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邯郸劳教所恶警的狂语看中共的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七日】“我就是土匪”、“我就是不要脸”、“我就是魔”等狂语是中共恶警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经常说的一句话。警察本该是维护社会正义的,中共警察这样的“语出惊人”让许多不了解它的人感到不可思议,认为怎么会这样呢?

其实,了解中共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共是一个靠流氓起家的强盗政权,它豢养出来的“土匪警察”、“土匪法官”、“土匪官员”在其控制下完全是一副流氓相,他们张狂得不可一世,随意的对法律进行践踏。

下面是我们在邯郸搜集的部份恶警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的狂言妄语,从中看看中共的凶残和无耻是怎么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

一、河北邯郸劳教所为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所里邪恶头子专门成立了“专管队”、“特教队”,教唆、纵容所内狱警实施暴力,劳教所头子在大会上公开叫嚣:“要限定转化时间,无论采取什么方法,必须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劳教所向所有狱警、劳教犯人、所外地痞流氓等恶徒们公开发出了实施暴力“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信号,从此残忍的暴力迫害就开始了,而且越演越烈。

二、高飞(邯郸大学司机)是邯郸市610头子曹志霞亲自将其弄到610又送到邯郸市洗脑班和劳教所的,高飞公开叫嚣:“部队就是杀人的,劳教所就是打人的!”“你转化也得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你不转化,就把劳教所里所有的刑具——老虎凳、上绳、开飞机等等,都给你来一遍,看你转化不转化!”“我就是不怕遭报应,法轮功学员发正念都冲我来!”(高飞已经遭恶报)

三、特教队恶警大队长葛庆喜叫嚣:“你转化也得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不打你,这劳教所里的电棍是给谁用的?不是让它在这里放着的!”二零一零年九月二日,程文东和一名李姓法轮功学员遭到邯郸劳教所恶警葛庆喜毒打,造成二人多处受伤。葛在大会上扬言:“有人说上边不叫打人,那发给我橡胶棒是干什么的?”

四、邯郸劳教所恶警左涛异常凶残,看他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的叫嚣:共产党是流氓,我就是流氓;共产党不要脸,我就不要脸,我就叫不要脸,没见过不要脸的就看看我,我就是不要脸!你能怎么着!

五、邯郸市邯山区国保大队长党殿军迫害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嚣张得不可一世。面对学员良言相劝,他却口口声声叫喊:“我党殿军是共产党员!无神论者!我就是不怕遭报应!”不长时间,他便以身试法得癌症暴死。当天理真的应验时,他是那样的凄惨与无助,后悔不该当初,可是已经晚了。

六、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一日,成安县六十八名法轮功学员在开法会时集体被抓,学员们齐声高呼:“法轮大法好。”成安公安局长李志德恼羞成怒,大声叫嚣:“我就是魔,我就是要吸了你们。”指挥着恶警对法轮功学员一阵乱打。

七、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八日晚,永年县公安局局长王保世率领许多恶警将插播真相的法轮功学员程凤祥绑架,在永年刑警一中队的地下室指挥恶警对程凤祥酷刑逼供。程凤祥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几次,当时程凤祥内衣口袋装有1000元现金,王保世在众目睽睽下强行把钱掏走装进自己的腰包,这名暴徒狂叫:“我就是公安局局长王保世,对你们炼法轮功的不用讲任何法律,你愿去哪告去哪告!”

八、永年县公安局恶警杨庆社、陈聚山十分邪恶,扬言:什么时候把法轮功学员抓完,什么时候罢休。尤其国保大队恶警程星、王坤等人多次采用恶劣手段殴打、折磨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下半年,恶警王坤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口吐狂言:“明慧网上说的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酷刑我都用过,你们告吧。”

九、邯郸劳教所五大队恶警队长王峰是迫害死法轮功学员任孟军的主要责任人。在劳教所王峰经常不让任孟军睡觉,一打瞌睡就用电棍电。在一次五大队集体出工时,王峰故意刁难任孟军,任孟军走到劳教所大门口时,以任孟军东张西望为借口,王峰像疯了一样扑上去把任孟军打倒在地,专门用拳头往头上打,用穿着皮鞋的脚往任孟军的腰眼猛踢,打得任孟军喘不上气来。任孟军脸部肿胀,身体受严重内伤。王峰四十岁左右,大名县人。对法轮功学员,王峰动手就打,张口就骂,在开会时王峰就直言不讳的公开叫嚣:“我就是土匪头子,你们能把我怎么样?转化不了的都送我这里来!”

十、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四日,曲周恶警李有民喝得醉醺醺的,带着两名警察绑架已经怀有七个月身孕法轮功学员李雪梅时,他完全是一副色迷迷的流氓相,其大言不惭地承认:“俺就是土匪!”

十一、邯郸市武安市国保大队队长张利华嚣张至极。有的法轮功学员多次被他勒索,几乎倾家荡产;没有勒索到钱的就劳教、判刑。截至目前,有1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他送进看守所刑事拘留,2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到劳教所或判刑,并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逼的流离失所,漂流在外……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他疯狂敲诈法轮功学员的钱财,少则几百,多则两千、五千,却从来不给收据,甚至连白条都没有一张,并扬言“条是没有,想上哪儿告就到哪儿告。”

十二、恶人利用恐吓、欺骗、挑拨、诱惑(假减期)等卑鄙手段制造法轮功学员家人及劳教人员和法轮功学员之间的矛盾:劳教人员一班有50余人,只有几个法轮功学员,只要有一个学员不“转化”,犯人全都不让睡觉,恶警叫嚣:“打死学法轮功的没事,就说他自杀!”教唆劳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施暴。

中共夜郎自大,号称战天斗地。在历次运动中它一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耍流氓手段,它的罪恶与狂妄足以让天地震惊,人神共愤。提起它的警察,时下老百姓有一句流行语说“以前土匪在深山,现代土匪在公安”,这个比喻十分恰当。

十四年来,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它的邪恶行为比土匪还要土匪。《九评》把中共的罪恶历史及其狰狞的邪恶本质完全呈现在中国人面前。现在,随着全球“三退大潮”的步步推进,已有一亿三千多万觉醒了的人们摒弃中共,声明退出了中共邪恶流氓组织。邪党苟延残喘解体在即,我们善劝那些对中共改良还抱有幻想的人,无数的实例早已证明,在法轮功这个问题上,任何相信中共讨好它与其为伍的最后只能使自己痛食恶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