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家破人亡 山东栖霞衣学明再遭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栖霞法轮功学员衣学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再次遭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于栖霞看守所。据悉,衣学明是在为被谋害的哥哥及遭冤狱的妻子讨公道时被劫持的。

衣学明被中共迫害的家破人亡。二零一一年八月,衣学明与妻子冯翠荣同时被栖霞公安局警察绑架,同年十月,衣学明的盲人哥哥衣京明去栖霞公安局要人,随后被谋杀。二零一二年年年底,衣学明的妻子冯翠荣被非法判刑八年,现被非法关押在济南监狱。

下面是衣学明自述他遭受的迫害经历:

我叫衣学明,今年四十八周岁,我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五、六年后的二零零五年喜得大法的,知道了怎么做人,身心得到了升华。

二零一一年八月的一天,天刚蒙蒙亮,我家门外就聚集了五、六辆轿车。我们两口子象往常一样,六点钟以后打开了外门,突然闯进十几个人,不由分说把我们一家三口绑架到了唐家泊派出所。这些人没开警车,没穿警装,没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完全是群绑匪。儿子被非法囚禁两个多小时后被放回家;我们两口子被劫持到“杨础第四职业中专”大院分别关押。绑匪们把我家的电脑、手机、打印机、卫星电视接收锅等物品洗劫一空,价值数万元。

我被非法拘禁在“杨础第四职业中专”四天,又被转移关押于栖霞看守所四十三天,又被栖霞警察勒索五千元钱后放回。回来后我才知道,我的亲哥哥(衣京明)在为我们夫妻俩讨公道的过程中已经被栖霞警察迫害致死!

我哥哥衣京明是个盲人,我们夫妻被绑架后,哥哥失去了生活依靠。哥哥明白我们夫妻俩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绝不会做违法的事。因此他在亲戚的陪同下多次到栖霞公安局为我们夫妻俩讨公道,要求无罪释放我们回家。公安局国保警察把哥哥推给翠屏派出所,翠屏派出所赶也赶不走他,便强行把他送回家,如此反复多次,惹恼了这些警察。

二零一一年十月八日,亲友发现哥哥衣京明家街门被人用铁丝从外面拧死,房门被从外面反锁,而屋内炕上,我那孤苦的盲人哥哥已经去世!当时的死亡现场是:哥哥脖子上、脸上有抓伤、破皮,墙上、被子上血迹斑斑,炕上还有好多人的脚印,地上有一滩血(已干)。为掩人耳目,旁边还放了个农药瓶,这分明是故意谋杀,法医却用“喝农药死的”来打发亲友的质疑。

为免遭再次被迫害,我只好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孩子只能自己照顾自己,我妻子冯雪萍(又名冯翠荣)被非法关押于烟台看守所(位于烟台福山区),与其他五名栖霞法轮功学员同时面临被非法判刑。家人为了营救我妻子,聘请了北京的律师做无罪辩护。二零一二年七月三日,栖霞法院在不通知家人和律师的情况下,偷偷在栖霞看守所非法开庭。在北京律师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家属控告栖霞法院违法的情况下,栖霞法院仍冤判六名法轮功学员五年半至十年的重刑!我妻子被冤判八年!法轮功学员不服冤判,上诉到烟台中院,而烟台中院包庇栖霞公检法的违法事实,不经开庭,昧着良心维持冤判。如今包括我妻子在内的四名女性法轮功学员已被秘密劫持到济南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我被非法关押期间遭栖霞警察多次刑讯逼供、酷刑折磨。警察动用电棍折磨我,迫使我两腿之间夹着电棍电击。我被多次折磨得生不如死,身不由己以头撞墙,撞得头破血流。在看守所被非法提审时,警察把我的四肢铐在一起,让我蹲得浑身失去知觉,腿和脚都肿了,支撑不住只能躺在地上,每次两个多小时,连续六至七天如此折磨我,逼迫我说出家里被搜抢去的物品是怎么来的,手机与谁联系的。在监室我被逼迫每天做奴工十五个小时,低头用针缝纱罩,把脖子低得都抬不起头来。完不成定额,警察就唆使监室牢头“好好照顾”:弹鼻子、用冷水浇……

这些所谓的“人民警察”吃着用着人民的血汗钱,昧着良心迫害坚持真理的民众。在中共暴政下,这样的例子岂止千千万万!海内外的正义人士将密切关注山东栖霞法轮功学员衣学明的情况,继续追踪栖霞公检法中的不法人员违法犯罪的事实。希望其中的不法人员能悬崖勒马、立功赎罪,否则必将受到人间正义法律的制裁以及上天的惩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