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为私为我的心 转换看问题的角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这段时间新参加了一个学法小组,跟同修们接触了一段时间,长期以来不好好学法不好好修心向外看的后果就暴露出来了——跟同修摩擦频频。自己觉的是站在理上的,觉的自己的看法是对的,同修却一直指责我这不对那不对,而我提出的意见经常被否决。虽然知道大法弟子要向内修、向内找,也知道出现这样的事情不是偶然的,肯定有自己要修去的人心,但指责次数多了,尤其是觉的同修在安排我的修炼之路怎么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要给自己辩解。

但正如师父说的:“越想解释心越重”[1],越争辩我越觉的心里堵的难受。终于有一天,较为激烈的冲突发生了。那是一天晚上,大家集体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刚开始大家都在很安静的看,但时间一久,同修们有喝水的,有走动的。我心里有点不舒服了,觉的同修们在听法的时候这个样子,实在是不敬师不敬法,师父讲这么久都还没喝一口水呢,录像里的同修们也都认认真真的在听师父讲法,我们虽然没在现场,但就算看录像也得认认真真的听呀。同时也觉的同修们这么喝水走动影响到了自己静心听法,就更加的愤愤不平起来。但又想到自己说了人家也不接受,于是便自己坐到离录像较近的地方听法,心想你们不认真听,我要认真听。可心里始终还是放不下,觉的堵的慌。

师父讲过:“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2]最后,当同修在把一旁睡去的小同修挪到床上时,我终于受不了,愤愤不平的挪到电视机前,距离近的鼻尖都快碰到电视屏幕了。这时,刚好又有一个同修问我怎么坐的这么近,于是,我便带着愤愤不平的情绪回道:“我听不见!”结果那一晚的最后大家都没好好听师父的讲法。有的没听完就离开了,有的虽然听完了,可是心里估计也被我戗到了,而我虽然听完了师父的讲法,可也越来越静不下心来听师父在说什么。

第二天上午,我带着别扭和赌气的心理回到借住的地方,觉的有些委屈又有些不解。我点了香,坐在师父的法像前,看着师父的法像,想着自己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怎么走到哪里都让他人不得安宁,在家里弄的家人不得安宁,到同修这里闹的同修不得安宁。但我知道我必须得找自己,我对着师父的法像心说道:“我必须得提高自己,这是给我提高心性用的,我不能放过这次机会,我必须提高自己,我必须得找到自己的问题。”

下午的时候,我又去同修家里。在路上,我突然明白,原来自己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自己私心太重,看问题想问题的出发点始终是站在为自己的立场上的。只看到了自己的难处,却看不到他人的付出,只想保护自己不受伤害。虽然我自觉自己是在敬师敬法,维护师父,可是我的心态不纯,人心太多。自己都心态不纯,怎么能做到维护师父呢?

师父说过:“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3]

当我意识到这些的时候,自己的心态不知不觉中就发生了变化,心里原本堵住的地方消失了很多,只剩下细细的一根,同时觉的周围的空间场变的祥和起来,看什么都顺眼了。那天下午,我尽可能心平气和的和同修交流了自己的想法,同修也在矛盾发生后向内找,于是,大家又和睦起来,同时同修也告诫我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说自己不修了之类的话,师父听了会难受的(由于有些关长期过不去,有些时候觉的自己快撑不下去了,在心性摩擦当中被逼急了就带着怨气和赌气说出了快修不下去了之类的一些让人误会的话来,但实际上作为得了法的生命来说,内心深处是决不会愿意真的离开法放弃法的,也知道这些念头不是自己)。我点点头,把她的话记在了心里。因为这话确实是不应该说,连想都不能想,出现了就得排斥清除,不然愧对师父的苦度,同时也是不敬师,对自己和自己的众生不负责任。

但是,只要这私心还没彻底去干净,矛盾还是会出现。个人觉的可能是师父想让落后的我尽快提高心性,好跟上正法進程,不至于被落下。这关刚过去,隔天马上又出现别的关了。因为明慧网上有同修提出将神韵光盘和神韵介绍传单放在一个袋子里一起发给世人,尽量避免神韵介绍被世人随手扔掉。我觉的这个提议挺好,同时想着如果把传单卷成卷筒,然后用蓝色丝带扎成蝴蝶结再跟光盘放進袋子里,这样既可避免传单被折起来,同时也看着更贵重。跟同修交流,同修觉的也不错,但表示没有这样的丝带。于是,我自告奋勇在下午出去的时候顺便买回来。

可是,在我晚上回来之后,因为在小同修的教育问题上意见不一致,和同修们之间又发生了摩擦。同修们虽然在责备小同修,但我觉的句句在刺我的心。我一边告诉自己要忍耐,要向内找,一边在事情告一段落的时候把买的一些丝带给同修们看,想让同修收着。但可能是我的丝带买的不是很好,不合适,同修出现为难和迟疑的神色,没接过去。于是,我带着这些丝带独自回了房间。看着这些自己走了将近两小时才买到的丝带,想着刚才那些刺激人心的话,我的常人心又出来了,心里特别酸楚,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我一边强忍着眼泪,打开电脑学师父经文,一边在心里反复念着师父讲的法:

“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4]我反复的默念着,可是忍着实在太难了,我觉的自己忍的身体都在发抖,身体的细胞都在发抖,真的是觉的太苦了,觉的修炼太难了。但我又告诉自己,我必须得忍,必须得向内找,因为我要修炼,我得提高。

看着师父讲的一段话:“因为人都是有债要还的,不是这边的就是那边的,都有苦要吃的,就在这样的难度中,看你能不能修。”[5]我渐渐平静了下来。然后我向内找,发现自己还是因为私心没去,做事还是只站在自己的角度上想问题。就拿小同修的教育问题上来说,我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教育小同修,但我的想法并不一定是对的,如果误导了小同修,万一造成了不好的后果,责任却是要小同修的母亲来承担的。而且在对待小同修的态度上我也不是很纯净,虽然是确实是真心想引导好小同修,但在这之中何尝又没带着欢喜心、显示心和证实自己的心呢?!借住同修家里,给同修添了这么多麻烦,多该好好反省自己,有什么好委屈的呢?!至于丝带,同修能用的上就用,用不上就自己收着好了,难受什么呢?!还是有私心,还是过于看重自己的感受了。当想通这些,觉的自身又去掉了很多不好的心和败坏的物质。

通过这段时间的过关,我确实觉的自己心里不好的物质消下去了很多,心里空了很多,同时也找出了自己的怕心、怨恨心、利益心、依赖心、妒嫉心、显示心、色欲心、爱面子的心、执著于婚姻的心、证实自己的心、求安逸心等等,也努力的抑制这些不好的心同时发正念清除。

个人体悟,向内找,是不容易。但是要修炼就得向内修,修自己。修,不是名词,也不是形容词,是动词,得实实在在的把自己内心仍未去净的人心等不好的物质都去掉,才能真正的纯净起来,也才能真正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

个人层次有限,有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少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