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忆师恩德 述师神迹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四日】

一、师尊解开了我十几年、乃至几十年之谜

我七岁时,在爷爷奶奶家,看到了师尊显现的神迹。

回想起来已经是过去半个多世纪了,但就如同刚才发生的一样历历在目。

我讲出来后,常人是无法理解的。他们会认为:怎么可能呢,那时你们师父还没出生呢(师父今世肉身小我八岁)。但是真正实践“真善忍”的大法徒是确信无疑的,因为大家都清楚“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1]的大法法理。

那是夏天的一个清晨,天还没大亮。我看见许许多多透明的人,乘上很多无色透明的船,从地面升上天空飘走了……,也看到象似透明的人掉下来了,掉下来时不是头朝下,而是背着地,头和四肢仍向着天;还看到了有人变化为黑黑的大蝴蝶朝天上飞,没飞多高又掉下来了……(之后我没说予任何人,直到修炼法轮大法几年后才告诉一位陈姓女同修。)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总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久而久之,成了我解不开的谜团。因为我经常想:我为什么看到这壮观景象?在这壮观景象中,我为什么只是旁观者,而不是坐在无色透明的船上、飞上天空去的无色透明之人中的一员?也许这壮观景象在某种意义上与我有什么关联,到底是什么关联呢?……

直到我修炼法轮大法后,在师尊宇宙大法的法理中我找到了答案——我从中悟到了:那是修炼宇宙大法的法徒功成圆满后飞升而去了!或许是师尊在史前传法救度众生之时的壮观景象,是师尊史前神迹在现世显现。是师尊以此点化我、提示我:将来也要同化宇宙大法,做一名坚定实修的大法徒,也像他们,在法正人间时达到功成圆满,整体结束修炼,统一时间,集体跟着师尊回归,返回到各自的果位去……

二、师尊显神迹,用学员和所骑自行车的业力换了两条命

我姑妈一九九四年八月学炼法轮大法后不久,骑自行车在马路上行驶,对面一辆面包车径直向她冲来、躲已来不及了!就在这车毁人亡的一瞬间,师尊将我姑妈的业力和自行车的业力向面包车头撞去。只听“呯”的一声,面包车的车灯被撞下两个来(据我姑妈讲,面包车前有四盏灯),司机吓呆了!可是,面包车根本没碰上我姑妈和自行车,这时她的腿还稳稳的跨在自行车上面呢!我姑妈从容下了自行车、并把自行车放好,然后双手捡起那两个车灯,往司机手中送,司机还在惊恐的发愣呢……司机回过神儿来奇怪的说:“我明明看到自行车被撞毁了,人也……”我姑妈说:“没事儿,我是炼法轮功的,是我师父法身救了我!”

三、师尊在海外讲法中显神迹

一九九七年的阳历年期间,我在某地一陈姓女同修家,看师尊在海外的讲法录像(师尊穿黄色短袖),大概五个小时左右。在这五个小时录像中,我不断的看到师尊的功身从电视屏幕中(连同师尊讲法用的桌、椅、话筒)飘出往上空飞升;还看到了数不清的透明光团。罩在透明的人体外,向空中飞飘而去。

此后,我在不同的地方,又看了同一录像三次,师尊都显现了不同神迹。

四、师尊显神迹引度有缘人

一九九七年夏,我去远方探望近八十高龄的老母,数日后的晚上抵达。从第二天开始,每天清晨,到她单位家属区一林间小院炼功。我身旁有人耍太极剑。第五天清晨,耍太极剑者其中一人,借去了我随身带的《法轮功(修订本)》。当天晚上十一点多,此人来还书时对我说:“我和我爱人都把书看完了(夫妻俩都是高级知识份子)。我的小肚子里怎么直转啊?”我说:“那是您与法轮大法有缘,所以只看了一遍大法书,师父就在你小腹内下了法轮了。”她听后,又高兴的说:“我爱人看完书后怎么老放屁呀?”我说:“那也许是您爱人肠胃不好,师父给你爱人调整身体了。都是师父法身显神通,显现出神迹的。”此人当下表示,把八十多元购来的太极剑丢弃,明日就开始修法轮大法。

走后,老母亲开口了:“你觉的我一个人生活很孤单吧?”我答:“哎。”老母说:“我一点儿也不孤单,因为我经常看到透明的人,成群结队到我这儿来,我把他们看成朋友,对他们一点儿都不害怕。”我说:“妈,他们是另外空间的生命体。他们空间有他们空间的道德标准对他们進行约束,所以他们来了不敢干坏事。他们不会害您,所以用不着对他们害怕。”老母说:“哎呀,你来了后,他们不来了……”我听到此,笑了说:“妈,不是您女儿有什么了不起。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有师父的法身保护,我无论去哪里,师父都能保护到,是因为他们敬畏我师父,才不敢来了,不是他们怕我。”从此,老母走上了修炼大法之路。

第二天,十几人来老母家求师父的大法,母亲赶紧把自己最大的房间让出,建立了法轮大法修炼点儿……建点儿的第十五天,是我二十天探亲假期满,老母亲说:“咱们俩吃顿团圆饺子吧!”我俩正包饺子,老母喊了起来:“哎呀,我怎么这么热呀?从头一下热到脚……”听到这儿,我的泪水立刻涌了出来,从内心喊着:“师父啊师父,慈悲伟大的师父,我老母接触大法仅仅半个月,您就给她灌顶了!”

五、师尊法身治愈八十五岁老人四十余年的病

一九九九年,丈夫回老家,去与他那八十五岁老父和八十三岁老母一起过年,到达的第二天,丈夫对老父说:“爸爸,我读书给您听。”老人欣然同意。听了一会儿,老人突然说:“您读的不是书哇,是经噢。”丈夫问:“您能听懂吗?”老人答:“能,快读吧!”就这样,六天时间,老人听完一遍《转法轮》。七天假满,丈夫回来上班了。不久,老家来了电话,说老人听了一遍《转法轮》出奇迹了!原来,师尊法身调理好了老人的身体:开始是老人出红红的血汗,一出就无法收拾(止不住),冬天盖的两床厚棉被,全被红红的血汗浸了个透湿;汗出完后,周身起包,密密麻麻,大包套小包,一层层的,奇痒无比。包出来后,奇迹出现了;老人不气喘,不咳嗽了,嗓子里没痰了,能平躺了,连四十多年的肺气肿,肺心病也全好了!

二零零零年,我陪丈夫去与两位老人一同过年时,我问老人:“爸爸,您的病真好了吗?”老人家答:“真好了!用鼻子闻的药,嘴里吃的药都不用了。去年过年时带来的药都没用,没吃,都扔了。自从听了《转法轮》后,就再没吃,没闻了。”我又说:“您看您多幸运噢!您也没炼法轮功,您也没学法轮大法,您也没修炼,就听了一遍《转法轮》,我们师父就管您了,还治好了您身上几十年的病!”老人说:“广播里说师父不好,骂师父!”我说:“您认为师父怎样?”答:“好!”我笑了,并说:“就是因为师父慈悲,心好,师父也看您的心好,就一下子把您的病祛掉了。”老人舒心的笑了。邻居、亲朋好友得知此事后,都说师父好,师父的大法好。两年后,我那心地善良的老公公无疾而终了。

特述:二零零零年年秋,由于师尊显神迹点化,使我悟到了我儿媳得了宫外孕。

要知道,宫外孕若检查不出来,就会因为孕妇大出血而命丧。然而,她所工作的公司职工医院、自始至终、就是没检查出来,竟然误诊为先兆性流产而刮了宫。尽管用了X光,CT反复检查,还用上了核磁共振、综合分析,还是没检查出来。

是师尊慈悲,在为众生承受最大的压力下,在救度众生中忍痛最深、受难最艰苦、最难挨的时日,还分神救我儿媳(一个不修炼的常人)的命!使她最大限度减轻了痛苦,减少出血量、最大限度维持住了健康的身体,更重要的是保住了她的命!“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2]

只有大法徒在各自修炼得来的不同层次中,才能在迷中的人世间,感悟到,目睹到慈悲伟大的师尊,在正天、正地、正宇宙穹体和救度众生中的那困苦,那艰辛,那危险,那劳心费神、难中之难、险中之险,这是师尊在替众生承受啊!在替世人承受啊!

我在动笔中,曾多次流泪满面、泣不成声,因泪眼朦胧而住笔。我为师尊度人之难而哭泣,我为世人不警醒而落泪!

六、选几例师尊在传功讲法班上的神迹

一九九四年四月初,当我听到师尊将在合肥办传功讲法班消息,心头一热(我当时还没接触大法),冲口而出:“我也去参加学习!”当下回家告诉丈夫,他不同意,并板起面孔说:“你还想成仙啊!”我笑答:“不,我要成佛!”说完又补充一句:“我就为了提高层次。”说完转身出去借来一本《法轮功》和丈夫一起看。他也认为:这么好的功法,当然应该去学习……

随着学法中对大法法理的渐深理解,我悟到了参加师尊传功讲法学习班“学习”为了“提高层次”是错误的,是有所求。有所求将一事无成。什么也得不到。应该是“无求而自得”[3],应该是“有心炼功,无心得功”[4]。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4]!自己什么也不懂,在修炼中,自己是一无所知的常人,明白了法理之后,下决心在师尊的宇宙大法中,堂堂正正的熔炼自己。

一九九四年四月十五至二十二日,我们一行八十余人,参加了师尊在合肥办的传功讲法学习班,地点是安徽省党校大礼堂。我们一行八十余人住省石化招待所。

我们之中有位七十多岁的沈姓老人,患晚期胃癌。医院叫他家人准备后事,说靠输液维持生命,最多还有两个月。他女儿(气功爱好者)说服了其他亲人,由两个身强力壮者,把老人架上了我们将去合肥的汽车(老人皮包骨,身体极度虚弱,自己行走不了)。当天晚上,师尊给我们上第一课。老人一進礼堂门口,师尊就已经给老人调理身体了(也许这之前就调理老人了);他不用人搀扶,两腿轻快,大步流星的進了大门,端端正正坐上了自己的座位。一节课下来、更是精神大增;老人一出礼堂,一路小跑直达住处。负责照顾老人的其女儿女婿(三十岁,也是学员)一路上紧追,我也和他们同行,赶紧还有点儿落其后。这位较长时间不能進食的老人,从第二天开始、胃口大开,大口大口吃大米干饭,连大锅菜中尚未烧软的切成连刀的老粗芹菜、竹笋老皮也吃的很香甜……

我们回到住处就寝后,师尊法身来到我们房间,给一李姓学员清理了蛇附体。同住者共五人,除我们一行中四人外,还有一位是景德镇去的。我们五人都是师尊显神迹的见证人。(这里补充说明一下:师尊并没伤害那附体生命。体现了师尊慈悲、救度宇宙生灵万物的博大胸怀。)

一日午餐中,与我同桌就餐的一位老者,听我说话口音是他老乡,主动与我说话,并叫我去他房间,午饭后我去了。在他房间里对我说:“闺女呀,我已经跟师父十一个班了。我原来是铁杆无神论者(军内离休者、高薪阶层)。出于好奇,在北京参观了东方健康博览会,亲见师父,师父显现了许多神迹,然后听了一次师父的讲座,我天目开了。我看到师父原来是一尊大佛。在师父左右两边,都有佛跟着师父……闺女啊,好好跟着师父修炼吧,跟着师父修炼到底也会成佛的……”

在学习班中,师尊用叫学员们统一时间,并跺脚的方式,给大家调整、清理身体。那天当我们刚刚跺完脚,就看到我们一行人中的一男一女,兴冲冲往师尊讲台上跑。男的登上台就向师尊下跪。师尊见状便说:“干什么,干什么”,边说边伸手一托,一股力将下跪之人托于半跪之中,硬是跪不下去。尔后,这股力又把他轻轻托的站起。这时,后边那女子跑上了台,赶紧给师尊磕头……

原来,男子是十七年耳聋,戴助听器听大声讲话还老打岔的当地有名的汪聋子,这一跺脚,耳朵居然好了。不止如此,他腰椎间盘突出也好了;回来经医院检查,他多年的肺结核也好了!后者女子(姓俞)在一九九零年大雪天滑倒跌断了胯骨,找祖传接骨专家去接,却接反了。从此坐不正、腿不能盘,走路一瘸一拐的。经这一跺脚,师尊把她胯骨给正过来了!她发现她自己坐正了、腿能盘了、走路正常了,怎么不令她兴奋呀!于是赶紧跑上台,给师尊去磕头!师尊这神迹的显现,不但我们一行八十余人是见证,且数千名在场者都是见证人(我们租车或单位派车或单个或结伙同行,共去百十余人)

此时此刻我想到了师尊给学员们下的法轮,我当场以至于回来一段时间内,满身都是法轮转,头顶、鼻尖、耳朵、肩头、指尖、趾尖也都是法轮转。

师尊在合肥传功讲法一结束,我天目内转来转去的太极盘不见了,而变成一颗圆圆大大的眼睛(眼黑、眼白、瞳仁、都清晰可见)。我当时懵里懵懂,师尊在班上讲法中有无此章节内容,我脑海中印象全无,只好回家向儿子讨教(当时也没想到问其他的同班学员),儿子也不懂。一九九五年请到《转法轮》后,赶紧抓紧时间学习,从学习师尊的大法中我才知道:原来牵扯到不二法门的问题。师尊为了使我做一名真修弟子,将来能够修炼到功成圆满,要求我必须专一修炼法轮大法,演化了一只真眼给我了。

七、补充几例师尊之神迹

某地有一小男孩,当年十岁。他叔叔十四岁,是专门组织大法小弟子们集体学法炼功的辅导员。小男孩说,师尊的法身经常来到小弟子们身边。有一次师尊笑着,双手捧着水果来给小弟子们吃,小弟子们都说从来没见过,更没尝过、好看又好吃的水果。师尊带这个小男孩去游地狱,共游了十九层。回来后把经过记在了小本子上,有的是他口述、有他叔叔记录。这本记录曾给辅导站长看过,之后再没扩散,辅导站站长也没向外人提起过。

一日,某学员家的棉被掉到近邻晒台上,就下楼去敲门取棉被。女主人打开了门,此学员见她家供着“大仙”的牌位,说:“供这个干什么?赶紧烧掉!”女主人十分害怕的说:“哎呀你可不能这么说呀!我儿子就因说这个是迷信,那‘大仙’就叫我儿子遭了车祸,自行车拧成麻花,头也伤了,回来时满脸满身都是血。我一见就吓的倒在地上,这一倒就糊涂了,脸变成了黄鼠狼脸,嘴往外突的长长的,还用我的嘴巴对我儿子说:‘你不是说是迷信吗……’两个小时我都没恢复过来。”这位学员说:“不用怕,别看它修了千儿百年了,还不够我师父的小指头一捻呢!”于是,女主人把牌位处理掉、并请了本《转法轮》,那黄鼠狼精怪不甘心,找机会捣乱,还变了一把大剪刀剪女主人的脖子,被师父大手一掌打没影儿了。从此,女主人再没被干扰了,就一心一意修大法了。

某年冬,某辅导站收到一封求助信。求助者是位女士,因练附体气功而招来了蛇附体,已经折磨她许久了,有一年半上不成班了。该辅导站站长冒着漫天大雪,给她送去了一本《转法轮》。她见《转法轮》如获至宝,一口气读下去,一天就读完了七讲,这时听到了师父的声音:“你再不走就对你不客气了!”从此,附体消失了,她又走上了工作岗位,并成为了一名坚定的大法弟子!后来承担了某区辅导站站长工作。

一位女士,胆囊炎开刀后,来某点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期间突然刀口一阵剧痛,感到“噌”的一下从她刀口处揪出一物,她睁眼一看,一条小蛇正弯弯曲曲蠕动着向远方飘去。原来是师尊把她病灶处灵体清理掉了。某年大年初二早餐六点多钟,这位女士在学法时,看到《转法轮法解》中层层叠叠都是师父的法身,偏旁部首都是师父单个的法身,字里行间都是;她又捧起《转法轮》看,书中也是层层叠叠师父的法身,字里行间也是,连偏旁部首都是师父的法身。当天这位女士到我家讲述给我的。

最后,与同修们共读师尊的诗:“寻师几多年 一朝亲得见 得法往回修 圆满随师还”[5]。

(二零零六初稿,二零一二补充)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神路难〉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缘归圣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