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五位大庆市优秀教师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截止到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八日,透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的、有名有姓能够具体核实的、被迫害致死的大庆法轮功学员已达六十七人,占黑龙江省已知被迫害致死总数(四百八十二人)的百分之十四,占全国已知被迫害致死总数(三千六百八十人)的百分之二。

在大庆被迫害致死的六十七人法轮功学员中,有五位是优秀教师,他们都是仅仅因为不放弃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而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一、采油二厂技校教师白霜被非法劳教、判刑直至虐杀

白霜,男 ,五十多岁,大庆市采油二厂技校教师。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以来,白霜多次遭绑架、非法抄家、酷刑折磨(例如在大庆劳教所遭遇上绳、坐铁椅子、百般毒打、浇凉水、不让睡觉等)、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判刑直至被虐杀。

白霜生前照片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大庆建华派出所110执勤人员伙同大庆劳教所恶警二十多人到白霜家砸门(白霜当时劳教保外)。白霜拒绝开门,他们就从二楼爬上去,踹碎凉台玻璃,将白霜绑架到劳教所,对白霜百般毒打,并实施坐铁椅子、上绳、浇凉水,不让睡觉等让人难以想象的各种酷刑。劳教所还以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给犯人三至六个月的减期为诱饵,唆使犯人们疯狂的折磨法轮功学员。劳教所还说:只要看不出外伤,内伤无所谓;要说哪打坏了,就说他有病,逼他吃药。劳教所完全变成了人间地狱,三更半夜经常能听到法轮功学员的惨叫声!

二零零三年六月份,大庆建华派出所到已经从劳教所回家的白霜家叫门,白霜机智走脱,警察把他家抄了个底朝天。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五日,白霜在家里被大庆东湖公安分局姜立新等六、七个警察绑架,家被洗劫,三台喷墨打印机、计算机主机、一大包真相数据和光盘等均被掠走。白霜被非法劫持到大庆第三看守所(独立屯)。大庆东湖公安分局小区警务一队队长姜立新、小区副局长许振斌、东湖分局局长马新科等相互串通,迫害白霜。白霜被诬判,并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在牡丹江监狱被虐杀。

二、市模范班主任、优秀教师高淑琴被警察围困坠楼身亡

高淑琴,女,五十一岁,大庆市第十二中学教师,是单位的业务骨干,大庆市模范班主任、市局优秀教师。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高淑琴仅仅因不放弃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而多次被非法拘留、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四次被非法抄家、被非法劳教一次,学校还给高淑琴记大过、待岗等非法处罚。学校还截断高淑琴的生活来源,逼迫其放弃做好人的权利。高淑琴在此期间遭遇了体罚、野蛮灌食、“苏秦背剑”、上绳、坐铁椅子、扣铁环、不让睡觉等各种酷刑,直至最后被虐杀。

高淑琴 生前照片

酷刑演示:苏秦背剑
酷刑演示:苏秦背剑
酷刑演示:地锚
酷刑演示:地锚

酷刑演示:浇冷水
酷刑演示:浇冷水

二零零零年六月四日,高淑琴依法进京上访被绑架,大庆市第十二中学去了三个人坐飞机接她,加上来回费用和罚款,共计一万余元,全部算在了高淑琴头上。从此高淑琴被剥夺了讲课、工作的权利,直至到被迫害致死时累计各项收入最少六万多元全部被学校鲸吞。

二零零三年九月非法关押期间,她绝食绝水十六天,多次出现生命危险。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对她保外就医。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左右又被大庆市让区公安分局110非法绑架,被劫持进大庆市看守所,每天都强迫坐铁椅子、灌食等酷刑,吃喝拉撒都在铁椅子上靠别人帮助解决。 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之际,邪恶之徒怕承担责任,将她释放。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六日,高淑琴丈夫李凌出去发放真相资料被非法绑架,让胡路区公安分局去抄家时,高淑琴拒绝开门。这样警察半夜找人在她家的门钥匙上做了手脚,使高淑琴困在屋里出不来。她把钥匙给了邻居,邻居开了半天也没打开。二十七日中午,她为了躲避邪恶的进一步迫害,用床单从窗户顺下来,床单被坠断,摔成重伤。围观的群众对监视并绑架高淑琴的警察说:快送医院抢救呀!但警察象看热闹似的,看着高淑琴一口一口的喘着气,直至咽气才打120急救电话。坠楼后,防暴警察用专用工具撬门,撬了很长时间才撬开。

在高淑琴葬礼的那天,她的丈夫李凌还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对妻子的死讯一点也不知道,都没有见上最后一面。 当时高淑琴的儿子在上大学,女儿在念研究生,家里只剩下一位八十二岁的老婆婆。

三、第六中学女教师杨玉华被活活酷刑折磨致死

杨玉华,女 ,四十六岁,大庆第六中学教师。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七日在家中被铁人公安分局代峰、田野、李义军等七八恶警绑架,并被劫持到大庆看守所。 由于不放弃追求“真、善、忍”做好人,看守所勾结犯人,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于五月十二日将杨玉华活活酷刑折磨致死。

杨玉华生前照片

杨玉华遭受的酷刑有:坐铁凳子、长时间野蛮灌食、灌食期间打嘴巴子、毒打等。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坐铁椅子

警察在大庆铁人公安分局把杨玉华已经打成重伤,不能进食。看守所狱医齐红变态似的强行对杨玉华暴力灌食,灌食时用管子在杨玉华的鼻子里来回的插入、拔出,残忍的折磨她。杨玉华忍着极大的痛苦,把恶警们下的胃管子咬断了七根。看守所所长还准备用铁管子给杨玉华灌食,折磨她。

杨玉华黑天白天都是在铁椅子上度过的,不让下来。五月十二日杨玉华已经被折磨的非常虚弱,没有一点挣扎的能力。就是这样恶警们还找来四、五个刑事犯来按住她不让动,长时间灌食折磨他。犯人还将大拇指粗的管子插入杨玉华鼻孔,来回插,还有四、五个男犯进行施压。直至把杨玉华折磨的奄奄一息之际,他们才松手。生命垂危之际送到大庆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四、第六十五中学教师被单位合谋绑架,并于当晚被酷刑虐杀

王克民,男 ,三十八岁,大庆市第六十五中学教师。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王克民生前照片教师证书王克民的温馨一家

王克民修炼前百病缠身,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神奇般康复。与单位同事的关系融洽,领导分配工作从不挑拣,家庭也温馨和睦。王克民于二零零三年五月七日晚,在大庆让胡路区西苑小区居民住宅被让区恶警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王克民遭到邪恶之徒的各种形式的迫害:

经济上敲诈勒索。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依法进京上访回来后被大庆八百垧派出所强制参加三天洗脑班,被恶警林水勒索了七百元钱。还每月交押金五千元。

限制人身自由、非法拘留、强制参加洗脑、劳教等迫害。一九九九年十月因大庆八百垧片警问一句:“还炼不炼?”王克民回答:“炼!”就为这一个字,八百垧红卫村片警将他拘留十五天,出来后又被劫持到大庆石油管理局教培中心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王克民再次进京上访,被劫持回大庆后,先被非法刑事拘留三十天,后又行政拘留十五天。五月份又被六十五中办洗脑班看管一个月(不许回家),七月被六十五中书记王树祥勾结教培中心副书记王慧娟、组织部长王屹立、副部长张成将王克民骗入洗脑班强制进行洗脑。由于王克民拒绝写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和诽谤大法的“三书”,八月“六一零”邪恶之徒勾结八百垧派出所将王克民劫持进龙凤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转红岗区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九月二十七日又被劫持到大庆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解教后,一直由单位看管,为了避免再次遭受迫害,王克民开始流离失所。

坐铁椅子、戴手铐、脚镣、塑料袋套头、往眼睛里浇辣椒水,用椅子卡脖子、用脚踹手铐等酷刑。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五日王克民去卧里屯同修家送资料,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并酷刑逼供一整夜,采用坐铁椅子、戴手铐、脚镣、塑料袋套头、往眼睛里浇辣椒水,用椅子卡脖子、用脚踹手铐等。最后王克民的鼻梁都被打歪,为了反迫害,王克民开始绝食,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之际送入医院抢救,最后在法轮功学员们的帮助下正念脱离魔窟。

酷刑演示:戴手铐脚镣
酷刑演示:戴手铐脚镣

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酷刑演示:“大劈叉”,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王克民去外地学员住处送资料时被大庆萨区恶警绑架。恶警用尽了酷刑逼供了六昼夜,王克民的身体受到了极大伤害,但他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正念坚定地闯了过来。邪恶之徒看硬的不行,采用亲情和利用叛徒等方法诱骗王克民放弃对“真善忍”做好人的追求,没能得逞。

被虐杀。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大庆市萨区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放言说:如果王克民这次绝食就整死在里面,如果跑直接开枪打死。从那时起,邪恶之徒已经预谋虐杀王克民。二零零三年年初,大庆公安的邪恶之徒一直在疯狂的非法抓捕王克民, 找遍了龙凤区,又翻遍了八百垧,到处蹲坑,闹遍了大庆市,最后还跑到王克民老家克东县翻了个遍。声称为抓住王克民:“格杀勿论,可以先杀后报。”二零零三年五月七日邪恶之徒盯上了王克民的住处,王克民被让区公安分局、六一零恶徒、单位合谋绑架,并于当晚被酷刑虐杀,五月十一日王克民的尸体被秘密火化。

由于邪恶迫害,在王克民被非法劳教期间,他的妻子每天都在担心丈夫的安危,不幸死于车祸。一个好端端的幸福之家被共产邪党害的只剩下一老一小……

五、大庆警察学校高级教师被迫害致死

崔晓娟,女,四十岁,大庆警察学校高级教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到黑龙江省政府参加集体依法请愿活动后,又直接进京依法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被劫持到北京昌平看守所。因不配合邪恶、不报姓名与地址被称为无名氏一号。她绝食反迫害,遭受多次体罚,在绝食十天的情况下被在烈日下暴晒三天。

风华正茂的教师崔晓娟
风华正茂的教师崔晓娟

崔晓娟99年7.20后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留影
崔晓娟99年7.20后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留影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酷刑演示:毒打

一个月后,被大庆公安人员查出并带回大庆非法拘留十五天。因不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紧接着又被单位封闭管制。由于不放弃追求“真善忍”做好人,单位又把她送拘留所拘留十五天,报劳动教养但省里未批,之后一直被单位非法关押,限制人身自由。

直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因在“法轮大法好”大旗上签字,再次被绑架。在劫往看守所的途中,崔晓娟回家取衣服时,为了摆脱这种无休止的迫害,从自家五楼跳下,当场昏迷,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崔晓娟的丈夫徐向东,原是大庆市开发区亿达公司副经理,也是仅仅因为不放弃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而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崔晓娟被虐杀后,他仅被允许穿着拖鞋,到太平间匆匆看了一眼便被带走,两个警察还站在他的左右两侧将他的左右手分别与两边的警察铐在一起,另一个警察还紧随其后。后又被非法判重刑十二年,家中留下年迈的父母与十三岁的儿子。

仅仅因为不放弃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而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共产邪党制造的一起起人间惨剧人神共愤!共产邪党解体在即,共产邪党犯下的罪行已经无法偿还,所有追随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不知悔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善恶必报。在这特殊的历史时刻,退出邪党(团、队)组织,在大是大非面前及时与共产邪党划清界限,即可进入美好的未来!珍惜吧,机缘可是转瞬即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