熬的冤狱生活中是不是心底深处还有对参与迫害的警察的怨和恨,包永胜沉默了一下后点了点头,包丽清马上告诉爸爸不要恨他们,咱们承受的这些苦难不算什么,他们才是最可怜的人啊。”包永胜听了女儿的话,重重的点了点头,他说明白了。当时在旁边用电话监听他们说话的警察听完他们父女俩的对话,马上放下了手中的监听电话把身子转到一边去,包丽清看到了警察眼眶里含满了泪水。

张培训一家的被迫害经历

五十岁的张培训患癫痫病多年,得法修炼后,困扰他几十年的癫痫病不治而愈,身体完全康复了。大法给了张培训全新的人生。后来张大妈和老伴同儿子一起修炼法轮功,全家人时时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善待他人。两个多月以后,张大妈的心脏病等一切病症都不翼而飞,老伴的脑血栓也好了。全家人在大法中受益,其乐融融,使他们全家对大法坚信不移。零八年十二月一日晚,张培训被恶警抄家、绑架。就在那晚上天突然下起了一场大雨,东北十二月的天正是天寒地冻的季节,而且伊春地区有气象记录以来,从来没有过冬天下雨的现象。一般人都知道,天现异象,人间必有冤情。

二零零九年六月一日金山屯法院非法开庭。邪党金山屯法院,不顾正义律师对大法弟子的无罪辩护,张培训还是被冤判九年劫持到佳木斯监狱迫害。张培训的母亲每月仅有一百九十五元钱的生活费,还要每月给狱中的儿子邮去一百元。老人家没有钱买副食品,平日里省吃俭用,生活得非常困苦、艰难。在张培训关押期间,张培训的父亲因被邪党恐吓得出现脑血栓症状,三个月后便离世了。

张培训曾有过一段幸福的婚姻。妻子孝顺善良,她们的女儿聪明可爱。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妻子承受不住来自于社会的压力,便含泪与张培训离婚,女儿由妻子领养。妻子也曾去佳木斯监狱去看望张培训。两人见面后,都流着泪,互相叮嘱着多保重,张培训一家只因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张培训一家的凄惨遭遇,只是在中国大陆被中共迫害的无数个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家庭中的其中一例。

付艳明一家的被迫害经历

◇付艳明,男,五十岁。了解付艳明的人都说,现在的付艳明的跟以前比真是判若两人,对人善良非常爱帮助别人。以前的付艳明脾气暴躁、骂人、经常喝酒抽烟,打骂妻子,摔东西。后来妻子忍受不了想与他离婚。修炼法轮功后付艳明的身心发生巨变。明白了做人要按照真善忍宇宙特性要求自己。通过修炼境界的升华,彻底改掉了以前的陋习,成为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从此付艳明的家庭和睦了。大法改变了付艳明,妻子看到付艳明的巨大变化,妻子也修炼了。 大法遭迫害以后,付艳明进京证实大法而被劳教一年。在伊春劳教所迫害。付艳明因不配合恶人“转化”,当场被打昏过去了,躺在水泥地上。后家人花钱办所谓的取保候审,才回家。母亲原来也修炼法轮功,由于迫害,在高压恐惧下吓得不练了,并且吓病而离世。

二、优秀教师被迫害致疯案例

◇石英华,女,四十岁,家住金山屯区金山林场,曾是金山林场小学优秀教师,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日,石英华在上班的路上被恶人劫持到金山林场场部,原场长高庆国问石英华:“大法好不好?”石英华说:“好!”高庆国又问:“你还炼不炼?”石英华说:“炼!”就因为这两句简短的对话,石英华被绑架到金山屯区检察院在拘留所里。在拘留所里恶警们把石英华按倒在地,脸冲上,身体成大字形铐在架子上,把她的两个手腕和脚脖子分别用手铐和脚铐抻开,牢牢铐在架子的四条腿上。日夜都不放下来,以致她的两个手腕子及两个脚脖子分别被铁铐铐到肉里去了,手腕、脚脖血肉模糊,在钻心的痛苦中,在这非人的折磨中,痛苦的折磨使她不堪忍受,致使舌头被咬断一半,咬断的半截舌头连着一层皮在嘴唇外边耷拉着,满嘴鲜血直流。毫无人性恶警竟然还说她是装的,又毫无人性极其残忍的给她嘴里塞上口嚼子,致使牙床都被硌烂了,两个牙齿硌倒。这样惨烈的迫害,致使石英华精神上受到极大的摧残,大约迫害十天左右出现了精神恍惚状态。

在此灭绝人性的酷刑折磨下,她被迫害致疯,哭笑无常。金山屯区“六一零”主任孟宪华、公安局副局长董德林等恶警还说石英华是装的。直至石英华大小便失禁,满脸、手、脚都是血迹,已不认识人了,才让石英华回家

九年多过去了,石英华也没有恢复正常,目光呆滞、语无伦次、神志不清,每当发病时满街跑,谁都不认识。她的两个手腕、两个脚脖子被铁铐铐的伤疤历历在目,四肢的伤疤有二公分多宽,高一公分多的一圈肉疙瘩。家人为她治病,花光了所有积蓄,丈夫为了照顾他,不得不离岗,儿子得不到母爱,每天在惊恐中度日。

三、迫害离世的法轮功学员案例

◇朱秀清,女,四十一岁,生前是个体户,与丈夫共同经营粮店为生。在得法修炼后,她的乳腺癌不久得以康复,为此全家人都走上了修炼之路。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金山屯一伙恶徒,不遗余力的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朱秀清进京上访,以自己亲身的见证、在法中的受益向政府讲清真相,要求政府体察民情、了解大法,还大法学员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后朱秀清被非法押回当地,非法关押了半个月。

朱秀清
朱秀清

九九年十月十八日,在金山屯大量同修遭到非法关押的情况下;朱秀清和其他同修自发的前往金山屯政府要人,要求无条件放人。前去要人的几十名大法弟子全部被警察非法抓捕、关押。朱秀清和部份同修被关押到检察院长达四十多天。 二零零零年下半年的一天,朱秀清被绑架,后被非法无期关押,理由是组织同修进京上访。在长期的关押中,朱秀清身体和精神受到严重迫害,致使旧病复发,乳腺癌严重恶化,整天流脓淌血水。天气炎热时异味刺鼻,已无法自理生活。然而就是这样,恶警在本人及家属再三要求下还是不肯放人,更谈不上医治,最后在生命垂危时才不得不放人。朱秀清在获得自由不久,含冤离世。

◇刘含宇,男,四十四岁,个体户。在金山屯区经营华宇化妆品商店。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其家多次被抄,他妻子也多次被非法关押,并被非法罚款三千元。这几年,在“六一零”邪恶制造的恐怖环境中,刘含宇在极度恐慌中度日,在精神上承受极大的迫害,致使心脏病复发,于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七日在惶恐中含冤离世。

刘含宇
刘含宇

◇李长生,男,二零零一年十月做真相资料救人时,被金山派出所高树果等人绑架。在金山屯看守所遭刑讯逼供、酷刑迫害,并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佳木斯监狱迫害。遭狱警逼迫作苦役,并强行洗脑,不许炼功。身心受到很大的摧残,出现脑血栓症状,回家数月含冤离世。

◇关利国,男,五十四岁。得法修炼后受益无穷,身心健康。在邪党迫害大法后,经常受到不法警察的骚扰、恐吓、及非法抄家,二零零一年二月一日被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伊春市北山看守所关押迫害。由于邪恶的残酷迫害,于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在家含冤离世。

四、流离失所迫害案例

◇贾志君,男,四十四岁,伊春市金山屯区白山林场职工。二零零二年五月贾志君的母亲杨会芹在金山屯区客运站被恶党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三年。贾志君知道后被迫离家出走了一两个月,在同年七月被丰沟派出所季成和白山恶警司志广绑架。 恶警对他刑讯逼供;强迫半蹲双手抬举“骑摩托”折磨。后又在金山屯公安局三楼,贾志君被刑讯逼供酷刑折磨。恶警康凯和齐友给贾志君上绳,双手戴上手铐用脚使劲踩手铐,一般人这样被踩后手腕就会骨折。恶警把他双手后背用绳手背对手背,绑上再往起吊并打,非常残忍。据说,这种酷刑一两分钟就酸痛难忍,再放下、再吊一会、再放下,反复如此打。金山屯区很多法轮功学员都遭受过此酷刑。

第二天再这样折磨时,贾志君由于不想再让他们折磨,就从公安局三楼跳下当时昏过去,贾志君的胳膊当时摔断。 后贾志君又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百多天,贾志君开始绝食。十天后恶警看人不行了,怕死在看守所,恶警向贾志君的妻子勒索了三千元钱。妻子把他背出看守所。

贾志君在家学法炼功,身体刚刚稍微好转,恶人又把贾志君骗到“六一零”送到伊春洗脑班迫害。 一个月后,贾志君走出了洗脑班,带着妻子流离失所在外,过着有家不能回的生活,恶警还到处打听贾志君在什么地方。

金山屯流离失所的迫害案例目前已知道的有十四位。

五、其他迫害案例

◇郞贤国,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 郎贤国于二零零零年四月同金山屯区的许多法轮功学员进京证法大法,在天安门展示法轮大法好横幅。被劫持当地看守所关押迫害三个多月被勒索钱后放回家,二零零二年郎贤国被白山林场片警丰沟派出所司志广绑架,在公安局折磨后被非法劳教在绥化劳教所迫害。郎贤国回家后去了外地打工,郎贤国零五年回家探亲在哈尔滨火车站,被铁路警察绑架,被判非法劳教三年。在黑龙江省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迫害,郎贤国曾两次被恶警强行关在禁闭室里坐铁椅子,恶警对郎贤国进行电击、灌食、威逼、利诱、恐吓以及剥夺睡眠等迫害。长时间被坐铁椅子致使手脚、胳膊、腿浮肿,固定胳膊和腿的铁环都陷在了肉里,腿生疥疮开始腐烂发臭,露出骨头。灌食鼻孔流出血。第二次强迫坐铁椅子十七天两条小腿被迫害的肿象大腿一样粗,那些还没有痊愈的伤疤又开始变坏,走出劳教所时,小腿上还留下的疤痕、黑斑。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郎贤国再次遭迫害,被盖州市卧龙泉派出所绑架,现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迫害。

◇马金平,女,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马金平去丰沟林场送法轮功真相,被丰沟派出所恶警高健和丰沟林场的恶人构陷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劫持到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迫害。那里恶警强行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妄图强迫放弃修炼,马金平坚定不配合、不“转化”。恶警就酷刑折磨,不让睡觉,非法关到劳教所的库房,坐小板凳,板凳是带棱的,坐时间长了,就把屁股硌烂了。迫害的残酷使马金平违心的“转化”。过了三个月马金平等十多个法轮功学员写了从新修炼的声明。同时声明对以前所写的诽谤师父的话全部作废,(本来就是违心的)恶警王海英气得直哭,把马金平单独关到一个屋子里,犹大轮班洗脑迫害,不让马金平睡觉,迫害了一个星期,加大强迫做奴役工作量,超时间劳动。

六、金山屯法院两次非法庭审

律师正义辩护 公诉人咆哮法庭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初,金山屯法轮功学员包永胜、张培训、栗崇富被中共警察绑架,并遭刑讯逼供,后分别被金山屯法院方法判刑十一年、九年、八年。

金山屯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包永胜、张培训、栗崇富非法开庭是二零零九年六月一日。金山屯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的家属聘请了六位正义律师为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包永胜、张培训、栗崇富进行信仰无罪维权辩护。在长达七个小时的开庭中;正义律师正气凛然的阐述了信仰自由,信仰真善忍无罪。正义的辩护词语感人肺腑,讲到感人之处法庭内响起掌声。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驳得法官无言对答,低头不语,额头沁着汗,只有两只眼睛露在桌子上面,手里拿着手机不时的和他们上级领导联系着,显得六神无主。狼狈不堪,极其心虚。

公诉人申相福咆哮法庭,极力的栽赃陷害三位大法弟子,多次打断律师的正义辩护,在律师数次抗议后,便恼怒的把矿泉水瓶抓在手里使劲揉捏,整个法庭都能听到他捏矿泉水瓶子的嘎巴、嘎巴声,近乎无赖般干扰律师辩护。正义律师震怒了,在庭上大声疾呼十七次:是你们在犯罪!是你们在违法!申见此无效后又开始一个劲的去厕所,每去一次都会打断律师说话。六位正义律师无可争议的有力的正义辩驳使申常低下头不语。

包永胜以大法弟子的慈悲包容的胸怀,为自己做了精彩的无罪辩护!说明了自己信仰真、善、忍没有罪,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是国家应该提倡的。身体健康,思想高尚,道德回升是对国家和民族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我们这样的好人怎么受到不公正的迫害呢?今天站在这个法庭上,我真的感到为那些跟随邪党走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执法人员可悲。但是我又听从我师尊李洪志的教导,站在这里我告诉你们我不恨你们,虽然你们用种种酷刑折磨了我,就说一样酷刑;你们在三九天在外面用凉水浇我,一口气就浇十二桶,时间长达八、九个小时,还给我身上挂上冻透的矿泉瓶十个,使我昏迷,二个月都不清醒没缓过来。我不恨你们是给你们留下一个希望,因为你们也有妻儿老小,起码你们也应该想想他们的未来。

最后庭长在正义律师辩护后问:“你说怎么办吧?”律师说立即当庭释放包永胜、张培训、栗崇富三位当事人!庭长当即举锤落下。随即庭审结束,等家属去领人时邪党却不放人,说什么等合议庭再合议合议。等到庭外的时候庭长和律师说:“我们说了也不算,”还要和上面商量商量的!庭长指的上面是什么东西呢,就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机构“六一零”。半个月后三个大法弟子还是被判了重刑。

金山屯的人可能都会记得,三位大法弟子被冤判当天的六月十八日,金山屯上空长时间的闪电,接连不断的惊雷在哀鸣,狂风卷着暴雨,苍天发怒似的将金山屯公安局数百平方米的新彩钢瓦的楼盖全部掀掉,这些彩钢瓦横飞马路几十米,街对面的商品楼做买卖的牌匾砸坏,玻璃砸碎,有的还砸在出租车上,公安局远近数百米处一片狼藉,苍天在警示,迫害大法弟子造下的罪孽的恶果。

如同破烂市场的所谓“法庭”

金山屯法院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六日非法开庭庭审金山屯大法弟子汪志谦、聂淑梅、国庆安。这次金山屯法院非法开庭,完全是一次流氓式的任意而为,令人作呕的丑恶表演。开庭不通知家属,没有旁听者。汪志谦的女儿和聂淑梅七十多岁的老父亲两个人,经过多方打听、奔波、询问,才找到开庭的地方。而且开庭半小时后才赶到法庭。更荒唐是警察竟问你们怎么来了,怎么知道的?庭上只有他们俩个人旁听。有两个警察,这两个警察不时的交头接耳、唠嗑说话,嘻嘻哈哈。法官也不时的跟旁边的人说着话,公诉人申相福竟然抽着烟,不时的来回走动,一会出去一会进来。这样的法庭没有一点法律尊严,更谈不上公正,他们的险恶用心想以此来藐视大法弟子,可是他们没有想到,轻狂丑态是他们在表演,正是暴露了邪党的流氓本质。

汪志谦准备了九页的自我辩护书。经过几次向“法庭”请求,才允许他念辩护书,可是没念几页,警察上去就抢汪志谦的辩护书,不让念了。警察不耐烦的说:别念了!别念了!在邪党的法庭上警察抢汪志谦的辩护书经过几个来回,法庭上却没有人制止。如果不是有人放纵,警察有什么权力敢胡作非为。汪志谦的辩护书最后还是没让念完。聂淑梅也想给自己口头辩护,法庭根本就没给机会。

在这个象个破烂市场的所谓“法庭”,最后要宣判时,发现公诉人申相福没了,这时连女书记员都说:太不象话了,快去把申相福找回来。邪恶表演匆匆收场。汪志谦被冤判十二年,其他两位法轮功学员也是重判。汪子茹,汪志谦的女儿回来说,回想起开庭过程中的那个场面,心里感到一阵阵恶心。没有人性,法律没有尊严。更谈不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金山屯两次非法开庭,也是邪党两次丑恶表演,丑相、败象暴露无遗,历史会记住这一切的。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