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小组要以学法实修为重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日】我们学法小组的几个同修,三件事都做的很扎实。但是没有人在学法小组高调的交流“我发了多少小册子”、“我劝退了多少人”、“我粘贴过多少真相材料”……有了什么好的讲真相的方法经验,相互之间说明白了就过去了,没有显示的。都觉得三件事是自己应该做好的分内之事,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学法小组的同修们把学法实修看成是最重要的事情。法学好了,人心修去了,三件事自然会做好,并且做的过程中顺利安全;如果法学不好,三件事做起来效果不好,尤其是讲真相的事,做起来自己都觉得心里不稳,说话没有底气、没有能量。这是我们学法小组所有同修的共识。所以在我们这个学法小组中,同修们把学好法、修去人心、同化师父的大法看的最重,交流的最多。

下面就写一段我们学法小组在师父的法上规正自己,同化大法,实修的小故事,与同修们分享。

去年夏天一对夫妻同修(在下文中男的称为甲,女的称为乙吧)提出要到我家的学法小组学法。我表面上答应的很痛快,但是心里却很勉强,很不痛快。因为甲同修几年前被邪恶绑架过,同修们一起在我家发的正念,整体配合将甲同修营救出来了。当时乙因为受到惊吓,不久出现了主意识不清的状态——如捡食垃圾、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晕厥等现象,一直不好,已经有五年的时间。乙出现此情况后,甲找了很多协调的同修——本地的外地的都有,帮助解决问题。问题没有解决。我找了一下心里不痛快的原因,表面上是几年前甲被营救出来,没有跟我说过一句道谢的话;乙出现问题了,甲带着乙到其他学法小组学法,直到被其他小组的同修委婉的劝回家,不要再参加集体学法,也没有找过我和我们学法小组帮助解决问题,实际上是我的心不平衡、争斗——说白了,就是妒嫉心表现出来了。我马上发正念清理掉这颗人心。

我思考:为什么这个时候这两个老同修都到我家中来了,还提出要在这里学法?这是师父的安排,是师父认为我及我周围的同修能够帮助乙同修否定长达五年之久的主意识不清醒的状态,使他们提高上来。

与此同时,我的妻子同修也动了人心,私下与我交流,不想让两个老同修来学法。我把我的认识与妻子交流,说:“乙同修没有受到惊吓之前是很清醒的。她不属于精神病人学大法的问题。这明显是干扰与迫害。她这个状态这么长时间了,在她的村邻当中、亲友当中,会给大法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会让多少人不明白大法真相而处于危险的边缘上,所以这不仅仅是对乙的迫害,也是对世人的迫害,我们不能承认它,一定要发正念帮助乙否定迫害。”妻子立刻悟了上来,要站在法上、站在救度众生的基点上帮助乙同修,否定迫害。

与妻子交流完,时间不长就是集体学法时间。两个老同修没到,其他几位同修到齐了。还不等我开口,几个同修一致提出让我与甲说说,让乙不要参与小组学法了,乙这种状态长期不变,她的问题不应该当大法弟子的问题来处理了,应该保持学法小组环境的纯净,应该使学法的场纯正起来……静静的听同修们说完,我把与妻子交流的话说给了同修,接着又说:“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告诉我们:‘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为什么乙来到我们这个学法小组还表现出主意识不清的假相?说明我们的慈悲不足够大,我们的场不足够纯。如果我们的心境无比的慈悲祥和,我们这个能量场就会把乙同修背后一切不正的因素解体掉,她早就应该是一个清醒理智的修炼人了。她没有变,是因为我们没有改变,我们没有这样的能力,我们一定要找自己的看不上他人的人心,修自己啊。”

同修们很认同,但是从同修们的表情能看出来,不是百分之百的愿意接受乙来学法。我接着与同修们说:“我看出来了,大家在法理上是明白如何做了,但心里并不是无条件的接受乙来学法——其实我个人在心里也残留了一点这样的人心念头,但是我们一定要清理这颗人心,抵制它,不让它发挥作用,直到把这颗人心清理干净。”

期间因本地其他一个学法小组的同修在发真相材料时被邪恶绑架,我们小组主要是给被绑架的同修发正念,并配合做其它一些营救此同修的事情。没有专门拿出时间给乙同修发正念,只是在集体学法时断续的给乙同修发了几次正念。不几天,被绑架的同修被成功的营救了回来。我与甲相约,让他在某天带乙到学法小组中来,专门为她发正念。甲高兴的答应了。我又与本学法小组的同修约定了在某天发正念。为了稳妥,又请四位其他学法小组的同修帮助乙发正念,到了某天,也就是不到十个同修为乙发正念。发正念前我又与同修们交流:“今天发正念如效果不好,是我们的问题,是我们的层次不够,慈悲不够。决对不要把责任推给乙,乙如果有能力的话,她自己早就否定迫害、走出这个状态了。正因为她没有能力,才显示我们帮助同修的重要,才显示出我们的修炼内境,我们在大法中修炼出的能力能发挥到什么成度才最重要。发正念效果好与不好,都找我们自己。并且,每个整点发,我们只发一天正念就要解决问题。因为随着师父正法進程推進到今天,另外空间的邪恶已经少之又少了,已经没有什么能力了。而我们的能力却大的了不得。我们信师信法应该信到这个程度,一天即可,这是信师信法的体现!”

结果同修们还没有发上一天正念,从上午发到下午四点左右就结束了。乙同修主意识已经清醒了九分左右,不再有不正常的言行了。剩下的一分,已经不影响其修炼了,我们悟到,这是让乙通过学法、清醒的修炼自己,否定清理掉剩下的这一份不好的物质。

甲乙两位同修还继续来参加集体学法。乙读法特别慢,也不顺畅——因乙只上了两年学。我测试了一下,乙读一段,我可以读四五段。我的心里不耐烦了,就在不耐烦的当口上,甲偏偏又喜欢自作主张的让乙多读几段(我们学法小组定好的是每人读一段)。我心中的火“噌”就窜了上来。我不禁一惊:修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还这么大的争斗心呢!马上抓住这颗强大的争斗心,立刻发正念清除掉它。然后我问甲同修:“叔,你为何喜欢让大姨多读几段?”甲说:“这个学法小组的场好!所以让她多读几段。这样对她好。”我说:“你在家里也是这样带她学法么?”乙马上抢着说:“快别说了!在家里他从来不这样带我学法。我学法不认识的字多,问他怎么读,问多了,他就烦我了,不理我。”我说:“叔啊,咱们学法可千万别讲什么场好不好的。我个人认为这是向外求,向外找。我们应该在学好法的基础上,在修心上下功夫,我们的心修好了,我们的场自然就好了,状态也就好了。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啊。”

在以后的集体学法时间里,我们会抽出十几分钟的时间与两位老同修交流实修的问题。我们与甲及其女儿(也是大法弟子)还有其他与乙相识、经常接触的同修交流,千万要把乙当成正常人来看,不要在潜意识中认为她是病人,需要让着、需要照顾。从思想上找正我们自己,不给邪恶钻空子的机会。乙喜欢见人就说甲的种种不好处,说到伤心处甚至会掉下泪来。我们反复与乙交流一定要修自己。想想甲有不好的表现时,触动了自己的哪一颗心,修去它,清理掉人心,一定要清醒理智的修自己的主意识。一段时间后,乙彻底摆脱了不正确状态,现在读法流畅了许多,也不再开口指责他人,两位老同修都能在修自己上下功夫了。
心得:

一、真正解决问题的是师父的法。当我们生出任何一颗人心的时候,当我们整体配合解决问题的时候,能帮我们解决问题,能给我们指明方向的,是师父的法。只有在师父的法上做事,才能有力量,才能解决问题。师父才会给我们显现出神迹来。

二、说是帮助同修,其实任何事都是帮助自己。在与两位老同修接触的过程中,我及周围的同修都修去了不少自己的人心。所以,只要本着实修自己的基点,才能与同修们配合好,做好事情,形成真正金刚磐石般的整体。

三、文中提到的两位老同修,多年来,讲真相的事做的非常多,发真相小册子、粘贴真相不干胶不知道做了多少。但是乙同修出现不正确状态,是从甲和乙都实修自己后解决的。由此可见实修自己最重要。

一点浅见,与同修分享。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