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腥风血雨中 我毅然走進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

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位六十五岁的老年弟子,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得法,跟头把式的修了十一年,跟着师尊走到今天。

等待大法

修炼前,我是一个苦海里的人儿,丈夫是当兵转业的复员军人,身体特别结实。不久,祸水找上了门,万恶的共产党利用他去挖“内人党”,煽动我丈夫仇恨那些无辜的善良老百姓,他被党骗得跟疯子一样没有了人性,别人不愿打人他去打,别人不愿去骂他去骂,我使劲制止,他就跟我吵架,还骂我是反革命,每次运动他出去作恶时,我就把门关上,挡着,不让他去,他就从窗户悄悄跳出去整人,特别卖力。

没多久,丈夫遭恶报了。共产党又说这些挖内人党的积极分子是凶手、是坏人,把我丈夫抓去关了监狱。刑满释放回家后,他整个人就瘫痪了。我一个女人要养活三个孩子,伺候一个瘫痪病人,生活的重担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伺候他、养活他,他还常常骂我,生气、受累,使我落下一身病,实在活不下去了,我曾经跳井、上吊,两次自杀,都被人发现给救了。我嫁给丈夫三十年,养活、伺候他二十年,直到他病逝,尽管整天以泪洗面,为了三个孩子,我咬紧牙关苦撑着熬日,四十多岁的人满头白发,象六十多岁,非常老像。同时,从丈夫经历的事上,我就看出了共产党不是个好东西。

苦难把我锻炼得很坚强,为了生存,为了改善生活,我开始做生意,一点一点,越做越大,搞批发部,开洗浴场,帮助孩子们买汽车搞运输,可是麻烦事也多得不得了,人祸连连不断,很痛苦。现在明白了,我遭苦受罪,死不成,原来是在等待大法。

因为我受过苦难,同情、体谅困难的人,见不得别人受难,看到可怜的人,心里就难受,就想帮,有一天,我的小儿子带回家一个十三岁的流浪儿,孩子没爹没娘,没地方去,很可怜了,我就收养了他,后来亲戚告诉我,小孩有些不良行为,还在背后骂我,劝我撵他走,我说:“他是孩子,不懂事,长大就好了。”我不把孩儿当外人,当亲生的一样教养。现在孩儿可有出息啦,成家立了业,成了家产几百万的老板,结婚两个月,就领着媳妇来看我,还跟我说:“阿姨,我叫你娘吧!要是没有你教养我,我就是个监狱货。”我说:你心里有姨,就跟娘一样,你心里没有姨,叫娘还不如叫阿姨!我觉得,我的善良给我修炼“真、善、忍”奠定了基础。

腥风血雨中毅然走進大法

二零零一年,从电视上,我们都知道江泽民和共产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很邪性。我一个远方朋友,一家五口人修炼法轮功,被迫害的特别厉害,她来到我们城市,别的亲友都不敢留她,吓得不行,我就让她住我家,她经常晚上出去发真相资料。有一天,她在我院子里来回转,我看出来了,就问她:你是不是要浆糊?她说:“你咋知道?”我说:“我看出来了。”我马上帮她煮了一桶浆糊给她,我还跟她说:“我帮你贴吧。”她很感动,对我说:“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事,不用你去,不过,你的善念一定会得福报的!”估计,那晚她贴了一个通宵,贴完就离开了,那晚她没有回我家。

过了几天,她拿着一本《转法轮》来到我家,说:“修炼法轮功的人是人世间最好的人,最善良的人,你这么善良,炼法轮功吧!”她把宝书送给我,还教我炼功,我二年级文化,字不认识几个,可我看到师父的像内心特别高兴、激动,一有点空就捧着《转法轮》跑去空房子悄悄看,不认识的字就查字典,没多久,一本书我就能读下来了。心里总想炼,总想学,慢慢的,越看书越知道大法的珍贵,也明白了很多道理,管它共产党、江泽民迫害不迫害呢,法轮功这么好,我就是要炼。

法轮功是祛病健身的神功

学法、炼功没多久,我的心肌炎、颈椎骨质增生压迫神经、半身麻木等病全好了。

我想起了我妹,她全身是病,整天病秧子的,我就告诉妹妹: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可神奇了,你也炼吧。妹妹看到一身病痛的我走路轻快,也开始学了,学了和我一样,全身的病全好了。

我大嫂严重心脏病,学大法后,好了。

我二哥患小肠疝气病,正准备做手术,我劝他炼法轮功,炼功一个多月,再去医院检查,全好了,不用花钱、不要遭罪了。我二嫂,有家族遗传附体,整天迷迷糊糊,打不起精神,去医院检查,查不出啥病,就是难受,学大法后,师父给她清理了身体,整个人精神了,不难受了。我侄女身体上更是有大附体,我都看到了,侄女说跑就跑,说颠就颠,成天疯疯癫癫,弄得家里鸡犬不宁。我劝她修炼大法,她就炼了,师父帮她摘掉附体,现在可好啦。

我姨家的两个表妹,家族遗传软骨病,肌肉萎缩,学大法后,大有好转。

我前夫的大嫂,七十多岁了,胃癌,医院都不敢给做手术了,怕下不了手术台,我就让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就天天诚心诚意地念,三个月,不痛了。前夫的大哥看到老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好了,也跟着认认真真的念。我去他家串门,看到过去一身病的大哥粉白嫩肉的,就问:“大哥,你是不是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了?”他说:“去年冬天我就跟着你大嫂念上了,这一念,我以前的肾脏炎尿血病也好了,现在啥病也没了,念这九个字比吃药好啊!我们现在每天都念着这句话呢。”

还有我的一个老姐妹,浑身是病,象部烂机器,在医院三个月花了十二万还无法确诊到底是什么病,出气都出不了了,医院把她脖子处的气管割开出气,人躺在床上等死,医院又做检查,说是大动脉堵死,需要锯腿,家人一看,反正快死了,还锯什么腿呀,不做这个手术了,回家了。我劝她学法轮大法,她同意了,二十天以后,她自己拄根棍子,能在院子里站了。现在她完全是个正常人了。

我的儿子们怕我孤单,非要给我找个老伴,我不想找,他们硬给带一个人来家,我一看他嘴唇黑黑的,就知道有病,一问心脏不好,血压不好,角质皮厚十几年没治好,就想救他,让他看真相光盘,看他信大法不?接触后,他挺相信的,说明他是有缘人,我就同意了。如今,新老伴也修炼法轮大法了,病全好了,我们共同精進。

我领养孩儿的媳妇来看我,我向她洪扬大法,她也走進了大法中修炼,修得可精進哪。我亲友中有九人和我一起修炼了法轮功,我们都是没暴露身份的,稳健的按师父要求做着三件事。亲友中有三十多个人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奇奇怪怪的病都好了,我就不一一介绍了,现在是迫害,我不能说出他们的姓名,将来迫害结束了,他们都可以站出来说道说道。

担起做资料重担 面对面讲真相

二零零七年,我地大法弟子被迫害严重,资料点被破坏,耽误了众生得救,这怎么办?我发了一愿“我来做资料”,愿望一出,同修就给我送来了电脑,我背上电脑就去外省一个同修那儿学,由于从没有接触过这个高科技的东西,同修辛辛苦苦教我半天,我啥也没有学会,把同修搞得急躁起来了。我想,我是来向人家学习的,不能急。

但说实话,我虽然表面乐呵呵的,其实学不会我心里更急,于是我就默默的求师父:“师父,弟子是来学电脑技术回家救人的,请求师父给开智开慧,让我学会吧!”第二天,我突然变得聪明起来,一下就全明白了,学会了开关机、无线上网、下载都会了。后来,我就担起供应我地区真相资料的工作了,有时还供应外地一些,在师父的呵护下,开了一朵小花,现在,《明慧周刊》、《明慧周报》、小册子、光盘刻录我都会了。谢谢恩师给了我智慧。

我只要出门,碰到有缘人,都会给他们讲真相,因为常常打的士,我劝退了不少的士司机,有的退的很容易,有的退两三次才肯退。有个司机,真是缘份大,茫茫人海中,我竟然三次坐他车,前两次,怎么跟他讲,他就是不松口退,第三次坐上他的车,上车我就说:“这回你快退吧,几千辆车,我三次坐你车,就该你得救了!”他也说:“真是有点奇怪,退吧,退吧。”一个生命得救了。

还有一次,我给一个年轻人讲真相,他可能心里有点瞧不起我这个老太太,就傲气的说:“想知道我谁吗?我是当代大学生。”我不慌不忙对他说:“你是大学生也挡不住我救你的命!”他有点恼:“你再说,我打电话报警。”“你打电话我也不怕,警察又救不了你的命,只有大法弟子才能救了你。”后来他笑了,我就给他讲、讲、讲,最后他明白了,退了。

救人中,各种各样的人都碰到,故事很多,说也说不完。

放下利益、放下情

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我是个利益心很重的人,心里就知道钱、钱、钱,走進大法也是在麻烦事一大堆的情况下,隐藏着求得师父保护的利益心進来的,通过不断学法,放下利益心的过程剜心透骨,还是很强。到二零零三年SARS那阵,我还在和朋友合伙卖羊肉,SARS就是瘟疫来了,人们都猫家里不敢出来,可是我还在卖羊肉,把钱看得比命重,结果羊肉卖不出去,都臭了,我还心痛的不行。后来我梦到自己掉進一个陷阱里,很深很深。从梦中醒来,我一下就悟到了:不能执着钱财了,放!就这坚决的一“放”,我把店子兑出去了,要一心一意修大法了,这次利益心去掉了很多。

我特别喜欢我的一个孙子,心里头整天就装着他,放不下,学法使我明白:“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1]我这么执著孙子,不是犯了修炼大“忌”吗?如果为了喜欢孙子我修不去“情”这个大执着而修不成,我不但救不了孙子,相反,还害了他,他不是成了干扰我修炼的人?!

原来我对孙子的执著太危险了,这个情我也得放!而且,明慧网上有很多修得非常好的老弟子,在圆容和家庭环境的借口下,掩盖了对儿孙放不下的浓浓的“情”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夺走了生命,真是血的教训。

修炼大法 天赐洪福

自从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孩子们生意上那些让人提心吊胆的麻烦事再也没有了,平平安安的,我的孩子们都是上千万资产的老板,还给我买了别墅,支持我好好修炼大法。我知道,这是师父赐的洪福!

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弟子要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让师父欣慰。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