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年迫害 十载冤狱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张普贺被中共迫害致残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四十八岁的张普贺经历了十年冤狱后被人推着走出佳木斯监狱的大门。出狱当日,佳木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出示的诊断结果表明:张普贺呈小脑萎缩、双肺继发性肺结核、胆结石胆囊炎、双下肢动脉硬化闭塞症等体症。鉴定为二级伤残。

当年体魄健壮、善良敦厚的青年人,变成了一个生活无法自理、不能站立、不能行走、吐字不清、长期需人照料的残疾人。

在这十年冤狱迫害中,张普贺的父母没等到儿子出狱,他们在极度思念牵挂中先后悲愤离世;原来相濡以沫的妻子,在邪党的胁迫下离开了他;现在的张普贺,重度伤残,孑然一身,无家可归……即使这样,那些逞凶作恶的警察们还是不放过他……

张普贺(后排左一)的全家合影
张普贺(后排左一)的全家合影

得知张普贺要出狱了,他家住地的勤得利农场“六一零”人员打电话给张普贺的家人,硬要与家人一起去监狱接他,家人识破了“六一零”人员的阴谋——打算把张普贺劫持到洗脑班去,家人提前将张普贺接了出来。

邪党官员没达到目的,指使人不断的骚扰张普贺的家人,询问他的下落,果然扬言要将已被二级伤残的张普贺关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出狱时的张普贺
出狱时的张普贺

一、修炼法轮功 身心受益

张普贺,一九六五年出生在黑龙江省建三江勤得利农场,曾经是农场物资科的职工,小伙子长的精神,一米七六的个子,妻子在勤得利农场公司工作,儿子聪明伶俐,日子过得很温馨。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刚刚三十出头的张普贺就患了肝炎,身体虚胖,体重一百九十斤,浑身没劲,开馒头店还要雇人干活,又得了痔疮、脚气,一到夏天奇痒难忍,往外淌血。他那时一个月的工资不到二百元,大病没钱治不起,平静的日子开始不断出现烦恼。

一九九八年正月初三,张普贺一家三口到岳母家拜年,岳母让他看放在桌上的《转法轮》一书,告诉他那是一本宝书。他拿起书读书中的《论语》时就觉得两个鼻孔在往外流水,他就一边看书一边用卫生纸擦。他觉得奇怪,岳母告诉他,是师父在管你了,在给你清理身体呢。张普贺的妻子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回到家中就让他看书,他就围上被子在炕上看,还是边看边流边擦。学法不到二个月张普贺的体重就从一百九十斤降到一百六十斤,真是走路一身轻!身体的病痛不知什么时候全好了,以前的西服过年穿上了,也不怕冷了,他发自内心感激师父感激大法。

这么好的功法一定要让更多的人去学炼,于是他利用自己会写大字的特长,用黄布写上“法轮大法好”,制成横幅挂在自家小店的门前,摆上“法轮大法功法简介”的展板,录音机每天播放炼功音乐和《济世》、《普度》大法乐曲。他家旁边大楼前的广场就是炼功点,每天早晨他都带着录放机早早来到炼功点为大家放炼功音乐,教新学员炼功动作,家乡的人们至今还都记着他那充满善意的笑脸和忙碌的身影。

张普贺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按照李洪志师父说的“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对人和气,童叟无欺,他家的小馒头店经营的很红火。别人一看,在他家附近也开了一个馒头店。他想,师父告诉我们要处处为别人着想,先他后我。他和妻子商量:咱们不开了,让给别人吧,别人也得生活呀。于是他去学理发,开了一家理发店,理发店他经营的也很好,因为他处处替别人着想,乡亲们也都愿意到他的小店来。

张普贺的弟弟张三江说:“我家兄妹四人,二哥是最出色的,特别是学了法轮功以后,他更乐于助人,知道替父母分忧,关心兄妹,是家里的孝子。他在单位上班,同事们都与他相处的很好。”

二、被西格木劳教所迫害致奄奄一息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起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运动。电视每天充斥着对法轮功的诬蔑宣传,无论它怎么造谣。张普贺作为一个大法的亲身受益者,体悟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验证了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净化人心灵的高德大法。张普贺出于对政府的信任,要进京为师父讨公道。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一日, 他带着同修凑的三百元钱踏上了进京护法的路。在北京信访办被绑架,送到黑龙江省驻京办事处,由建三江农场管理局接回,先后非法关押在建三江看守所和勤得利拘留所,在非法关押期间张普贺绝食反迫害。

当地“六一零”威逼他父母、妻子等亲属轮番劝他放弃信仰,张普贺不为所动。二零零零年一月,农场公安分局局长姜洪涛亲自找张普贺谈话,逼他放弃修炼法轮功,被张普贺拒绝后,就将他非法劳教二年,劫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因张普贺拒绝“转化”。他的妻子被单位记了大过。

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那个邪恶的黑窝里,劳教所的恶警为了让他放弃信仰,多次毒打和电击张普贺。二零零零年元月的一天,在集训队,恶警徐兴利(科长)狠狠的向张普贺脸上、胸部猛击;恶警李队长把张普贺叫到管教室,凶狠的打了几个耳光;大队长李国军、刘恶警疯狂的用皮带抽张普贺,两人轮流打,直到打累了才肯罢休。有一天晚上,张普贺遭到恶警六次毒打。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二日晚六点多钟,法轮功学员吴春龙(已被迫害致死)等学员炼功,被恶警申岩毒打,强迫出奴工后又被扒光上衣毒打、弄到零下二十度的室外做弯腰九十度的体罚、往身上浇凉水。其他法轮功学员见他们冻的脸色青白就脱下棉衣给他们穿,却遭恶警申岩训斥,张普贺等五名学员因此绝食以抗议恶警的非法行为。劳教所对行恶的恶警不仅不予以制止,却对绝食学员强行灌浓盐水。恶警们在事过二十多天后对绝食抗议的学员进行了报复性迫害。张普贺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叫到办公室毒打并用电棍电,恶警们边打边说“我们就打骂你们啦,你们能告就告去。”

在一大队一中队非法关押期间,恶警们经常到号里搜查,当发现有大法书籍时, 就气急败坏地殴打法轮功学员,一次张普贺的脸被恶警杨青打了几十个直拳,脸马上肿了起来。 二零零零年三月,张普贺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狱警集中关在政教室内,他们就在一起看书学法。恶警王铁军发现后,找来姓国的科长,他们用大皮腰带抡开了打刘俊华,打的他嘴上鲜血直流,张普贺等五人都被拳打脚踢,恶警王铁军觉的打的不够,又拿起电棍电击张普贺的脸部、头部。

二零零零年端午节早上,张普贺炼功被值班的大队长郭振伟发现,郭振伟进屋后,嘴里边骂着边扇张普贺耳光。张普贺质问他:“为什么打人?!”并要求劳教所领导来处理打人问题。恶警郭振伟反而纠集了国培光及姓刘、姓赵的恶警,不由分说把张普贺手脚锁在铁椅子上,他们轮换着打、用电棍电,把张普贺的脸上打掉一块肉,直到打的脸看不出肤色、已成了血葫芦、看不清面部才罢手。

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
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

由于长年累月的折磨,二零零一年八月末,张普贺出现了心脏病、中度贫血、结肠炎(佳木斯市中心医院怀疑结肠癌)症状,在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情况下才得以保外就医。六十五岁的老父亲两次往返近千里的路程,才将生命垂危的张普贺接回了家。回到家中时,原来体重超过八十公斤的张普贺只剩下不足六十公斤,瘦得皮包骨。

当时勤得利农场邪党书记杨久志为了达到让张普贺放弃信仰的目的,指使农场公安分局和五星山派出所以株连九族的恶毒手段要亲人做保证,张普贺的妻子在这种压力下被迫离婚。农场又逼迫他父母、哥嫂等亲属拿出一万元现金,还有父母的退休金做保证,来威胁张普贺,让他放弃信仰,都没达到目的。

在农场 “六一零办公室”的胁迫下,张普贺回家只有七天,又被农场恶人们送回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西格木劳教所因张普贺身体状况极差,怕承担迫害致死的罪名,几经协调,又将张普贺强行送回农场,农场书记杨久志才勉强让张普贺留在自己的家中。但农场仍然不放过张普贺,对他实行二十四小时人身监控,指使当地派出所恶警刘殿祯以株连九族的手段到他原单位物资科,强迫其经理、书记、会计、出纳四人拿一万元钱和工作做保证。

三、第二次被劫持 从拘留所走脱

为摆脱非法的二十四小时人身监控,张普贺就在外面租房子住,从而触怒了农场“六一零”邪恶人员,他们指使派出所恶警将张普贺重新关押。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六日,农场“六一零”将张普贺二次非法劳教,由农场公安分局副局长丛军、恶警王东劫持往绥化劳教所。因是星期日,临时送绥化农垦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丛军指着张普贺说:“这个姓张的最顽固!”看守所三个狱警上去就扇张普贺耳光,把他按倒在地拳脚相加,致他左耳穿孔、失聪。第二天二十七日,绥化劳教所因张普贺是佳木斯劳教所保外的,就拉他到市第一医院检查,随后告诉农场恶警,此人不收,必须回去治疗。张普贺又被非法押回勤得利拘留所。

张普贺被非法押回到勤得利拘留所已是农历腊月岁尾。拘留所不给暖气,每天只给两个凉馒头。他想,拘留所不是我呆的地方,得闯出去做证实法的事。拘留所和农场公安分局、派出所在一个四合院里,戒备森严。公安分局、派出所正面(西面)临街,拘留所在四合院的北面,南面是公安分局办公室,东面是高墙,拘留所东侧是厕所,翻过厕所后面的墙就是大市场。

腊月二十九的清晨,张普贺趁其他人出去干活时,翻过牢墙进入大市场,闯出拘留所。在大市场门口他一边观察派出所和公安分局的动静一边穿过大街,为了躲避大搜查,他在晚上沿着黑龙江直奔街津口。迎着漫天的飞雪,呼啸的江风,一路上只顾在雪地里艰难的跋涉,整整走了一天一宿,没喝一滴水,没吃一口饭,到了街津口,带的馒头都冻透了,雪灌进鞋里冻了冰,磨破了脚,他摆脱了恶警的追捕。

正月初二,他动身去佳木斯,在同江客运站看到农场拘留所来堵截他的恶警,他理智的避开,买票上车,恶警围着客车绕了两圈也没发现张普贺。他感觉到冥冥之中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保护着他,神奇脱险。张普贺到达佳木斯市,义无反顾的投入到正法洪流之中。他当时因两脚冻伤不能走出去,他就给所有能想起来的家乡单位的人员写真相信。在同修们的帮助下,通过学法炼功,几个月以后,他严重冻伤的双脚由溃烂流脓、流血,到逐渐愈合,能艰难的走路了,虽然走路时因疼痛而有些慢不够稳,但他还是坚持着一次次走出去,到客运站把真相资料通过大客车捎回勤得利农场。

四、遭诬判十年 狱中历劫生死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佳木斯市前进区公安分局恶警们闯入张普贺的住处,绑架了张普贺和同修毕佳新。不久毕佳新就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底,前进分局恶警将张普贺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在佳木斯看守所期间,张普贺坚持学法、炼功,恶警指使看守所嫌疑犯虐待、殴打张普贺。管号的疑犯张一鸣经常打张普贺,有时打到鼻子、嘴角流血才罢手。坐班的疑犯王剑锋对大法出言不逊,多次指使疑犯大鸿用装满水的有棱的矿泉水瓶猛打张普贺的脖子和肩膀,不让走路困难的张普贺上厕所,经常把他踢倒。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三日,张普贺被佳木斯市永红区法院构陷遭诬判十年,张普贺拒绝在《判决书》上签字。

二零零三年八月,张普贺被绑架到香兰监狱集训队。一次,警察们持枪把张普贺等大法弟子押到工地,强迫他们背砖头,因拒绝强加的迫害,张普贺等大法弟子遭到恶警们的暴力殴打。

二零零三年九月,张普贺被绑架到佳木斯监狱。到达后,佳木斯监狱二大队警察关智慧强迫张普贺背“监规”,张普贺认为自己不是罪犯,不背“监规”。被警察裴刚、关智慧、孟军(已经被开除)三人拳脚相加轮番殴打。紧接着,恶警安排了四个包夹犯人,一人一天、 二十四小时看着,吃饭、上厕所、就寝不离人看管。警察指使犯人李成图、冯伟志、杨键、王晓彬等对张普贺大打出手,张普贺的脸部被打的肿胀、青紫。包夹犯人隔两三天就找个借口打骂张普贺一顿。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日凌晨一点,张普贺起床炼功被坐班犯人刘少福发现,张普贺告诉他自己为什么要坚持炼功,刘出言不逊还踢了张普贺一脚。为不影响他人睡觉,张普贺找到值班警察高某某、蔡某某,讲明炼功原因,同时讲真相。第二天上午,队长徐亮两次找到张普贺谈话,提出不准炼功、不准讲真相、不准学法,被张普贺严词拒绝。下午,张普贺被非法关进了只有约五平方米的小号,没有暖气,阴暗潮湿,十分寒冷,每天只给两顿饭还吃不饱,这样一直关了十五天。

二零零四年四月至五月,监狱警察李铁军等又持续对张普贺进行殴打和虐待。生活卫生科的郭姓队长用橡胶警棍猛击张普贺肩背、头颈和小臂等部位。张春波教导员用电警棍电击张普贺脸部,每当电击时张普贺就用头猛烈的撞墙,跌倒后恶警还电击他时他就往地上撞,脸上被电击灼伤的许多黑斑点很长时间才褪去。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至十二月间,大队教导员高俊利用犯人包夹看管张普贺,不让他学法炼功,多次抢走他一个字一个字抄写的《转法轮》和经文。张普贺因学法炼功时常遭到毒打,面部时常有伤痕,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中队长徐亮在旁边看着不管。

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下午两点左右,六监区一分监区中队长温栋、指导员于海鹏、干事单升锐、栾姓干事四人,突然对张普贺、黄卫中等四人强行翻查、搜身、搜铺,搜走电子书一部、小本经文等物品。

恐怖的监狱医院给他下了什么药

佳木斯监狱恶警以不背“监规”、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学法、炼功为由,多次暴力殴打、长时间用三万伏高压电棍电击张普贺全身多部位,导致脑部受损,肢体出现障碍,消化功能失调,长达数年拉肚,身体虚弱,营养不良,每当出现贫血昏迷时,都被人抬到医院救治。

据在佳木斯监狱医院住过院的犯人讲,监狱医院和电影《黑太阳七三一》一样黑暗。一些狱医丧失医德与做人的良知,日本侵华时拿中国人做人体试验,佳木斯监狱医院比日本人更甚:犯人魏某患阑尾炎,狱医不打麻药就给他开刀做手术,他痛苦的喊叫声撕心裂肺;有的病人越治越严重,狱医狱警不把那里的病人当人看,有时打完针拔针头后,才问病人得了什么病,还经常耽误治疗或误诊。普通的犯人尚如此对待,法轮功学员的境遇也就更可想而知了。

二零零八年一月,张普贺是扶着墙走进医院的,住院时人是清醒的,平时只需一人轻轻搀扶就可行走,没有语言障碍,不知在住院期间使用什么药物,致使他双下肢出现严重病变,双下肢自大腿根以下浮肿,两腿不能弯曲,十天左右消肿后,膝以下青紫,脚变黑色。从此不能站立不能行走,出现严重语言障碍,吐字不清,语无伦次,完全失去生活自理能力,中间还出现约两个月的昏迷状态,几乎失去意识,理智不清。

在此期间中队长徐亮乘机对张普贺强制放弃信仰,抓着张普贺的手签名、按手印,为此徐亮得了一千元奖金,并调到集训队。二零零八年冬天出院后,张普贺一直留在六监区(病监),长期靠他人照料,直到出狱。

张普贺生活不能自理以后,同修们伸出援手照顾他,一位叫项广福的六十多岁的老年同修经常为他倒尿,给他理发、洗头、洗脚。

至今仍紫黑的双脚

佳木斯监狱无视法律,草菅人命,狱中健康人与病人、病人与传染病人、患不同传染病的人不采取隔离居住,二零零六年有了病监区以后,情况虽有所好转,但仍无明显隔离设施,仍有混住现象。四楼是结核病区,七、八、九、十一房间住的是结核病患者,而五、六房间住的却不是结核病患者。二零零四年身体极度虚弱的张普贺与患有传染病的犯人同住一个房间,学法炼功无法保证的情况下张普贺不知不觉中传染上了肺结核。

五、伸张正义

二零零八年,张普贺生命垂危的消息传出后,家人向监狱请求保外就医。监狱医院姓于的院长坚决不同意。亲友不断坚持同狱方交涉,要求保外就医,以确保张普贺的生命安全,狱方施展骗术,以谎言编织各种理由一次一次的推诿、搪塞。狱方既怕承担罪责想把张普贺推出监狱,又想向家属勒索治病和保外就医费用。家属表明人来时是健康的,是监狱给迫害成这样的,监狱就过来说家属不接收病人,若出现不测狱方不负责任,妄图把责任推到家人身上。

张普贺的弟弟张三江与佳木斯监狱经过长达四年交涉仍不能实现“保外就医”的愿望,担心生命危在旦夕的哥哥熬不到出狱的那一天,聘请了两位北京律师希望依据法律将哥哥营救回来。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张三江陪同律师到佳木斯监狱找张普贺谈话,被监狱无理拒绝。五月八日张三江和律师向佳木斯监狱六监区区长刘晓青提出“保外就医申请”,并就申请书内容达成一致,狱方负责上报审批并与张普贺居住地警方沟通,张三江负责张普贺全部医疗费用。随即将《保外就医申请书》交给狱方。刘晓青说,回家等消息吧,我们还要体检,上报监狱管理局,批下来之后就可以接人回家了。佳木斯监狱又于七月十七日、七月二十三日两次索要三千零三十六元法鉴费。

向阳区法院杨国臣:“内部规定法轮功没有上诉权”

张三江知道自己的哥哥没有罪,冤狱十年,被迫害成这样还要自己负责任,天理不容,他开始利用法律寻求推翻哥哥的冤案,使真相大白于天下。七月二十七日上午,张三江与北京律师正式到佳木斯向阳区法院立案庭递交刑事申诉状,要求撤销法院当年对哥哥的非法判决,宣告哥哥无罪并立即释放。向阳区法院立案庭庭长杨国臣勉强收下申诉状,说:“是否立案一周内答复。”八月六日,张三江给杨国臣打电话,询问张普贺申诉立案一事,杨国臣说不能立案。

张三江再次递交了控告杨国臣违法行为的控告书。八月十四日、十五日、九月六日上午,张普贺的家人与律师分别去向阳区人大信访办(主任王雅丽接见)、中级法院审判监督庭(副主任丛宇生接待)、市人大信访办(主任张某接见),这些部门接待人都与杨国臣电话沟通,杨国臣说:“内部规定法轮功没有上诉权。”这期间张三江又找过庭长杨国臣,杨态度蛮横地说:“不管!愿意哪告哪告去!”

申请国家赔偿 检察院推托

张普贺出狱后,为揭露佳木斯监狱对其十年残酷迫害,维护自己的权益,聘请北京律师就自己被佳木斯监狱迫害致残一案申请国家赔偿。律师按法律程序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向佳木斯监狱狱政科递交了《国家赔偿申请书》等相关法律文书,由于狱政科刘科长不在,律师将法律文书留在那里,并在一周内用特快专递将上述法律文书寄给佳木斯监狱狱政科长和监狱长各一份。

《国家赔偿申请书》等法律文书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五日上午,两位律师又专程到佳木斯监狱狱政科递交了《法医鉴定书》。见到了科长,他不说姓名,律师认出他是刘晓青(原六监区区长)。当时屋子里还有两个气势汹汹的警察,要把其中一位律师撵出去,分开对付,没有得逞。刘晓青看到律师给的材料,态度蛮横说:“法鉴,单方鉴定不生效。他说的话不真实,我们要见他本人核实。”其目的是要对张普贺直接下手,勤得利农场“六一零”也在追查张普贺的下落,并对张三江说,要把张普贺送洗脑班。

《法医鉴定书》等法律文书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五日下午,两位北京律师去黑龙江省合江地区检察院递交《关于要求对张普贺在佳木斯监狱遭受虐待殴打伤残案的相关责任人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控告书》,依法控告佳木斯监狱对张普贺实施警棍电击、非法禁闭殴打虐待和教唆监狱犯人实施殴打虐待的相关责任人员;控告佳木斯监狱在张普贺伤残生病期间既不进行医治又拒不依法办理保外就医手续的相关责任人员。因检察长不在,一女办事员张立接待了两位律师并收下了材料,说两个月内答复。

《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控告书》
《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控告书》

然而,两个月过后的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下午,张普贺的代理律师去合江检察院询问此事,合江检察院却毫无作为。见到副检察长夏亚光时,他对律师推脱说,等到佳木斯监狱调查后再说。面对如此答复,律师表示不满,拟对合江检察院的无作为向相关部门进行控告。

《张普贺遭受监狱殴打虐待伤残案国家赔偿复议申请书》

张普贺表示,他会坦然面对已经发生和将要发生的一切。在此,他首先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同修们;感谢父老乡亲和素不相识的民众:感谢国际社会正义力量,如国际大赦,国际人权组织等的关注和正义的呼声,特别是新唐人电视台在他出狱后所做的专题报道;感谢正义律师配合大法弟子讲清真相中的付出。

揭露监狱和劳教所的罪恶是为了让世人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理解大法弟子为维护“真、善、忍”这普世价值的付出和坚持,理解为什么在当今这个国度里这些好人历尽苦难。世上的人们应该清醒的认识到,当今世界只有法轮大法才能洗涤心灵,真正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不惧邪恶,不畏生死、无怨无恨。真心希望正直善良的人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自愿退出中共邪党,从而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因为张普贺本人的身体状况,迫害他的还有许多细节没有形诸于文字之中,从他的身上,一方面可以看到中共邪党对修炼者迫害的借口都是荒谬的,中共邪党不亡,天理不容。另一方面,看到了法轮功学员的坚贞,只有心存善良的人才有这样大的精神力量,遭遇如此迫害,还能做到如此大善大忍。这场对真善忍信仰的无耻迫害即将结束,行恶的人必将受到审判。

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部门单位及责任者

1、佳木斯监狱:


▲叶枫:男 ,现任佳木斯莲江口监狱狱长。办电:0454-8816001 手机:13351666999 、18045482345


▲李好军:男 ,现任佳木斯莲江口监狱副狱长。办电:0454-8816007 手机:13504691000


▲于义枫:男,佳木斯监狱集训队大队长,警号:2316473


▲申庆新,男,佳木斯监狱集训队副教导员,警号:2316129


▲徐亮,男,佳木斯监狱集训队二中队中队长(原六监区中队长)

▲张玉成:男 ,现任佳木斯莲江口监狱政委。 办电:0454-8816002 手机:13329448007

董大全,男,佳木斯监狱“610办公室” 手机:1394642422
刘晓青,男,佳木斯监狱狱政科长(原六监区区长)手机:13846150345
郭某某,生活卫生科

集训队:
大队长:李国军、郭振伟
大队教导员:高 俊
二中队队长:徐 亮
教导员:张春波
犯人:李成图、冯伟志、杨键、王晓彬、刘少福
六监区一分监区
中队长:温栋;
指导员:于海鹏
干事:单升锐,13603699500
干事:栾某某
狱警:裴刚、关智慧、孟军(已被开除)
办事员:杨艳华 0454-8886615 13512670372
孙志学 0454-8816008 13512699567
张新忠 0454-8816010 13512699456
何 波 0454-8816011 13763635777
刘立新 0454-8560912 13704869088
赵富斌 0454-8816006 13836654983
徐小平 0454-8560912 13836642816
曹健武 0454-8816205 13284549287
高 俊 0454-8816610 13836608026
张 萍 0454-8816610 13354541515
田东生 13624541455
赵 军 13512665303
季 红 0454-8816610 13684546348
杜绍全 13512671199
吴 鹏 13284549281
张卿峰 13512699993
李俊杰 0454-8816690 13284549023
李月梅 13674543699
张 磊 一监区 13212997006
齐 峰 二监区 13604545815
洪 伟 三监区 13512643543
王 凯 四监区 15145456560
赵 民 五监区 151645185
董贵永 七监区 13512672073
何东义 八监区 13314549133
郭恒文 九监区 13512669611
张永刚 出监监区 13512699168
邹兆峰 后勤监区 15846999538
张 伟 入监监区 13845475977
胡全胜 13512699007
刘仁利 0454-8816198 13845450555
贾高亭 0454-8816197 13512699967
田培军 0454-8816359 13512699883
陈永新 0454-8816550 13836667897
赵金华 0454-8816208 13512699123
侯彦光 0454-8816690 13512699788
史晓明 0454-8816259 13836648555
杨旭伟 0454-8816202 13512699799
李学健 0454-8816209 13512699090
王志凯 0454-8816209 13359643055
刘西波 0454-8816203 13512643500
胡新宇 0454-8816799 13512699966

2、原佳木斯劳教所:
原佳木斯劳教所所长姜作奇13903689328
原佳木斯劳教所政委付茂森13604542666
原佳木斯劳教所所长李荣强13836615999
原佳木斯劳教所副所长孙德洪13803653588
原佳木斯劳教所副所长徐利峰13904547855
原佳木斯劳教所纪检员任军13845475218
徐兴利(科长)
大队长:李国军
大队长:郭振伟
狱警:王铁军、申岩、杨青、国培光、刘某某、赵某某
原佳木斯劳教所纪检大队长刘宏光13945487258

3、勤得利农场(邮编:156400、156426,电话区号:0454)
勤得利农场“六一零办公室”
厂 长:袁庆亮 单位:5708966 宅:5718129
书 记:杨久志 单位:5798203 宅:5717999

4、勤得利农场公安分局( 邮编:156400、156426,电话区号:0454)
值班电话 5798110
姜洪涛(原局长)
于 杰 局 长 5783666 、13339544333、 5783777
段立明 教导员 5708986 、13946493777 、2952699
丛 军 副局长 5798357 、13089657097 、13214548132 、5798880 、5798178
王 利 刑警队长5718000 13845495111 5783000 5798559
吴川宁 刑警副队长5718000 13206972201 5798201
张凤驰 警察 5718000 13199106511 5798512
刘殿祯 综合组组长 5798667 13212980996 5798438
苏华峰 副组长 5798667 13199109367 5798186
李 杰 警察 5718133 13199108930 5798930 5718146
马 发 警察 5718133 13945432455 5798550
李向阳 警察 5718000 13199108067 5783377
房玉献 警察 5718000 13945445956 2951788
马永生 副队长 5798122 13945491368 5798516
刘元民 中队长 5798122 13945491006 5798596
李江涛 社区一队长5708110 13945431062 2957069
李兴旺 社区一警察5708110 13115346116 5708918
张守军 社区一警察5708110 13512635370 2957107
葛春宝 社区一警察5708110 13039623610 5735335
薛宝国 社区二队长5798110 13845495298 5798498
王 东 社区二警察5798110 13504856055 5783100 5798469
马文保 社区二警察5798110 13115540066 5798066 5798444
杜文来 社区二警察5798110 13039649136 5702316
赵稀文 社区二警察5798110 13836682686 5783298
夏洪彦 社区二警察5798110 13019753038 5798038
夏洪涛 社区二警察5798110 13946436139 5718398
王成刚 社区二警察5798110 13512636000 2951533
张忠伟 社区三队长5717110 13054369178 5717507
窦洪彬 社区三警察5717110 13054369168 5717577
刘建华 社区三警察5717110 13845439180 5798417
郑 跃 社区三警察5717110 13199142119 5798476

勤得利农场派出所:
值班电话:5708110(可以找到所长)
张守军:派出所指导员 18946432341
警察:刘殿祯

勤得利五星山派出所
勤得利拘留所

5、佳木斯看守所
疑犯:张一鸣、王剑锋、大鸿
6、佳木斯市前进区公安分局

7、佳木斯市永红区法院

8、佳木斯香兰监狱

9、佳木斯市向阳区法院
杨国臣:佳木斯向阳区法院立案庭庭长 办公室电话:0454-8788687

10、佳木斯市合江检察院
夏亚光:佳木斯合江检察院副检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