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恩浩荡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

一、得法

我是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得法的大法弟子,妻子同修比我得法提前五个月,有一天妻子同修消业,晚九点闭灯时,我看见屋子里西南角,有小洗脸盆那么大大黄团,往起飘。第二天闭灯时又出现了大黄团往起飘,我问妻子同修是怎么回事?她说:你看见的是法轮,你很有缘份,也進来学法吧。我说:有那么大缘份,我也来学法。

得法不长时间,我就受到了干扰。有一天晚上睡觉前我刚要躺下,就看见离我正前方二米左右出现五、六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看着我。从法中我们知道,大法弟子有师父法身和护法神保护,我没有害怕,照常睡觉。第二天睡觉前又出现这个情况,比前一天更厉害,五、六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都有功能,从它们眼睛里喷出火来,一看我不害怕,它们就发火了,要和我动手。这回我真的害怕了,着急中,我忙喊“李洪志师父”,这几个东西一下子都没有了,我抬头一看:师父金黄色的法身金光闪闪,从门那边出去了。

一九九八年过年,三十晚上我炼动功,炼完功刚坐下,师父让我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金碧辉煌,前面几棵树是金的,树前站着一个大佛也是金的。

一九九八年四月的一天,我正在听师父济南讲法录音。我坐在屋子西面沙发上听,一抬头看见从我正前方房顶上下来四、五个神,第一个在前面的是个女神,穿着古代的衣服,先抬哪条腿我都看的很清楚,其余的都是佛、道、神的形像。钢筋水泥的结构对于这些神来,就如走平地,说到就到,一会他们就隐去了,他们也是来听法的。

写出这些主要是证实大法的超常。同时对邪党搞的“无神论”是一个有力的回击。对那些不信神的人来讲,应该转变观念了,你做好事、坏事,神都在看着呢。

二、学法

刚進来时,我和妻子同修学一本《转法轮》。以后书不那么紧张了,我也请了一本《转法轮》和一本《精進要旨》一本《法轮大法义解》。我首先将《论语》背下来,将《真修》、《悟》背下来。那时白天上班,下班后晚上学《转法轮》,一有时间就背《真修》、《悟》、《论语》,一天背十遍左右,一连坚持几年都这样,每天都能看到法轮在转。

因为天天背《论语》,在学《转法轮》时,感到学《转法轮》中每段法都在《论语》里。

因为天天学法、背法,心性也在提高。有一天我和一个项目经理公出,在海港的一个办公楼里上厕所,出来后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士,劈头盖脸的骂了我一顿,你怎么男女厕所都分不清(其实那厕所没挂男女的牌子)?还说了许多难听的话,当时我心里一点都没生气,一笑了之。

一九九九年秋季的一天,我带人干活,在分工时,有一个人跟我说三道四,我做耐心的解释,要是在没得法前,我不叫他走,得好好收拾他一顿。没得法前,我脾气不好是出了名的,跟领导顶是家常便饭。有一次工地开工资,十多个班组都没给开资,只给我们班开工资了,因为他们惹不起我这个刺头。有一次在外地施工,干污水工程。有一次在做奖金时,给做少了,当时我大发脾气,绑完的架子带人给拆了一部份。在下月发奖金时,领导先问我照多少钱做。

得法后在利益上不去争了,该多少就多少。以前班里谁缺勤,差一个、半个的都记上。得法后按实际出勤记工,有个钢筋工王师傅说:“你现在和以前变成两个人一样。”

师父《洪吟》发表后,我和妻子同修每天都背五六首,几天就背下来,我们每隔十天、半个月就互相考一次,看谁记的好。

明慧网发表大法弟子背法交流文章后,我们学法小组都背《转法轮》,我把《转法轮》背了二十四遍,当时不管接送孙女上下学,坐公共汽车办事,回农村老家坐火车上都在背法中。随着背法,心性也在升华。有时把钱看淡了,有时想,全世界的人,都比我过的好才好呢。有一次走在早市上,脑子里好象什么也没有一片空白,就觉得这些人都应该救。

三、讲真相救人

得法后的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人为什么会有生、老、病、死,为什么会有穷、富。我的心情非常激动,觉得这法太好了,我就给亲朋好友和单位的人讲大法的美好和超常,给单位一些人看《转法轮》,有的人想進来学法,我就帮他们请了《转法轮》和炼功带。由于九九年七二零的到来,形势发生了变化,使这部份人多数没有走進来。

九九年“四二五”第二天我在工地上,看见有一个人是打更的,他碰到人就讲:“法轮功围攻中南海,有的人拉我進来学法轮功我都没進。”讲了四个人,还在讲。我是大法弟子,不能看着他给大法抹黑,当时我就过去了,你喊什么?报纸写的法轮功聚集中南海不是围攻,当时他就不喊了。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有一天社区来几个人到我家,当时师父的法像在墙上挂着 ,他们進来就要往下摘,妻子同修说:“我师父的法像,你们谁也不能动,动了对你们不好”。他们真的没敢动。

晚上我和妻子同修把师父法像请下来,心情非常沉重,眼含热泪看着师父的法像,瞬间师父法像上显现出有十公分长的金白色“真”字。我悟到:师父让我和妻子同修长期真修,当真修弟子,按真、善、忍标准修炼。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勾结邪党,对法轮功進行疯狂迫害,铺天盖地的谎言,迫害,欺骗了众生。为了让众生了解真相,从二零零一年开始,我和妻子同修向居民楼发真相资料,不管形势多么紧张,十几年来从来没停过。

大纪元系列文章《九评共产党》发表后,从二零零五年开始,我和妻子同修开始向亲朋好友讲三退,亲友大部份都退了,远处的亲友,我和妻子同修坐火车去,带上礼物和《九评》光盘,先给他们《九评》,然后讲三退,效果很好,把整个家族都退了。从零八年八月份开始,我正式向陌生人面对面讲三退。在讲三退过程中,听的人大部份都能退,其实我只是动动嘴,跑跑腿,都是师父在做。明天出去讲三退,金龙在前面飞舞,每当看到这些,心情无以言表,真是“佛恩浩荡”。二零一二年五月的一天,我出去讲三退,走在一个十字路口,大顶风,自行车骑不动,我说:风不要阻挡我,风向马上变过来了,由顶风变成顺风,给我送出很远。

在讲三退过程中,也有许多感动人的事,就举两个例子吧:

二零一二年三月的一天,在公园外边,我给一个年轻人讲三退,我说:“小伙子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他说听说过。我说:“共产邪党建政以来,搞了十二次运动,死了八千万人,现在又迫害法轮功,活摘大法弟子器官卖高价,老天要灭它,不退会跟它陪葬的”。他说:“入过团队,给我退了吧”!我说用化名退吧。他说:“怕什么,给我用真名退了!”

二零一二年四月的一天,在早市上我给一个六十多岁老先生讲三退,我说:“共产邪党腐败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农村选个村长都得花钱买”。他说是这样。我说“老天要灭它,你得退出它的组织,才能保平安”。他当时同意退出团队。我说:“象你这样太好了,有个别人你给他退,不但不退,还说些不好听的话。”他说这样的人太糊涂,太愚昧,并跟我说:“你要注意安全,现在便衣很多,要看准人再讲”。

就写到这里吧:在十多年的修炼道路上,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也走过弯路,现在还有很多执着心没有修去,在修炼的最后阶段,用心学好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