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从洗脑班出来的同修要深入的关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我的大妹同修去年四月份从邪恶的省洗脑班被迫害一年多出来之后,由于没有及时归正到法上来,也由于我没有意识到她在洗脑班遭受洗脑迫害和肉体摧残是处于一种身心都严重受到伤害的状态,没有经常去关心她、了解她、和她作深入的交流,以至于失去了最宝贵的一段归正到法上来的时间,导致她在去年十月份被邪恶以病业的方式夺去生命,留下了她修炼中的遗憾,同时也给本地区的讲真相救度众生带来了负面影响。

我们都知道,现在邪恶的省级洗脑班是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酷的地方,它是在制造出的高压环境条件下,重点从精神上来瓦解你,从思想上来控制你。同时在严密的生活控制下(如饮食等都在它的控制下),要在你的食物中长期加入危害你身体健康的药物,让你在不知不觉中逐渐出现某种疾病,在他们来讲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且受变异生命操控的邪恶之徒也不会有任何的不安。各地都有一些同修从洗脑班出来之后不久就以病业的形式离世,我妹在离开洗脑班之前,就有人跟她说:某某某、某某某出去之后,不到医院去结果就死了。我妹在修炼大法之后身体十分健康,原有的高血压病和其它一些疾病全部消失。在被绑架到洗脑班一段时间之后,逐渐出现下述一些病象:晚上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出现过三次大量子宫出血及期间的一些小出血,同时出现了顽固性便秘现象。因为大出血被弄到省的公安医院住院,但是不告诉她检查结果。就这样状况出现之后仍然继续关押迫害,直到人已经十分消瘦、下肢水肿,才放她。因为便秘,在洗脑班她就经常服用通大便的药物(在出洗脑班后的三个月中也一直在用这样的药)。

我妹曾经在在2002年被绑架到省劳教所迫害三年,在2005年出来后很快就恢复正常状态,汇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在本地同修的印象中,她也算是比较精進的修炼人。这一次她回来后的第二天我就去见过她,印象中只是觉得她消瘦,精神欠佳,没有和她作深入的交谈,只是提醒她抓紧时间多学法、炼功、多发正念。我以为她会很快恢复正常,她也没有谈在洗脑班出现的病业现象和吃药的事。之后的一个月的时间中她来过我家两次,第一次我叫她看师父的新经文,第二次她给我送来一点东西之后就走了。我帮助她在网上发了严正声明,知道她在洗脑班已经妥协,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七月初的一天她的儿子开车来说:他妈妈在家中出现了子宫大出血。我到她家中一看,她呈现出一种急性大失血现象,口舌、口腔粘膜都不带血色,人还清醒,我在发过正念之后,和她商谈并征得她的家人同意后,把她接到我的家中,在她的儿子把她背下楼的过程中她连爬在她儿子背上的力气都没有了,得我从后面扶着她才行。

在我家中的最初几天的情况是相当严重的,她坐不起来,坐起来就累,喘气。不仅失血重,而且厌食,不想吃任何东西。我们不能用常人的办法来解决,不吃东西怎么行呢。我鼓励她,让她主意识强起来:这个身体是我的,我做主,我说了算,我需要吃东西,我就要吃。这样她从吃流质开始,逐渐的能吃东西了。在这个期间我们都感受到了师父的加持和帮助。

她刚到我家的时候,就有同修(平时很少来往的同修)上门来,陆续有同修来看望她,鼓励她,和她在法理上交流。此后她的情况就慢慢在好转,贫血的现象在逐渐减轻,渐渐的能参与发正念和炼功了。她从开始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到能读《转法轮》。就她被恶警绑架和现在的身体状况我们之间有过若干次的交流和切磋,感觉中她在信师信法上不是十分的坚定和纯正。在她的病业表现问题上,她也认识到是迫害,要否定。

我们一起学习师父有关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讲法,但是在最关键的向内修向内找问题上、在把自己归正到法上来这个问题上做的不够,她把自己在洗脑班受到的迫害看得太重,把自己肉体承受的痛苦看得太重,放不下。她的一般情况虽然在好转,但是我却没有轻松的感觉,因为根本的问题却依然存在,便秘、腹胀,睡不着觉,间断还有小量子宫出血。在我家的时间中,我们都比较注重发正念清除迫害她的邪恶,但是在我的感觉中好象效果不大,总象有什么样的东西在阻隔着。我有一夜在睡梦中看到一双手从我的背后伸过来卡我的脖子,它试了一下卡不住,就退了。我知道是邪恶不让我帮助我妹同修,想害我,但是有师父保护,它不会得逞。九月中旬她说要去我乡下的二妹家住一段时间,也要去讲真相。

去了二十多天后她回来了,看到她的样子我心情一下子就沉重起来了,她脸色不好,浮肿,進门就躺在沙发上,说她还是不应该到常人家中去,说着说着就说她现在痛苦不堪,生不如死,她都巴不得现在就修炼结束,她修到什么地方就算是什么地方。我马上制止她,指出这种想法和说法就是一个大的漏,赶快否定,同时给师父认错。她也意识到了,并作了否定。这一次她住了半个月,在和她谈起学法时,她说:回来之后两个多月的时间中她学不進法,也炼不了功,就是在我家学法也入不了心,我说那我们就一起学法,可是这时候她连连续读一节书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一段一段的读。我也加大力度发正念,她的情况却一天天加重,水肿一天天发展,她坐着都感到累。我打电话叫来他的儿子,他跟他妈妈说去住医院(她回来后曾经跟我说过想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被邪恶把身体迫害成什么样子了),她接受了,我也感到无能为力了,当时的想法是,放弃过关,去医院看看是不是还有一线希望。医院的检查说是“宫颈癌晚期,全身广泛转移”。我每天去医院看她一次,和她交谈放下生死,心不要离开法,死也要记住自己是大法弟子。

大约在她住院的第九天,我回到家中无意中打开她住房间的床头柜,发现了一叠她在洗脑班中签写的东西(草稿),头两篇是属于讲真相的内容,可以后的都是邪恶洗脑内容的东西。看到之后我非常震惊,我一下明白了我们发正念不起作用和她不能否定迫害、闯不过这一关的原因了。本来想问过她之后再处理,过了一会我想,这些东西放在家里,我会睡不着觉的,就把它烧掉了。当我第二天去医院时,她说:她昨天晚上差一点就去了。当我问她为什么保留那些东西不毁掉、还随时带在身边时,她说:烧掉吧,烧掉吧(我的感觉是师父给她一次最后的机会,让我看到这些东西,让她自己来否定它)。我中午前回家,下午两点钟她就离开了人世。

她已经离世半年多了,一个修炼了十多年的大法弟子就这样带着遗憾走了。让我感受到修炼是非常严肃的,是不能含糊的。回顾整个过程,我妹没有能破除邪恶的安排,除了邪恶残酷的洗脑迫害造成的伤害之外,出来之后还保留着写给邪恶的东西(至今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做),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抓住不放继续迫害的把柄,使得她虽然人出来了,思想上还处于一种被洗脑的状态,以至于学不進法,浪费了最初一段关键的归正到法上来、否定迫害的时间,而且没有在向内找时认识到保留那些脏东西的危害,后来虽然有我的帮助,发正念却清除不了邪恶。

在她开始住到我家来的时候还有这样一个插曲,大概是在她来后的第六天,她的儿子来看她时讲:他的三岁的儿子昨天午睡起来后跟他讲——奶奶在打仗,问他奶奶在和谁打仗,他说在和鬼打仗,最后还说了一句“要一网打尽”。我们悟到的是:是师父借她孙子的口点悟我们,这是一场针对我们一家三个修炼人(包括我母亲同修在内,她去年91岁)的迫害,因为在她儿子来前的一小时左右,我正在发正念清除以腹痛的方式来迫害我的邪恶因素(同样的腹痛在其后的三个月中又发作过两次),但是我母亲同修在这期间却没有任何魔难表现,我们认识到的是,师父把她保护起来了,不让邪恶动她,因为象我们这样的魔难要落在她身上,她是承受不住的。那么也就是说,这一场针对我们一家修炼人来的劫难,可能是旧势力早就安排定的,但是只要我们正念正行,就坚决走师父安排的路,那就一定能破除邪恶迫害。

妹妹在劫难中正念不足,最终被邪恶夺去生命。而我作为亲人同修,本来应该帮助她走出这场魔难的,却想当然的以她以前的表现为准,没有深入去了解她关心她目前的状况,看到后来她在我家中能坐下来读两三个小时《转法轮》,也没有去了解她是不是真的学進去了,以至于贻误了很可能是师父给她安排的闯过邪恶设置的病业关的时间。教训是深刻的,这样的损失和遗憾不能让它再重复发生,邪恶的洗脑班还在肆虐,当有同修从洗脑班出来时,本地同修(特别是亲人同修)应该深入的关心他,帮助他,尤其在学法上、在向内修向内找的问题上要过细,不要停留在表面上形式上的过问,不要出现象我这样的失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