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新学员:不负万古机缘(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我是二零零八年得法的新学员,虽然得法晚,但是我要写出自己的修炼心得,来展现法轮大法的殊胜、美好,同时揭露中共邪党的无神论谎言。

一、成就万古机缘

序曲

二零零八年,我带着儿子回家乡读书,决定住在B姨家,B姨是一位大法弟子,因受中共邪党迫害,被非法劳教半年,受尽折磨,回家后双臂的皮肤呈树皮状,黝黑坚硬。丈夫与她离婚,孩子们离家出走。我看到非常难过,心想一定要帮助B姨调整好心态,好好生活下去,就决定住在她家里。爸爸知道后,横加阻拦,不让我去,还打了我一顿。

当时,我不知道自己得法是多么难啊!师父一步步的给我安排得法的机缘。我不远万里回到了家乡,冲破了种种阻拦,硬是住進了B姨的家里。可是邪恶的因素却一直在阻拦我得法,只要B姨一说法轮功,我就大喊着不许她说。

我给B姨家装修房子,一个月后,B姨的家变得温馨漂亮,里里外外干净整齐,那时我整天拉着B姨起早贪黑的干活。我心里总是想:快点将家收拾好,还有大事等着做呢。当时不知道那件大事就是为了得法啊!

得法

一天,B姨家来了一位大法弟子给我讲真相。我问:“你是炼法轮功的吧?”她说:“是啊!”我问:“你还炼吗?”她一点都没有犹豫就说:“当然炼啊!”我当时感到这女子真了不起,这么坦然,我马上就答应了“三退”。我们开心的聊了起来。她说:“我知道你是从大城市来的,你过一段时间就回去工作吧,孩子我给你带,你放心,一定能带好,我都带了俩个大学生了。”我说:“好啊!要多少钱?”她说:“不要钱的。”我真是感动。那位大法弟子走后,我和B姨说:“法轮功真是好啊!”

过了两天,那位大法弟子又来了,我一看到她心里就莫名其妙地想:“这个人真烦,怎么又来了!”于是我的脸色特别难看,到院子里去忙自己的事,不和她说话,还带着很大的怨气和B姨大声喊叫。她看到我这个样子,就对B姨小声说:“让她先看书吧,千万别讲高了。”我心想:你想让我炼法轮功?我才不炼呢!并示意B姨让她马上走。

那位大法弟子走后,B姨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怎么变化这么大呢?”我那时并不知道正负的因素同时在起着作用,还有魔的干扰。我自己也糊涂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心态怎么会瞬息万变呢?我不知道当时我明白的那一面是多么渴望能得法,可是邪恶的因素却时时刻刻的都在阻拦!真是:“正法传 万魔拦”[1]

一天晚上,儿子惹我生气,我伤心的坐在那里哭。B姨拿来了《转法轮》,她说:“看看吧,一切因缘尽在其中。”B姨又说:“你安心看书,孩子我来照顾。你看书的过程中,受过伤的地方可能会旧伤复发,那是师父给你清理身体,只要你当成好事就能过去。”我说:“真有这么神吗?那我就看看吧!”

下面就是我看《转法轮》时的经历。

读《转法轮》的第二天,我身体有了全面的反应:胳膊脱臼的地方开始痛,脚踝受伤的地方开始痛,坐骨神经的地方开始痛,左膝盖开始痛,有四处受伤的地方同时在痛。就跟《转法轮》中说的一样:“从今天开始,有的人会感到全身发冷,象得了重感冒一样,可能骨头都得疼。”[2]真是太神奇了!

《转法轮》书中说:“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2]我和B姨说:“这本书真好。”

我用了两天多的时间通读了《转法轮》。第三天,A姨(同修)来了,好象有什么喜事,她小心的对我说:“你看书了,我在背《论语》时看到你有五个副元神,围着我坐一圈儿,穿着旧上海时期的学生服,学生发型。她们说你看书了,真是高兴极了。”

《转法轮》中说:“人除了他的主元神(主意识)之外,还有副元神(副意识)。有的人副元神有一个、两个、三个、四个,还有五个的。”[2]

那一刻我做出决定:我要修炼法轮大法!

勇猛精進

我让B姨教我炼功。当教到第三套功法时,我的小腹突然有法轮转动。我高兴的说:“我有法轮了!”第二天晚上,B姨要教我第五套功法。B姨说:“你得法晚,时间不多了,希望你一次就能过了盘腿打坐的一大关。”

一大关是多长,B姨没说。我盘上了双腿,B姨教完我口诀后,我的腿就开始疼了。B姨教我背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十分钟后,我已经无法再忍,B姨又教我背:“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 横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3]。

我闭上眼睛,一句一句的背,秒秒难捱,我心里喊着师父,泪水飘落下来……三十分钟过去了,我问B姨还有多久才能过了一大关。B姨没有回答我。她说:你知道吗,“大法洪扬 几人能得”[4],今日你已得此宇宙大法,成就了万古机缘,“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2]天上的众神都在看着你,你的众生都在期盼着你,师父的法身就在身边为你承受更大的痛苦。还有,想想你那迷中的亲人、朋友他们是多么的可怜,身在红尘之中,谁去唤醒他们?今天你已得法,你已成为他们得救的唯一希望,你身上的担子有千斤万斤……

B姨的话仿佛来自遥远的天乡,虽然我是第一次听到,可是一下子全听明白了。是的,我身上的担子有千斤万斤。时间一秒一秒的移动,我的双脚和小腿已经没有了知觉,双膝继续疼痛,一阵接一阵如同锤子一下一下砸在上面……“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时间移向四十分钟,我的身体已经冰冷,已经不能说出完整的句子,好长时间嘣成了一句话:“打开《转法轮》,我要……看看师父的照片……师父我能……忍”。时间指向了一小时零一分,B姨说:“你的一大关已经过去了。”回想这段经历,真是刻骨铭心。

得法后,我知道了师父是宇宙的主佛,法轮圣王!师父为在末劫时救度宇宙的众生,亿万年来层层下走人间,历经无数劫难,终于走到大法洪传的今天。我知道了自己从哪里来!为了什么而来?知道了自己曾经和师父签下的誓约。师父啊!弟子得法太晚了,迷在红尘中几乎万劫不复,如今大梦已醒!弟子一定勇猛精進,唤醒还在迷中的亲人,一同随恩师回归天国家园。

我生活在大都市,生活优越,不上班时常常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早上几乎不煮早餐。自得法后,每天早上三点五十炼功,四个整点和全球大法弟子同时发正念。

初期时那是真难啊!睡的最香的时候要爬起来,早上炼的是前四套功法,屋子冰冷,双手冻的麻木。五点钟我将暖气生好,为儿子做好早餐、准备好干净的衣服、烘干儿子的棉鞋。屋子热了,叫醒儿子吃早餐上学。然后我再做我和B姨的早饭。在北方三九天的凌晨做饭,那本身就是一场魔难。那时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我要摸索着扒开大雪下面的玉米瓤,装到麻袋里再背到厨房生炉子,然后再去背煤块。开始时炉子会冒一屋子的烟,我的眼睛呛的不停的掉眼泪。还要烧热火炕,烧火前要将灶坑里的灰掏空,然后将灰送到外面的灰堆上去,回来后我的头上身上都是灰。烧火炕也要冒烟,要敞开大门。那时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有时零下三十多度。

吃过早饭后,将几个房间的卫生搞好,然后就去打扫门前的街道。街道前堆积的大片垃圾,被我和B姨用车子推走清理干净。然后去妈妈家打扫干净整个大院子(从此只要我回家乡,那条街道和妈妈家的大院子就被我打扫的干干净净),再回B姨家开始炼第五套功法,学法、看明慧文章。那段时间每天大概都是这样过的。可是我的心里真幸福。

表弟得知我炼法轮功后急忙来劝,他说:“大姐,你练某某功吧,那个功才好呢。那套书都是精装的,三千元一套,动作可多了。”我想起了师父的法:“不一定复杂就是好,大道至简至易。”[5]表弟又说:“最起码你也得了解一下,比较一下看看那个好啊!”师父的法又打入了我的脑子:“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2]。

妈妈知道我炼法轮功后,将B姨骂了一顿,然后对我说:“晚上我来和你一起读《圣经》。”妈妈走后,我坚定的说:“师父,弟子不二法门,求师父帮我。”晚上妈妈来了,拉着我坐下来读《圣经》,我求师父加持不读。妈妈刚将书翻开,就听外面的侄女大喊:“奶奶,家里有事,快回去。”妈妈走了,我和B姨笑了,一起大声说:“谢谢师父!”

提高心性

儿子知道我修炼大法的事很支持,有时候和我们一起学法。但是他的脾气却突然变的异常暴躁。一天中午,我做好了一桌饭菜后对儿子说:“妈妈要发正念了,你不要吵我啊!”没想到儿子大吵大闹,他吵着喊着就将一桌子饭菜掀翻。我看着满地的饭菜,泪水掉了下来,心想:这孩子以前在我面前哪敢说个“不”字,现在真是翻天了。知道自己这是过关,就强忍了下来,但是心里忍的很苦。

儿子的脾气更加暴躁了,一次我发正念时,他将房间门上的玻璃打碎,玻璃碎片散落在我的身体周围。但是却一点都没有伤到我。我的心里很苦,在雪地里走了很远的路,掉了很多泪水,想到自己是修炼的人了,要忍啊!

后来儿子变本加厉,摔碎我的手机,掐我的脖子,夜不归宿……我流着泪和儿子讲道理,强忍着不发火。

有一次,儿子当着我父母和一大家人面前指着我大骂,但那一次我却不觉的苦了,心里很坦然。以后无论儿子怎样,我都很坦然。因为师父说:“在这个宇宙中还有个理:你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了,所以你自身的业力也要得到“转化”。因为你付出了,承受多大,转化多大,都变成德。炼功人不就要这个德吗?你不就两得了,业力还消下去了。他要不给你制造这样一个环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团和气坐那儿就长功,哪有那个事啊?正因为他给你制造了这样一个矛盾,产生了这样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你从中能够提高自己的心性,你这个心性不就提高上来了?三得。你是个炼功人,你心性上来你功不就上来了吗?一举四得。你怎么不应该感谢人家?你心里真得好好谢谢人家的,确实是这样的。”[2]

一天晚上我睡的很早,儿子用自己的零用钱在饭店里炒了两个菜回来,并跪在我的床前泪流满面的向我道歉。我知道自己在儿子面前的心性关已经过去了,那一刻我也泪流满面,但心里很是欣慰。此后我和儿子相处得很好,什么事情我们都好好商量。

每天晚上都过关,只要是一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关就“刷刷”过去了。一次梦见两个清朝时的僵尸,一高一矮。我做常人时特别怕鬼,现在这两个鬼拿着铁链子套在了我的身上。我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了,一点都没害怕,平静的打出大莲花手印。那两个鬼一见马上拿一道符来缠我的手。我的手轻轻一动,那道符碎了,吓得那两个鬼拎着铁链子跑了。

我腿上有一块皮肤发炎,要长期涂抹药膏,如果有两天不涂抹药膏,皮肤就开始发红接着就溃烂。几年过去了一直这样,医生说只能这样用药膏来维持了。修炼当天我就决定不再用药膏。可是恰在这时丈夫从南方给我邮来一箱子名贵药膏。我想这药膏我是不用了,就听师父的话:“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6]心想:给爸妈吧!又一想:不行,以前给他们邮来那么多的药,什么问题都没解决,爸爸的身体还是那么差,我要让他们得法。这些药谁都不给。我当晚将一箱子药膏全扔掉了。我腿上的那块皮肤长的完好如初。一年后那块皮肤突然又溃烂而且烂了一大片,我心仍不为所动,心想:不允许旧势力迫害,一切都是假相。我不去理会,没几天皮肤又完好如初。

儿子放寒假,我们要回南方的家了,我身上的钱都花光了,丈夫给我寄来了路费。我的一位好友答应给我买火车票。我给了他八百元。从此他一去没了消息,电话也关了。丈夫盼着我们回家,天天打电话来问买票的事。朋友那边一点消息也没有,儿子急得天天暴跳,就是上文中提到的摔碎我的手机、当着我父母和一大家人面前指着我大骂的原因。弟弟、弟媳埋怨,亲朋好友不解。就在大家为我买票的事吵的一团糟的时候,我的心却一天天的平静下来,心想:我是炼功人,哪有偶然的事情。能回家过年就行了,一切都有师父安排着。

半个月后,朋友的电话打通了,说票没买到,钱也没了。我心里依然很平静,和朋友说钱没了就算了,我再想办法。我终于放下爱面子的心,向妈妈借了钱买了车票,算了一下时间,到家正好是大年三十,回家后刚好陪婆家人吃团年饭。丈夫一听我能在年三十赶回来,很感动。妈妈在此期间也得了法,爸爸、弟弟也都办了“三退”,我可以无牵挂的回家了。

归正怕心

那时,我有一颗非常害怕的心,B姨家一百米处就是派出所。一天晚上,一辆白色的跑车停在了B姨家大门外,我正在外面打电话,当时就将手机扔了(吓的忘了手上有手机了),抬腿就跑,我穿的是一双大号拖鞋,跑几步鞋就掉了一只,后来我跑到灰堆上,整个人摔在了灰堆上,爬起来时那只鞋子也没了,急忙接着跑,地上到处是石头、煤渣、积雪……我双脚翘起来用脚尖跑……后来我藏在了院墙的胡同里。也真巧B姨刚好路过,我这副样子都让她看到了,笑得她都站不直了,她说那辆车早走了。

这件事给我的触动太大了,我为什么会怕成这样?叫我怕的因素是什么?是要冷静的想一想了。“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我问自己:这三个月来我做了亏心事吗?答案:没有!自修炼以来,我走上的是一条品行端正的修炼之路。问:我的言行、举止、精神正常吗?答案:正常。问:自修炼后身体健康了?还是体弱多病了?答案:身体早已无病一身轻。问:自修炼后是懒惰了,还是勤劳了。答案:勤劳了。问:修炼之后道德升华了?还是败坏了?答案:升华了……那么法轮功是什么?是中共恶党给强行扣上的“×教”吗?那么一个“×教”如何能将人引上道德升华之路?自从修炼后,我教育儿子时没大声喊过、骂过,没说过脏话,坐着时端庄文静,看书时盘上双腿,说话祥和友好,不浪费食物,义务打扫大街、清理积雪,与亲朋好友或是陌生人交往,真的能想着为别人好,为别人多做点什么,淡泊名利情,不计得失……无需多辩,法轮大法是高德宇宙大法!何等珍贵!无比珍贵!得大法者,别无他求!

以上是我得法后三个月的修炼状态。

二、走入了助师正法行列

我要回南方了,临行前A姨来送我,鼓励我。那一刻我的心里默默多谢师父:师父放心,弟子会更加精進。

回到家后我急忙洗漱,准备去与丈夫一大家人吃团年饭。丈夫回来了,一進屋就大喊:“这屋里怎么这么多药味?中药、西药,什么药味都有?”我听后走了出来,他说这些药味都是从我身上发出来的,满身都是。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那都是我从前吃过的药。但是,为什么现在才发出来?我想,可能是让丈夫因此明真相吧,于是我将修炼法轮大法的事如实说与丈夫。丈夫不相信,但对我满身的药味,实在令他费解,因此也没反对我修炼。

师父救了我儿子

有一天凌晨三点,我上洗手间,发现儿子在洗手间不出来,喊了很久他才打开门。我看到洗衣机上放着他的衣服、裤子,上面粘了很多淤泥。我问儿子哪里来的淤泥?儿子一直在发呆,很久才说:“妈妈,我们去跳江了。今天晚上要不是有师父,我们就死了。”

原来,儿子和几个同学到江边去玩,大家都喊着谁有胆量跳下去。结果儿子和另一个同学敌不住大家的怂恿,俩个人一同跳了下去。没想到下面是淤泥,俩个人互相拉扯着越陷越深,最后双腿都动不了了,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了,根本没有希望再上来了。儿子说,他真的感到死亡的恐惧了,但是已经太晚了,就在这时他想起了师父,他说了一句:“师父啊!如果我们俩个都要死,那么就让他上去吧。”说完后,他脚下的淤泥突然变硬,俩个人立即爬上了岸。

儿子跟我说话时一直惊魂未定。我听后心里说不清有多少种滋味儿,儿子真是调皮,什么祸都敢闯,但是难能可贵的是,在生死面前,他却先想到了别人。更让我再次感受到师父的无限慈悲,师父救回了俩个孩子的命,使俩个家庭免遭劫难,真的是一人修炼全家及亲友都会受益。师父啊!此等大恩弟子何以回报!

师父要我救孩子们

不久,家中发生了一件让我很困惑的事,儿子以前的同学突然间都聚到我家里来。一屋子的学生,这个走了那个来了。开始时我觉得自己是修炼的人要与人为善,所以见到儿子的同学就热情的打个招呼然后我就回自己的房间了。可是后来儿子的同学竟在我家里煮饭,一大群人吃住在我家里,而且大声喧哗、吵闹,家里的电话响个不停,门铃都被他们给按坏了……

我一时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怎样解决这个难题?静下来向内找,突然想到这些孩子是来得救的,我要向他们讲真相啊!于是,我讲真相,儿子在一旁帮忙劝,就这样,儿子的同学都先后办了“三退”。我让他们都记住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此儿子的同学就很少来了。

但儿子小时候的伙伴又找上门来,我又给他们讲了真相办了“三退”。

后来有一次,我从外面回来,看见儿子又有四个同学来,都是生面孔,有两个女同学在我家染头发,见到我吓的想躲起来。儿子说:“她是我妈妈,不用怕,她这个人可好了。”我问其中的一个女孩:“为什么要染头发啊?”女孩说:“放寒假时我们染了黄头发,现在老师让染回黑的,在家里染妈妈会骂的。”我说:“染回黑头发是好事,来,阿姨给你们染。”在染头发的过程中我给他们讲了真相,他们都同意退出团队。其中一个男孩子在写自己的名字时,说给那两个女孩一同写上。那个正在染头发的女孩说:“不用,这个名字我可要自己写。”另一个女孩也说自己写。我让她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一同大声说:“阿姨,我们记住了!”突然,几个孩子一同起身打扫卫生,将房间、客厅里里外外打扫的干干净净。

我的心底涌起了泪水,师父将这些孩子安排到我的家里来,即提高了我的心性,又救度了孩子们。多谢师尊的苦心。

师父早为我铺好证实法的路

回家后,我就走入了助师正法的行列。大法的神奇和威严,也一步步的向我展开了:我发现家里做资料的耗材样样俱全,电脑、彩喷,一大抽屉墨盒、一大摞崭新的打印纸、书订、双面胶……以前我不明白,丈夫为什么要存这么一大堆东西?现在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准备的。我以前是做电脑平面设计的,熟悉做资料的相关操作,立即开了一朵小花。

第一次我去小区里发资料,现在的小区那个严哪!都跟军事重地似的,二十四小时有保安巡着,大铁门紧关着,摄像头无处不在的照着,来访要登记,進门要刷卡……我突然间感到人都折腾成这个样子了,真是可怜哪!

在门前有一个电脑大屏幕,上面的监控录像清晰的展示着小区的每个角落,门卫在一旁守着。我站在门前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将这里的摄像头关闭。”然后直接進入了小区。当我顺利的从小区里发完资料走出大门的时候,我看到门前的那个电脑大屏幕上方的二分之一变成了黑屏,并显示着一行白字:此处监控录像故障。我知道那发生故障的地方,就是我发资料的地方。那是我第一次進小区发资料,小区的一切障碍形同虚设,我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呵护、大法的神威!

一次我和同修去某市贴横幅,贴了差不多一夜,选择的都是大面积整洁的墙壁,位置也是比较明显和白天过往行人多的地方。我们一边贴一边发出强大的正念请师父加持。由于横幅很长,每贴一幅都很费时。周围时常有人走动,有时刚贴好,就发现有个保安在不远处坐着或者就坐在我们旁边。但是我们贴了那么大的东西上去,他们却看不见,整个晚上保安在我们面前都成了装饰。

一次凌晨三点,我们去了某大学,大学的正门是一排紧闭的不锈钢自动大门,有俩个保安守在门旁。我的大脑纯净,什么都没想。一边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一边和同修向大门走去。正在这时,对面开来了一辆“的士”自动门打开,“的士”出来,我们進去,中间一步都没有停过。在那里贴了约四十分钟,我和同修准备离开。可是我动了人念:这么晚了,再从正门出去能行吗?袋子里还有没贴完的横幅……于是我和同修去找侧门,结果没找到。我们立即发正念:“清除干扰和不好的思想念头,请师父加持,就大大方方的从正门出去。”自动大门依旧紧闭,俩个保安在两旁守着。我们彼此的心里都恢复了纯净、平稳,大门在面前如同虚无。就在我们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对面又来了一辆“的士”,自动门打开,“的士”進来,我们出去,中间还是一步都没有停过。这可是凌晨三四点了,这么晚了两辆“的士”分秒不差的出现在眼前,这“的士”来得可真是时候啊!我们知道这是师父的呵护!师父就在身边!其实那天晚上,我们所到之处无不畅通,有一个地方進门时保安坐在门口的椅子上睡觉,直到我们出来,他还在睡。最后一个横幅贴完后,天已经亮了。第二天才发现,我两只脚的小脚趾上面各起了一个如同鹌鹑蛋那么大的水泡,可是一点都没疼过。我知道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每次一想到这些,泪水就悄然掉下来了……

一次,我与同修要去很远的地方发正念,清除一处毒害众生的广告牌,当时正是下班高峰,车上人特别多。我想我们的路途很远,找一辆有座位的车吧。就这样一连几辆车都很拥挤,我们都没上车。后来我们看时间也不早了,不能再耽搁了,有车就上吧。一会儿又来了一辆车,车上人更多,我和同修从前门一点点的往中间挪,就在我们俩停下来刚站稳的时候,发现身边有两个空位。车上都挤成这个样子了,这两个位子却没人坐。问了周围的人都说不坐。我们突然明白了,这是师父给弟子安排的啊!师父啊!这点小事也让您操心,弟子真是惭愧啊!

关于坐车的事,还有很多次都让我深深感到师尊的慈悲呵护,那次我从家乡回来时,那是年三十的凌晨,车上人很少了,我躺在座位上睡着了,车厢里没开暖气,非常冷。我将双脚放在冰凉的暖气片上,迷迷糊糊中说了一句:“师父啊,弟子好冷!”刚说完顷刻间暖气开放,一股暖风从脚下吹遍了全身,我突然清醒过来,知道这是师父在呵护弟子,那种感觉真是美妙!感觉做大法弟子真好!

一次,我和同修在某小区通道的宣传栏里,看到有数栏诬蔑大法的文章,是用彩笔写在白纸上的,字迹已经褪色了,看来这邪恶的东西在这里毒害众生已经很久了。当天凌晨我和同修将那些害人的东西全部销毁。

陷囹圄 师父救我出魔窟

不久,我和同修发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恶警在我家抄走了大量的真相资料、大法护身符、光盘、过塑机、五台电脑、两台打印机等。后来电脑和打印机全部归还回来。

我被绑架到派出所后,我对一个警察说:请你给我一本《转法轮》看看,我现在都没有一本纸版的《转法轮》。警察马上说“行”,果然给我拿来一本《转法轮》。可是,我翻开一看师父的法像已经被撕掉了。我难过至极在心里说:“师父啊,弟子才得法几个月啊!法只能背几句啊!您就让我半年回来吧。”因为那时我还不知道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更不知道为什么发出这样一念,给自己定了半年回来。真是一念定乾坤,我真的是在看守所呆了半年才回来。

一次提审我的警察说:你的案情太大了,不写“五书”可能就要判十年。我说:“五书”是什么?警察写给了我,其中一个是揭发同修的。我当时在心里发出很坚定的一念:揭发同修的这个我不写。马上就听那个警察说揭发同修的那个就不用写了。但是我却糊涂的写下了逆天叛道的“四书”。我知道自己一落千丈。

自得法后,每当我一想到师尊的苦度就会泪水飘洒,师父为我净化身,为我消去业力,为我善解恶缘,用大法归正我的德行,谁能知道沐浴在佛光中的大法弟子,对恩师是何等的尊崇。可是在考验面前,我却放弃了信仰,背叛了师父,我有何颜面再做大法弟子。

在一次放风的时候,我对着天空在心里呐喊着:“师父啊!您在哪里啊!您还能要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吗?”这时一道强光照進了放风场,我抬头一看,一个翠绿色的太阳悬在头上。我突然明白了师父的点悟,我看到的是另外空间的太阳。“我们有些人开了天目,发现用眼睛看上去是红的,在另外只相差一层的空间中看他却是绿的。”[2]我在心里一遍遍的呼喊着师父:“师父,我半年就出去,出去好好学法,救度众生。”

第一次非法开庭,说因为案情太大没判下来。狱警找我谈话说:可能要判七年以上,你要有思想准备啊!回来后我和师父说:“师父,您让我半年就回家。”有一天,我算了一下时间,明天刚好就是半年了。我在本子上写下几句话:日煎夜熬一百八,秒秒如同针挑痧。心中尝遍万千苦,回头一看算个啥!下午狱警喊我,说第二次开庭了。到了法庭,法官宣布,我可以回家了。

回家后,我开始向内找自己被迫害的原因,我总认为自己得法太晚了,要多做救人的事来弥补,每天很少学法。但是,修炼是何等的严肃,能是人想当然的吗?师父一再告诉我们要:“多学法,多学法。”[7]没有法的力量我们能做什么呢?不但不能救人还差点毁掉自己的万古机缘。这件事给我的教训大太了,我决心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走正、走好师尊安排的修炼的路。

家人正气训警察

丈夫和我说了我被绑架后家中的情景,我出事后有五十多个警察来抄家。其中有一个恶警大声问我丈夫:“你老婆炼法轮功你不知道吗?”丈夫反问:“我说不知道你相信吗?”恶警又问:“那你为什么不去举报?”丈夫又反问:“如果是你老婆你会去举报吗?”恶警说:“我当然举报了。”丈夫说:“你真了不起,不但我说你了不起,你的领导都会在大会上表扬你,说你大义灭亲真是伟大。可是你知道他们在背后都说你什么吗?他们都会骂你真是个没有人性的混蛋!连老婆都出卖的人还有什么不能出卖呢?”恶警被丈夫骂的不知说什么好。丈夫又说:“我要实话告诉你,不但我过去不会举报,就是她回来再炼我也不会举报。”恶警气急败坏的说:“你就不怕我连你一块抓走?”丈夫说:“好啊!你看我够条件了就一块抓去吧!”恶警立即闭嘴不敢再说什么了。当时有很多警察在场,没人再敢说什么。丈夫说恶警在我家连续翻了两天。

我很佩服丈夫面对邪恶一身正气。整个事件丈夫对我没有半句怨言,这使我很感动。丈夫说:“本来我想将楼卖掉,花多少钱都要把你救出来,可是你的事太大,花多少钱都没人敢办。但是,你怎么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回来了?”我说:“我有师父,有全世界的同修。我们是修炼的人,一切都是超常的。”丈夫很赞同,觉得常人是做不到的。

有一天儿子拉住我问:“妈妈你还炼法轮功吗?”我问:“说你呢?”儿子说:“我希望妈妈不要半途而废。”我听了很感动说:“妈妈会继续修炼,不会半途而废”。儿子很欣慰的点头。(待续)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新生〉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因果〉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自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6]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8] 李洪志师父经文:《走出死关》
[9]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征〉
[10]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1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