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风雨 沐浴佛恩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七日】我是九九年一月十七日有幸成为一名大法弟子的,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了,一路走过来,坎坎坷坷、风风雨雨,在伟大的师尊悉心的呵护中,在履行历史赋予自己的使命中,尤其在中共邪党暗无天日的迫害中,使自己不但没有被邪恶吓倒,反而更加坚定了我走从人成神这条伟大的路,对大法坚定的正信,使马三家教养院里的部份警察良知逐渐的复苏,有的暗中保护大法弟子,或者偷偷的学炼法轮功的动作,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得法修心归真路

九九年,刚刚得法的我,从《转法轮》中知道了不止是做好人的道理,而且是做更好的好人,最终成为先他后我的觉者——佛。用法轮佛法的要求对照自己,忽然想起十几年前,我在一建公司当会计时有这么一件事。在八三年时,有一位农村赶大车拉活的人,为了能够多揽些单位的活,给我们单位相关的人员都送去自己生产的大米,当时给我送去时,我不在家,邻居帮着收下,给钱时,那人没要。修炼大法后,我明白了不失不得的道理,怎么能无故占人家的便宜呢?另外农村人种地很不容易,得搭多大的辛苦啊!怎么能白吃人家的大米呢?我得还钱去!我四处打听,终于找到了那位送大米的人。当那个人拿着我给他的100元大米钱时说,那时我都不要,十多年了,你怎么找到我家送钱来了?我说我学了法轮功,师父告诉我们做任何事都要先考虑别人,你们种地很辛苦,也很不容易,我不能白吃你的大米。那位农民说,你们各科室和财会,我都送过,谁也没给我钱呀。他要留下我吃晚饭,我谢绝了。

单位买断之后,我到个体泳装厂去打工,在年终结账时,发现工资比出勤表多了些钱。当时我想,自己是个修炼的人,不贪不占,不是我的我不能要,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虽然不在那干了,也得把钱给人家退回去。

有次去市场买菜,看见地上有一百元钱。我捡起来,问是谁丢的,一个人说是自己丢的,拿走了钱,另一个人也说是自己丢的,并从那人手里夺走了钱,还有人称是自己丢的钱,我一看都不像是丢钱的主。从这件小事上看,人在金钱利益面前是多么的渺小,哪还有道德可言?唯有我们法轮功的修炼者是一片真正的净土。

人性在法光中复苏

佛法洪传,众多的有缘之士相继得法修炼,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出于极端的妒忌,邪恶的江泽民公然动用国家机器向信仰“真善忍”的修炼者進行了残酷的迫害。无论是在哪里,大法弟子都在揭穿弥天大谎、告诉人们“自焚”伪案的真相,劝三退保平安,肃清邪恶谎言带给世人的毒素,不要对佛法犯罪。

期间,我曾两次被恶警绑架关進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在被迫害期间,我被强迫在小号中长期坐在铁凳子上,致使我的臀部坐烂,血痂、烂肉、裤子都长在了一起,最后到马三家医院用剪刀连肉等一起剪下,血水、烂肉足有半盆……更多的迫害的细节均在明慧网登出过,不再赘述。

被称之为人间地狱的“马三家教养院”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到的邪恶,那些个警察的人性就象尘封在冰川里一样,血,冰一样的冷。然而,就是这样一群人,在和我漫长的接触过程中,她们的人性逐渐逐渐的复出,是伟大的佛法用无量的法光驱散了她们身上的魔性,现出正常的人性。

二零零八年,因我在街上面对面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小学生用手机举报,我被城东派出所绑架关押在看守所。看守所的警察都认识我。我心有一念:无论到哪不论是谁,我都要告诉你真相,我都不配合邪恶的指使和命令。有的警察知道我不吃看守所里的饭,半夜拿来大米粥,端给我说,这是我从家里拿的大米,给你做的粥,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不吃犯人饭。检察院来看守所办案,我给他们讲真相,最后办案人员说,我也不愿意办(迫害)法轮功的案子,你找律师吗?我认为我做好人无罪,无需辩护,被我拒绝。

在马三家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苑国友照我的太阳穴、鼻子、嘴连打三大棒,当时我的嘴鼻鲜血直流,因嘴和太阳穴部位严重肿起,造成头部严重变形。某日,管教科的某某(为了不影响那些良心尚存的人,本文均不写人名,恶警除外)独自一人来到关押我的小屋,摸摸我头部的包,看看变形的嘴和鼻子对我说,你不要说谎,把打你的经过说清楚。讲完之后,他什么也没说,就走了,第二天,恶警苑国友被调走了。在以后的接触中,我不断的讲真相,有一次,他带人走進关我的小屋,对我说,你记住我的名字了吗?你救了我吗?因马三家里的警察也在勾心斗角,我为了不影响他,说,你喝多了。

在和我接触的过程中,有一位警察明白了真相,当她一个人值班时,就悄悄的到关我的小号里,避开监控头,让我教她炼法轮功,我一有机会就把动功教给她,她嘱咐我,千万别说我对你好,要不我的饭碗打了。

为了增加自己的正念,我不停的背法、发正念、讲真相,有一位警察说我有精神病,把我带到马三家医院,指着我对主任说,她是精神病。那个主任问我话后,说她很正常,没有病。那个警察知道我天天背法,说,她整天叨叨咕咕的不是精神病是啥,你就写上吧!最终没写。在回来的路上,这个警察对那个警察说话中透露:炼狱般的生活使她不愿看到我再受苦遭罪,想利用一下手中的小小权利来帮助我,让我早一点离开这个魔窟。

我看到了在残酷的迫害环境中,一些被党性扼杀了的人性正在伟大的佛法中逐渐的复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