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孩子们的苦难人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近日,有媒体报道,“7.23”动车事故中幸存的两岁半女童小伊伊,经过近两年的治疗,仍然落下严重残疾:左小腿九级伤残,腿部皮肤十级伤残。左小腿切除了至少三分之二的肌肉,影响日后的生活。与当初中宣部的禁言令一样,今天的大陆媒体,偶尔见诸报道的,都是在极力渲染小伊伊劫后余生的“喜悦”,闭目不见小伊伊六百多个日夜的痛苦挣扎,更不见事故真相和责任人。

在任何一个社会,老人和孩童受到的待遇都是这个社会文明程度的标志。今天,当中共得意于“大国崛起”的时候,高呼“再苦不能苦孩子”的时候,中国的下一代却在毒奶粉、毒疫苗、豆腐渣校舍、劣质校车、动车事件、盗车杀婴等等中饱受苦难的折磨,以至于人们唱出“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的歌谣。

不过,这还是世人知道的阳光下的罪恶,而那隐蔽的黑暗处,有着鲜为人知的中共一手炮制的对孩子们更加残酷的罪行。十五岁的铁龙,家住河北省定州市留春乡邵村,因向老师讲述法轮功真相,被老师诬告。留春乡派出所把正在读初中二年级的小铁龙绑架到乡政府,用手铐铐在树上,拳打脚踢,直到打累了他们去休息。之后小铁龙被迫流离失所。不久,又被他们抓住,关押到定州看守所。

河北省雄县葛各庄村小学三年级的刘倩,在二零零三年的时候得了急性白血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家人将她死后下葬的衣物都准备齐全了。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抱着试一试的心理,父母带着孩子学起法轮功来。刘倩在修炼七天之后,病体竟完全康复,由卧床不起到正常生活,医院检查说一切恢复正常。谁料两个多月开学后,学校校长迫于中共的压力把刘倩开除了,并扬言除非刘倩放弃修炼法轮功,否则不能上学。开除第二天,小倩倩看到校长时,两眼瞪得滚圆,流着眼泪,手指着校长,愤恨地说:“他、他、他……”。在逼迫与折磨中,小倩倩的精神一天不如一天,五天后便抑郁而死。

还有一个孩子救母挨打。二零零六年,当盛伟还是个十三岁的孩子的时候,他的妈妈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当局绑架,被绑到铁椅子上遭恐吓和刑讯。他忍饥挨饿借了二十元路费,背着三岁的妹妹到吉林省白山市抚松县公安局要妈妈,恶警竟然将盛伟痛打一顿。盛伟的脸被皮鞋踹肿,耳朵嗡嗡直响,毛衣袖子被撕破,当时就晕死过去。醒来后被强行推上警车送回家,警察揪掉小盛伟一把头发,还满嘴脏话骂他。小盛伟痛苦的说:“我现在没有妈妈了,爸爸也找不到了,我和妹妹在家连饭都吃不上。你们还打我,我也不想活了。”

还有一个孩子被逼为乞。二零零二年十月的某一天,河北沧州盐山公安局警察跑到法轮功学员李淑霞家中,象群土匪式地翻墙而入,绑架、抄家,李淑霞十四的儿子哭喊,被警察用擦车的脏抹布塞进嘴里,带走后铐在公安局的地下室里。恶警对孩子打骂、逼供,企图问出当地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孩子绝食两天才被释放。警察威胁孩子的外公说:过两天再把孩子送回公安局。孩子一听,吓得离家出走,从此乞讨为生。

还有一个孩子被逼着去看解剖父亲的尸体。二零零二年,河北阜城县崔庙乡清东村法轮功学员刘秋生被毒打致死。由于遗体上迷雾重重:遍体鳞伤,眼睛睁着,耳朵、脸部、右肩、右胸呈黑紫色,家人怀疑是被毒打折磨致死。当局为了掩盖真相,故意不通知他的妻子和母亲,只把他十六岁的孩子骗去,当着孩子的面进行尸体解剖。解剖时,还取走一些器官,说是拿去化验。孩子哪能承受这样的场景,吓得魂不守舍。

还有一个不得不说的孩子的故事,那是中共自编自导的“天安门自焚”伪案中的十二岁的小女孩刘思影的悲惨故事。中共为了陷害法轮功,煽动世人对法轮功的仇恨,编造并导演了这场自焚,把这个与法轮功毫无关系的孩子烧伤后再阴谋杀害。中共不但杀害了小思影,还把整个谎言制成电影、写进课本毒害全中国的孩子们。

还有很多很多这样的孩子们的故事。因为父母修炼法轮功受着当局的迫害,他们成为了最受歧视和屡遭欺凌的生命,他们承受着毒打的疼痛、关押的凌辱、饥饿的煎熬、恐惧的折磨,无论在身体上还是在心灵上都倍受摧残,甚至在迫害中失去了宝贵的生命。他们在黑暗中无奈的承受着这个年龄本不该有的痛苦的煎熬,承受着这个社会的变态与冷漠。尤其是那些由于父母被中共虐杀而成为孤儿的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他们或者被送进孤儿院,凄惨度日;或者流落街头,乞讨为生,萦绕着他们幼小心灵的,不仅有对现实的恐惧,还有那无尽的甚至不能言说的对爸爸妈妈的痛苦的思念。

虽然这一切都被中共极力掩盖着,然而正如它无论如何掩盖,小伊伊伤残的身体都是恶党草菅人命的记载一样,每一个孩子苦难的身躯,都在无声的诉说着恶党的残暴与冷血,都成为了它灭绝人性的罪恶的记载和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