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九四医院里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一日】前两天整理东西时,翻出一封老父亲在一九九八年十月十六日写给我的信,里面有一句这样的话:“我前几天告诉兴降(妹夫)要他学《转法轮》,兴降已拿了一本《转法轮》去看了,看完一本又换一本,以后看见效。”老父的信使我想起了当年大法在大陆洪传的盛况,正象师父所说的那样:“大法洪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1]当时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与故事。

父亲得法康复

就说我父亲吧,没想到他也会洪法。原因是这样,大概是在一九九八年初,我父亲突然大流鼻血,送進县医院住院治疗,几天后效果不理想,反而出现了轻度面瘫,一边脸和嘴都歪斜了,医院建议转院治疗,这样我把父亲接到南昌,通过亲戚住進了南昌市的九四医院治疗。那时我已学法轮功两年了,很想借老父在南昌治疗期间教他炼功,以便终生受益。

我利用去医院探望的机会给他们洪法,当时我父亲住的病房里住着三位病人,除父亲外,一位是来自部队的军人,另一位是来自郊区县的男青年,好象病情蛮严重,卧床不起,全靠他的妻子陪住照顾。我给他们介绍当时我们炼功点上,许多人通过炼法轮功,去医院都治不好的病,而通过炼功却炼炼好了的情况,希望他们能通过修炼法轮功早日康复。

我告诉他们两个真实故事:

第一个故事。在我们单位有个炼功点,多的时候有上百人炼功,最少的时候也有二、三十人来炼。大多数都是身体有病才来的,许多通过炼功病好了。有两个例子特别突出:一位是五十来岁的妇女,不小心从房顶上摔下来,尾椎骨断裂,挤压馬尾神经,导致人瘫痪,屎尿都在床上好几个月,去了很多医院求治,都说没有办法能治好,医生还告诉她家属说:“这种摔伤没有治,比如某个国家领导人的儿子,总比你们条件要好吧,他都治不好,也只能在轮椅上,不可能再站起来了。你老婆的情况是和他一模一样的。”在求医没门的情况下,经她的一位亲戚介绍,来到我们炼功点上学炼法轮功,我们看着她的丈夫用自行车推着她来到我们炼功点上,她丈夫扶着她倚靠着墙站在那艰难的炼着,动作根本都到不了位,可是由于慈悲师父的加持,大概几个月以后就能拄上拐杖走了,再后来就扔了拐杖自己走着来炼功了,不但能生活自理,还能买菜洗衣弄饭等做许多家务。可以说是一大奇迹。她们一家都非常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由此她的丈夫也走入大法修炼了。

第二个故事。另一位是六十多岁的老年妇女,她家在湖南,因脑血栓偏瘫,自己不能走,生活不能自理。她女儿在我们点上炼功,把她从湖南接到南昌,女儿夫妻俩每天早上架着她到点上来炼功,由于师尊的加持,也没过几个月就能自己走着来炼功了,并且生活也能够自理了。一家人都为她高兴,也非常感恩法轮大法和师父。半年多以后就回到湖南去找到炼功点炼功了。

在医院,我除了向父亲他们介绍炼功能祛病健身的情况,同时我还带去《转法轮》给他们看。告诉他们:我们炼的法轮功与别的功法不一样,师父教我们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2],要求修炼者要多读《转法轮》,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来指导我们修炼。

当他们看了《转法轮》后,都表示要炼功。我利用星期天的时间,带上师父的教功录音带与录音机,到九四医院教他们炼动作,那位郊区县来的病人起不来,叫他的妻子跟着我们先学,以后学会了再教他。我爸在他们的热情带动下,也学的很起劲。尤其是那位军人学得很认真、很仔细,有一次还专门到我家,把动作做了一遍让我看是否正确,要我帮他纠正动作,他说学会了以后,回家探亲的时候还要教他父母炼。后来听我父亲说,每天早晨都是那位军人一早起来就开录音机,领他们一起炼功,一直坚持到各自出院。我爸回家后,因为没人带他炼,没能坚持炼功,但带回去的几本书《转法轮》《法轮大法义解》《悉尼讲法》都看完了,病痊愈了,我爸当时都七十多岁了,还能下地种田,挑一百多斤谷子上楼,而且看书不用戴眼镜了,摘掉了老花镜,他自己都觉的很神奇。所以我想这是他为什么竭力向我妹妹推荐学《转法轮》,希望她能学炼法轮功有个好身体的真正原因。

病友妻子的故事

再说在九四医院陪护她丈夫住院的那位女士。大约在一九九九年初,有一天我突然接到她打来电话,她很高兴的在电话那头告诉我一个喜讯,她说:她原来和丈夫结婚十年都没怀过孕,自从丈夫在九四医院住院时她学了法轮功后,她丈夫的病也恢复得很快,她丈夫病愈出院回家后,不久她就怀上小孩了。她要我一定到她家去玩。听到这喜讯,我既为她高兴又感到震撼,为了目睹这一奇迹,当即答应一定去她家看她并为他们夫妇祝贺。我选了一个星期天和我的一位同修好友,乘上开往她告知的到她们县里那趟车,我们俩一边听着大法的《普度》和《济世》的音乐,一边跟着吟唱着大法的乐曲,大概两小时左右就到她家了,她早已等候在那里了,看着她腆着快生的大肚子,高兴接待着我们。并谈了她的一些炼功体会和给她带来的这一切的变化,无不感到幸福和激动。还表示要好好修炼,感谢师父。我们都为她夫妇俩高兴。

住院军人的经历

还有那位在九四医院住院的军人,出院回部队后也曾几次电话给我联系过,他告诉我,炼法轮功后他身体康复很快,他回部队后一直在坚持修炼,我问他哪有时间呢?他说主要是利用晚上和没有集体活动的时间,以学《转法轮》为主,用心修炼自己的心性。他还利用探亲的时间,教会他父母炼了,他的父母很相信,坚持得很好。直到二零零零年,他还给我来过电话,问候我,担心我遭受迫害,当时我怕他与我通话,影响他的安全,我告诉他:我很好。请他以后不要给我联系了。就这样中断了联系。我相信他一定还在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懂得了人生的真谛,仍在大法的修炼中。正象师尊所说:“果然有缘能悟者,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识正邪,得真经,轻其身,丰其慧,充其心,乘法船悠悠。”[3]

危难时机,师尊为我们保驾护航,我们一直是师尊领着才顺利走到了今天啊!正如同修所说: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就没有我们今天助师正法的荣耀。

回忆那段大法洪传,人传人、亲传亲、心传心与个人修炼的珍贵历史,是激励自己一定要好好珍惜那段历史。在最后的关键时刻,紧跟师尊的正法進程,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迎接神韵和师尊早日归来,救度更多的众生。

谢谢师尊!我从没见过师尊,很想念师尊。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师〉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