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小同修:从新走回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七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在母亲的带动下开始修炼大法的,那时候才读小学五年级,参加集体学法和炼功,对大法也有一定的了解。迫害开始后,我虽仍坚信大法,但由于自己的认识不足,以及来自亲人和学校各方面的压力,渐渐的放弃了修炼。现在想想,真的是很惋惜,浪费了那么多学法修炼和讲真相的时间,真是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愧对自己千万年的等待,愧对那些需要我去救度的众生。现把我从新修炼这两年的感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希望和我一样的昔日小同修也能从新走回正法中来。

一、从新走回修炼的路

二零一零年底,我从新走回大法修炼中来,干扰很大。刚开始的时候还不晓得什么是干扰,只是奇怪为什么自己只要一拿起书,那个累啊,困啊,那个闹心啊,简直一页都看不下去。强打精神看书,自己的文化水平也不低,可是看起书来,我一个字一个字很认真、很吃力的看,看着每一个字我都认得,但是短短一句看完,我竟然全然不知我看了什么,竟然不知道把那些字凑在一起,是什么意思。紧接着常人中的干扰接踵而来,让我好像根本挤不出时间来看书一样。好在自己修炼的心意已决,无论如何都坚持看书,直到把第一遍《转法轮》看完,这种情况才有所改善。

现在想想真是庆幸自己能坚持下来,没有中了旧势力的计谋,也深知从新修炼的不易。在此也提醒一下和我一样从新走回修炼的同修们,无论干扰再大,也不能放弃看书,无论干扰再大,也不能放弃修炼。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

二、加入到讲真相的洪流中

走回修炼后,我看的第一本新经文是《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文中师父提到:“人虽然还只是人,但是人却是上界众生的代表。那么人对大法犯罪的话,他背后所代表的生命群从上到下的天体其中有无可计量的神与各类众生统统都会被销毁,因为是宇宙正法。慈悲是在大劫前的表现,正法是严格无情的。”这些话深深的震撼了我,让我明白了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有多么的重大,让我明白了自己来世的真愿,明白了救人多么的刻不容缓,从那时候我便开始用手机打真相语音电话。

从时间上看,我从新走回修炼和做讲真相的事几乎是同步的,有一些同修认为新学员不适合立即做讲真相的事,我觉得虽有道理,但是也要看情况而论。新学员做讲真相的事是有一定难度,做不好也可能会带来负面的影响,但是从另一方面讲,时间紧迫啊,我们还有多少时间可以等待,还有多少众生在等着我们去救度。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讲过:“可是你们知道吗?本来在去年应该得救的人,却永远失去机会了,因为正法是不断的往前推,一步一步,到了一层那一层的人,上边到了哪个天国,到了哪一层天体,就是哪一层的人来看,下次那个座位是别人的不是他的。你们知道失去了多少生命?!”我的理解是正法到了哪一层,就是哪一层的众生得救,下一次的机会可能就不是他的了,一等一待,正法都不知又过了多少层了,那些来不及救度的生命,可能也就将永远失去机会了。所以我们应该抓紧时间多救人。

我觉的在讲真相中,只要我们的念头和心态纯正,符合高层次的理,在实际行动上,又能符合常人的理,就不会出问题。因为“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2]手机讲真相,操作简便,又比较隐蔽,我觉得很适合于刚走出来和还不敢走出来的同修使用。

同时我也开始使用真相币,刚开始使用真相币时,我总是一边发正念,希望对方不要发现上面有字,让真相币能顺利流通出去。但是后来想想,这样也不对啊,我不经意中把收真相币的人推到我们的对立面去了,并且有被发现了,可能会被拒绝,被举报的顾虑,这无意中也承认了迫害。所以现在使用真相币时,我会对着收真相币的人发出正念:“你们是来了解真相的,不是来阻碍正法的。”并清除他们脑中阻碍他们了解真相的一切邪恶因素与生命。要知道,他们也是我们救度的对象啊,收下真相币并再流通出去的过程,也是给他们了解真相并积福报的过程。

三、在技术中成长

二零一一年二月,在师父的加持下,在技术同修无私的帮助下,一朵小花在我家扎下了根,一直顺利的运转到现在。打印机在使用过程中,有时也会出现一些状况。由于技术同修很忙,所以刚开始每次打印机一出状况,我就懵了。找技术同修嘛,做资料的事就又得耽搁一段时间了,自己修嘛,好像自己的筋从来都没这么长过,怎么修啊。但衡量过后,觉得救人的事不能耽搁,那么多的资料点都依赖一个技术同修,也容易使技术同修被旧势力钻空子,师父安排我在年轻的时候得法,我也就有责任做好技术方面的工作。

从上网学教程,到动手维修,也确实是个考验人心的过程,从中暴露出了自己很多的人心,这些也都是我要修去的地方,如畏难心、安逸心、依赖心、急躁心、怨恨心,机器修好时的欢喜心、显示心、自以为是的心。机器修不好时的埋怨心、非要把机器修好不可的证实自己的心,也从中暴露了自己爱钻牛角尖的习惯,每次都是拼命的钻研技术,不把机器修好誓不罢休的那股劲呀。后来学习了师父的讲法:“问题出现了,是自己和法理发生了拧劲。找一找问题所在,把这个拧着的劲放开,理顺理顺。最好的方式就是遇到什么事情不要往前顶劲、往前抢、往前追逐着去解决,把心放下来,往后退一步,去解决。”[3]从中我悟到了“往后退一步,去解决”的法理。

四、对年轻弟子结婚与否的一点认识

修炼前,我把情看得特别的重,总是憧憬着美好的感情。刚开始走入修炼时我正和一个男生交往,但是随着对法理的不断认识和心性的升华,我渐渐的意识到了男女关系问题的严肃性,也让我和他相处起来,越来越难以适从。

一个修炼人和一个常人,思想境界、处事的方式,简直差得太远了。他们所追求的,是我们所要修去的。而我们所向往的,是他们所难理解的。比如他们想的是他们的名、利、情、各种欲望,而我们想的是修心、断欲、去执着,救人,做好三件事。要把这样两个人凑在一起生活,还要平衡好两个人的关系,平衡好婚姻与修炼的关系,多难啊,这需要占用我们多少宝贵的时间啊。现在时间这么紧迫,我们还有多少时间可以这样去慢慢磨合啊。而且男女之情能挑动人的多少欲望和执着心啊,这些被挑起的执着心,得多花多少时间修炼才能磨去啊。

当然我这指的是对年轻同修结婚与否的思考,已婚同修那就是另外的修炼状态了。而且这也要结合自身的情况,也要考虑到亲朋好友的想法,不要因此给讲真相造成障碍。

我们是来助师正法的,不是来享受常人生活的。在悟到这些后,我决定走一条独身的路。从以前的无限向往与执着追求,一下子到修心断欲舍弃情,我也是经历了一个剜心透骨去执着的过程。那段时间我唯有不断的学法,不断的学法,不断的加强正念、排除干扰,使我很快的走过了那一段艰苦的过程。这里也再强调一下学法的重要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

我把自己工作之余的时间,基本都用在做好三件事上了。现在,我已经没有了孤独,没有了寂寞,从之前的刻意远离,到如今的平静如水。男女之情对我已不再诱惑,对我而言,去哪玩、去哪约会,都不如在家里学法来得踏实。

五、对失与得的再认识

以前的男友曾多次向我借钱,总共借了四万元,出于信任我没让他写借条。但是当我再找他时,他竟然玩起了失踪,不接电话,不回短信,不提钱的事,而且这一“失踪”就是几个月。这让我开始有点按捺不住了,有种不祥的预感,回想起他那一连串莫名其妙的事,不是丢了钱,就是赔了单,然后结局就是向我借钱。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终于忍不住跟一个“闺密”提起了这件事。没想到她听后,大呼我一定是上当受骗了,并断定他之前跟我在一起,一定就是为了设圈套骗我的钱的。朋友分析的头头是道,我越听越难过。想想自己之前掏心掏肺的对他,如今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自己一片真心的对他,他却是在利用我的感情骗我的钱,我对他的信任变成了一种愚昧。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我越想越纠结,以至于陷入其中,痛苦不堪。这时候家里人也知道了此事,情况变得更复杂。并且此时,我身上的钱已所剩无几,连生活都面临着问题。一时黑云压顶,我简直就要崩溃了。精神上一垮,身体上的干扰也来了,我开始咳嗽、咽痛,流鼻涕,痰液粘稠得堵住我的呼吸道,让我时常呼吸困难、睡不好觉。

后来与同修交流,同修告诉我,有可能是我哪一世欠过他什么东西,这一世用这种方式来还他;即使不是这样,他真骗了我的钱,那他也已经用他的德还给你了。我顿时茅塞顿开,是啊,这么分析起来,他也就没欠我的东西了,那我还有什么好怨恨的呢。师父已经把失与得的关系讲得那么明了了,怎么到关键时刻,却忘的一干二净了呢? “就是因为你的心里还放不下,你欠人家那笔帐你还不想还,还了心里头也不服气,总要说上一句安慰安慰自己。”[4]当自己陷于矛盾之中时,感觉好像有无数的败物从中层层间隔,把这些法理间隔到很远很远,让我丝毫都想不起来。所以说,当有什么干扰发生时,我们应跳出来看问题,而不应陷入其中,那样的话,即使自己再怎么努力,也只是“情中舞乾坤”[5]。

这件事也让我得到了一个教训,那就是在常人中养成的有什么事就跟好朋友诉说的习惯必须改。我们都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关键时刻,怎么能让人给神出主意,告诉神怎么做呢?

虽然这方面的法理通了,但我身体上的干扰却还是没好,我不断的向内找,不断的去执着,不断的发正念,但却是时好时坏,一直找不到导致我身体出现这么大干扰的原因在哪,就这么拖了三个月,直到另一件事的发生。

虽然跟他相处了一年的时间,但是由于他的无神论,还有他能颠倒黑白的口才,让我一直都不敢跟他讲真相。但经过这些事后,我觉的不管怎么样,他毕竟是我的有缘人,我都应该救他。于是我挑选了适合他的语音,打真相电话给他,并发出强大正念,清除干扰破坏他了解真相的一切邪恶因素与生命,他也一直认真听完语音,一共听了四十多分钟。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也挑选了适合他的《九评共产党》的光盘,并站在他的立场对他说:“我之前听你说过,你们单位的人都很喜欢调侃共产党的不是,这个你拿回去看看,以后在单位里和同事们会有更多共同话题。”他不仅欣然接受,而且马上滔滔不绝的跟我讲他对大法的认识。原来他以前也看过大法的资料,并告诉我,他觉得世界上有一亿的人在学,这个功法肯定有其独到之处,其实他很早前就想学了,只是苦于不知何处寻法。这次交流后,他便向我请了一本大法书,并也开始走入大法修炼了。

他的反应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也让我意识到修炼人平时养成的观念,也是阻碍我们讲真相的一大障碍。不要让养成的观念,把自己“画地为牢”,禁锢在里面,不要让你的观念拖住你救人的脚步。真的是师父什么都帮我们铺垫好了,就差我们迈出那一步啦。我很庆幸自己能迈出这一步,否则,一个即将成为大法弟子的人,就要这么被我抹杀掉了。

这件事也使我发现了自己的另一个心结,那就是总以常人的思维衡量,觉的我对他那么好,他怎么忍心这么伤害我呢。师父在《法轮大法 新西兰法会讲法》中讲到:“就是说,修炼的人,你自己在干什么你要知道,你不要老是把自己混同于常人。”是啊,在这个问题上,我还是把自己混同于常人,没有用修炼人的更高的标准来衡量。

打开了这个心结后,身体上的干扰很快就好了。

当自己没有某个执着心的时候,看别人的就显得特别明显。随着各种执着心的逐渐放淡,我现在只要一看电视,就能明显的感觉到,里面的名、利、情、业力,各种不好的物质向我扑面而来。我们修炼人应该是不断净化身体,纯净思想的,怎能由这些东西污染我们呢?

文中认识有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西兰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