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三家劳教所毒打折磨我的恶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一日】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那些迫害者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谁打你了?谁看见啦?有能耐你去告呀……

正常人一听这话便知是在耍无赖,说者自己也明白这一点。可是他们没有想一想,其实每一个受害者都是一本账单,记录着行凶者的犯罪事实。当清算罪行时,买单的会是谁呢?

我被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过两年多,曾遭遇过死人床、大挂、抻刑、犯人按压被御医灌食、开口器撑嘴灌食、长期戴手铐、暴力殴打、冷冻、凳子压体长时间面壁跪姿体罚……

当我走出马三家时,几乎是个废人,连刷牙都得用手撑住水池边儿,因为腰部已经承受不住身体的一点点倾斜。经过学法炼功,大法的力量使我迅速地恢复了健康。

下面我就把对我直接犯罪的人名与犯罪事实大概的写一下,意在提醒罪犯,他们的罪行都是有据可查的。

刘 勇(男):我被其打了二十多个耳光,抻刑。他是指挥恶徒们做恶的“头”。

马吉山(男):我被其用手铐抻了几十天,时时都在痛苦中,期间还被打脸,开口器撑嘴灌食,绑死人床。

凡亚奎(男):我多次被其暴力殴打致伤,抻刑。

李明东(男):因悄悄去厕所(在马三家,不让人正常上厕所),回抻刑室时他站在那儿,打我耳光。

陈立山(男):打人时不用手掌,而是拳头的凸出部位,专打脸部骨骼处。打得非常痛,但却看不见外伤。

陈景敏(男):对我殴打,吊铐。

王乃民(女):不让我上厕所,在手铐、拳脚相加的情况下,把我的头发拽得掉一地。

王 琦(男):对我殴打。

王广云(女):指挥犯人按压,我被狱医灌食。

王淑征(女):对我实施抻刑,殴打。

周 芹(女):开口器撑嘴灌食,死人床。

张 宇(女):殴打。

高云天(男):把我反复抓起抛出,头被摔到门上、地下,被摔出大包。他是看了所谓的记录而生气。

谢成栋(男):在三角库吊铐时打我耳光。

郑晓锋(女):穿皮鞋踢我头部,打我耳光。

……

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做恶者,如助纣为虐的医生们和给做恶者当助手的恶警家属们。

对于法轮功学员来说,最大的迫害是心理迫害,那些肉体酷刑针对的就是心理,叫人屈服邪恶。如果中共恶徒说什么,人就听什么,那么肉体一点也不会受苦。可是人活在世间不应是行尸走肉,而是应该具有独立思想的人。

揭露迫害不是以清算为目的,目的是想使做恶者清醒,在停止做恶的同时赎回罪恶。如果执迷不悟还在一意孤行,那么这个账单就生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