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成都传法班上几度逢师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日】

一、操劳过度病重危

一九四八年,我生于大陆的一个小县城。我是一个传统正派,用《增广贤文》和《女儿经》来约束自己、持家处世的人,自尊心很强。

在同龄人中我被认为守旧。不过我这种传统的贤妻良母的性情,赢得了上了年纪的人的尊重,他们在茶馆、酒店闲聊中,都说我孝顺、贤惠、勤快。以致一九八八年,我得重病后,一位不怎么熟悉的他乡九十多岁的老人,亲自上山为我砍来俗称辟邪的红色罩杆(自然生成的红色的竹),让我婆婆转交给我;不相识的老人送来补品、单方和问候。

可面临生活的坎坷,劳累过度,一九八八年,我患了美尼尔氏综合症,坐骨神经痛,颈椎骨质增生,神经衰弱症,卵巢肿瘤,才四十多岁就靠拐杖走路,直至生活无法自理,体重由120多斤降到90多斤。

看见劳累的丈夫每天上下午上班中途都得请假回家照顾我,看着未成年的孩子承受的压力,我的心都碎了。一九九三年底,我在县医院做子宫肌瘤切除手术,生命垂危,医生发现整体粘连,说迟十五分钟动刀的地方都没有了!医院院长告诉我随时有生命危险。我想:不能给家里欠债和留下精神负担,我想到了死,一口气服下两大碗外用药“转肿消”。居然过了一周也没死。后来又连续做了两个手术,我成了“挨刀不死的活死人”。

二、师父救度显神迹

此时,师父来了。我把气功协会多次送给我的票分给了别人,想让更多的人受益,也算是对众人的回报。为了不辜负气功协会领导的期望,我由四人陪伴(上车要两人抬足,车上要两人拉手),参加了一九九四年五月二十八日师父在成都办的传功讲法班。

当天,我县一行四人一早来到成都牛王庙气功协会院里,秘书长叫我们去路标(院内一角)。我手术后不久,行动不便,正移步向外走,师父坐的黑色轿车一下停在我面前。我看了下车来的慈祥面孔的人一眼,某某从车上搬下一捆书。

“什么?”我随口问。“学习资料!”某某答。“唉,快转来,有学习资料!”走前面的三人回来了,帮忙搬到台阶前又走了。我又不自觉的打开包装,哇!《法轮功》,这书封面上的人不正是车上下来的人吗?嗯,这人好面熟啊!

上午的气功学术报告会上,师父深入浅出,高深而实际简明的法理震撼了我的心灵,我心豁然开朗!不顾气功协会领导的阻拦,我当即报名進班。

下午开班,师父第一句话:“我从未办过这么小的班”。师父慈祥而和蔼的面对我们,不论人多少,照样耐心讲法。我心里一酸,心说:“我去找更多人来学!”第二天一早,我去找原来学气功的朋友,包括上午听了气功学术报告,下午却没有来的几个气功协会的头目。

因我行动不便而陪伴我来的四人,留下一位陪我,其他人回去报信给家人我准备参加师父办班。留下的那位也是个老病号,有时不可预料的会出现休克,一次昏死在朋友那里睡了八个小时。我们彼此询问:“能走吗?”“行!”于是我们相互鼓励,从水碾河一直步行到林业厅6楼(7站路),亲手把《法轮功》送到气功协会秘书长手中,并嘱咐一定要去学,然后乘车到成都科分院,正巧碰上从班上一同出来的人,他们见我俩到了,诧异的问:“没去(林业厅)?”

“去啦。”一看时间,两个老病号,走七个站只用了三十五分钟,大家振奋了!我们想:师父给了我们“轻功”!我们信心更足了。然而别人的缘份还没到,我俩的劝说没有成功。

师父每天中午一到五点上课,两小时讲法,两小时教功。由于交通不便,我们只好提前進城吃午饭,我自己经济拮据,又不愿朋友总是照顾招待我,每天午饭后总是一人独自去学习班。一天,我刚走到十字路口,咦!师父就在我面前!师父穿着白衬衣,两手交叉在胸前,正看着我。我想:巧合吧。第二天在原地,师父又在我面前,我不好意思的慢慢跟着师父,保持相隔两三米的距离,师父几步一回头,我也不好意思的几步一停脚。师父慈祥的默默的看着我,我停停走走的進了班。第三天,师父又出现在我眼前,还是那样的情景。

我想,这班给办这么小,他们气功协会的人太过份了。其他气功师来,你们前呼后拥,这位法轮功师父就年轻一点,你们就冷落人家,连陪同人员都不给配备一个!师父想找人说话,而我是个残疾人,有什么资格和师父说话?我心里说:师父,没关系,弟子我给你打抱不平!我怒气冲冲的找到气协校长和支持合议的秘书长,质问为什么这样对待师父?为什么没见那些气协头头来听课?为什么……他们被我问的面红耳赤。

就这样,我带着对气协的怨气進了班,心里却想:哼!你们怠慢师父,我就非得学法轮功,再不听你们的!于是,我拿起笔,在法轮功书侧边叠纸影壁上准备写下“这本是我的《法轮功》书”,还没落笔,师父正讲课,突然话题一转:“观音菩萨在那供着,你不敢在她身上东摸西摸,却敢在我身上乱写乱画!”我的笔吓掉了!我是四百多号,而且头埋在书桌面底下正想写,师父咋个看的见?!太神奇了!于是我开始认认真真的听课。

第四天,十字路口,我又碰见师父,出于尊师,我仍然不敢与师父并肩同行。可刚進大门,就看见有人在那练原来的气功,我想,等师父一回身,我赶紧去练。谁知师父一转身,又盯了我一眼,就这样,我乖乖的就跟随师父進了教室,师父讲:“那是附体功!”然后讲“气功治病与医院治病”,把我从头到脚的病全讲出来了。我当时觉的奇怪,还想,又是气功协会的人告诉师父的,怎么能把我的隐私告诉这年轻人呢?(当时没悟到师父什么都知道)。

还有一个小插曲,师父讲“性命双修”时,讲到老年妇女会来例假。我想我该是个例外吧,自己曾做过子宫切除手术,结果上厕所时,意外的来了月经。

结业那天,天下着大雨,雨点打在地下溅起多高的水花。照像时(共十三个组),我说:“这么大的雨,要花。”一位内江小伙子说:“不可能花,我跟了三期班,我来照,不信试一试。”于是,我很荣幸的站在师父身边,留下了难忘的历史长河中的珍贵的瞬间。

从师父亲自办的法轮大法传功讲法班下来,所有的折磨我多年的顽疾去掉了。从班上回家,我撤下用了多年的保暖的电热毯、被褥、丝棉被。之前我睡床上浑身发冷,晚上丈夫要多次把被子烤热给我搭上,仍然觉的冷。谢谢师父帮我清理好了家里的环境!从此,我生活能自理了,家人轻松了,我走路生风,那股高兴劲只想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三、好人好事亲传亲 心正呈祥净化身

一九九五年,在师父来成都传功讲法周年法会上,我读着自己的心得体会,在台上大哭,大伙在台下唏嘘,看着我身心的变化,大伙为我鼓掌,欢呼。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同修们的相互帮拉中,我们发挥了最大的热情,以切身经历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超常。我们不仅走遍了本县所有的乡镇,各市县也大力投入,我们还去了贵州,山西,四川,重庆等地,真有把大法洪扬到世界各地的决心。大法洪传期间,大伙都以《法轮大法修炼者须知》和《法轮大法传法传功规定》及《法轮大法辅导员标准》要求自己。都知是师父的法身在做,我们只是跑跑腿,让有缘人知道法、得法。不论走到哪儿,我们都把自己、身边修炼后出现的好人好事讲到哪里:捡到的现金,皮包,项链,手表,轮胎送还失主或上交相关部门;农村栽秧抢水打架,学法后变成互相谦让;原本心里不平衡、虐待公婆,学了法轮功后变为孝顺公婆。这些都是真人真事,让人们亲朋间互相查问,以大量活生生的事实,证实了法轮功是教人向善、道德回升的好功法。

一次集体学法看师父在广州讲法录像时,我主动让座位给新学员,坦然的坐到最后一排。由于自己心性提高了,师父再一次给我净化了身体。从班上下来,我一出门五分钟上一趟厕所,我悟到师父在帮我净化身体,走这一站路用了一个小时。回住处后,我做饭炒菜时一不小心把刚煎熟的清油倒在自己脚上,袜子顿时烫卷了,脚面上只微微有点儿红,也不痛,一点儿都没有伤着,我悟到是师父在保护我呢!那天,我连拉带吐,吐出拉出的都是黑色的,一直持续到凌晨四五点钟,起来炼功后,早上八九点钟准时到达某地洪法,精力充沛。

师父讲:“在常人社会中为了名、利,人与人之间的争夺,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体已经搞的相当不象样了,在另外的空间看你的身体,那骨头都是一块块黑的。就这样的身体,一下子给你净化出来,一点反应没有也不行,所以你会有反应。有的人还会连拉带吐。过去有许多地方的学员给我写心得体会中提到这个问题说:老师啊,我从学习班听完课回家,一路上尽找厕所,一直找到家。因为内脏都得净化。”[1]

四、维护大法纯正心 有缘有福自進门

一九九六年《光明日报》不实的报道,我们自发的冒雨连续三天去报社要求更正。

到乡镇,带上馒头、泡菜就地用餐;到农家,带上自己买的糖果待孩子,一边讲大法简介,一边帮忙干活。走一处,落实一处,把我们大法弟子得法之初的热情和喜悦带到那里。有留吃饭的,就主动交上生活费。老乡很客气,最后仅收五角或一元。

下雨了,山区路滑,就相互扶持,从未落下一个同修。山区同修交通不便,凌晨四点钟就打着火把,相约准时赶到洪法地点。下午误点没赶上车,我们又沿路挨家挨户送上法轮功简介。

赶集的农民家养的鸡鸭跑丢了,还有丢失在草中的兔子,乡村的功友见到后都想办法送还失主。他们做的多好啊!事事处处按照师父说的为他人着想,也验证了师父说的:“我说我们法轮大法这块是净土,我敢这样说,我们学员要求心性很高嘛。我们要求学员重心性修炼,我说英雄模范人物也好,他还毕竟是常人中的英雄模范人物。我们要求你完全是一个超常人,完全是放弃个人利益,完全是为着别人的。那个大觉者他为啥呀?他完全是为着别人的。所以说,我对学员要求也很高,学员提高的也很快。”[2]

一九九八年本市一次三千多人的洪法场上,更显示出佛光普照的殊胜场面:场外一墙之隔下着毛毛雨;场内和煦的阳光洒在每个人身上,披着雨衣和打着雨伞的行人都觉的奇怪,有的驻足观看,有的迫不及待的过来了解法轮佛法……

一位藏族公安局长,以当地礼节送给我们哈达,我不太懂得当地人的习俗,婉言拒绝了。他当时不能接受,生气走了,我们很担心。谁知半夜后,他咚咚的敲门,我整衣开门,進来后他一把抱住我,连声说:“我看《转法轮》觉的太好了!相信人人都照师父要求的做,天下很快变好。”

回首寄语感佛恩

得法有幸见恩师
慈悲指引上法船
病魔附体从此断
贫富一样慈劝善

十字街头几度逢
众生羡慕缘不浅
洪恩浩荡再生德
口传心授法轮旋

大法弟子修心性
谦恭礼让性温良
拾金不昧仁义士
弃恶从善德高尚

得法之初万分喜
化作动力广传扬
修善重德心清朗
人人受益共分享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