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青年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今年三十二岁。回顾十六年的修炼经历,“中士”一样的心性使我既痛悔又无奈。七二零前我修炼的不精進,造成了七二零后的迷茫和弯路,经历母亲同修的离世,使我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逐步学着跟上正法進程。

1、得法经历

一九九六年我上高一,在母亲同修的影响下我喜得大法,刚得法时内心的幸福无法言表,人生中很多迷惑大法都给了我完美的答案。修炼大法后我在逐步转变,将原来养成的自私、胆小、好面子、色欲之心等执著逐渐去除。但那时的我将大法作为了指导人生的工具书,认为学大法可以保佑我平安、并带来人生中的好运;没有真正严肃的对待修炼,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却留恋人中的“名、利、情”。

2、弯路

七二零发生时,我正处在高考假期。那时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和迫害影响了家里的亲戚,亲戚们极力让母亲和我放弃修炼。我们虽然顶住了压力,却因为“怕心”、“私心”和“情”未能走出来证实大法。失去了集体学法环境,再加上学法的不精進,使我逐渐迷失在常人社会中,沉溺于游戏、色欲中不能自拔,最终做下了人字都不配的事情。

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多次利用各种情况点化我,比如多次梦见在厕所里睡觉、洗澡。二零零四年,我放下怕心,登上了明慧网,下载了最新的经文。通过学法,使我心中的迷惑和不解渐渐消散。

二零零五年,母亲被发现胸部出现肿块,二零零七年,母亲病情恶化,迫于家中长辈“情”的压力选择去医院治疗;二零零八年被旧势力夺取了生命。母亲的离世对我的影响很大,也给不修炼的家中亲戚带来很大的误解。家里的一个亲戚曾怪我有意隐瞒母亲的病情、造成母亲的离世,说我对母亲的死要负一定的责任。当时的我无力解释,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

前段时间,看同修的修炼体会中说旧势力利用对家人的“情”迫害大法弟子,启发了我。回忆母亲生病时的状况,母亲没有因为疾病的加重动摇了对大法的正念;却只因为一个对我们家有很大恩惠的长辈的眼泪,选择了去医院治疗。母亲的生死关是“情”,这个情还包括了对父亲在外放荡不顾家的“恨”。在母亲病业期间,作为同修的我未能帮助母亲重视这个病业关、并找到根本的漏,是我未尽到责任。母亲的离世警醒了我,让我明白了师父说的关于修炼严肃性的法。

3、去怕心

二零零八年我开始学着去写真相信、发神韵光盘等证实法的事。从建立家庭资料点、购买打印机和耗材、制作真相信件和光盘、到发放;我感觉证实法的过程也是去“怕心”、“私心”的过程。心态由刚开始的“怕”向“平和”转变。人的惰性也时常干扰着我,有时会因为工作忙,给自己找理由;但“理性的一面”总是提醒我“常人中的事情永远也干不完,大法的事情必须去做,这是你的历史使命和责任”。在发放真相资料的过程中,有过几次有惊无险的经历,感谢师尊的慈悲看护。

我在一个设计单位工作,同事多为同龄年轻人,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发现大部份人受邪党文化和无神思想毒害很深,不能通过简单的一次谈话明白真相。我采用的做法是针对不同人的接受能力讲真相;如果讲真相的效果不好,先送破网软件,待他翻墙上网一段时间后再劝“三退”。发现讲真相的效果,与自身修炼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修炼状态好时,讲真相思路清晰明确、效果好。讲真相时有时会与常人的观点不同,此时切勿与人发生言语争执,人被中共邪党灌输的思想有时不可能一下转变,需要时间;可以通过找一些有针对性的资料给他,让他自己分析、判断,这样效果会更好一些。

我的色欲之心比较强烈,如何放弃色欲之心成了我的死关。看了明慧编辑部编写的《修心断欲》专刊对我启发很大。现在色情的东西遍布社会的方方面面,在其中生活修炼,如何不被它污染、带动是个需要严肃对待的问题。我的做法是每天不管多忙也要保证一定的学法时间、多炼功、坚持发正念;尽量不看常人中的电影、电视、书籍等;当遇到有邪念产生时立即排斥。

以上是我修炼的过程和一点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