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北京市城建设计研究院高工自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七日】原北京市城建设计研究院的高级工程师兼总工办主任王慧女士修炼法轮功,四次遭中共当局绑架,前后被非法关押近四年。下面是王慧女士自述因修炼法轮大法而被中共迫害的经历:

我于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心性提高,找到了人生真正的意义。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我曾四次遭绑架,前后加起来被非法关押近四年。

'这是我在天安门被推倒在地上的照片,照片登在明慧网10月2日的媒体新闻中。'
这是我在天安门被推倒在地上的照片,照片登在明慧网10月2日的媒体新闻中。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去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上访,反映法轮功利国利民的真实情况,被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去天安门和平请愿,被拉到天安门派出所,遭到警察的毒打,警察用一根外面是橡胶,里面是铁的棍子打我的腿,一边打我一边还问我:“我打你了吗?” 我的腿被打的肿的很高,瘀血青紫很长时间才消失。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因修炼法轮大法,我被单位开除。

二零零一年三月,因抵制进洗脑班,我流离失所。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我们十名法轮功学员去京郊妙峰山交流,在回来乘车下山的路上,被警察劫持绑架,经过几个月的非法审讯关押后,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这是在妙峰山派出所,警察拍的登在中共报纸上诽谤文章中的照片。除了那个带孩子的法轮功学员,我们都被手铐铐在了一起。'
这是在妙峰山派出所,警察拍的登在中共报纸上诽谤文章中的照片。除了那个带孩子的法轮功学员,我们都被手铐铐在了一起。

在北京大兴的劳教人员调遣处,警察张某就用皮鞋踩我的脖子强迫我低头,我绝食抵制迫害,警察国丽娜就指使吸毒人员刘某给我灌食,并捅破了我的喉咙,之后她奖赏该吸毒人员给家里打电话。后来我被劫持到新安女子劳教所,为了“转化”我,她们连续十天只让我睡两小时,夜里凌晨两点才让我睡觉,四点钟又把我叫醒。我承受不住迫害而“转化”。

我们被迫进行奴工劳动,当时是做出口的布鞋,那个粘鞋的胶很熏人,眼睛和气管都被熏的很难受,估计有毒性。

二零零二年三月,我们从新安劳教所被集体押往新建的北京女子劳教所。在那里的奴工活是包筷子,是在床板上或地上包所谓的卫生筷子,在调遣处也包这种筷子,我曾看见一个吸毒劳教人员脱了鞋,用有脚气的脚去踩筷子,以发泄不满。狱警每天逼我们包几千双筷子,从早到晚干,完不成定额就延长劳动时间不能睡觉。我们要把一麻袋一麻袋的筷子从大卡车上卸下来,包好的筷子又要一箱一箱地装到车上,这是重体力劳动,非常的累。一次,有人来参观,之前,警察让我们把大筷子包从一楼都扛到没人的三楼,我被累得下身出血了。在劳教所由于上厕所是不自由的,加上劳累,在长时间的憋尿之后,经常就憋不住尿了。

二零零八年中共要开奥运会,六月十八日,警察闯到我家,非法搜查,翻出一本《转法轮》和七张真相光盘,我因此被绑架到看守所,又被非法劳教两年半,第二次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劳教调遣处,之后又被劫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出于怕心,我又一次向邪恶妥协,写了不该写的,留下了污点。

我被非法关押的大队的主要奴工劳动是种蔬菜。立春一过,就开始把堆成山的牛粪和鸡粪拌在一起,我们用铁锹一锹一锹把地翻出来,然后再把拌好的粪用小推车推到田里撒上,再一锹一锹地翻下去,这是重体力劳动,我不堪重负,在外面身体好好的,在这里病又返出来了,医院说我需要做一个小手术,因为是外面的医院,警察怕我逃跑,我是戴着手铐上的手术台。

劳教所强制体力劳动严重摧残了我的身体,每天还要被看谎言光盘洗脑,逼写污蔑法轮功的话,这种精神上的强奸严重损害了我的精神。劳教所警察威胁说:你们出去后再炼就还得回来,回家即使在被子里炼功也是违法的。

第二次从劳教所出狱回家后,我的精神依然没有被释放。二零一一年底,劳教所警察还给我打电话,进行所谓的回访。

我于二零一二年年初脱离中共的恐怖控制,来到欧洲。之所以现在才投稿明慧网,揭露迫害,一是因为被“转化”后曾经邪悟,被洗脑的毒害没有被彻底清除出去,二是被迫害中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对邪党的本质认识不清。邪党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是肉体和精神的双重迫害,而精神上的洗脑迫害更严重,也更隐蔽。《九评共产党》是一把利剑,戳穿了共产党的画皮,让我认清邪党迫害正信的邪恶。

在国外,没有党文化束缚而又善良的人,一听说因信仰遭到迫害都很同情,而共产党把有信仰的人称为“极端迷信”的人,几十年灌输出的是无神论者,所以竟有中国人糊涂的认为:共产党把迷信的人变得不迷信了,是做了一件好事,而不认为是在犯罪。明明是被邪党迫害了却要感谢它,真是可怜又可悲啊,大法弟子传《九评》、劝三退就是在帮助中国人从邪党的桎梏里解救出来。有个明白真相的中国人曾一针见血的说:“共产党就是把你强奸了,却说你是婊子,还要让你跪在地上谢恩,让你自己说你是愿意的”。

法轮功被迫害已经十四年了,至今仍没有停止,我真心希望善良的人们都来制止这场迫害,让迫害早日结束,希望我热爱的故土恢复人应有的道德和良知。

在此,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在法中归正的机会,叩拜师尊对弟子、对众生的浩荡洪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