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难忘的得法机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下,跟随师父在风风雨雨中,已经走过了十五个年头,在这里我向恩师做个简要的汇报:

难忘的得法机缘

说起得法的契机,我还真得感谢我的一位同乡金平(化名),也是比我更早得法的同修。一九九七年,为了给我外孙看病,我去北京部队找同乡金平,想让他在北京找个名医专家给我外孙诊断病。那时的金平已是军级干部,家里有警卫员。在去他家的路上,我心里还在想:军级干部,已到将军的级别了,军人的风度、气质一定很威严。可一進他的家门,却出乎我的意料,他很祥和热情的接待了我。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在他家一间敞亮高雅的房间里,供着一尊两米多高的金色佛的塑像,佛像在一个特意精制的玻璃柜里。

我当时望着佛像都看呆了,心里充满敬意,可不知是哪个天国世界的。金平看我对佛像有敬意,很兴致又很自豪的告诉我:“这是从法轮世界下世度人的活佛,法轮功的创始人李洪志大师,是我的师父。论在常人中的年龄,我和师父同岁,我去过师父家里,师父不但有深奥超常的神通法力,而且对人特别的祥和,平易近人,我今生能作为他的弟子,是我这一辈子最大的福份了。今天你来我家,也是你的缘份,你也修炼法轮功吧。”我当时毫不犹豫的说:“行,你教我吧。”当天金平就给我放师父的教功录像带。

第二天,他要外出开两天会,走时一再嘱咐我:“不要急着走,等我回来,把动作教会你,再帮你去请大法的书和资料带回去。”就这样,白天我一个人在他家,又看了一遍师父的教功录像,就在地上的铺垫上学打坐。手印还打不好,先试着盘腿,结果还真盘上了。手结印,闭上眼睛,只一小会功夫,就觉得体内气流在加快,象坐在一个飞快的旋转物上,身体一下起空半米多高,吓得我一下睁开眼睛,人坐到沙发上了,不敢炼了。等金平回来,我告诉他起空的事,他一听,说:“好啊,这说明你的根基好,刚一炼,大周天就通了,这是师父管你了,已经给你下上法轮和气机了。”

临走时,他帮我请了师父的《转法轮》、讲法录音带、教功带、静功、动功音乐带和一些大法简介的宣传资料,包了一大包,背回来了,这是去北京的最大收获,也是我人生的转折点。

师父给我清理身体

从北京回来,立刻给我弟弟妹妹们打电话,让他们都到我家来,他们接了电话都来了。我告诉他们:我已开始炼法轮功了,这个功法很神奇,非常好,谁炼谁有福,你们都要炼。

从那天起,我们姊妹几个每天都在规定的时间内学法炼功。修炼前没注意,实际上一九九七年本市已有不少炼功点了,后来我们姊妹几个就到各自离家近的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

我得法没有几天,师父就开始给我消业,原来我患有胆结石、关节炎、半边脸无知觉,学法炼功后,师父分四次给我净化身体。一天中午,突然上吐下泻,还伴有满腹剧烈疼痛。孩子们吓的不得了,非要把我送医院,我知道这是师父帮我消业,净化身体,说什么也不去医院。过了两个小时好了。

第二天又痛的很厉害,孩子还是要坚持送医院。我说:“没事”。老伴在一边也说:“你们不用紧张,你妈说没事就没事,她有师父管,要尊重你妈的选择。”就这样二十分钟就缓过来了。第三回又疼了二十分钟。

第四回,我和家人去稻香居吃锅贴。饭后就开始呕吐,一连吐了四次,第一次吐的是酸的,第二次吐的甜的,第三次吐的是苦的,第四次吐是辣的。从那以后,胆结石再也没犯过,别的病也跟着好啦。

白秋衣上开出一朵花

通过学法炼功,我心身变化都很大,尤其是人生观的转变,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与大法结缘修正法。可是还有很多有缘人仍在人世浑浑中沉睡,我要唤醒他们封尘已久的夙愿。

一九九八年新年过后,我就背着《转法轮》和大法资料回家乡了。先在本村洪法,成立炼功点,然后又到邻村及边远村庄去洪法,先后跑了十几个乡村,建立了十几个炼功点。接着就帮各个炼功点请《转法轮》和相关资料。

虽然那时我已是五十岁的人了,但全身总是有使不完的劲,有时还会出现意想不到的神奇事。记得有一次下乡洪法,我上身穿了一件纯白的秋衣,住在一个得了法的老乡家里。晚上睡觉时把秋衣脱下用衣撑挂在绳子上。第二天起床,发现白秋衣上有一枝花,有九个花蕾,花蕾外面是蓝色,花蕾尖上有黄色的,有粉红色,很漂亮。当时不知是咋回事,只觉得神奇,现在回想起来,也许是师父在鼓励我。

苦命的小妹终于有了笑容

我的姊妹中,比我小二十岁的小妹,命运最为坎坷。小妹在农村成家后,生了个儿子。六个月时,身上起紫斑,出牙时,牙床出血不止,还常有发烧,看了很多医院,做了多次抽血化验,被确诊为败血症。孩子艰难的长到三岁时,又出现了肌肉萎缩,一条腿瘦的大腿小腿的皮都贴在骨头上,光剩中间一个大膝盖连着,腿还往里拐,严重变形,不能行走,孩子疼得整天哭。

孩子的爸爸对残疾儿子失去信心,不但不尽做父亲的责任,反而离家出走,在外面又找了一个女的过上了。小妹在农村一边抚养残疾的儿子,一边还要照顾她年老多病的公爹,愁的她经常是以泪洗面。

一九九七年,我从北京回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给小妹打电话,接到电话,小妹背着孩子就过来了。我说:小妹呀,这回孩子有救了,你快学法轮功吧,法轮功很神奇,大慈大悲的师父是下世救人的活佛。小妹一听就激动的哭起来。

那时小妹的儿子已经到了上小学的年龄,还不能走路,在百治无效中,医生让做牵引,一次做牵引时,把夹具固定好后,逐渐使劲拉时,把孩子疼的满头大汗,失声尖叫,哭着大喊:“我不要牵引,我要炼法轮功,我要炼法轮功!”本来我想,让小妹先学会,然后再带着孩子学,看来孩子虽然腿脚残疾,心却灵通,大人说的话,他在一边都听進心里去了。小妹抱着孩子哭着说:“好!咱娘儿俩都炼法轮功!”

从那以后,小妹天天给孩子读《转法轮》,听师父讲法录音,看师父教功录像。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孩子腿上开始长肉了,能下床慢慢的走路了,再继续炼下去,能和正常孩子一样,背着书包上学了,苦命的小妹脸上终于有了笑容,生活有了希望。在师父的佛光沐浴中,残疾儿子健康的成长为一个帅小伙,走向社会,参加了工作。

明真相的乡亲保护小妹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公开迫害大法后,城市乡村全被邪恶笼罩着。乡里派出所的警察,闯進小妹家,要带走她,她坚决不去,给他们讲儿子得法前后的情况,讲大法如何教人做好人,他们听后也感到不可思议。有个人还自言自语的说:法轮功就这么好?那次他们没有强行抓人就走了。

但第二天他们又来了。正好村里有人叫小妹去帮忙修草房,躲过去了。第三回警察又去了,小妹又躲过了。小妹想:不能总是躲来躲去的,我又没有做伤天害理,见不得人的事。我修的是宇宙大法,走的最正的路,正的为什么要怕邪的。我要出去讲真相

小妹先找大队支书和村干部讲真相,然后只要见到邻居街坊,就见一个讲一个,大家都能认同小妹,也很同情,因为小妹儿子的得法前后的神奇变化,村里人都看在眼里,而且小妹在村里是有名的贤惠孝顺的好媳妇。在丈夫离家出走的情况下,她一手臂挟着残儿,一手挽扶有病的公爹艰难的熬过来的,这么好的人遭受迫害,天理不容。

所以第四次乡里又通知大队,让小妹去县洗脑班,让村干部给堵回去,说:不在家,出远门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二零零二年,小妹从农村出来,在市里找了一份工作,和儿子租房住下来,从此以后我和小妹经常一起出去讲真相、发传单、贴真相标语。《九评共产党》出来后,师父又发表了《向世间转轮》,我们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开始传九评、劝三退。在师父赋予的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使命中,尽心尽责的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直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跟随师父,返回真正的天国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