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讲真相 如意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一日】恭祝慈悲伟大的师父生日快乐!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的心情无比激动,能与各位同修在一起交流,分享我的修炼心得,是我所期盼的。这是一个修炼的过程,也是一个相互提高的过程。下面我谈谈在修炼过程中的经历和过程:

师父说:“大法弟子不但要修好自己,还得完成你们的历史使命——救度众生。”[1]师父的教导点明了大法弟子的职责所在。讲真相救众生是履行神的使命。因为我是做教学工作的,所以工作的环境就成为我救度众生的首要场所。我们单位邪党党员多,虽然有一部份已做了三退,但还有一部份没有退出,特别是单位领导,原来的校长明白了真相调离了学校,接任的校长一直没有机会讲。

由于我在二零一零年受到迫害后,二零一一年的岗位工资被降了两级。去年春的一天,我以这个为由找到校长讲真相。校长来学校一年多了,这是第一次找他讲真相。我开门见山的说:“校长,我的岗位工资无故被降了下来,你们领导应该考虑一下给补上去。”他说:“这不是我手上的事。”我说:“但你现在是学校领导,应该轮到你来解决了。”他回答说:“谁叫你搞法轮功的,这是你自找的。”我接着说:“话不能这么说,我修大法去掉了我一身的疾病,让我无病一身轻。不仅我得了福报,也给学校领导带来了福份。”他反问我:“给领导带来了什么福份?”我回答说:“学校每年安排老师带六年级是领导的一大难题。(因为我校六年级有两个班,在分班时学校就将成绩好的学生集中分到一个班,这个班由学校中层领导带。另一个班就没有拔尖的学生,教学难度就大的多。这个班就由无领导岗位的老师来带。这样统考教学成绩出来后,学校的教学工作也有一个好名声,又体现出领导的教学能力比一般教师强,另一个班的任课教师就无法安排下去。)而领导知道我修炼真善忍,做工作的事不挑拣,只有安排到我的头上才不推辞,也只有我一个人才不讲任何条件的每年接受这个任务。为领导减轻了工作难度,这是不是给领导带来了福份?还有,每年的先進、模范指标下来后,也只我有一个人不在领导面前去争抢,连有哪些指标都不知道。少一个人争抢,是不是给领导少一份压力?这是不是给领导带来了福份?只有在共产党领导的环境中才有这样不平等的事情。”

校长不吱声了。过了一会儿,他说:“我知道大法好,但你也不能说共产党不好,你还拿着共产党的工资。”我说:“那不是共产党给的工资,那是我的劳动所得。按我的劳动付出与我的劳动所得远远不成正比。我在三十年的工作中,每当我取得成绩,就被移花接木,被权势所抢夺。工作中的劳累让我落下一身疾病。我炼功一个月就扔掉了家中存积的所有药品。我工作三十年,兢兢业业,却受到了三十年的剥削和压迫。我给共产党打了三十年的长工,只是没饿死,我能说共产党好吗?”

校长辩论的兴致来了,他说:“那我今天就要与你辩一辩,你不能以你个人得失来衡量共产党的好坏,共产党的政策越来越好。比如说,农民种田没有税收,还得补助,这是不是应该感谢共产党的政策?”我回答说:“中国农民最苦了,这本身就是共产党城乡二元化、长期歧视压榨农民造成的,取消农业税,只是稍微减轻了农民的负担,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农民收入低的问题。”校长又说:“现在的老人满八十岁还有生活补贴,这不是政策好吗?”我说:“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中政府不养老的国家只有不到二十个,一百七十多个国家医疗保障一应俱全。而我国八十岁老人的补贴一个月才几十块钱,吃饭都不够,更不用说治病了。”

校长摆摆手说:“算了,我们不说这个了,我们都是老百姓,这不是我们管的事情。”停顿了一会儿,他又问:“你在外面就跟人家讲这个?”我说:“是的,我就是要告诉别人法轮功好,共产党不好。”校长马上紧张起来说:“你以后别再到外面去说了,你这样很危险。”我说:“我不危险,我有我们师父保护,倒是你很危险。”校长说:“我有什么危险?”我告诉他:“中共作恶太多,现在神不留它,要灭掉这个组织,你是那个组织的一个成员,在这个组织灭亡之时,就会受到牵连,随他一起淘汰,你只有从内心不认同他,退出这个组织,以后你就没有危险了。”校长说:“我什么都不介入,我只要拿我的一份工资,做好我的工作就好了。我还有事。”说完他起身离开了办公室。虽然他没有表态,但为以后的三退打下了基础。

学校书记曾在我受迫害期间,承受了来自上面的很多压力,我一直想救度这个生命,曾经给他讲过两次真相,他已明白大法好,知道天安门自焚伪案,大法弘传形势,只差三退了。我每天進教室上课都要经过书记办公室门口,那天下课时,我又经过这个门口,恰好书记一人在办公室,静静的坐着没事干,而我下节课刚好没课。我走進办公室,书记出于礼貌,笑着问:“下课了,坐坐。”我答应着坐了下来说:“书记,我心中一直有件事情不安。”他问:“什么事情不安?”我回答说:“你的党还没退啊,我们曾经是老同事,现在你又是我的领导,曾经为我的修炼承受了那么多的压力,可你还没有答应退党。我想让你的生命有美好的未来,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书记笑了起来:“你还退到我的头上了,我是书记。”我说:“你是书记,说明你的生命比别人高贵,高贵的生命就更应该有福份。”书记笑着说:“我肯定不退党,退了党那上面还不跟我干?”我说:“你不用到上面去退,内心退出,口中答应,神知道就行。”书记表示不相信:“答应就行?那样简单?”我说:“是的,对你的工作、生活没有任何影响,只有福报。”停了一会儿,书记说他有事,我说:“你还没答应退呢,把党退了吧。”他连声答应着退,并连声说“谢谢!”我笑着说:“恭喜你,生命有了未来。”我离开了办公室。又一个生命得救了,这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

今年过年后,学校教室里安装了电脑、投影仪、电子白板等新的教学设备。这让我想起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这些教学设备除了应用于工作,还可让其在证实大法中发挥作用,这些设备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也希望在证实大法的过程中同化大法,从而得到救度。于是在课间我将装有大法歌曲的U盘拿出来插到电脑上播放。

首先播放的一首是《师尊的手》。当铿锵有力的歌声荡漾在教室里的时候,在教室里蹦蹦跳跳的学生马上停止了活动,都侧耳倾听,有的学生还向电脑旁围了过来。我发现学生来了兴趣,就问:“你们喜欢听吗?”学生答:“喜欢。”于是我将歌曲的背景画面投影到白板上,学生马上端端正正的坐在座位上,欣赏歌曲,观看画面。有几个女生随着歌声一起唱:“师尊啊,师尊。我要紧紧抓住您的手。”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学生们在溶入法光之中的那种喜悦。

唱完了《师尊的手》,我问学生:“想看电影吗?”学生们齐声的大声说:“想。”我说:“那老师放电影给你们看,好吗?”学生们又高兴的大声说:“好。”因为大课间有三十分钟的时间,学生们做完体操后,还有二十多分钟的空闲时间。我利用这个空闲时间将下载到U盘的电影《你是风筝我是线》开始播放,邻班教室里的学生听说我们班在放电影,又跑進来五、六名学生坐在我们的教室后面,同我班学生一起观看,教室里鸦雀无声。当看到画面出现“法轮大法”四个字后,一个学生将这四个字大声的念出了声,然后下意识的站起身来,快速的走到门口,关上教室的前门,又跑到教室的后面将门关上,再回到座位上继续看电影。原来看电影时,教室的两个门都敞着。这些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出生的学生,虽然没有经过那个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年代,却深知共产党的邪恶,时刻提防邪党的迫害,比我的防范意识还要强。

后来,我又在大课间播放《普度》音乐,将音量开到最大。天籁般的《普度》乐曲悠扬悦耳,回荡在教学楼的上空,我和学生们都沉浸在这美妙的天音之中,就感觉到弥漫在教室内外空间中的那些败坏物质因素烟消云散,顿时神清气爽,这让我不能不感叹大法音乐的神奇力量。

在工作环境里救度众生的时候,我没有忘记在生活中所接触的生命同样需要救度。今年三月份的一天,我上街到一个小店买生活用品,这个店老板我认识,以前给他讲过真相,他告诉我,以前有人给他讲过了。那一次他去進货,转车时坐上三轮车。下车时他的包掉在了三轮车上,包里有现金、身份证、还有其他证件,价值近十万元。车主妻子是修炼法轮功的,看到身份证上的地址、姓名,找到了他,将包交给了他,还送给他很多真相资料,后来又专门给他讲过一次,他没退,说考虑一下。

这次我专门到他店里准备给他办三退,刚好只有他一人在店里悠闲的坐着。打过招呼后我就在店里坐下了,因为彼此熟悉,说话不用转弯,我就直奔主题:“你的党退了没有啊?”他回答说:“还没有。”我接着说:“你还留着它干什么?现在从上到下都在退。已退的人数达到一亿三千万,我今天特地来告诉你这个信息,你赶快退了他,以后就平安了。”他说:“我本来就很平安。现在我只要多挣钱就行,我做生意就是为了发财,退了党又不能多得钱。”我说:“你那个党组织讲无神论。是不信神的。你退出就表明你信神,神就保护你,法轮大法是佛法,修大法的人就是修道修佛。你的包掉在法轮功家属的车上,失而复得。你只是接触了修佛法的人,就得到了福报。你的包若是别人拣去了不还给你,你是不是损失了近十万元?这近十万元钱算不算法轮功给你的钱?你是不是沾了佛法的光了?你沾了佛法的光却不愿意信佛,还在那个不信佛的组织里不愿退出来,那以后如果再掉包就不会落在法轮功的手里,而是落到共产党的手里了,神佛也不会保佑你的,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他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点点头说:“嗯,你说的有道理,那怎么退法?”我说:“你在我面前答应退出,我再代表你在神的面前表态就有效。”于是,他爽快的答应退出,然后很庄重的说:“谢谢你。”我告诉他应该谢谢我师父。我又送给了他神韵光盘和护身符。一个曾经忠心耿耿的服务于邪党组织的生命在大法的感召下得救了。

修炼以来,我一直很少有机会与公检法人员面对面讲真相。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一位公安人员,通过讲真相后我体会到这些机构的工作人员也迫切需要明白真相,得到救度。前不久,我找到一位常人朋友打听房屋信息。这位常人朋友是邪党干部,去年我专门找到她讲了大法真相,劝她三退了。今年听说我要去找她,就事先约了她的几位朋友到餐馆和我一起吃饭,其中有一个是公安局科长。我心里一下子明白了:这是师父安排我讲真相来的。

坐下后,刚开始吃饭,就听见她的一位朋友说:“这几天我正感冒,又挂针又吃药的,弄的我很不舒服。”我接过话头说:“有一个办法能使你的症状得到缓解。”她问:“什么办法啊?”我回答说:“口中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有效。”她笑了起来说:“那可念不得啊,你没看见某科长正在这儿坐着吗?他是抓法轮功(学员)的。”我回过头来说:“啊,某科长,你是抓法轮功(学员)的,那你应该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啊。”于是我边吃边讲了大法的美好、大法洪传世界、大法在社会上所起到的作用。

当讲到中共迫害大法时,他脸上露出了不悦之色,他说:“法轮功好我不反对,你就在家中炼,别到处说。法轮功是反党的,我给你看一样东西。”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来,原来是真相币,他抽出一张摆到我的面前,我一看上面是一句真相标语,中共杀害无辜同胞八千万。我说:“这是事实。”接着我历数了中共历次运动的邪恶,讲了贵州藏字石,天安门自焚伪案。那位科长说:“我不管共产党对别人如何,对我是有恩的。我小时候家里贫穷,成绩拔尖,是靠共产党的助学金读书的,才有今天。”我说:“共产党的助学金也不是助你一个人,别人怎么没考上学,当上科长。这说明是你生生世世积累了德行,你是凭自己的智慧、你的成绩才能拔尖。而你得的助学金也是神看你有德才叫人给你的。你的高官厚禄也是你自身所带的德换来的,而不是人给的。”这句话他比较认同,听完后他点了点头。但接着他又说:“我个人即使不感谢党,中国这么个大国家,一旦失去了党的领导,中国就成为一盘散沙。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才能富裕起来。”我回答说:“日本没有共产党的领导,他的经济比我国要发达的多,美国没有共产党的领导,他的公民比我国公民要自由的多,台湾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在八十年代生活水平就达到了小康,就包括一国两制的香港,都公开成立了退党服务中心,拒绝共产党的领导。难道大陆没有共产党的领导,人民就不能生活了吗?三退大潮是天意,顺天意而行才能守住你的福份。某科长,你把党退了吧!”科长指着另外两位说:“别劝我,你劝她们吧。她们是党员。”那两位很高兴的说:“我们退,我们退。”我的常人朋友也说:“我也退了,我比你们退的早,我去年就退了。”还有一位说她什么都不是,她记住“法轮大法好”就行了。我又回过头来对科长说:“这桌上连我六个人就剩下你一个人还在党组织里面,我希望你也表态退出。”科长笑了起来说:“感谢你今天给我上了一课,你就别劝我了。”我也笑着说:“我的课没上好,如果上好了,你就表态了。”科长没吱声,他身旁坐着的那位替他说:“你就别逼他了,我是他的老同学,我了解他,他不好意思在你的面前表态,他心里退了就行了。”我说:“内心退了还得表态,如果没说出来,你在钱币上写着‘我要退党’几个字,再把它花出去,也有效。”他“嗯”了一声。接着我告诉他,别再抓法轮功(学员)了,不然上天会消减他的福份。他连连点头说:“这个我能做到。”

我在讲的时候,饭桌上五个人轮番给我夹菜,我讲完了,饭也吃完了。我深深的感受到众生都在等着得救,正如师父所说的,众生都在指望着我们,我们还指望谁呢?师父什么都给我们铺垫好了,就等着我们去做了。

现在我已习惯了将救度众生融入生活和工作中。修炼如初,必成正果。在修炼的路上走过了近十个年头,做资料、发资料、贴不干胶、讲真相、打真相电话、写修炼心得、传神韵,一路走来,在师父的呵护下,逐渐走向成熟。在今后修炼的路上,我要更加勇猛精進,多救众生,直到幸福的彼岸。

以上是我在神的路上救度众生的经历过程,如有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