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大法造就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修炼十五年了,要写的太多了,真不知如何下手,一直都未认识清写体会也是在证实法,也是在营造和全世界同修比学比修的环境,是师尊为我们大陆大法弟子提高而定下来的修炼形式啊!现在明白了,就把我十多年的修炼历程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切磋。

读书一夜终梦醒

九十年代末期,当时的我二十几岁,成天领着四、五岁的儿子打麻将。孩子好动,一见我坐下打牌,便又哭又闹,为了满足自己的瘾好,孩子的脸被我拧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日子过得昏天黑地,好象我活着的目地就是吃饭、打麻将。

从小我倒是喜欢看书。那年冬天,丈夫借回一本书,还未来得及看就外出打工去了。晚上闲着无聊,我便随手翻看起来。谁知我被这书吸引住了,整整一夜未合眼,看了二百多页。二十多年来头脑中积存下来的那些解不开的谜,在此书中找到了答案,尤其明白了作为一个人来到世上的意义。我从内心呐喊:我要做好人,我要跟师父回家。那夜,我找到师父了。

第二天,我便告别了麻将桌,开始了我的修炼之路。想戒又戒不了的麻将瘾就此消失。终于找到了返本归真的回家路了,内心充满喜悦与自豪。在以后的日子里,事事按师父的要求做,遇到矛盾向内找,用“真、善、忍”要求自己的言行,不顺心的事已不再是烦恼事了,变成了提高心性的好事。心性一天天的在提高,就象孩子一天天在长大,“真、善、忍”的法理在心里深深的扎了根。

为一句真话,被劳教两年

得法实修才一年多,邪党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开始了铺天盖地的迫害。由于受过去那修炼形式的影响,对同修上访,我很是不理解。由于悟性不好,直到看了师父的经文《理性》和明慧资料,看到同修为护法那一桩桩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我哭了整整半天。二零零零年底,我和本村两个同修一切磋,也准备進京证实法。临走时,孩子突然发起烧来,不能放下孩子,同修一人去了。

就在当天晚上全乡大抓捕。同修進京当天就被绑架了。晚上一群恶警涌進我家,進门便问:“法轮功好不好?”我说:“好。”我的认识,那是证实法,而且真是鼓足了勇气,知道说出一个“好”意味着什么。他们把我从被子里拽出来,推進面包车。我一路给他们讲着大法真相。由于承认了旧势力的所谓考验,恶警象中了邪似的,只要说大法好的,就狠狠的打。我被打的嘴里全烂了,被拘留两个月。由于拒绝写保证,又被打,绝食抗议,遭到灌食、戴脚镣等迫害。由于法理不清,认为这一切魔难就是师父安排的考验,产生了消极状态,最后被邪恶劳教两年。

走出迷茫,溶入正法修炼

劳教中走了邪悟的弯路。回家后,一般的同修也不敢接触我们,同修说我们“邪悟”,自己还不愿听。时间一天天过去了,转眼一年。师父一直没丢下我这不争气的弟子。一天去地里干活,恰巧碰到外村的一位同修,把师父的《导航》送到我手上。看完经文我彻底醒了,真是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我从本村同修那里把几年师父的经文、部份《明慧周刊》借回家,几个晚上都未睡觉,看《明慧周刊》、学法,内心的震撼就象山崩海啸一样,感觉到每个细胞都在颤动。几天后,我把自己的思维整理清楚,叫醒了本村和我一样邪悟的同修。

整体配合解体迫害

由于浪费了两年时间,回到大法后心里充满救度世人的紧迫感,急切的想跟上正法進程。首先想到本村大队干部。我家附近就有大队的保安人员,当时的心态的确怕心挺重。我和同修商量,一定要突破怕心,给他们讲真相,开拓宽松环境。由于心态不纯,基点不正,虽然讲的不少,但此人并没真正得救。

零五年,恶警从家中抄出师父的讲法磁带,我被迫离家出走,而此人却大肆吹嘘在我家抄出多少多少东西!通过这件事我向内找,找到自己怕迫害、争斗心、没有发自内心的让人明白真相,有从理上要压倒对方的争斗心,还有和同修攀比、争强好胜的心等,认识到这些是旧势力抓住我修炼中有漏才得以迫害。

否定迫害,全盘否定旧势力,有漏我只能在大法中归正。经历七天的流离失所,决定回家。可是怕迫害的心紧紧的笼罩着我,我发出强大的一念:我走师父安排的路,谁也不配迫害我,从《转法轮》中我明白“怕”本身是一种物质,只有人才被它制约,神会怕迫害吗?

在这段时间里,同修发正念,写信讲真相,最后,恶警告诉我家人说,从我家抄走的师父的讲法磁带只是几盘唱歌带子。在师父的保护下,在同修们的整体配合下,邪恶迫害我的阴谋解体了。

大法伴我走过苦难岁月

零八年真是苦难的一年。那年女儿未满二周岁,儿子刚上初中。房子坏了,春天准备盖房。丈夫去拉沙子,在运输途中他站在车上不知怎么就被甩了出去,大概是摔折了肋骨,呼吸困难,右胳膊不能动了。丈夫也是修炼人,我们没有去医院。由于肋部下坠,感觉很是痛苦。我用白布缠在他身上,用布条把胳膊吊在胸前,痛得他脸色青紫,吃饭穿衣都得我帮忙。婆婆看不了孩子,房还未盖好,还有十亩地需要我种,做饭、洗衣、带孩子,里里外外一大摊。娘家远在千里,看着这点活我就一片茫然,背着师父《洪吟》:“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1〕,还是一个劲的想笑。不得不让儿子请假,带着女儿去地里卸鸡粪,真是一步一跟头,女儿哭得跟泪人似的,浑身沾满了粪。想起自己是个修炼人,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也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咬着牙也要挺过来。回想那一年,有时还是忍不住落泪,因为我的承受已达极限。虽然和同修相比我这点难算什么,可是如果没有大法指导着我,真的很难走过来。

在矛盾中向内找,婆媳关系和睦

当今世风日下,整体道德下滑,我婆家大嫂和别人私奔了。从我结婚以后,我俩关系就特好。大嫂也曾经修炼过,自我邪悟后,她也放弃了修炼。当时处在邪悟状态时我知道了她有外遇,可根本不知该如何处理,直到她出走。为此婆婆对我怨恨极深,大哥对我也有成见。

从新走入修炼,心里对他们很是愧疚。看到俩侄女,感觉她们也很苦,尽量多照顾她们。那天我叫侄女在我家吃饭,大哥找到我家,以侄女不给他们做饭为由,吓唬侄女,父女俩就吵架了。我大哥狠狠的打了孩子一顿,十七岁的大姑娘就这样打她?!我的心里很是不平,而且又是在我家打的。发生在我眼前的事一定与我有关,向内找,找不到。第二天,又听见别人告诉我,婆婆在外说是我挑拨孩子和她爸打架。一下我的眼泪就止不住了,心中充满委屈。自从嫂子走后,我又帮忙给孩子洗衣,又帮干地里的活,天再热也是随叫随到,安慰开导两个孩子。现在婆婆竟如此说话。强忍着泪,回到家。“向内找,向内找”,反复念着这几个字,心渐渐平静下来。回想这几年,自从嫂子出走后,总是有许多好事之人打听究竟,我总是数落大哥的不对,因为大嫂总是告诉我大哥对她的种种不是,用常人心去可怜她,直至她和别人出走,家里人才知道真相,婆婆一直认为我在包庇她,所以对我误会极深。

一找不要紧,找出一大堆人心,妯娌情,有求之心,被冤枉的委屈心,找到后,怨气也就小了,可是接下来怎么办?找到了还得修掉它,“我们怎么对待这个问题?遇到这种矛盾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冷静,不应该和他同样去对待。当然我们可以善意的去解释,把事情说清楚都没有关系,可是你太执著了也不行。”〔2〕婆婆说我们修大法,大嫂还跟人走了,所以误会很深。一想到要平静的面对她,心里还是疙疙瘩瘩。想到所有大法弟子都在想办法救人,婆婆也是众生啊!由于我没做正,使她对大法有了偏见,她的生命该去何方?我有责任啊!

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必须按照法的要求去做。

只要站在法上,再难的事也要做。鼓足勇气,激励自己走到婆婆家。很神奇,就在坐在婆婆家炕沿的那一刻,我的心出奇的平静。我明白了,是师父把那顽固的怨恨的物质拿下去了。我诚恳的向婆婆道歉,由于自己偏听偏信,给大哥造成了伤害,讲大法是如何叫我们事事为别人着想,挑拨离间是造业,我决对不会那样做,并对大嫂这种行为表示谴责。婆婆见我真心诚意悔过,脸终于阴转晴了。

带小同修中实修

女儿今年七岁了,虽然有时很调皮,但是很相信大法。打有了这孩子,我们娘俩共同度过了三次印象深刻的病业关。两年前,本地流行手足口病,那是一种传染病,手足,口腔长水泡,传染性挺强,治不了死去的也有。就因为这事,学校放了假。就在这当中,我女儿从嗓子到嘴里、舌头,开始溃烂。几天的工夫就吃不了东西,连水都咽不下,整天哭。我有一个坚定的念头,孩子绝对不会是手足口病,因为我们一家是修大法的,病毒绝对進不了我们的空间场。我告诉女儿,没事的,只是有点业力,消消就好了。尽管如此,看到两天未吃饭的女儿,内心也是很痛苦的,毕竟孩子才四岁,亲情的牵挂,还有让孩子早点摆脱痛苦的人心,常人亲情的压力,我动摇了,带着孩子去了县医院。到县城,由于是星期天,无法化验,按口腔溃疡拿了一点药就回家了。我立刻悟到,为什么无人化验,因为根本不是病。拿回的药女儿一口也未喝,那就教她念“法轮大法好”吧!结果两天就好了。

去年春天,孩子们又开始生“腮腺炎”。女儿的两腮长了两个大疙瘩,孩子本来就坚定的拒绝一切治疗,不贴药膏、不抹药。不停的老有人说,某某就因为治疗晚了,化了脓,开了刀。我在思想中不断的否定着人的观念,正念加持孩子,“有师父在,没事的。”七天后,孩子的脸恢复正常。

去年秋天孩子发烧转成肺炎,一直不停的咳嗽。由于有前几次的经验,心态一直非常平静。可是十多天过去了,看看六岁的女儿一天比一天重,一声接一声的咳,翻肠倒肚的吐。看着瘦得皮包骨头,眼圈发黑,身体蜷在一块儿的女儿,我的心开始抽搐,后悔应该早给她看医生,万一有什么事,不给大法抹黑吗?接着猛然一震,这不又中了旧势力的圈套吗?还是把它当是病了。这一切都是假相,都是自己的业力和执着亲情造成的。想到这里,把心一放,一切都由师父说了算。我想起来师父讲过的法:“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2〕难也得闯!否定一切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负面思维,只发出这一念:孩子什么事都没有!当我坚定这一念,念出力可劈山,穿越微观至表面。女儿感受到了我的平静,坦然,她内心也没有了恐惧,一个星期便康复了。讲起来轻松,在那二十多天里,真的是正邪大战,凭着对师对法的正信才走过来了。我更加明白了否定旧势力的法理,正念更强了。

救度众生,正念来源于法

在讲真相的十年里,大法给予了我无量智慧,真切体会到法的无所不能。每一个生命都有不同的心结,时刻牢记师尊的讲法,多看书多看书多看书,感觉自己就象一口被淤泥堵塞的井,是师父的法拨开了淤泥,流出了清泉,来滋润万物。

讲真相救度世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也是我们的史前大愿。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碰到一个女狱警。当时除和同修们背《洪吟》外并不十分清楚要讲真相。一次,那女管教大概闲的无聊,把我叫到她屋里聊天。她对我说:“我就纳闷,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怎么那么信呢?”我告诉她,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太多了,空气看不见,摸不着,人离开它还活不了;电视、电话打开它就能接听,信号也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我说我师父讲过,地球围绕太阳转与电子围绕原子核转有什么两样呢,如果有仪器把原子核放大到地球那么大,那上面是不是也有生命呢?她静静的听着,我看得出她被这前所未闻的法理震撼了,眼里流露出惊异。后来这位女狱警和同修谈话提起我的名字说某某讲得好。其实那都是师父的法。只是借用我的嘴告诉众生。法理能打开一切生命认识法的障碍,打开一切生命的心结。

记得给一个小伙子讲真相,讲自焚伪案、邪党如何迫害修炼人甚至活体摘取修炼者器官牟取暴利,他听后带着嘲笑的口气说那是让你们过关啊,让你们修成神仙呢,应该感谢他们才对。由于有修炼基础,听出他话中带刺,我平静的告诉他,我们有佛法“真、善、忍”做指导,没有迫害,我们照样能达到神佛的境界,谁迫害,那就是谁的罪。天底下本来就有善恶正邪之分,没有好坏,善恶有报又从何谈起呢?小伙子听了连声说是,是。最后我告诉他,不要与坏人为伍啊,因为邪党迫害的是天法,老天不容它,定要灭它。劝世人“三退”是免于世人随它遭殃,为它陪葬。这就是我们讲真相的真实原因。我们知道真相不能见死不救,见死不救也是有罪啊!他说我什么也没入过,最后我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报,他笑了,以后每次见面总是打招呼。

今年我特地回了一趟老家,因我知道老家还有许多人未知真相。师父一再告诫我们生命就是财富,生命是平等的、可贵的,每个生命都得给他们机会。因为那里的大法弟子太少,人们连基本真相都没有听过。我就从江氏出于对大法的嫉妒,以及共产党与天、地、人斗的本质及它们二者互相利用勾结,制造谎言,伪造自焚,目地是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为迫害寻找借口,使千千万万和睦家庭陷入一场空前的大浩劫。我的一个嫂子听后瞪大眼睛,不可能吧?不可能吧?我告诉嫂子,我为了说一句真话,被两年劳教,我没有必要骗你们的。我们不是要你学炼法轮功,只是要你明白这个党的滔天罪行,必定受到上天的惩罚。这个党是个邪灵,是有生命的,所有入过它的党、团、队就是它的一分子,因为这里有太多的好人被其蒙蔽,我们的责任就是要把这个党迫害好人的真相告诉人们,愿意做好人的人当然不愿和杀人犯站在一起。当上天清算它时,远离邪党的人就是一个幸运者。嫂子终于听懂了。整整半天讲明白一个人。从内心体会到了一点:师尊度我们千千万万大法弟子该有多么的艰辛。

在老家的十几天里,我每天不厌其烦的重复着大法的真相,内心是快乐而充实的,因为我在兑现自己的誓约。

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也是一个成就自己的过程。当正法的進程推進到“三退”保命时,党妈的情结在人们心中逐渐淡化,但是又会有不同的情结出现。一次去饭铺买饼,给了老板一本小册子,因为她是一个明白人。没想到她把脸一沉说你们成天叫人退党,党给咱老百姓减公粮,有给钱补助,又是搞医保,四川地震还是共产党救的。说话中带着气愤。尽管她的反应使我的心里不舒服,但很快纠正自己不爱听难听话的心。大法赋予我的智慧,使我看到一个生命得救的希望,即使打我骂我损我,对修炼人来讲应该是患者对医生的倾诉,我看见了她的心结。于是平和的告诉她:有一个理也许你明白,一个杀人抢劫的黑社会头子,在面临死刑的那一天,受过他好处的人说,此人是好人,不应该判死刑,就是因为黑社会头子给他好处。你说这个理对吗?给你好处的人就一定是好人吗?从另一个角度讲,它今天给你点好处是为了它自己能多活几天,因为每天的维权抗暴太多了,老百姓没活路了就要反抗的。本来这些钱就是老百姓自己的,他们抢了我们一百元,给了你一元,你是否要感谢他呢?相反,这些大小贪官,他们侵吞了本来属于所有人的财富。你看现在物价飞涨,就是老百姓的东西不涨,以前的化肥几十元现在几百元,以前叫你缴税你还可以拖欠,现在全由老板包了,老百姓买单,是老百姓在养活他们,不是他们在养活我们。说起地震,因为我的老家是重灾区,你们认为共产党救老百姓是在做好事吗?如果自己的爹娘有病,你给他们看病能说你是在做好事吗?你能满大街叫喊,我养活爹娘,我是好人,人们会说你是精神病。老百姓养活了这些官员们,老百姓有难,它救助那是它的义务和责任,老百姓都死了,它靠谁活着?他们拿着全世界人们捐的钱来充当好人。这时老板娘一声不吭了。

在这十几年的讲真相中,什么人都会遇到,有骂的、有讥笑的、恐吓的,只要牢牢守住一念:我是修炼人,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们是在救人,并时时向内找,就能智慧的摆平一切。

从零六年到现在,虽然有时离法的要求差的太远,修炼状态也时好时坏,但凭着对师对法的正信我平稳的走到今天。

大法弟子的法会我们都应该参与,通过法会比学比修,互相鼓励,共同精進,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谢谢师尊慈悲救度!谢谢同修的正念加持。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释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