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年风雨路 坚修步不停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我是九九年以前得法的弟子,在十几年的风风雨雨中,跌跌撞撞的走到了现在。曾多次被中共迫害过,也走了许多弯路,可是慈悲的师尊却没有抛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次又一次的把我从危难中救起,要不然有几条命也早就丢掉了。

一、从小一心向佛 终遇大法得度

我出生在一个没有地位、经常被人打来斗去的所谓“地主阶级家庭”。只因祖辈省吃俭用置了四十亩地,在土改时就被定成了地主成份,现在想起来真是荒唐可笑。我的爷爷、父亲都是“书里之人”,不但字写得好,他们纯朴、善良的传统美德影响了我。特别是爷爷,自我懂事时,就给我讲许多佛道神仙的故事。因为成份不好,经常受气,我的性格变的孤僻,常常冬天里一个人躺在草垛里发呆或想事,想那神仙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无忧、无虑、无烦、无恼……我从小就有敬佛信神之念,憧憬着能够修炼超俗。

这一天终于来了。那是九九年在北京的一个公园,我走進了大法修炼之中。那美妙的音乐、祥和舒展的功法、强大的能量场,让我一下子好象進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不知为什么,眼泪顺着眼角不停的往下淌。炼完功,辅导员和几位学员问我是干什么行业的,我说我是卖菜的,是从河北乡下来的。他们听了都很高兴的说:“我们走到一起都是佛缘化来的。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大家一定帮助你。”我说:“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我先谢谢各位了!”从那一刻起,我感受到了这些人与众不同。

晚上,我从辅导员那里请回了《转法轮》认真的看了起来。我对师父讲的高深法理深信不疑。我知道了人生命的产生是来源于宇宙间;人的荣华富贵是德所生;人的贫穷灾难是业力而为;人做好事积德,做了坏事产生业力;做人的目地就是返本归真。师父说:“那么什么是佛法呢?这个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体现,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1]“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1] 师父用最浅白的语言,从现代科学、人体科学的角度出发,讲出了宇宙高深的法理。

看到师父的照片就好象见到了久别的亲人,泪水不停的往下流,哭够了心里就觉的特别的痛快、敞亮。我深深的知道这本书有多么的珍贵,我再也放不下他了。

通过不断的看书学法,我的身体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消业状态:以前有二十几年的风湿关节炎病、腰腿疼病、十二指肠溃疡、胃溃疡、经常性的感冒咳嗽都好象加重了。我悟到: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不管怎么难受,我照常学法、炼功。神奇的是每当我蹬板车進菜的时候,身体就不那么难受了;而当闲下来时,又会出现不同的消业状态,但是越来越轻。我心里明白,是师父替我承受了许多。也想不清楚从哪天开始 ,一身的 病不翼而飞了,走路一身轻,身上有使不完的劲。

过去的我面黄肌瘦、身体虚弱,现在的我面色红润、身体强健,比起同龄人年轻二十岁左右。而且我也戒去了烟酒。那时,我对着师父的法像,诚心的敬念着:“慈悲的师父啊!我能走進大法、实现了我的修炼的梦想、能做您的弟子,简直太幸运了。只有不断的精進,才能回报您的慈悲苦度。”

二、摆正心态做事 严格要求自己

我是卖菜的,冬春两季以卖菜为生,夏秋两季改卖水果。每天早起晚归的,進果菜时蹬车去批发市场,往返三十里路,也是非常辛苦的。没得法前,我总是着急:上货晚了着急、上了货赶上堵车了着急、回来误点了着急、卖不出去赔了钱就更着急。赶上顺利的时候,挣钱多点就精神十足、没卖出去或赔本了就垂头丧气。缺斤短两也是经常的事。自己那颗常人为私的利益之心飘来动去,为了蝇头小利跟人家争来斗去,不仅伤害了别人,也伤害了自己。

自从得法修炼后,我明白了法理,知道自己再也不能象以前那样稀里糊涂的做人了,要严格的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师父说:“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义之士”[2] 那么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从点滴做起,把以前九两五当作一斤的秤换成准斤足两的了。有的人说我:“你换成足斤秤,这秤一高,你不就亏了么?”我说:“没关系,心不亏就行了。”因为以前用九两五的秤老习惯于给高秤,现在用足斤秤给高秤,一连几天都挣不到钱,有时候连本都赚不回来。有的很不错的老顾客告诉我说:“你以前虽然给高秤,可回去一称正好够数。现在你卖的菜,每次我都回去称一称,都多一两二两的。其实你给够分量,大家就会买你的菜。可你老是多给,这样下去,你不但不挣钱还得赔钱。”我说是啊,都好几天没挣到钱了。虽然没有挣到钱,但是到我这儿来买菜的人特别多,都排队,我都忙不过来,而去别的摊位的人却很少。尤其是在我两边摊位的卖菜人都看着我,很生气的样子,他们半天也卖不出去一份菜。收摊时,还有几个人当面指责我说:“你算什么东西?会做买卖么?你把价钱降的这么低,又多给人家份量,你这不是砸大伙的买卖吗?要不是看在你平时对我好的份上,早就把你的摊砸了!”我说:“哥们对不起了,是我错了,我会改正的。”

晚上回来吃过晚饭,就看书。当看到《转法轮》第四讲中时,师父的一段话点醒了我:“在社会交往当中,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矛盾。我们常人修炼的这一部份,不管你有多少钱,当多大官,你搞个体经营、开公司,做什么生意都没关系,公平交易,把心摆正。”[1]“过去有个说法,什么“十商九奸”,这是常人讲的,我说那是人心的问题。要人心都摆的正,公平交易,你多付出,就应该多挣钱,那也是在常人中你付出才得到的,不失不得,劳动所得。”[1]我悟到了,我是走了极端,不但自己赔了钱,还影响了同行的生意、无意中伤害了别人。我应该把心摆正,公平待客,公平交易,把提高服务质量放在第一位。为了不影响同行的生意,每次我都批发好一点的菜。其实在批发市场上,每斤只多花五分钱就能進购比较好的菜,卖时可多卖一角钱,一分价钱一分货嘛。当我把握好尺度,把卖菜当作一种行业,价钱合理,秤准量足,不但没有影响生意,反而越做越火,同行再也没说过我的不是。

通过学法,我在生活中、在工作中,对自己的行业有了更清晰的认识。虽然钱来钱去的,我就把它当作打工一样,我认为,不重利的内涵是不能收取商家、顾客多给的钱。在批发市场上有几次老板算错了帐,多找给了我钱,我都当面退还给他们。记的有一次在批发市场上進水果,一大早买了一筐葡萄,花了八十元钱。我给卖葡萄的老板一百元,那个人理应给我二十元。我接过钱,把筐刚搬上车,还没放稳,那个老板照我车后就蹬了一脚,一边蹬一边说:“快滚蛋,别影响老子发货。”我赶紧把住车,但是来不及了,三轮车的前轮正好撞到了一个人的腿上。那个人可能是被撞疼了,回头就打了我一下子,骂道:“你瞎了!”我赶紧说:“对不起,是后边干的。”打我的人也看到了是发货的老板造成的,也没再说啥。我当时心里非常的委屈。等我把那二十元钱准备装衣兜时,却发现两张十元钱不一样,一张竟是一百元的!我一下子明白了是老板匆忙中把一百元当成十元找给了我。我想,刚才挨骂又挨了打,这钱还能给他们吗?这事换成常人是绝对不给了,而我是修炼的人呐,不行,这钱一定得还给他。

我把车送到存车处,赶紧返回来找那个卖葡萄的,看到刚才打我的人也在买葡萄。我上前说:“掌柜的你找差钱了。” 我还没说完,那个卖葡萄的就开腔骂上了,我赶紧说:“大哥,你别着急,是你多找给我钱啦!刚才你忙,灯光又暗,我那筐葡萄是八十元,给你了一百元,你却找给了我一百一,多找给了我九十元,快把这一百元给我换成十元的就对了。”那个人一下子就惊呆了,周围的人也包括那个刚才打过我的人都愣住了,他们觉得不可思议。我把那张一百元钱递给了他,此刻他一脸的凶气都没有了,赶紧说:“兄弟,哎呀,去找你这样的好人呐,没有哇!”我说有,“我们炼法轮功的都得这样。我们的师父就叫我们这样做人,讲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无怨无恨,不求名,不重利。”其中有一个人说:“我听说过,你们的师父是东北人,叫李洪志。这法轮功太好了!”周围的人都肃然起敬的说:“法轮功就是好!”那一刻我心里甜甜的,过了多少年也忘不了。

三、不畏狂风暴雪 梅花依然盛开

我非常留恋集体学法的那种环境。大家在一起学法、切磋、交流,心性提高的很快。书中说的所出现的那些状态我都达到了,真是非常的美妙,就象师父说的那样:“美妙穷尽语难诉 光彩万千耀双目”[3]。虽然我没有亲身聆听师父的讲法,但我看到了师父在讲法时的那一幕。那么多的人都在鼓掌,真是令人鼓舞,令人激动!

有一天中午,我在炼法轮桩法,眼前的墙壁忽然出现了一个花园,里面有桃花、杏花,还有梅花,开得多么的艳丽,我好象闻到了花的清香,真是美丽舒心。看着、看着,突然起风了,风越刮越大,那些桃花、杏花被吹落了,满地都是花瓣,只有那些一枝一枝的梅花坚强的摆动着。紧接着,下起了大雪,满园的花朵、绿叶不见了,只有那一枝一枝的梅花还在雪中盛开着。我长长的叹了一声。晚上,在学法小组,和同修们说了我所看到的和我个人悟到的,和大家進行了交流。师父在《转法轮》里,最后这样写道:“因为我讲的太多了,讲的太多大家很难记的住。我主要提出点要求:希望大家在今后的修炼当中,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真正修炼下去。我希望新老学员,都能在大法中修炼,都能够功成圆满!希望大家回去抓紧时间实修。”[1] 我个人悟到:师父之所以要强调我们要抓紧实修,就是让我们把根深深的扎在大法之中,象梅花一样在狂风暴雪中依然从容。无论发生了什么、无论将要出现什么难,我们都要坚定的走下去、坚定的修下去!大家说我悟的对。

一九九九年,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从开始干预、捣乱,到后来疯狂的迫害和残酷的迫害,炼功场地再也见不到那些熟悉善良的同修、学法点都被打散,有许多同修流离失所、背井离乡,被非法劳教、判刑、毒打。我哭了,一个大男人蹲在过去公园那个炼功场上痛哭。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了呢?不行,我得找同修商量,我们要向上级政府反映我们修炼大法后身心得到的健康,特别是思想境界的升华。

第一次是江贼把四二五和平上访诬蔑为围攻中南海的时候,我和四位同修去信访办说明情况,刚下车就被抓了。被抓的同修那天得有几百人,是从全国各地来的。大家在车上朗声诵念师父的诗句:“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4]。车上的警察听到后,吓得心惊胆颤。那天上午就装满了十几辆大巴车,车窗是敞开的,在两车对开而过的瞬间,同修们迅速的传递着条子,背诵着师父的《洪吟》,那场面至今难忘。

当天就把我们分押到各地。因为我是河北的,我被押到另一辆车上。车子开出去很远,车上有些同修就问警察:“你们要把我们送哪里去?这根本就不是去石家庄的路。快点把车停下!”当时车上只有两个警察和一个司机,其余都是同修。大家指问警察。警察害怕了,吞吞吐吐的。大伙喊司机快停车。这时我就想,警察把我们带到哪里也没好儿,心生一念:跳车跑掉算了。我打开车窗,一翻身跳出了车,警察追我没追上,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我安全的回到了住处。

快到家时,有几个人问我:“你去哪了?你媳妇领着两个孩子四处打听你呢。你干什么去了,赶快回去看看吧。”我赶紧進屋一看,妻子正在那掉眼泪呢,两个孩子看我回来了,上前扯着我的手说:“爸爸,你去哪了?”我说:“出去办点事。我早上走时,你们还都睡的挺香,所以没告诉你们,让你们着急了,对不起了。”“对不起就完了?”妻子上前就打我了一个耳光,“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上次(指“四二五”上访)我要是不挡着你,你比这还积极。”我再不解释,任她数落了,因为我知道“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1]。

事后,我就在想,总觉的没能向政府人员讲我炼功受益的情况。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在师父被恶人侮蔑、大法被人抹黑的时候,如果不能站出来维护法,还算什么修炼人呢?我顿时心生一念:我要去天安门了。

正好妻子和孩子回老家了,机会来了。吃过早饭,我带了一瓶白开水,就独自去天安门了。我在想,我得跟谁去讲呢?这时,从东边过来一个人,我一看就是乡下来的。他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点点头,他笑了。他告诉我他们一共来了七个人,都是河南省的,准备去广场打横幅,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我当时对他们肃然起敬,同时也激励了自己。那个人问我怎么办,我说我就在天安门门洞打坐。那个人问我不怕吗?我说咱们有师、有法、正念正行,怕什么,要怕就不会来了!

我堂堂正正的走到天安门的门洞旁边,开始打坐。那里人来人往,人们见证了大法弟子的无私无畏。大约过了十分钟,我就听见整齐的正步声由门洞里传出来,我知道是中午要换岗了。当走到我跟前时,走在最前面的卫兵踢了我一脚,并呵斥说我胆子太大了。我说:“我来这打坐不是目地,目地是告诉你们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修炼人是按着真、善、忍的理念修炼自己。我们没有参与政治,请转告你们的上级领导,我们都在做好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做好人的人呢?”那个卫兵交待换岗的把我送到警车上,车上有两个警察,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换岗的卫兵告诉车上的警察说我刚才在门洞打坐。车上其中一个警察说:“你给我站好了。”我说: “你凶什么,在我心目中警察的形象不是这样的。”另外一个警察问:“你说应该是什么形象?”我说:“应该善恶分明、是非分清,让老百姓看到你有一种安全感、信任感,人民警察为人民嘛。”两个警察相视而笑,其中一人说:“你不在家炼功,你上这来干什么?”我就把我来的目地,和我修炼后身心的巨大变化说给他们,他俩一边听、一边点头,并指着那个孩子对我说:“小家伙是从东北自己来的北京的,才十二岁,他也给我们讲了他炼法轮功受益的经过,我们相信你们都是做好人,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学了法轮功呢!”我看着这位小同修肃然起敬: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大法小弟子,有那么强的正念,千里迢迢只身一人来北京证实法,真是太可贵了,连警察都佩服的不得了!到了下班的时候,他们就把我和小男孩放了。小男孩被他的妈妈接走了,我也轻松愉快的走出了天安门。

通过这件事情,我悟到:我之所以平安地走出天安门,是因为有师父的法身保护。只要我们无私无我、没有怕心的去讲真相、证实大法、正念十足的去维护大法,心性已在那一层了。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5]。当我读到这段法时,我就后悔那时没能告诉警察要善待来天安门证实法、讲清真相的同修,那样会有大福报的。

四、放下一切人心 坚修大法到底

因为我每天都要去批发市场進果菜,所以就用这个便利条件投放真相资料。后来那个做资料的同修被邪恶迫害抄了家,我就自己买纸,用毛笔写,晚上出去张贴,方圆十几里我都去做。由于那个时候学法很少,出现问题不会向内找,所以正念不足、人心太多,也不懂的什么是发正念,结果被非法抓捕,后又被当地警察接回转入看守所。经过母亲与妻子四处托人,最后用钱将我放出。回到北京,市场里的摊位还给我留着。市场管理人员说:“正因为你人品好,摊位一直给你留着。在这个市场上,你是文明经商、礼貌待客的典范。你出事后,你的同行都在关心的问你的情况,每天都有好多买菜的来这里打听你。你现在回来了,大家都高兴,你就写个‘保证书’吧!走走过场,摊位还给你。”我说:“我人品好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按着真、善、忍的理念去做人的结果。如果强要我写的话,这个摊位我不要了,谢谢您!”我从此告别了卖果菜的行业,那是二零零零年。

回老家后,种了两年地,可是投资大,收益小,不能解决家庭困境。家里三个孩子上学花费很大、无法支撑。妻子很生气,动不动就拿我炼法轮功被抓当事说,把我看的书、炼功的磁带都毁了,看着我,不让我炼功。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个以算卦为生的客人,是父亲的生前好友。母亲和妻子建议让他给我算卦,我说不要,让一切顺其自然吧。那个人非得要给我算,母亲就把我的生辰告诉了他。他说我还有一次大的牢狱之灾。我就在想,我不可能做坏事,怎么会坐牢呢?但是我心里老是放不下,久而久之就成了很重的思想负担。遇到这种事,当时我并没有用修炼人的正念去否定它、不承认它、走师父给安排的路。

由于我长时间脱离了法,正念不足,做事总是用人的思维方式,结果在张贴自制的真相传单时有怕心,真的被抓了,而且被迫害的很严重,鼻子被打歪了、右耳穿孔了,鲜血染红了白色的衬衫。警察逼我说出认识的同修,我横下了一条心,决不能连累任何同修。这时我想起了师父《洪吟二》中的《善恶已明》和《秋风凉》。我面对着恶警,朗朗的念诵:“众生魔变灾无穷 大法救度乱世中 正邪不分谤天法 十恶之徒等秋风”[6];“邪恶之徒慢猖狂 天地复明下沸汤 拳脚难使人心动  狂风引来秋更凉”[7]。这时打我的那个便衣和另外一个警察一下子就象泄了气的皮球,一脸的凶气一下子没了,脸上出现了害怕的神色,灰溜溜的走出门去了。这让我真正见证了佛法制止邪恶的威力与神奇。

我当时就后悔自己平时不好好学法,导致现在正念不足被迫害。我苦苦的反思自己,为什么不听师父的话,而听算卦的,这不是走了旧势力的安排了吗?而此时我的妻子也变心了,不但不同情我,还协同恶警加害我,导致我被非法劳教两年六个月,从东城看守所到北京调遣处、团河劳教所,又转到唐山开平劳教所,最后又到了石家庄劳教所。在此期间,曾与我山盟海誓的结发妻子以歪曲事实的理由和我离了婚。我当时痛苦的不得了,但是我想到了师父的法:“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1]想到师父讲的这段法,我的心里敞亮多了,也不难受了。我感到只有师父对弟子的慈悲才是最伟大的、是永恒的。

五、师父慈悲呵护 弟子大难无事

二零零六年,我从石家庄劳教所出来后,表弟就把我接到他的工地给他带班。有一天刮大风,本不应上高作业,但是我那时还有显示自己的执著心,结果上房是被大风吹得没有站稳,一下从房脊踩碎了一块石棉瓦,随后整个身体横着掉了下去。我从四、五米高处摔下,掉到了砖头、碎瓦片上,顿时摔得我好象五脏六腑都离了位,疼的差点昏死过去。

我被送到医院拍片子、做CT,医生诊断为右肋压缩性骨折、脊椎受重伤错位、尾骨裂缝,当时要求住院治疗。这时我非常着急,心想我是炼功人,就坚持回工地了。我躺在硬板床上,开始连动都不敢动,特别是脊椎象断了一样的疼,眼泪不住的流。但是医生开的药我一片也没吃。我苦苦的寻思着,我错了,不应该显示自己顶风上高。我想到那天我还跟别人吵了架,这不是很强的争斗心么?我一边流着泪,一边求师父。

我一咬牙就坐起来了,双手结印,这时,我就觉得脊椎部位发热、发烫,烫过之后,逐渐变凉,疼痛消失了。我轻轻的扭动了一下脊背,果然不痛了,就好象没有摔过似的。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师父,弟子谢谢您了!我要证实大法,我是修炼的人!想到这儿我一下子站起来了,自己能去厕所了。当一屋的人醒来,他们都非常的惊讶:昨天晚上还不能翻身呢,今天一清早就能在屋里屋外溜达了,真神了!我跟他们说,是我的师父给我疗好了伤,是大法救了我的命。

七天后,我们去医院拿CT,医生问我们怎么来的,我说我们是打车来的。“什么打车来的?”医生不相信,说:“你不想活了?”我说:“我现在不是很好吗?”医生以为误诊了呢,赶紧叫人拿来了CT,与拍的片子对照后说:“没有误诊呀,这真是奇迹了!”

我们整个工地上的工人都知道我那天摔的很重,就这么一下子就好了,他们也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大家都口耳相传:“这法轮功太神奇了,法轮大法就是好!”所有的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之后我再向他们讲真相就容易多了,他们都做了三退。

我当时摔的那么重,医生告诉我要在硬板床上躺四十天,而我四天就站起来了,一周就能溜达了,半个月就能干活了,而且没有后遗症。五、六年都过去了,可那份在医院拍的片子我还留着,因为它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见证了师父的无量慈悲,也更加激励着我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史前大愿。

因本人层次有限,如有不妥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做人〉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法轮世界〉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善恶已明〉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秋风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