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中共的邪恶本质不是参与政治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七日】在中国大陆,每个人都知道中共所掌控的媒体都在为它歌功颂德。很多人被它的假相所迷惑,一旦有大法弟子给他讲真相就认为:法轮功是参与政治,是反对共产党,因为共产党是执政党。这是中共给人们灌输的党文化,是偷换概念、混淆视听,把对执政党的评价说成是参与政治、把中共等同于中国。其实每个人都有评价另一个人、一个团体组织的权利,只是站在什么角度认识的问题。对于中共,哪一个人(无论普通民众或知名人士)哪一个研究机构都可以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评论它的好和坏,但谁也没有把它说清楚,而只有《九评共产党》这本奇书才全面的客观的从更深更广的角度,将它的邪恶本质彻底剖析出来,曝光于光天化日之下,许多人佩服,认为说的都是真话实话,而非中共那一套的捏造诬蔑、栽赃陷害。

一、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

我们从小学、中学乃至大学,头脑中灌输的全是中共的“伟、光、正”。即使犯了错误也要推到某个人身上,而它永远是对的。其实它每次在政策上的变动,无不是它过去政策的错误造成它统治地位的危机被迫作出的调整,它表面的假相蒙蔽了绝大多数善良的民众(阴一套阳一套),它本质的一面是被掩盖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它邪恶的一面也就越来越显露出来。如:把“长征”说成是为了“北上抗日”,实则是“战略大逃亡”;把六零年“大饥荒”说成是“自然灾害”;把“上访”说成是“围攻”;从“消灭剥削阶级”到鼓励私营企业主入党;说“人民政府人民选”,(除村干部是选出来的外)哪一级官员也不是选出来的,都是上级任命的,“人民代表”也不代表人民;当需要你冲锋陷阵打天下时,许诺“人民当家作主”;而用完你时,工人失业、农民失地;贫富差距拉大、机构臃肿、用钱买官、贪官遍地、捞得巨款转存海外;享受着特供商品,大型国企掌控在极少数太子党手里;为了钱无恶不作、道德急速下滑,假货泛滥,娼妓遍地;号称“太平盛世”却维稳经费超过军费开支,政法委系统已成为最大的黑社会,玩忽职守、执法犯法、以权代法,已见怪不怪,社会问题层出不穷,抗争事件频繁发生。这就是中共标榜自己执政能力的具体体现,它的“先进”所在。

中共的喉舌媒体一直大吹特吹某某指标世界排名第几,并引以自豪、标榜、炫耀。一个泱泱大国为什么不敢说人民的自由度有多少?人均收入世界排名第几?多少人还在贫困线以下挣扎?专家对“三峡工程”的科学论证是“弊大于利”,中共置之不理,致使给后代带来无穷祸患。中共对“汶川地震”的准确预测不予理睬,导致十几万人罹难,这就是它的“科学发展观”。

中共夺权后历次运动共害死了八千万人,每次都搞错却频频再搞,无辜民众在残暴的内斗中含冤离世,同时也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六零年大饥荒饿死约四千万,中原很多省份的村民都是整村整村的死去。古代的地方官都会开仓放粮救济灾民,而中共为还外债竟眼睁睁让人活活饿死,这就是“人民政府”的所为!

八九年天安门“六四”惨案,无寸铁的大学生只因为反对腐败被屠杀。二零零一年,为挑起、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中共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虽精心策划却漏洞百出。五年前我曾遇到亲眼目睹“自焚”整个拍摄过程的人,当时他就站在金水桥上,他说:若不亲眼所见真难以置信,中共的邪恶程度超乎想象。零六年以来中共一直是矢口否认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而二零一二年二月的王立军、薄熙来事件,除披露了中共内斗的异常激烈,同时也从中共内部提供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铁证,而这个罪行被国际上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来没有过的邪恶”。人做的再诡秘,该败露时一定要败露,这是天意。二零一二年底美国俄勒冈州凯丽女士在圣诞饰品中发现一封来自中国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的英文求救信,这封信是随产品辗转出口到美国的。信中翔实诉说被强迫超时超强度干活,若有抵触就施以酷刑,尤其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更严重。这就是中共的“人权最佳时期”、“以人为本”。

法轮功从开传至今,根本就不参与政治,是为祛病健身、是为了做好人,教人修心向善,也未触犯任何一条法律条款。只是让民众知道法轮功被迫害是无辜的、是不公正的,唯一要求是能有一个稳定的炼功环境。而且是迫害在先,反迫害在后。

“人之初、性本善”,人人都有向善的愿望,中共迫害的直接原因是学炼法轮功人数剧增,超过了中共党员的人数,引起江的小人妒嫉。社会还怕好人多吗?是法轮功的正照出了中共所有之不正,致使置亿万人受益而不顾,采取惯用的欺骗伎俩,控制上千家媒体铺天盖地一言堂的造谣诬蔑,调动整部国家机器进行血腥迫害,不允许有任何为自己说公道话的权利。

人们不会忘记:五七年毛让知识分子“百家齐放、百家争鸣”,结果发表言论的人成了“右派”;八九年江封杀《经济导报》;现在的《南方周末》事件,以及中共对海外网络的封锁,都无疑证明了民众对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渴望和中共对“真话”、“自由”的惧怕,中共的强压政策剥夺了民众的知情权,说真话的权利。

其实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并不是采用象中共栽赃诬蔑法轮功的办法——以恶治善,而是和平的善意的方式到政府信访机构上访,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上访权利;向广大被蒙蔽的民众讲述被迫害的真相,也是最基本的人权,让民众认清到底谁好谁坏,不是恶意中伤攻击谁。为什么中共不让讲?无非是怕它的丑事别人知道,见不得人。俗话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做了就别怕说。

中共要想打倒谁不出三天,当时江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现在法轮功弘扬到六大洲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获得一千多项褒奖。而唯独中共反对,这是国人的耻辱。在十四个年的迫害中,中共把自己却弄得名声狼藉、臭不可闻。传统文化被中共破坏殆尽,当今宣传的“传统文化”实际是被中共篡改了的传统文化,是党文化,因为中国自古以来是信神的,真正的传统文化是神传文化、是相信善恶有报的,使古人一直保持高的道德水准。而中共则否认神佛的存在,做了恶事不相信有报应,所以现在的人敢无恶不作。而法轮功是佛法修炼,只要用心去炼,祛病健身所发挥的奇效比比皆是,屡见不鲜。神佛的存在不是迷信,因为现在的科学水平还不能证明神佛的存在,很多奇异的现象和千古之谜现代科学还很难解释,解释不了却不能否认高级生命的存在。其实在庞大的宇宙中高级生命安排着天体有条不紊的运行,科学巨匠牛顿和爱因斯坦都是相信神佛存在的,就连马克思和毛泽东都是有神论者。(马克思就是个撒旦邪教徒)

正义的力量是不可想象的。古语说的好:邪不压正。历史上破坏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这十四年的迫害中,中共把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修炼者,进行拘留、洗脑、劳教、判刑、关精神病院、送戒毒所、甚至被活摘器官等多种形式迫害,达上百万之多。自零六年开始,很多北京的正义律师站出来到全国各地为法轮功学员做义正辞严的无罪辩护。之所以“无罪”,是因为法轮功学员是做好人的,既没有违反任何一条国家法律,更没有危及政权。按《宪法》规定:每个公民都享有信仰自由、上访权利,是中共的党魁在以权代法,执法者在执法犯法。而当律师正常例行公事时,执法机构却无端刁难,甚至把律师送去劳教。这就是中共的“依法治国”。

二、退出党团队才是不参与政治

以上我们对中共邪恶的本性比较清醒的认识,俗话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因为中共对善良民众的残害,对佛法修炼者的迫害,致使天灾人祸的频频发生,以警告世人。很多人尤其当政者还不能醒悟,那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人不报天报”。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一块巨石上惊现六个大字:“中國共產党亡”。据国家级专家组考证:该字已有两亿七千万年的历史,且找不到人工雕琢的痕迹。顾名思义“天灭中共”,天意也!一切绝非偶然,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必报是天理”这不是人的意识所能左右得了的。

我们都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何为“时务”?许多人认为现在中共在执政这就是“时务”。非也!中共不是天,佛法的传出是天象变化,“顺天者昌、逆天者亡”。法轮功以“真善忍”为宗旨做好人,而中共无论用什么高调欺骗民众,最终都是“假恶斗”,是与“真善忍”相对立的、不相容的。这才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根本原因。中共对佛家弟子的迫害,灭绝人性,它已具足邪教的一切特征[(一)编造教义,消灭异己;(二)崇拜教主,唯我独尊;(三)暴力洗脑,精神控制,组织严密,能进不能出;(四)鼓吹暴力,崇尚血腥,鼓励为教牺牲;(五)否定有神,扼杀人性;(六)武装夺权,垄断经济。其实它就是地地道道、彻头彻尾的邪教。凡是加入过其组织(包括党团队)的人都是它的成员,都被绑架参与了政治,在举拳向血色旗宣誓时,就是向它发毒誓等于把命交给它了,天灭中共时凡是它的成员,都将随其一起陪葬。只有退出它的组织(即“三退”退出党团队),才能得到神佛的保护,在大灾难中才能留下来。这不是参与政治,恰恰相反,三退”是不与邪恶为伍,退出政治组织,是不参与政治。

自古以来凡是正教没有参与政治的。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根本对政权就不感兴趣,念在方外,法轮功学员只是希望灾难中更多的人保平安选择美好的未来,因为生命是可贵的。

从苏联及东欧共产极权国家的解体,不难推出:共产党的统治已经被人类发展的历史所淘汰。中共虽然被逼上“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道路,但也摆脱不了覆灭的下场,这是历史的选择。对普通民众来讲,不管谁当政,谁对我好,我就拥护谁。这不是政治问题,是与每个人息息相关的生命问题。

既然每个公民都有信仰自由,那就有信法轮功的自由,也有不信中共邪党的自由,中共对每个人从小学到大学以至工作单位,强制灌输的都是只重现实不重道德的邪党文化。强迫不是自由,中共的强奸民意、强压政策,最终只能适得其反、大失民心。不要一提“共产党”就谈虎色变;不要被它的淫威所吓倒;不要对它抱有任何幻想;不要再被它的谎言所欺骗,它只能把你带入罪恶的深渊。希望每个善良的民众,都能头脑清醒、摈弃邪恶、选择正义、呵护善良、走向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