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制造冤案的女恶警看中共政法残害公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八日】近日,“浙江叔侄冤狱案”在网络上激起公愤,“逮捕聂海芬,复查其经办的三百死刑案”的声讨成为网络热点。这迟来十年的正义声讨,无懈可击的打垮了“央视法治”,彻底揭开了聂海芬残暴“女魔头”的面纱。

其实“浙江叔侄案”案情并不复杂: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八日,张高平、张辉叔侄俩从老家安徽歙县开车前往上海,途中带上了女同乡王某去杭州,次日,这名女子被发现下身赤裸死于野外。随后叔侄俩被抓,经过了连续七天七夜蹲马步、烟头烫、竹竿捻脚、镣铐抖骨等等“女神探”的酷刑“侦察”、“突审”,在破绽百出的情形下,被认定犯强奸罪。检察院对警察刑讯办案进行了“无懈可击”的监察、法院也“无懈可击”地给俩人判处了重刑。更让人悲叹的是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三日,《央视》大手笔地推出“浙江神探”系列报导之“无懈可击聂海芬”。节目讲述了聂海芬参与侦破“五一八奸杀案”时,如何在没有找到任何物证的情况下,通过“突审”,让“惊魂未定”的张氏叔侄交代“犯罪事实”,进而从“细节”入手,获得了“无懈可击”的证据。浙江报章也报导,聂海芬主办的特大案件中一审判处死刑的有三百多宗,“准确率达到百分之一百”。

然而,“人善人欺,天不欺”。如今真凶浮出,冤案真相大白于天下,事实无懈可击地告诉人们,中共“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所谓办案原则,纯粹是愚弄百姓的把戏。正象中国知名律师浦志强一针见血的分析那样,“那时候,她面对张高平叔侄俩,心里早不把他们当活人了,早把他俩当杀人犯了,剩下的就是追寻内心逻辑,把他俩办成杀人犯,而且‘无懈可击’。”

聂海芬面对民愤,面对被她酷刑、冤坐了九年大牢的叔侄,对自己的恶行无一丝良心的悔过。还在“我是聂海芬”的微博中辩白、推责:“我不是恶警察,我不能坐牢,坐牢的应当是我们公安局长、检察院检察长、法院院长!”“你们知道政府有个政法委、法院有个审委会…每个案件,你们知道是谁定的调子吗?”这位“聂海芬”还说,“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是恶妇,你们对一妇孺叫板,你们敢向政法委叫板吗?”从她的诡辩中人们不难看出公、检、法、司法部门是唯中共邪恶之命是从的驯服工具;这些部门的知法、执法者在具体办案中既不遵从法律,更不遵守良知,是地道唯权唯上、唯名唯钱的家奴,是拿着人民的供养,披着“维护公平与正义”外衣,专门替中共残害百姓的打手、刽子手。如今中华大地,百姓聊生维艰,冤愤冲天。官商勾结、警匪一家;野蛮强占,黄赌毒肆虐;环境毒害、食品危害…种种乱象,让百姓躲不了,避不及。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首江泽民公然发动了一场针对 “真、善、忍” 普世价值的迫害,更让华夏大地蒙耻,让国人蒙羞。中共邪党及其专门成立残害“真善忍”好人的六一零非法组织,更是挟持着公、检、法、司整个政法系统大行“假、恶、暴”其道,每年耗费国家财政收入四分之一的民脂民膏,制造和维系了近代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十四年来,对法轮大法修炼人的残酷迫害行径遍及中国大陆的每个角落,甚至延伸到海外。中华古国,人心不古,道德崩溃。在“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等群体灭绝政策的蛊惑下,据不完全统计,截止二零一三年四月,明慧网报道有名有姓的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已达三千六百四十四人。至少六千人被非法判刑、超过十万人被非法劳教,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几十万人次被绑架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

翻阅法轮大法明慧网每天的记录,我们清楚的看到,在对待法轮功的案件中,公、检、法、司无一例外的听命于政法委、六一零非法组织,违法违宪、沆瀣一气残害好人。下面是一些典型的迫害手段:

----先定罪(尽管他们比谁都知道,修炼法轮功不违反《宪法》,给思想定罪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任意抓人(邪党干坏事日即所谓敏感日抓,邪党开会抓,上任个新村官抓,拍脑门子抓;法轮功学员串门抓、买菜抓、街上打招呼抓、在炕头睡觉抓…)
----野蛮抄家(喷药套头的、拳打脚踹的、撬门扭锁的、翻墙越杖的比比皆是;不告知身份、不出示证件更为普遍…现金、存折、信用卡;首饰、衣物、口粮、耕牛…掠夺私人物品,土匪打家劫舍都不如现今中共警匪来得干净、彻底)
----非法拘押、酷刑逼供(丧失人性的警察,泯灭良知,为了达到他们所要的所谓口供,各种酷刑无所不用其极)
----非法批捕、公诉(检察院枉法渎职,对警察侦查办案过程不监督、不作为,按照六一零指示批捕、枉提公诉;对拘留所、劳教所、监狱等司法机构丧失监管、不作为。)
----非法判刑(威胁打压律师、蒙骗偷摸开庭、不敢当庭出示证据…法官公然违宪,沦为举刀屠夫)
----暴力“转化”(劳教所、监狱、洗脑班利用其特殊的,强制性、暴力性的封闭环境,肆无忌惮的行恶,在“转化率”政绩的驱使下,在利益的诱惑下,中共酷吏足以让魏忠贤阉党汗颜;百余种酷刑如:长时间吊铐、“五马分尸” 、“捆粽子”、“坐飞机”、“十字架”;野蛮灌食、伤口刮盐;浇凉水、冻、晒、群殴;多根电棍电、炮烙;强行堕胎、性虐待与性侵犯等等,足以让索元礼、来俊臣闻风丧胆…)

更为残忍的是,中共策划包括警察、武警、法院、司法、医疗、军队等系统参与的,犯下了牟利杀人的滔天大罪,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卖牟利,犯下了比纳粹集中营和南京大屠杀更加灭绝人性的罪行——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中共铺天盖地的谎言与暴力恐吓,不但欺骗、毒害了广大的普通民众,也一样封闭了广大政法人员的心智,操控、假借他们之手迫害无辜,裹挟着他们为中共替罪、殉葬。

奉劝中共政法体制内的官员,包括既得利益者聂海芬们:“人在做,天在看”,任何人都要承担自己所作所为造成的后果,绝没可能侥幸逃脱。除了世间的律法,还有无所不在的天惩。识时务、顺天意,退出中共,善待法轮佛法,赎回罪责,或许这是天给你们留下的最后得救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