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好幸福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八日】二十年,潇潇风雨中我们逆水行舟披荆斩棘;蹉跎时日里,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几番跌倒几番站起,终究是拨云见日乘风破浪紧随师,有幸成为师父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我永生的荣耀!

1、迷茫

小时候,我能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只要想看,睡觉时闭上眼睛就会在无人分享的另外空间的画面中睡去。那时候,对于儿时的我来说,最喜欢一个地方,每次到那都欣喜万分:“呀!太好了,又到这儿了”。因为不是想去就能去的,好象有个隐形门碰到了就能進去。到了那里,我自己的形像变成了类似古时候小婴孩,穿着小红兜兜,头上梳两个小抓髻。在一座长长的软桥上,桥两旁琳琅满目挂满了东西,想要的、玩的、想象不到的什么都有,伸手即得。

直至上初中后,一晚闭上眼睛却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就那样看着我,我吓坏了。母亲不置可否,无奈的安慰着我却什么都做不了。人生中第一次强烈的感到无助和恐惧,一个我自己的绝望,别人无法介入。爱我的母亲就在身边拉着我的手,却又似两个世界,无法逾越。就那样睁着眼睛,不敢闭上,痛苦万分、筋疲力尽中不知几时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才消失。从此以后,我再不敢看了。

从十岁左右起,迷茫中的我就在想:这世界上一定有个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完人。之后,时而会出现几天前的梦境,竟然会在现实生活中原模原样再现,连细节、言语都分毫不差的。

二十岁时,陪广州的几位朋友到香山碧云寺游玩,他们从罗汉堂出来,说在这里可以找到与自己有缘的罗汉,找到了会有感觉,让我也進去看看,他们在门口等。因我从小就不喜欢去寺庙,似乎害怕那些佛像。在他们一再说服下,我逆时针参观,想草草看看出去。随意看着走着,突然看见两三步远处,一手持笏板文官模样的罗汉塑像,竟然在朝我微笑,我惊在那里。他却笑意更浓,已然活生生,并迈下展台向我走来。我惊叫:“啊,他活了!”两条腿却定在原地走不了。这时候有两人跑来,问:“哪呢,哪呢!”再看时,塑像已恢复原样,我便迅速跑了出去。此后,我从不单独進寺庙。

二十三、四岁时,一日痛经,躺在床上休息。自己忽然飞出身体,飞到天花板上向下一看:“呀!那不是我吗?躺在床上的这个人。”但所思所想所有的感受,却在飘着的这个身体这儿,飘着的身体只有意识却没有任何知觉,看到自己衣服的下摆似仙女一样飘然。我以手支窗,想是不是要飞出去看看,又担心找不回来,不可预测还会怎样。犹豫间母亲回来了,唤着我的小名,我看着门口的母亲,想还是先回来吧。随即飘回体内,动了动手脚,躺着的身体即刻有了感觉。修炼后才知道那是我的元神出来了。

二十六岁时,母亲让我练气功,眼前出现一只异常干净清澈的大眼睛,看着我,大大的纯纯净净,每个睫毛孔我都能看的清清楚楚。对视中,我清楚的知道这是我的眼睛,我自己的眼神。我问母亲:“这是怎么回事呀”,她说不懂啊。我就不再练了。

这一切的不得而知都困扰着我,对当时人们普遍热衷的那些又不感兴趣,对人生充满无奈、苦闷和迷茫,不知人活着为了什么?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还好从小到大家里和周围的人都喜欢我,就这样,我也就随着大家在这种状态中度日。

2、得法

一九九五年春季一天,下班回家看到母亲在看《转法轮》,我说要看,母亲说你身上戴的那些东西要摘掉才可以看,辅导员这样讲的,说着把书收了起来。我无奈走开。因为体弱,之前母亲为我买了三只气功元气袋,一年四季昼夜不离身的,我早已习惯了不想摘掉。又过几日,早早回家看到母亲在抱轮,我知道按照惯例要很长时间,便冲到放在床上的《转法轮》,速读起来。

呀!这一看不得了。我长这么大古往今来从没有真正信服过什么,今天有生第一次佩服得五体投地,当时就是两个字:完人!世界上真的有完人啊,今天我终于找到了呀,之前的一切困惑都有了答案,我的灵魂为之震撼!边看边摘掉身上的气功元气袋。越看越觉得自己不够纯净,一定要先纯净了自己再来学,便放下了。一周后,奇迹出现了。发觉自己因为胃病久塌的腰直了起来、从小带来的腿疼好了、头晕痛不见了,精力还出奇的旺盛。咦!这是怎么回事?母亲说:“这是大法的威力!”

第二年,身体再度出现不适,病痛又时常光顾于我,这时母亲告诉我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是要学法炼功的!这样我开始了外出炼功,参加学法小组。才明白,之前想要纯净自己后,再来学的想法是多么的荒谬和无知,人离开大法是不可能真正意义上归正的,唯有大法才能洗净我们呀!庆幸的是,终于还是得法了,一切都变得那般的美好和无与伦比!

3、炼功点

清晨在小公园里炼功,炼功点上的人来来往往不断有来学功的,辅导员帮助教功。先到的人总要先聊上几句,说今天是谁谁谁先到的啦。这时每天固定在大树下边炼功的老者说:“你们谁都没有那个穿黄衣服的人先到,他每天都是第一个到场等着我们。”大家愕然,然后明白了,那是师父的法身啊!

一天,来了位二十几岁的青年,看着大家炼功,就跟着一起学。一周后辅导员给他拿来了《转法轮》,他看到封面的法轮图后惊讶的说:“就是这个!”辅导员告诉他,这是法轮图。他说,他一直想找个功炼,那天走在路上看到前面有个亮亮的圆东西,就是这个法轮,在前面引路一直走到我们炼功点对面就消失了。他停下来后看到我们在炼功,就过来学了。我们都高兴起来,知道是师父领来的有缘人。

一日晚间,我的同事来家玩。我母亲在隔壁炼功,我们俩小声闲聊着,她说手上的瘊子好多年了,用了好多方法也没掉等等。次日,一见面她就说,你妈妈炼的什么功啊,好厉害!我的瘊子没了。我一看,果然不见了。之后,她也开始炼功了。并且,一看书每个字都是转的,象白色的风扇叶,她以为是眼花了,拿来别的书看就没有。我告诉她是旋转的法轮。她的儿子九岁,由于小区里入门行窃、小孩子被抢劫的事时有发生,不敢独自在家,书包里、枕头下经常放一把刀子。孩子炼功之后,不再要刀子保护了,一问得知,孩子自己在家时,常常看到师父法身在身边,做作业时大法轮就在腿上旋转着,他不再害怕了。

清晨大家一起在公园炼功,身心愉悦,炼功后真的是神清气爽、轻身丰慧;看书学法后,更是一种不可名状的喜悦洋溢周身!在炼功点,打坐时起初腿疼,然后发现四肢没有了,身体也消失了,就剩下一个非常非常清晰的思想意识在那里,感觉上是比平常更为清醒的意识。虽然在那儿,却能听到看到周围的一切,又觉得是两个空间隔着。非常美妙的!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人在这样一个状态里炼功身体达到了最充分的演变状态,是最佳状态,所以我们要求你入静在这么一个状态。”

那时炼功,我能感受到小腹部位法轮的旋转、玄关设位、周天通后打坐往起颠。

在学法小组,每天学完法大家总喜欢彼此间问些问题、谈些心得,诸如:“我今天买菜刚讨价就知道错了,还是利益心啊。”“单位会议结束后剩许多招待食品大家分抢,我想到炼功人不能这样做就没动。”“炼功前身体不好,家人全都照顾我。现在身体好了,我每天里里外外干这干那,他们反倒对我不满了,是不是我有什么执著心造成的呀?”……对照大法我们找问题的症结,就这样一点点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变化,慢慢的我发现大法净化了我们中每个人的身心。

由于父母对我一直是娇生惯养,致使思想意识中容易强调注重自己的想法和认知,现在我明白了那是自私啊。有些东西已经形成自然,与自己的性格、秉性纠结在一起形成一种观念了,之前我真的是意识不到。在大法的净化下,这个问题就显露出来,我流着泪感谢师父的开示引领,让我越加纯净起来。此后,我开始注意别人的想法和感受,化解了许多问题矛盾。这就是师父讲的:向内找。我能感受到境界的升华,对我已不再是一个概念,而是实实在在的:修大法真好啊!

我身体的明显变化,令同事们惊讶。我送《转法轮》书予他们看,包括正副领导和书记,教他们炼功并放师父讲法录像。这样我们每天中午在会议室学法炼功,单位的整体氛围都变得友善祥和,我们单位的法人是位有名气的民主人士,诚挚的对我说:“某某,谢谢你把法轮功带到单位来!”

一位好友,她与她妈妈多年的积怨很难化解。从大学起她就开始自担学费到研究生毕业,她还供她弟弟读完研究生。结婚时爸妈都没给她任何经济帮助,所以心里对她妈妈一直是有份怨气的。学大法后,师父教导我们要无条件的向内找,要无私无我。她明白了其中的关系:自己为别人好还想让别人领情感激,作为修炼人这还是私啊,要心甘情愿、无怨无悔才对呀。此后,她的变化令她妈妈吃惊,她妈妈说:常言道“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大法把我女儿的秉性都改了,这法太好了!(之后老人家还特意回老家做三退,劝退了二十多口人。)

如今想起炼功点上那段难忘的时光,依然会幸福的微笑起来。我知道,正是修炼中这一点一滴的变化积累,才汇成了我们今天能够成为师父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4、上访、讲真相

从一九九六年起,就有政府、公安相关部门人员陆续到我们炼功点做调查问卷,让我们填写表格:姓名、年龄、工作单位、炼功前后身体状况。这一统计得知全国有一亿人修炼法轮功,中央领导震惊之余就有人想入非非,以己之心度他人之腹。接下来开始造舆论,官方报纸报刊、媒体间有出现对法轮功攻击性的言论。我们虽说也为这些想当然、不负责任的评论气愤,但想到人家可能是不了解,解释一下排除误解就好了。所以我与大家一样,先后写信、去报社、电视台等地,向他们讲明法轮功修炼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例证,以此来消除误解,他们听后很感动。这之后,他们中有人也加入修炼行列。

直至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凌晨始,天津警方突然抓了许多法轮功学员,我认识的天津朋友也有被抓的,警察说:是上边的决定,要找就找中央去。我们才感到,是中央领导人不了解我们作出了错误决定。因而,我四月二十四号下午去国务院信访办反映情况,那里还有些北京法轮功学员。信访办工作人员不见我们,到晚上叫来了当地警察,让我们明天再来,警车紧跟着直到我们离开。

次日,就是中外闻名的“四二五”和平上访,我们真的是基于对政府的信任呀。一早到了信访办,便衣、警察们满街都是,告诉我:“你们有很多人,这里站不下,都去那边(手指着中南海)。”一路走去都有便衣、警察问:“是法轮功吧?去那边,跟着前边那些人走。”最后来到了中南海,让我们站在红墙对面路边。我站在那里,看到陆陆续续不断有全国各地的学员到来。到了下午,中南海出来人,让我们选几个代表来谈,这样三三俩俩直到晚间九点多,时任总理朱镕基答应释放天津法轮功学员并同意给予合法炼功环境,我们便很快散去回家。

此后,每天炼功点上都会有警车守候,或被骚扰,晚上甚至要参加我们的学法。六月份各大报纸发布通告说:没说不让法轮功炼功之类的话。七月份却突然开始全国大面积抓人。这样我们依然上访表明:没有政治诉求,只是要求给予合法炼功环境。直至江泽民在海外污蔑说:法轮功是×教(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报纸、媒体紧跟江泽民大肆报道、配合造舆论。一时间我们这些普通人成了中共打击的目标。我这时才明白,不是政府不了解我们是什么样的群体,而是江泽民要迫害我们,顿时间文革似的风暴席卷全国。有些民众,也被媒体宣传欺骗带动下,参与反对、攻击我们,我们难过之余,想到他们不明真相错不在他们,便开始了向广大人民讲清真相。

5、被绑架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只要上访,接待的都是警察,与前两次一样,不问事由一律抓走。我又明白了一点:信访办是虚设的,我们却都当真了。

在看守所。阴暗的牢号里十几平米的房间,席地坐着三十多人,旁边一个厕所坑,吃喝拉撒睡都在这方寸之间。“头板”(牢头)极其无理霸道,克扣食物用品。我拒绝和制止她的无理,此后她对我很尊重。牢号已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我们一起背法,并向大家讲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大家围着听,不断的问这问那,并说:唉!你们做好人,不偷不抢、炼功也要被抓。旁边一位因卖光盘(有二张黄盘)進来的二十三岁女孩,她与妹妹来北京谋生,租住在六里桥一带平房。妹妹上学,俩人艰难度日。困苦时一天仅吃一顿饭,晚上甚至用块塑料布当被子盖。在了解了法轮功后,她流着泪说要跟我学,我教她背师父的《洪吟》和炼功动作。牢号里要求她们与法轮功学员分开坐,这女孩一定要挨着我坐,牢头发威吼她坐过去,她说也要炼法轮功,我制止牢头,才罢休。警察巡通道看到,指着女孩:“你!立刻坐回去。”见女孩不动,警察气恨的拿钥匙打开铁门上的铁锁冲了進来:“看我还治不了你了,啊!”女孩勇敢的站了起来,走到警察面前说:“我要炼法轮功!我要是早炼法轮功了,就不会去卖黄色光盘了,我以后也再不会做坏事!”一瞬间,空气都凝滞下来,警察惊在那里。我内心为她的觉醒欢呼,了不起!警察看着我们,随后锁上铁门离去。

所谓预审警察找我问话,我给他们讲大法的神奇和美好,讲作为国家主席的江泽民,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对外国记者抹黑法轮功,所以我要去中南海等等。外边站着的警察也先后進来二个并说:“呵,还挺能说,我也听听。”五个警察站在我对面,从剑拔弩张到时而面面相觑、时而耳语着什么,气氛缓和下来。其中一个头目警察在桌子旁翻看着一本《转法轮》,边向我问着他的疑问以及对我们学员的一些说法做法不解和不满。我对他说:“如果象你说的有我们做得不周到的地方,但请你记住大法好师父好,是我们修的不好。”他定定的若有所思的看着我。我让他们把笔录上师傅的傅字改成父亲的父,做笔录的警察不愿意改,说:这有什么关系。我说:“有关系,是教导我修炼的师父,不是普通人泛称的师傅。”那位头目警察说:“给她改。”并说:以后不要去上什么访了,没有用,有什么想说的可以去公安局找我们说,不会抓你。临走又很严肃的看着我一句一顿的说:“大法好!师父好!是你们修得不好。”第三天单位接我出来了。遗憾的是,事后我没能去给他们讲更多真相,但我知道警察中有许多人陆续走入法轮功修炼。

第三次被绑架到看守所,看着邪党疯狂抓人,二十四小时不间断進進出出。有二十三年告状未果并被无端骚扰和殴打的六十多岁老人;有街头拾荒者;有开“摩的”的,连人带车关押没收,要取回自己的车还得单交二~三千块钱;有商铺间吵架的等等。头板说是在凑人数,五千人数指标,每抓一人警察能得奖金:普通人二百元,抓到一个法轮功得几千元。为了钱,它们出卖良心人性,真是丧尽天良。我绝食抵制迫害,并不断给大家讲真相,她们惊讶的听着这一切。明真相的她们对我说:“我们都不重要,你一定要出去呀,能帮更多的人!”一位十八岁因赌博進来的女孩突然表情肃穆的对我说:“你千万不能倒下,你是我们正确认识这个世界的希望!”我后来想到这些才悟到,那是师父在点化我不要绝食了,要保持体力向众生讲真相。

在劳教所。劳教所似人间地狱,说度日如年一点都不过,空间场与外面不同,有形无形的压力、邪恶弥漫在那里,身心都在全方位的承受很多迫害。我知道,既然已在这个邪恶黑窝,那么我要做的就是“捣妖穴”。师父在《洪吟二》中讲:

围剿

天翻地覆人妖邪
欺世大谎阴风切
大法众徒讲真相
正念法力捣妖穴

就这样万般痛苦中,我几次身心脆弱到临近崩溃,都是在求师父加持下身心强大起来,反迫害中力所能及揭露着邪恶,使不明真相的人知道了:法轮大法好!震慑了邪恶,我体会到: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就是最好的,于人于己于抵制邪恶都是最好的。

一日,警察叫我们几人倒垃圾,回来路过全队在押人员拔草,便叫我们在单独一小块草地拔草。师父鼓励我,让我在一棵大刺喇草上看到了一簇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这几年在全世界各地竞相绽放的优昙婆罗花,都在告知世人:法轮圣王已下到人间传法。二零一一年的初夏,已然开到了劳教所,我知道了这意味着正法洪势已推進至此。

6、古今妖魔出一辙

《西游记》中,妖怪要吃唐僧肉,说能长生不老。现实中,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利。

古今妖魔竟然如出一辙。在调遣处、劳教所,我天目看到通道里布满了横七竖八要死不活的蛇、蟒。所以说那里的脏是本质上的脏,阴阴黏黏的腻着,恶警、恶人身上都有附着,恶警们没有人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那些东西附着上越多,那些东西喜欢那种阴毒的生命寄居。我们发正念时,那些脏东西就大面积的死掉,逃掉的附体就躲到很远不敢过来。身心状态不好时,就消灭的少并且那些脏东西会聚过来,有形无形的脏东西形成污浊的氛围,好人会很不舒服,呆不了。那些恶警、恶人身上多数都是些狐黄白柳附着着,在阴狠的盯着人时,那个蛇芯子就吐出来了。那种感觉让我联想到商纣王的妲己,设的残害人的虿盆,无比的龌龊和肮脏。

7、营救同修

为被绑架的同修请律师、讲真相。我和另一同修从几个层面给律师讲神佛的真实存在和信仰的力量带给人的高尚、美好,以及中共的邪灵附体、不信神带给人们的道德沦丧,已经没有底线,反人类等种种。两个多小时下来他终于说:帮我退出邪党吧。并说:“听你俩这样讲,谁都会相信有神。把我儿子也退了吧。”我们告诉他要本人同意才有效,送了他真相资料和破网软件。

接触到的另一位律师说:“没有你们发正念,事就不顺利,心里也不稳。”由此想到了高智晟律师写的《神与我们并肩作战》,我感念师父对众生的慈悲加持无处不在啊。为营救同修我们延长和增加了发正念的时间和次数。有一次我被干扰仅发了十分钟就闹肚子,到半点后远在十多公里外的同修打来电话,问我去哪了怎么没有坚持?说七岁的小同修问阿姨怎么走了?由此我越加意识到,答应的事就一定要做好,不仅是责任问题也是兑现承诺。

被绑架的同修在里面做的很好,劝三退,包括警察在内一百多人退出了邪党邪恶组织。邪恶的倒行逆施让世人更加清醒的认清了它们。

8、揭露邪恶

我之前由于观念错误,对于揭露邪恶有顾虑,担心会招致更大的迫害,结果是人为的滋养了邪恶,使得恶行没能得到有效制止和舆论制约,恶人如法炮制又去迫害别人,助长了恶人的嚣张气焰。之后在背法中,背到《洪吟二》:

清醒

大法徒 抹去泪
撒旦魔 全崩溃
讲真相 发正念
揭谎言 清烂鬼

我如梦方醒,认识到只有揭露邪恶的谎言,才能有力清除附着的烂鬼,让邪恶无处遁形,同时让世人认清邪恶伪装,不再被其愚弄、指使,无知的行恶。而且,人人都要揭露邪恶,这是对正义的支持,也是惩恶扬善、净化环境,也是最好的保护大法弟子和众生。明白此理后,面对恶人,我首先讲明道理劝善,不听则正告它:你作恶,我一定会给你曝光。这以后,我的环境立时改变,甚至连我单位一个脏话连篇的同事,当我在的场合都小心不带脏字,即便带出也要立刻道歉:对不起啊,忘了你在这了,说脏话了。我再次体会到了师父说的:一正压百邪。修炼真好啊!

十三年来,在这过程中,世人在觉醒,邪恶的疯狂迫害葬送了它们自己,同时成就了亿万大法弟子。

9、师父的慈悲呵护

大法当初对我的震撼,至今想起来都感到眼前一亮、神清气爽!

刚得法时,我梦到,我五、六岁的样子在外边玩,师父来了说:我要出去,来看看你。我大哭,求师父带我一起去,最后师父答应了“好吧”。师父伸出一只手臂,我一蹦,师父抱着我飘去。一路上风光旖旎,到一山间平地,师父放下我,我跑出去。突然前边平地上冒出三个相貌丑怪的小矮人,虽矮却也比我高,挡在那里。我害怕转身看着师父,师父示意:你能过去。我想有师父呢,就不怕了,走了过去,那三个小矮人瞬间不见了。在我之后的修炼中,时而出现这种情况。《转法轮》第六讲“走火入魔”、“炼功招魔”、“自心生魔”,我每次学到这儿或在这三个问题上出问题时,都会冷静下来警醒自己要走好:“有师父呢,我不怕!”事实上也真的是柳暗花明,很多时候真的象梦中演示的那样,都是一种假相。

我因亲人离世痛苦中无法过关,心脏都开始疼,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了心痛。打开《转法轮》看着师父的照片,恳求着师父,一瞬间我進入了另外空间,师父为我展现了我从前的许多许多……出来后,泪水止不住的流,我知道师父是最亲的人,我终于没有错过大法修炼啊。

师父帮我处理了许多事情,为我承受着痛,缓解后我明白了:我的痛苦,是想自己的得失、感受太多、看得太重,对不能从新来过的遗憾,所以悔得无以复加,根本上是个私心啊。就这样慢慢反思、归正、改变着自己。

在还没放下执著的时候,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就進入了另外空间:我看到了离世的亲人惊讶的问我“你怎么到这来了?”……那里的花真的是在空中飘着的,亭台楼阁……高兴中忽然想起不能久呆在这里,我要回去。但是怎么也回不来,我知道错了,自己太执著。就求师父,师父为我展现出师父的法像挂在那,我瞬时明白:原来师父的法像是進出另外空间的门啊。我立刻跪下合十,回来了。

七二零后,邪恶铺天盖地疯狂诋毁和迫害师父、大法和大法弟子,我内心在痛苦的呐喊!梦中:师父带我向前走,前面是一条奔腾的河,需要逆流而上,我说“师父我不行,过不去呀。”师父逆流游了上去,站在那里等着我,示意我过去。我拼命的游啊游,累的四肢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抬头看着师父,只见师父注视着我微微点着头意思是“你能行”,这样我终于游了过去。

接下来也的确是这样,在反迫害中,即便心里胆怯,我也是一如既往的按照对的去做,过程中内心逐渐强大起来,也变得理性成熟。每次走过来后,我内心都充满喜悦,无比感激师父:让我的生命变得越来越纯净、高尚和美好!修炼真的是好幸福啊!不在其中是很难体会的。

我知道,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对于师父来说都是唯一的,师父都比我们自己更珍惜我们。师父为我们每个人,包括普通世人和众生都承受着无数无数……

我去宁夏贺兰山,看被誉为游牧民族艺术画廊的贺兰山岩画,一進贺兰山口,迎面山体上岩画旁边,是千年前西夏文刻的五个字,导游说这五个字是:能正法必成。我惊异于这天意的昭示和师父的慈悲,对导游说:请再说一遍。导游说这是西夏文研究专家讲的:能正法必成!同行的同事知道我修炼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遥遥的向我会意微笑。我想到,师父在《问候》中说:“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圆满。”

我意识到一切的一切都在师父的慈悲之中,一切的一切都是有序的摆在那的,只是过程中人们怎么选择和摆放自己的未来和位置罢了。

虽然说,修炼过程中有彷徨、有磕绊、有过迷茫,但终究还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了过来。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以及自身升华后的超然,都使我更加从容淡定、义无反顾的坚定的走在助师正法的正法之路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