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造福一方:保护大法弟子 协助三退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一日】我是公务员、处级干部,妻子因多病缠身而修炼法轮功。虽然我没有正式修炼,但我坚信大法,在邪恶迫害环境中走过了十几年,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从没有动摇过。

一、帮助妻子度难关

在邪恶疯狂迫害、迫害最严重的岁月中,大法弟子的身心承受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作为大法弟子的家人压力也是很大的,家庭中的、社会上的、工作环境中的、上级的、下级的,方方面面的压力潮水般的向我涌来,真是乌云压城。我们这里有几个领导干部家属修炼法轮功,在自己承受不住的情况下,有离婚的,有打架的,有把人自己看管起来的,也有站在邪恶方面协助“转化”、推波助澜的。我深知大法师父与大法学员是冤枉的,电视上说的是造谣、诽谤、谎言欺骗,恶毒攻击。因为妻子从得法开始,所有的书我都看,师父的讲法、真相资料等她看完了,就放在我床头,我都看了,心如明镜。

妻子去北京上访,被关进了看守所。回家后,很多朋友来劝她别炼了,你要炼,你丈夫肯定不能再提拔了,孩子也受牵连,没前途了。她大哭一场,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吃不喝,使劲的学法,几天后向家人郑重的宣布:“修炼这条路是对的,真善忍没有错,这条路我走定了,并且要一修到底绝不回头。”师父在法中讲:“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们法轮大法的人,你的身体还给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东西归还给你,因为你要当常人。”[1]这段法警醒了她,从此横下一条心,做一个真正修炼的人,再不要当那个一身病的常人,任人宰割。

妻子的决心已定,我也不再犹豫了,那就陪着她在修炼路上走下去吧,便成了妻子的保护人,默默的为妻子和她的同修提供方便,抵挡着邪恶迫害,暗中保护着她们。什么世间的名啊、利啊,升官发财啊,我也在逐渐放淡、放淡、放淡。这期间,有过几次提升机会我都因妻子修炼法轮功被取消了,这些从没与妻子提起过。五年过去了,她听老乡朋友们说要不是你去北京上访,他的官早就当大了。回来问我是真的吗?你怎么也不对我说呀!我说跟你说有什么用呢,不更增加你的思想压力吗,你什么也别管,你就炼你的功吧。每当派出所要找她,他们就先给我打电话,我在家就让他们来,我没空就不让他们来,后来他们也就不来了。每年的年终工作考核,我只填工作业绩,从来不填写对法轮功的反面认识,最后全体干部投票,我都能全票通过。我知道这是师父帮我渡过难关,我心里明白是大法师父在保护我,暗中在帮我,尽管我没有正式修炼,我也能体会到我在师父的佛光普照中,沐浴师恩。

二、尽我所能,保护大法弟子

一个不相识的大法弟子,被恶警绑架了,早晨在家刚起床,袜子也没顾的穿,踏着拖鞋就被带走了。找到了我,我看到家人渴望求救的表情,我不能不管,我就找了警察的朋友要他们放人,他们问是我的什么人,我说是一个亲戚,我知道这样说他们也不信,但我也不得不这样说,他们碍于面子,说尽力吧,可能已经送走了,我说送走了也要想办法放人,他们让我回来听消息。

那位同修对法的坚定对师父的正信,真的是金刚不动的。从被抓进去一直到出来一个星期都不配合邪恶,不背监规,不做监操,不回答任何的问话,不听你的任何指使,不吃你的一口饭,不喝你的一滴水。就整天发正念,否定迫害,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一切都由师父安排决定。到第二天晚上,实际上是两整天没有吃饭了,觉得饿的发昏,支撑不住了。可同修心中有师父有法,什么也不怕,坚持好大一会,饿的难受的痛苦症状消失了。到了第三天警察送来了很好的饭菜,犯人们都恨不能抢着吃,同修闭着眼睛发正念,看都没有看一眼,三天后,关照的人就多了,每天都不止一次的问能行吗?挺不住就输液,同修说没事,我这不好好的吗,到了第五天他们实在受不了了,怕出事就想法让她吃饭,把刚出锅的香喷喷的色味俱全烧鸡放到同修面前,说尽了好话她也不吃,眼也没有睁。就是一个劲的发正念。同屋的犯人们都被感动了,同修给他们讲了真相,都做了三退,自己心想我该走了。第七天警察问她,你的家人呢,在外地打工,孩子呢?孩子也去了。那就给亲戚打个电话吧,亲戚是傻子没有电话。没办法看守所赶快找哪里送来的,赶快领回去吧。就这样给我打来了电话,把同修接到我家来了。

有一个县的法院院长的妻子修炼法轮功,他非常反感,经常把妻子打得遍体鳞伤。一次看见她在看书,他又开始打她,边打边问你的这一本《转法轮》是谁给你的?哪里来的?因为他把以前的书都撕毁了,怎么还有,不说就毁书还要继续打人。他妻子为保护这本书,就告诉他从大哥家拿的,因为平时他很尊重我的。他马上打电话问我,是不是真的从你家拿书了?我听到是在打人,我就承认书是从我家拿的。这样他停止了打人,但还是很生气,他接连打了两次电话,把邪气、怨恨都发到了我身上;并说你不让我好过,你等着,从此与你断绝关系,不认你这个大哥。他妻子曾被绑架到市局,是他们县里的县委书记保回去的,我理解他的发火,能够心里很坦然的面对这件事情,因为我的心是无私的,是为他好的,心存有正念,能分清正邪,他是动不了我的。因为我的承受和付出,保住了大法书没被毁掉,保护了大法弟子(他的妻子)没有被他打,同时也避免了他对大法犯罪。我觉得我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后来他明白了,就主动打电话道歉:大哥,对不起了,我错了。在整个事情的过程中,我又经历了一次心性的锤炼,心的容量也在扩大,越觉得大法和师父是最正、最正的。

三、三退救人 才是真正的造福一方

看到大法弟子们都在各自的环境中,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使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得救,有一种使命感、责任感,在我心中萦绕: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怎样才是真正的造福一方呢?大法徒讲真相救人,劝人三退保命,才是真正的造福一方。在我曾任职的地方,真正的为百姓造福是做的不够的,我也应该为了那一方的百姓得救把大法的福音送过去。我和妻子驱车一百多里到我曾经任职的那个乡镇,去挂大法条幅、传大法真相,救度我那一方的众生百姓。我们去了几次,主要的公路段都做了大法真相,可心里还是觉得做的不到位,不扎实。

还有一个小插曲,一天中午我下班回家,还没有进单元门,听到一个声音喊某书记,磨菜刀吗?磨剪刀吗?不要钱!我一看是我曾任职那个乡镇的一个老村支部书记,一阵心酸,触动我的心灵,我让他去我家吃饭,他说不用,你们下班了,正好是我干活的好机会,最好给我找点活干,我摆摊磨刀。我就把家里有用的没用的剪子菜刀找了五六把,让孩子送下楼,心里酸酸的,很不是滋味,便对妻子说:“我的村支部书记沦落到了磨菜刀的地步,还要给我磨刀不要钱!”妻子说你不要难过了,一会我多给点钱。这也不是你的错,你离开那里十几年了,人家也老了,有这个手艺,出来挣点钱,这是正常的,你要牵挂你那一方众生,咱们就去那里讲真相劝三退吧!

妻子的话提醒了我,立即给一个要好的朋友打了电话,让他通知各村的支部书记和朋友,说我想念他们,第二天去看望他们。并在饭店安排了两大桌。第二天我和妻子、孩子我们一家人带了两袋子《九评》和大法真相资料及各真相小册子,在家打好包装、装好袋子。备好了硬一点的纸和多支笔,直奔乡里的饭店。

好多人都是提前赶到了,连现任的书记、乡长听说我们过去,也早已等候在那里欢迎我们到来。象久别亲人一样,气氛相当融洽,都有说不完的话。饭后,我让现任书记、乡长忙工作去,我还有事。他们走后,我对妻子说,讲吧,该你了。当时妻子有点愣神了,有点不好意思,这么多人象开会似的。我又鼓励说开始吧!这时又有接到通知陆续赶来的有缘人,见到我格外亲切。这时妻子站起来,开始讲:在座的都是我们的朋友,我们的亲人,你们的书记虽然离开了这里,但心里一刻也没有忘记这里的亲人,时刻在牵挂你们;接着讲磨菜刀的例子,讲了大法真相,讲了三退保命等内容,又说今天我们为了你和你们家人的幸福平安我们把大法福音送到你们面前,让你们为自己和家人生命的永远选择一个好的未来,上一份不花钱的人身保险。

人们都静静的听着,不住的点头,内心深处感到是为他们好。随后把两袋子真相资料及《九评》发给了他们,然后又象发考卷一样每人一张纸,他们都郑重的写下了自己和家人的名字,有的给亲戚也退了,十几个村的将近二百人都做了三退。整个过程一片祥和,做的非常顺利,根本没想是在邪恶迫害时期。

这次做的很顺利,我更加体会到师父的洪大慈悲和大法的威力,没有师父的加持,我一个常人能做得了什么呢?象这样讲真相三退救人在这邪恶迫害时期根本不可能的。我更有信心去做的更好,去救更多的人。

我堂弟是村支书,年三十晚上,我让他把村里的老党员老干部,现任干部、党团员和村里的骨干,也有在外工作回家过年的人们,都召集到我家喝酒,又摆了两大桌,里屋外屋都坐满了还有那么多人都挤了满屋子,院里也站满人,妻子就给他们讲真相说:家乡的父老乡亲们,长辈们,还有不知怎么称呼的亲人们,给你们拜年了,我们一家给你们送上一份新年的祝福!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为自己和家人生命的永远选择一个好的未来,不要相信电视上说的,那都是骗人的谎言,千万别上当啊!还从不同的方面讲了大法的真相,告诉人们神的存在是真实不虚的,灾难来时,神保佑信他的人平安度过灾难。为了乡亲们都有一个好的未来,我今天才告诉你们这些的。老干部老党员们都抱起了拳头,说:好、好、好明白了,退了吧。一家家的退。

随后把带回家的《九评》和大法真相资料拿出来发,还没等发呢,就被乡亲们抢光了,护身符也被抢空了。这时挤进来的一个在乡里工作的电工,对妻子说:“嫂子,我等了你两年了,我早就知道你发这个,你光给他们不给我呀!还有吗?我来晚了。”众生渴望得救的心令人感动。我赶紧把早已给弟弟的那一套《九评》等资料给了他。到了初一上午拜年的人又来很多,都给他们讲了真相,做了三退。本村的做的差不多了,又到邻村做了一部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做了一点自己应该做的事,愉快的过了一个有意义的年,带回了一沓子三退名单。

四、劝退老顽固

这些年在讲真相过程中,妻子遇到的那些讲不通、退不了、老大难、老党员干部,老顽固,就请我帮忙,有的让我跟着一块去做工作。我有一个朋友处级干部跟我特别要好,他的堂妹修炼法轮功,怎么讲他也听不进去,更做不了三退,她们找到我。为了救他,我和妻子一起去了他家。进门后他一直拿着手机接电话打电话预约中午吃饭的人,在屋子里转来转去的,就是坐不下来和我们说话。这是邪灵操控,不让他退党,我示意妻子发正念,解体共产邪灵及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障碍。过一会,妻子说:“老弟,你坐下,我们跟你说句话就走”。他勉强坐了下来,似乎知道我们要说什么。十月份的天气,不是很热,他穿一件衬衣,浑身出汗,脸上脖子上的汗,都连成溜从头发里面一道道往下淌,一会儿衬衣的后背就湿了半截了。妻子看着他的样子,知道是邪灵害怕,如果今天我们走了,以后他可能就再也不让你进门了,再也没有得救的机会了。妻子继续说,你不要顾虑太多,也不用害怕,我给你用一个化名退了吧,幸福平安。你是对着神退的,而不是对着人,谁也不知道。就这样吧!他说还需要到单位填表备案么?不需要!在心里填表,在神佛哪儿备案就行了。他如释重负轻松的说:“这么简单哪。”

还有一个老太爷子,近80岁,很顽固,最早期的村支部书记,当了一辈子邪党的模范人物,在当地很有名望,地市级领导也经常去拜访他。老爷子很会管理经营,家族式的较大的企业搞的很好,有钱、有房、有车,儿子也是处级干部,真可谓家兴财旺。我们一家人带上礼物去看望他,同去的还有几个朋友(都三退了),目的是找机会顺着他的执着讲真相,老太爷子死要面子,当着晚辈的面退党是绝对不可能的。妻子说:大叔,那一年我煤气中毒,要不是您及时把我送到医院,我早就没命了,我一直心存感激不曾回报,今天我们来看你,也谈不上什么报恩,就算对长辈的一点敬意吧!他笑着说没事没事,别往心里记,以后有什么事尽管说。妻子说我今天还真有一个重要的事要跟你说,“什么事说吧”,“不行,不能让他们听见”,“哦,还挺神秘的”,妻子说,“是的,因为事关重大,咱们到那边屋里说去吧。”

坐下后,妻子顺着他的心理及他的经历,挑他爱听的说,表现出对长辈敬意,让他感觉是为他好,大叔,看您满面红光,身体硬朗,就知道您是一个有福有命的人。您一辈子做了那么多积德行善的事,困难时期帮助过那么多人,很多机关干部都沾过您的光,吃过您的粮,这些神都给您记着帐,善恶有报是天理。您知道过去的秤是十六两的,后边三个,是福禄寿三星,人做好事,做坏事,先从寿命上增减。您积的德多,神掌控着增福增寿回报与您。您现在福寿安康,家兴财旺,这不是神保好人的结果吗?他点了点头。中共建政以来,战天斗地斗人,宣扬无神论,抡起科学的棍子把人的道德底线都打没了,现在的人什么坏事都敢干,无恶不作。人不信神,神就不保佑人了。您看现在天灾人祸那么多,大海啸、大地震、泥石流、干旱、水涝、各种各样的传染病,死多少人啊,这都是对人不信神,不敬神的惩罚。多少人稀里糊涂的当了“无神论”的陪葬、牺牲品。他听着不住的点头。从巴黎公社几个流氓造反,到中共建政,历次运动,六四学潮,迫害法轮功,天安门自焚造假,贵州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天灭中共早有很多预言,这都是天意。大叔您放心,我不是让你去反党,也不需要您老爷子做什么事。天要不灭它(党),人也反不动;天要灭它,人也挡不住。你不退出来,就当它的陪葬。您是有恩于我的长辈,我不会骗您的,现在骗什么的都有,哪有骗您和家人保命保平安的?他笑了,笑着说:你知道的还真多啊,就听你的退了吧。老爷子最终明白了,得救了,我们总算没白来。

自己在常人的位置上,协助妻子助师正法,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一点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