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在大陆广泛揭露邪党活摘器官罪行的一些想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自从二零零六年中共邪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罪恶被揭开一角以来,海外同修广泛揭露邪党的罪行,得到了世人和医学界、政界的支持,有力的遏制了邪党的罪行。但是在大陆,在与周围同修交流中,有的同修认为此事太过惨烈,自己不愿意碰触,有的同修觉得在大陆很难配合寻找证据,很难说服世人。我认为在大陆可以通过以下几种方式,广泛的讲清活摘器官的真相。

1、大量的散发明慧网制作的小册子和电子书。《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小册子内容翔实,证据充份;《活摘人体器官调查报告》的电子书,在正文给出了各种证据的附录链接,包括很多取证的录音材料,可信度极高,这些资料应当广泛的制作散发。

2、把握几个要点可以证明活摘器官的真实性。有些同修认为活摘器官没有第一手的证据,很难在短时间向民众讲清。我在实践中的体会认为不是这样,即使是在法庭对罪犯的指控过程中,也不是要求每一个证据都是直接证据,只要间接证据能够组成一个证据链条,就足以让人信服。比如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的调查报告中也是将数十种证据進行分析论证,从而得出唯一的结论,就是中共大规模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我在讲这方面的真相时把握这么几个方面:其一,从中国各家器官移植医院的手术数量变化,可以讲明中国的器官移植与迫害法轮功成正比关系,其中在二零零三年出现猛增,到二零零六年活摘器官被曝光之后,移植手术急剧下降;而中国此后的死刑数量是呈下降趋势的。

其二,中国没有一个全国范围的器官调配系统,不可能是每一个器官得到有效、及时利用,而且中国人没有捐赠器官的文化基础和习俗,所以交通事故的死亡者不是器官移植的主要供体。

其三,讲述知道的例子,比如我知道一个人到天津做肝脏移植,预约了手术时间,只等了十四天就完成了手术;演员傅彪两次肝移植手术,怎么会如此巧合,都能配型成功?黄洁夫做手术示范,可以同时准备两个肝脏器官,一个手术使用,一个防止手术失败备用。

其四,给民众听武警目击活摘器官的录音和李长春被调查时指证周永康负责活摘器官的录音。

其五,讲述王立军自己称做了几千例实验,辽宁大连哈根斯尸体工厂伴随薄熙来的兴衰过程,和人体来源。通过以上几个方面完全可以使民众相信。而且有的民众在听完真相后没有犹豫就同意退出中共邪党。

3、可以搜集周边曾经做过器官移植手术的人员的资讯信息,比如在哪个医院做的移植手术、等待时间多长、费用多少,是否是年轻人器官,医院如何介绍器官来源等信息提供给海外调查组织,供海外做進一步调查线索使用。

4、搜集周边是不是有在这十几年失踪的法轮功学员,在什么情况下失踪的?是否在到北京上访期间等等,整理详细信息发给明慧。

5、同修的家人、亲属有被活摘器官疑点的,如果发生在薄熙来主政的地点,可以提起对薄熙来的控告,寄送中国各大机关,迫使中共邪党在审理薄熙来一案时难以回避薄熙来的活摘器官罪责。个人认为薄熙来一案一再拖延,为我们做这项工作留出了时间,但是一旦薄熙来定罪,就增加了控告的难度。

6、就活摘器官事件广泛的征签。自从去年以来,大陆各地大法弟子为营救本地同修,在向民众讲清真相基础上开展了征签。活摘器官这件事更值得以征签的方式去做,一方面这件事超出人类的心理底线,应当得到民众的支持;一方面在广大民意的基础上使得中共当政者无法回避这一事件。

7、要求中国人大系统依照宪法第71条成立关于特定问题的调查委员会,彻查活摘器官罪恶。中国宪法第71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认为必要的时候,可以组织关于特定问题的调查委员会,并且根据调查委员会的报告,作出相应的决议。调查委员会進行调查的时候,一切有关的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公民都有义务向它提供必要的材料。根据这一规定,我们可制作给各级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法学家、社会知名人士的呼吁信,使社会较高阶层的人士广泛了解活摘器官的情况,呼吁他们关注这一罪行,如果他们能够为此做出一份自己的作用,也是这些众生得救的机会。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盟军的正义不仅仅来源于保家卫国,更主要的是纳粹的罪行超出了人类能够想象的底线,同样的,全面揭露无数大法弟子被邪党活摘器官,也将更有力的推动解体邪党、救度众生。

以上是个人一点简单想法,不足之处希望同修慈悲指正、完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