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 你在哪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八日】看了四月五日同修的《当时我们确实被编了号》这篇文章,很有同感。我也一直想写出那段经历,也很担忧那些没有报出姓名的同修。

我是大陆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那次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当我和同修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横幅时,广场上的警察疯狂的追打学员,把学员一个个往警车上拽。

当时,我被一名警察暴力强迫拽上车时,那个大客车里已经能有一多半人了。过道上一个恶警正在暴打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用拳头、膝盖猛击他的头、脸,小伙子的鼻子出了好多血,手、脸、我的衣服和同修的衣服上也都染上了血。还有一个小伙子和恶警据理力争,恶警嘴骂着,手打着,很嚣张。

我们这车人被拉到天安门派出所,他们挨个问姓名,不报姓名的被关在大铁栅栏里。那里已经关了很多同修,大家就在露天的铁栅栏里站着,男女老少都有。

这期间,不断的有大客车驶来,绑架,五十人一大车,好象是分流绑架到北京周边地区。我们这五十个同修,一路上喊着“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等等,行驶几个小时,车停了。

下车了才知道,被劫持到了北京的昌平,我们这五十人被强迫一个个去照相,并给编了号。然后四、五个人一组,被绑架去一个地方。我们是四个人,被绑架到昌平公安局(或派出所),非法把我们关在一个小屋,铁栅栏的门。屋子里什么都没有,我们已经一天一宿没吃没喝了,坐在水泥地上。应该是半夜的时候,我们四个人被分别带到别的屋子非法拷问,问个人信息,姓名、住址等等。在这之前,一个警察气愤的说我们使他休息不了。我说,我们不想上这来,也不想打扰你们休息,是他们给我们绑架来的。

非法讯问我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头目,我平和的和他讲了为什么我们上访,这些同修为什么不报姓名。我告诉他我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才来上访,政府不受理,打人抓人,还搞株连等等。这期间,一个年轻的警察开门问:还没说。下面的话意思是别跟她费时间,不说就送走,一脸的诡异。

当我被送回那个小屋子时,知道那几个同修被打的很惨,恶警让她头上顶水碗,蹲马步,举横幅,动一动就打,用木棍打,胳膊、腿被排打的青紫。江苏那个二十多岁的小同修被打的更惨,胳膊、腿、手都被打的青紫,走路都很费力了,同修帮她梳了头发。

上午,我们三人陆续报出姓名,都被当地的驻京办事处劫持走。只是江苏的那个小姑娘还在那儿,不知道后来那个小同修去了哪里。

中共活摘中国人器官这个罪恶被曝光后,我们都为那些没报姓名的同修担忧,其中包括那个小姑娘。

小姑娘,你在哪里?我们一直很惦记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