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演讲乱法》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邪恶所剩无几了,正法形势在好转,可是,人心是不是也因为环境的宽松而浮动起来了、不注意自己和别人的安全了?

近一个月以前,我们附近一个县里召开了大型法会,与会者数百人。据同修说,场面很是张扬,各地开着车的,骑摩托的,蜂拥而至;院子的大门也不关。周围的常人问这是干什么的,就说是开法会。有同修说当地的形势已经被正过来了,没有事。当地警察说:我只能保证我这里不动你们,我不管。话是这么说,还是派了一辆警车看着。

前两天又听到另外一个县也开了“法会”——如果可以称之为法会的话,去的都是各区各点的负责人,大家背着统一的挎包,也是摩托车、汽车集中停在会场外面,但是开会后并没有学员的心得交流,负责人伸着指头,象个官儿一样挨着个的点着下面的人:你说说你们那里还有谁没走出来,你再说说你们那里的情况……过程中,学员的手机开着,铃声时时响起。给师尊合十的时候,有说话的,有小孩哭闹的……临近结束时,几个背来的大包里全部资料分给各点。并通知下次开“法会”的地点。

然后还听说我们市里很快也要开法会,正在筹备中。

一开始听到这方面消息时我只是吃惊,有同修问我去不去,我没有表态,觉的自己不想去是不是还有怕心。又想是不是正法進程出现变化了,我还在固守着自己的认识?刚想明白这个问题就听到各地法会接二连三象赶趟似的出现,我一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了。就在我往明慧写稿请求明慧网帮助的时候,我看到了明慧编辑部的《演讲乱法》,感到这真是太及时了。

我一直在想去或不去的理由都是什么?参与的基点在哪里?

有的说开法会是师父给弟子留下的修炼形式,所以要恢复。可是自“七二零”以来,师父只是给大家强调集体学法这一形式,开法会从来都是在国外。师尊从来没有要大陆弟子以开法会的形式進行修炼或救人。我记的开法会的目地只有两个,一是让弟子们互相交流,比学比修,促進提高;二是在正常修炼时期,通过法会和炼功点促成有缘人得法。

如果是为了交流提高,明慧网上每年一届的世界级别的心得交流还不行吗?第八届法会的播音我们本地同修很多都是人手一份,还有一半人觉得没时间听完,那么县市里再开法会又有何意义呢?而且我们现在最要紧的任务是救人和在救度众生中修炼自己,我们做什么都不能偏离这个目标啊!

有同修说本来是有点紧张,去了之后怕心也去掉一些。是的,当平安回来后自然不必怕了,但是怕心真的去掉了吗?如果出了事,下次还敢去吗?如果不敢去了,那是不是怕心一点也没少呢?想一想吧:几百人的法会,什么心态、什么层次的人都有,邪恶没来动你我确信是师尊的慈悲呵护和承受,因为,如果几百人被邪党抓捕的情况出现了,世人会怎么看待大法弟子?会导致常人对大法弟子产生多大的间隔?会对其三退的勇气造成多强的负面效应?同时,又会牵扯多少同修的时间和精力为出事的同修发正念、做营救?那么是不是在耽误救度世人?造下这样的大业谁又能还得了呢?

有不少同修刻意强调去怕心,好象只要怕心去了就修成了似的,我觉得这和末法时期的一些佛教居士强调不吃肉很相似。其实怕源自于私,为私为我的生命怎么可能真的没有怕心呢?当我们在面对众生讲真相中,在发资料、发光盘中,在证实大法全力做好三件事中,我们不就是在去除怕心吗?在伟大的佛法中不断熔炼自己,去除私心后取而代之的是慈悲的时候,怕心不也就不存在了吗?相反,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怕,却置自己和他人的安危于不顾,置救度众生的大事于不顾,那也只能是私心和魔性的大爆发。

师尊在《转法轮》中几次谈到为学员负责、为社会负责的法,我们每个做弟子的也要牢记自己的责任。

让我们去掉在党文化中形成的浮夸和虚荣,去掉争斗心、显示心、做事心,让师尊少一些操劳、少一些承受吧。

个人当前的认识。层次有限,如有错误,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