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风雨雨随师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六日】一天,我和一位个体公司老板讲真相,他非常感慨的说:“法轮功了不起!共产党迫害这么多年也没压住法轮功,说明法轮功坚持的一定有道理!到今天还有那么多人信,真是了不起!”听了这话,我思考了许久,一个常人能发出这样的感慨,是十几年来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所表现的坚忍不拔的精神感动了他,足以说明法轮大法的神圣与伟大。

一、魔难中,坚定的信师信法

一九九九年我刚刚得法,邪恶便开始疯狂的迫害,这突如其来的邪恶迫害使我不知所措,当时我是单位一把手,邪党各种会议、报纸、电视的造谣宣传真是铺天盖地。可不管它们怎么造谣诬陷,我当时有两点认识很明确:一、法轮功教人做好人,能够提升人的道德;二、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这是我亲身体会的。所以无论如何,都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信念。

我的妻子是炼功点的辅导员——邪恶迫害的重点人物。邪恶对我施加压力,上司找我谈话:让我与邪党保持一致,管好老婆,否则将影响我的前途等等。我诚恳的对他说:“原来我妻子身体有病,是炼法轮功炼好的。”他当即就训斥我,说:“到现在了你还这么说,简直没有政治原则,糊涂!”后来,我和这位上司一起去省会学习时,递给他一份法轮功真相资料。他当时说要看一看,带回去了。

随着邪恶迫害的步步升级,上司多次找我谈话。在一次大型会议上,他指名对我破口大骂。后来我被宣布停职。在停职期间,邪党市委书记,找我妻子谈话,要我陪同,因我没刻意打扮,又被上司当众大骂一通,真是脸面扫地。回家后我自己打坐炼功,委屈的泪水洒满前胸。

就在这期间,各种苦难一齐降临,我继母去世,父亲做大手术,因妻子多次被非法关押,九岁的孩子无人照顾,吃饭上学都成了问题。我没回家,他就在门外等候。一次下班回家,见到邻居的小孩一拳打在我儿子身上,他不但没有反抗,反而向后退了一步鞠躬说:“对不起”。那小孩又狠踢了他一脚,他又一鞠躬说:“对不起”。看到这一幕,我含着眼泪转身回了家。我知道,孩子在听师父的话。

我坚信:法轮功没有错,大法弟子没有错。从古到今,无论多高的学问、多大的官,没有人能讲出如此震撼人心的道理。

不久,邪恶免去了我的一把手职务。有很多人为我惋惜。虽然当时心里很苦,但我坚信:我得到的是无法用官位来衡量的,今生能与师尊同世,和大法有缘,是我最大的幸福。

二零零四年底,我和同修一起去北京发正念,参与除恶行动,站在天安门广场,我满含热泪,为同修们当年顶着压力证实大法的壮举而感动,同时我的心也在呐喊:还我师父清白!

二、矛盾中,信师信法,割舍执著。

由于多年在邪党官场上养成专横跋扈的习气,遇到矛盾时强制人,不知找自己。和妻子同修处事方式上存在较大分歧,还无知的认为有主见、有能力。岂不知,这正是修炼中最大的障碍、强大的执著。致使经常和她一起的两位同修看不惯我的做法,为她鸣不平,有同修给我善意的指出来,表面上也能接受,内心却不改,久之,自我意识膨胀,终于有一天爆发了,让我摔了一个大跟头。

那是二零零六年春天,我俩为买一台电脑发生争执,她更多的是从做大法资料上考虑电脑的配置,而我是从电脑的性能上考虑。为此,我俩一直拧劲儿,僵持了近一个月。

没经她同意,我按自己的要求订购了电脑,她知道后也没有守住心性,当着那两位同修的面大声指责我,两位同修附和,我当时火冒三丈,认为这一段时间她们三个结成伙和我过不去,今天又骑到我头上来了,所以在不理智的情况下采用了粗暴野蛮的手段对待妻子。在场的两位同修和我评理,我翻脸撵她们走,真是闹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惊动了长辈们和两家兄弟姐妹。当时来了十几人,这时,我仍态度强硬,并扬言离婚。

我的姐姐厉声告诫我:“你不能给师父丢脸,给大法抹黑”。就这一句话,如当头一棒,把我砸醒了。是啊,我是修大法的,不能给大法抹黑啊。就我今天的恶劣表现,叫我的亲人怎么看待大法弟子?怎么来相信大法?师父让我来救人,可不是让我来毁人啊!想到此,我低下了头,陷入了沉思。这时,我姐又严肃的说:“太欺负人了,你太自我了!”就这后一句话,又激醒了我。

是啊!多年来不就是这个自我一直在左右自己吗?不就是这个自我使我放不下架子,使我一直听不進别人的意见、使我独断专横吗?这个自我一直在害我呀!这是邪党文化的流毒,今天我找到了它,必须把它挖出来、解体。想到这,我抬起了头,当着所有亲属的面,走到妻子跟前,诚恳的向她道歉,承认自己的错误,我也向所有亲属保证:“我修大法,师父要求我做一个好人,今后决不给师父丢脸,给大法抹黑。”我的亲属都为我能放下自己承认错误而高兴。他们都知道这是大法的力量使我发生了这样的改变。

第二天,我又打电话找到那两位同修,当面向她们道歉,诚恳的说出了自己这几年来,特别是这一个月来那些执著自我的肮脏的心。她们也各自在这件事中都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我们都觉着对不起师父,都流下了悔过的眼泪。

三、在反迫害中,信师信法多救人

迫害一开始的几年,只知道一味的承受魔难,一次次的在被迫害中过着“关”,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学习师父的讲法,才逐渐的明白了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关系,也逐渐理解了反迫害讲真相的目地是为了救人。在正法修炼的路上,经历了很多,有时做得好,有时做的很不好,但我内心却始终知道,学好法、发正念、多救人是师父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所以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始终不忘自己的使命。

我所在单位是一所大学的分校,是邪党控制比较严的地方,受毒害的世人很多。我利用一切可能的条件多救人,劝三退。如利用单位领导班子换届时机,劝退两个一把手;利用自己的职务工作之便,劝退近二十名领导干部;利用自己与下属接触的机会,劝退近一半的职工;利用这几年来个人及家庭受到的迫害劝退许多亲朋好友。

二零零八年,邪党奥运前夕,我妻子因与同修一起交流,被恶警绑架,一同被绑架的有十几人,得知这一消息后,我迅速通知多位同修并及时曝光邪恶,既减少了损失,又震慑了邪恶。妻子遭受迫害期间,我顶着各种压力,始终做着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在家庭亲人面前,我和孩子堂堂正正(孩子面临高考),不为难不发愁,正常的生活、工作、学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使家庭亲人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坚强。在妻子被迫害中,所有的家人没有一个说不好听的话,除对我和孩子关心照顾外,就是鼓励我们好好生活。我们坚忍不拔的精神感动了许多身边的亲朋好友和同事,他们都从心里感到对大法弟子的敬佩,对大法的敬仰。

我知道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只是大海中的一滴水,离师尊的要求还相差很远,如有时真相没有讲到位,劝退的效果质量不是太好,自己带着任务心、急躁心、怕心来做,致使有些人退了也很勉强,还有很多认识的有缘人没有勇气给讲三退。今后我会多学法,增强正念,用一颗纯净的善心把救人的事做的更好。

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师尊对我们的救度,万分珍惜师尊给我们安排了千载难逢的救人机会,也由衷的感谢明慧同修的辛劳付出,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让我们能够在这个平台上倾诉对师尊的感恩,畅谈对大法的敬重与赞颂。

认识有欠缺、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