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五日】我现年近七十岁,一九九六年五月得法。十六年来,自己修炼路上所经历的点点滴滴,无一不展现着大法的精深、玄奥、超常和修炼人改变观念后的那份轻松与超脱!下面,我只从身体和钱财两方面谈自己的修炼体会,和大家一起共沐浩荡的佛恩!

走投无路

我上初中阶段,是在中共邪党搞出的三年大饥荒中度过的。那时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我因挨饿过多,身体一直缓不过来,步入青年后就越来越糟。首先是胃口,无论吃什么,即使汤粥之类的流食,在下咽过程中,食道也象刀划一样痛,一直痛到胃;严重时,好不容易咽下的东西,又都翻吐出来。饮食上,冷不行、硬不行,小心翼翼。喝中药、扎针灸,也不过维持在时好时坏的状态。

苦熬到大学毕业,上班的地点是远离家乡的异地;工资四十元出头;结婚后,两地分居。没等我尝到挣工资的喜悦,丈夫农村的家人便来索取,他们每月几乎要拿走我工资的一半。

后来儿女相继出生,经济上入不敷出,带孩子无比辛苦,还要干好工作;劳累、焦虑、愁苦;胃病没去,我又患了严重的失眠症,几乎整夜睡不着觉。继而发展到心动过速,心律每分钟常在一百二十下以上,一点响声,心脏便咚咚的跳个不停。头昏、无力、盗汗。

即使如此,我在工作上从不懈怠。我的工作成绩年年优秀,非但没得到相应的回报,反而招来妒嫉、招来暗算;伪证、施压、谎言惑众,不许分辩;我终于病倒了。。我无法容忍不白之冤,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懑,植物神经完全紊乱,不能见光亮,怕听声音,身体抖动起来,得两人按住双腿,才能慢慢控制住。这场打击,使我身心严重受损,元气大伤,自此心肌缺血、肾盂炎、脑神经疼、关节痛、无名低烧等等相继找上了门,就连自身的皮肤也向自己发难,见风就起荨麻疹,又痒又胀。

特别是肾盂炎,严重期间,坚持坐五分钟,腰便象折了一样的疼;发烧、无力,整日与床为伴,最后只得住进医院。

一天夜里,我突然难受无比,盼到天亮,恰逢一位熟识的医生来看我,他上下打量着我的四肢、目光奇异,告诉我赶快去别的医院化验血,并嘱咐我,化验单取回后立刻送他看。当他接过化验单后,自语道:“白血球只剩了几千?!”他望着我茫然,小心的问道:“您听过白血病吗?”我一下子惊呆了,赶快看四肢,发现胳膊上、腿上,已有不少紫、青、黄等不同颜色的出血斑。我马上去查病历,原始化验单已不知去向,主治医生极力回避。我吓傻了!

朋友建议我赶快停用抗生素,改换中医调理。我成了名副其实的药罐子:抓药、熬药、访医、寻药,还得兼顾打针输液,病太多了,穷于应付!经济拮据到吃“困补”,自己不敢奢望任何营养。其间,不管如何小心,我还是发生了两次致命的药物过敏,差点丧生。当时在场的医护人员都说我定有“贵人相助”,又说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言外之意是:我原本是抢救无望的。

自此以后,凡认识我的、或听闻此事的大夫,无一人再敢给我看病开方,都怕惹来人命麻烦,他们一致劝我去学气功。我就这样在经济极端的困顿中,在疾病折磨的无助中,踏上了找气功、拜庙宇的寻觅之路。

我先后学了十几种气功,听过多人的带功报告,多处烧香叩拜,在希望与疑惑中,艰难的跋涉了近十年,病非但没治好,反而招来了不好的东西。我的后背每时每刻仿佛都有无数根钢针在同时扎着每个汗毛孔,又疼又痒,日不能安,夜不能寐,难受无比,吃药擦药均不见效。

旧病缠身,问医无门,气功不见效,邪东西赶不走……观现状、想未来,我的人生之旅仿佛真的走到了尽头。看看摆在桌上的是早应淘汰的十四寸黑白小电视机,再想想自己和同龄人境况上的差异,越想越苦,越思越悲,只觉人生凄凉,无边苦海,绝望无助,只感到疲惫的身心再也无力支撑自己的生命了!

绝处逢生

就在我走投无路之时,命运有了根本的转机,有人给我送来了天书《转法轮》,大法把我带进了柳暗花明的圣地,使我绝处逢生!

拿到《转法轮》后,我迫不及待的拜读。可奇怪的就是困,坐着看困,站着看困,走着看还是困。整个过程,困的睁不开眼。在这种困的状态下,我和家人又坚持听完了师父的济南讲法。前后不过一周时间,我的脑神经痛不见了,折磨我几十年的神经衰弱也不见了!我睡觉甜,吃饭香。原来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太神了!我和家人同时走入了大法修炼。

按师父要求,我们又及时把家中所有的气功书统统装箱,搬到楼下烧掉。当天打坐时,师父当场为我彻底清除了长期折磨我的所有邪灵(因篇幅所限,略去过程),我的苦痛终于得以解脱。当时,我泪流满面,对师父的那份感恩无以言表!

参加集体炼功的第三天,打坐中,我发现自己坐在高高的山顶上,俯瞰山下的行人,竟是一群群只比蚂蚁稍大一些的小黑点点。大法长功真快!

炼功初期,师父有时展现另外空间的动物、植物给我看,都是运动的,美好无比,奇妙无比!打坐时,也偶尔让我体验一下《转法轮》中所讲的“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的美妙。一次站桩时,自己的身体突然变成了无数色彩斑斓的、游动着的、大小不同的粒子。自己的头哪去了,四肢哪去了,身体哪去了,想不清,也不愿想,但仿佛能意识到它们就在这些游动的粒子中,已和宇宙融为一体,我静静的看着,享受着那份安详,足有二十多分钟。

类似的故事几乎天天有,它们展现着佛法的玄妙,证实着大法的精深!师父鼓励着我,大法提升着我,我感到自己是最幸运的生命!

这期间,师父还多次为我净化身体,不知不觉中,我上述的所有病痛一扫而光!仅举两例:

那是一个周六的夜晚,我刚睡下,突感要拉肚,赶快去厕所;方便完后刚返回卧室,没等躺稳,又爬起来马上回返。往返几次,间隔时间越来越短,既怕影响大屋的公爹,又担心打扰小屋的丈夫,只好拉把椅子放在过道。再后来,根本不用出厕所了,蹲下起来、起来蹲下。排出的粪便腥臭无比,四十多次了,仍没有停下的迹象。自己都奇怪,肚里怎么能装的下这么多脏东西!心里又惦记着上午总站要来人,应早点去,不能误了集体活动。正在担心,拉肚突然停止。我赶快洗漱,来到外边,才发现天气格外寒冷,大风扬裹着沙尘,睁不开眼,车骑不动,只好顶风步行。

整个上午,肚没拉,身不乏。谁知中午刚进家门,忙不迭的又赶快去厕所。但这次来势弱了许多,直到傍晚才停止。前后拉了五十多次,反而觉得身轻体舒;更惊奇的是,折磨我二十多年的胃病竟“不翼而飞”!我从此“冷热能喝、软硬能吃”。若在过去,这是我根本不敢想象的;而且,前后只用了近十五个小时的清理!这一奇迹,科学无法解释,但它却真真切切的发生在我的身上!

“三年大饥荒”,是个荒唐的年代。人们喊着邪党“战天斗地”的口号,饿着肚子,被强迫着一锹一锹的去“兴修水利”。我那年十四岁,也去挖河(不去不给饭吃)。天很冷,水面上结着薄冰。踩上去,双腿立刻被冰碴扎破,瞬间,刺透骨髓的那种寒痛立即由腿迅速的传到全身,双腿很快冻麻!我冷的上牙打下牙,蹒跚在冰水中,日复一日,从此落下腰腿疼的毛病,打针、吃药、针灸、热敷……四十多年,医学上没能攻克的这种顽疾,却在大法修炼中得以根除。

那是夏季的一个傍晚,我突然觉得两腿冒凉气,而且越来越厉害,痛到骨髓、冰到骨髓,毛巾被不行,我又拿出刚拆洗过的棉被,紧紧的包严腰腿。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也是师父在为我承受。我忍受着,大约一周后,我欣喜的感受到腰腿上那久违的轻松。我再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邪党迫害大法后,我遭绑架。在邪恶的劳教所,我再次被迫害的腿脚麻木,麻木到穿鞋、光脚感觉一样,只感到双脚篐的难受,腿脚疼的难受,凉的难受;躺在床上,一夜暖不过来;上下楼,得依靠双手抓紧扶手。从黑窝出来后,师父又多次给我调理身体,每次都出现在炼动功时,那膝关节噼噼啪啪的响声之大、时间之长,就象放鞭炮一样。我的家人讲:“若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我无论如何不信!”不知不觉中,我又能自如的上下楼了。

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他玄奥无比!发生在我身上的神奇即是明证!法轮大法的法理无比博大精深,他诠释了宇宙之谜、所有生命之谜。我平生第一次明白了自己苦难的因由,从而无怨无恨;第一次懂得了人身的难得,倍加珍惜自己的修炼机缘;大法破解了我多次“大难不死”之迷:原来自己生生世世的等待就是为了大法!

脱胎换骨

修炼“真善忍”的过程,就是自己脱胎换骨的过程。下面举两个看淡钱财的例子。

例一:一次,房屋补贴款发下来了,我想把它并存到到期的存单上。先向银行营业员说明情况,然后按要求配合着她一项一项的办。她很快就把并存后的新存单递给了我,然后就走到一边,背对着我,很是放松的站那儿。我以为她累了,摸摸包里的五万元钱,耐心的等待着。她偶一回头,问我为何不走,我指指包说:“没给你钱哪!”她“哎呀”一声惊呼,脸立刻紧张的通红。屋里的同事忙问“怎么回事”,我此时才意识到她是忘了收钱。我一边向她示意不要声张,一边赶快应答:“没事没事!你慢慢办,我不急!”她感激的看了我一眼。趁她数钱之际,我赶忙在餐巾纸上写道:你不要慌,我不会向任何人说,我炼法轮功,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们讲诚信。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会给你带来福份!写好后,我轻轻叩了叩玻璃,把纸条平推进去。她侧过头看了看,马上紧张的环视周围,稍后又侧过头来仔细看,这次情态已恢复正常,她微笑着向我使劲儿点了点头,目光中充满了信任和感激。后来,我又多次去她那儿,终于找到机会,顺利的帮她退出了中共邪党的团、队。

有次,和一位亲戚不提名的谈及此事,他说我傻,说那是到手的五万元钱,根本查不出来的。我反问他:“若是自家的孩子,因一时的大意,要赔进五万元,甚至还要因此挨处分、丢公职,你做何感想?”他无言以对。我善意的讲给他,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我修了大法,就应该表里如一,堂堂正正;况且大法弟子以救人为本,我如果私吞了那五万元钱,你说还能救了这个人吗?!他摇摇头。我又说:莫说五万,就是金山银山,我也不会因此毁了自己的修炼机缘,大法比我的命都珍贵,所以我大利不贪,小利不占,你能理解吗?他笑着点点头。他的心也在归正,他的表情说明了这一点。

例二:一位房客租赁我的房屋不久,我即遭绑架迫害。出狱回家时,房价已经上翻两倍多。在原有的这个低价位上,他又连续住了七年。这七年,正是房租多次发疯上涨的七年。面对高房租的诱惑,我把握住自己,不去随波逐流。退房时,房客充满感激的说:“现在物价飞涨,只有我的房租稳定。最低价位,前后十年没变,真是感激!多谢!多谢!”

一位搞房屋信息的朋友曾问起此事,听完上述过程后,说:“您这十年中,房租上最少损失十万。”我介绍了房客的情况:他同情大法弟子,相信大法好,常看真相材料,尊重我们的信仰。在我遭绑架时,他曾义正词严的把前去骚扰的警察轰出门,反感他们的无聊,对调查我的一切询问,一概拒绝回答。他的良知和正义,用钱是买不来的。大法就是归正人心。只要能救人,舍弃多少钱我都不心疼!

朋友感动的说:“炼法轮功的,也真是了不起!”我回答:“是我们师父了不起!是大法了不起!”他看我又流泪了,感叹道:“你们师父真伟大!”

“五一三”,是我心中神圣的双节日,弟子再次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