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啊 切莫被世俗拖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日】早晨在似睡非睡之间,脑海里有一段对话”你要救他就要让他变好,不能变好就不能留”。

天体从组、宇宙正法,这是何等伟大的严肃的事情,比世上任何一件事情都要难一些。但大法弟子又深处常人社会,每天忙着家庭、工作、学习,和平衡各种关系。为了世俗而浪费光阴和大量人力,时间也在一点一滴中过去了。很多同修似修非修,把自己混同于常人,身体的状态也在不知不觉中下滑,更谈不上助师正法了。我悟到: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都肩负着重大使命,为了救度众生,一定要在这场宇宙的浩劫中坚持实修到最后,否则就是遗憾。

前年回老家过年时,也说一定得去一趟(老家的学法辅导站距离我家有将近一百公里)。可是由于忙着家里常人的事情而耽搁了。师父的二十年讲法出来后,去年下半年,我觉得无论如何今年一定回老家一趟。所以去年,一到家就先去联系同修了,免得象前年一样等忙完了也没时间了。

在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之前,老家学法的人曾达到了上百人。原以为老家的同修个个都很精進,但发现在一九九九年之后的头几年非常精進、讲真相等三件事都做得很好的同修,后几年明显放松了大法对自己的要求。原以为几个负责人应该非常精進,但结果让我大吃一惊。

片区负责人A现在已经老眼昏花,去年还“中风”,现在后遗症还很明显,看到我回来了,他们就近召集了几个人在一起切磋一下。在我和其他同修切磋的时候,他竟然打瞌睡,状态非常不好,还不如后来得法的新弟子。原先设立的几个村(因是农村,按村设置学法小组)的学法小组也没有做到助师正法,几个学法小组的负责人状态都不好。B同修是当时一个学法小组的负责人,当时年龄偏大(六十多),几年前中风离世了;C同修是个一女同修,整日忙着带孙子,而疏于学法,后带孙子途中小孙子出意外受伤成了植物人。因是一个独孙,全家都在责怪她,她就一边求师父化解,边用常人的手段(类似祝由科类)医治。她还不悟,完全陷在魔难之中,状态堪忧。

年后我又去了某地大城市,见到了D同修,在一九九九年邪党铺天盖地的对师父和大法造谣污蔑时,D同修还曾经和我切磋,鼓励我走出来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十三年前她是那么的矫健,虽然那时她有六十岁了,但一点也看不出来,显得年轻、成熟、凡事都用大法衡量。但这次敲门,门一开,映入眼帘的一幕让我无法接受:一个颤巍巍的白发老人,起居由侄子看护,眼睛已经看不到大法书籍,只能听录音。听她亲戚说年前“中过风”。诚然,时光如梭,用常人的眼光看,七十岁的老人也就是这个样子啦,但大法弟子不是要返本归真吗?不是要从人中走出来吗?面对这些,旧势力利用世俗把以前都很精進的同修魔成这个状态啦,我还能说什么呢?用过重的语言又怕刺激她,只能告诉她,多听录音,不断突破,早日回归到正常状态。

诸如此类情况,让我既为离世的同修痛心,也为走不出人中情的同修而担心,我多想对同修棒喝:如果还继续这么沉沦世俗,沉沦儿女情长,也许下一个被旧势力拖走的就是你呀。但看着头发斑白的同修,话到嘴边我又咽下去了。只是一味嘱托:一定要精進,一定要精進。

我悟到,也许事实没有我看到的那么糟,师父让我看到这些一方面说明我急需進一步提高。可另一方面是不是也要让我说出来呢?用常人的眼光看,我是一个凡事低调的人,但看到了又不讲出来,是不是也是一种为私的表现呢?多少年后,常人的一切什么父母儿女、兄弟姐妹就成了过眼烟云,但同修之间的缘份却是最让人回味的、最长久的,想到这些,我就写出此文,希望那些还在沉沦常人俗世,执著常人的大法弟子警醒,同时也希望那些修的好的同修一定不要忘了一九九九年前得法后来掉队的同修,一定要多去关心和提醒他们,早日让他们回到大法队伍中来。

本文都是个人理解,情的成份也很重,如有不妥,请批评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